【远见快评】大选归属胜负手出现?“宾州战役”惊现45万问题选票

中共不表态暗藏3大难言之隐 /左派“政变”蓄谋4年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0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1月9号星期一,欢迎大家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过去的这个周末可以说是惊心动魄,很多人都有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尤其在几家媒体宣布拜登胜选之后,拜登顺水推舟举行了演说集会,也自行宣布胜选。他那个电脑进水,脑子也进水的儿子亨特终于也敢出来露面了,一脸死里逃生的幸福感,还堂而皇之在镁光灯下和拜登来个倾情拥抱,秀一秀父子情深。

对被视为自由、正义之灯塔的美国来说,这无疑是耻辱的一幕,因为这个画面释放出了一个令人非常不安的信号:拜登根本就没有任何意思想要与亨特切割,他在发表自己胜选演说的场合让这个涉嫌卖国、洗钱、虐童、乱伦等丑闻缠身的儿子与自己同台弹冠相庆,实际上是在明明白白告诉全美国人,他在为这个儿子背书,谁要调查亨特,得先过拜登这一关。换句话说,无所谓你们信不信,只要你们懂得服不服就行了。

拜登急着发表演说有目的

拜登这么急着发表演说当然是有目的的,川普说他是为了掩盖大选并未得出最终结果这个事实,这当然没错。但拜登的意图不止于此,他不仅要掩盖自己宣布胜选毫无法律效力这个事实,还要刻意制造一个大选不存在舞弊,自己已经获胜的既成事实,一方面打击川普一方的士气,另一方面也是提前为未来的司法判决抢占了施压的制高点。

我们说过,拜登是华府混迹数十年的老油条了,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过把瘾”式的宣布并无法律效力,他要抢著做,还有一层意图在于,通过人为方式来强行制造自己的当选合法性,一旦未来司法裁决不利,他可能反过来指控川普操纵最高法抢走了大选,以当选总统身份号召大批早有准备的安提法等极端分子发动骚乱。

这并不是我在这里危言耸听,早在大选开票日之前,纽约曼哈顿和华盛顿DC以及其它很多敏感地区的商家,纷纷用木板封住门窗,再次上演了木板围城的荒诞一幕,就是因为大家心里都门儿清,如果川普胜选,那帮自称训练有素的马克思主义者们肯定又要在民主党的煽动下进行所谓的“和平示威”了。

大家想想,即便川普正常胜选都会这样,更何况现在是通过司法程序把他们已经窃取到手的蛋糕强行拿走呢?他们那种绝望和痛苦会驱使他们干出什么来,是不难想像的对吧。

现在整个局势已经进行到了一个新阶段,川普在经历了几天的证据收集工作后,正式展开了司法起诉。这个阶段双方的情况是什么样呢?川普一方在平静中、同时也是非常坚定、周密地在将部署向前推进,拜登一方在忙着制定内阁名单、计划废除川普的4大政策,AOC(民主党议员)等人甚至已经迫不及待的拟定了未来将要报复的人选黑名单。

部分国家领导人推特祝贺留一手 中共低调

当然,拜登的实际境况远没有表面上看去那么悠游自在,尽管我们看到有一部分国家领导人给拜登发送了祝贺,但非常耐人寻味的是,这些领导人基本都是以推特个人账号发送的,显然是刻意避开了官方的渠道,他们都在保留余地。

其次,更引人注目的是,中共迄今为止,没有给出任何祝贺,只是外交发言人表示注意到了拜登宣布自己当选,并理解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

中共不表态,我认为是当前各国中最值得重视的信息。为什么呢?因为谁都知道,“知拜登者,中共也”。中共此前在竞选阶段是公开表态支持拜登的,那时候大陆国内的舆论是一边倒看好拜登而频频封杀支持川普的帖子,为什么现在拜登宣布自己当选了中共反而保持距离了呢?

从表面的原因看,习近平不像马克龙默克尔等人都有推特账号,一旦表态就只能是官方的,万一将来形势逆转了不好掉头。但更重要的是,我相信北京现在肯定判断拜登形势占优,在这样的背景下习近平突然反常选择和拜登保持距离,说明他在配合拜登开始演戏了。

习近平配合演戏?为拜登“通共门”洗地

演什么戏呢?《纽约时报》的文章可以说给出了答案。昨天《纽约时报》中文网在头版一口气就放上了3篇文章,标题分别是“中国或成美国新政府头号外交挑战”、“拜登,中国的‘老朋友’还是未来敌人?”、“拜登与中国的46年:从支持中国崛起到对华强硬”。后两篇甚至都是9月的旧文。

我以前在推特上和朋友们交流过,现在的《纽约时报》实际上已经相当于美国版的《环球时报》,他们的真实意图,基本上都要把他们公开说的话反过来理解。他们突然把旧文都翻找出来扎堆发表,显然是想营造一种“拜登对中共很强硬”的假象。

所以这出戏,就是习近平要配合民主党的党媒来演一场为拜登“通共门”洗地,为所有因为拜登而卷入了与中共勾兑的美国政坛大佬们集体擦屁股的戏码。

从这个角度看,习近平的排雷之举,恰恰说明了他对拜登等人的操作并不真正放心,也说明他知道大选的尘埃并未落定。为什么没有尘埃落定?因为无论习近平还是拜登,包括一众民主党大佬,都还没能渗透搞定整个最高法,这就是最直接的答案。

布什含蓄提醒拜登:法律通行证呢?

而另一个值得注意的表态者,是前共和党总统小布殊(布什)。作为共和党建制派反川普的代表性人物,他在第一时间就发表了对拜登胜选的祝贺,被左媒大肆渲染,这并不奇怪。

但这些媒体在报导的时候都高度一致选择性过滤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小布殊虽然祝贺了拜登,但他同时也发出正式声明,将川普获得超过7,000万张选票称为“非凡的政治成就”,同时强调说“川普有权要求重新点票并进行法律挑战,任何未解决的问题都将得到妥善的裁决。”

大家看到了吧,连拜登奥巴马等人视为亲密盟友的小布殊都没敢忘了他在2000年通过最高法院裁决翻转了戈尔达标270票的先例,这本身等于在含蓄提醒拜登,你宣布自己如何如何并未拿到法律的通行证。

法律战极为关键之地 宾州70万票

说到最高法院,这就涉及到了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本次法律战的一个极为关键的战役,非常有可能就是在宾州

早在11月6号的时候,最高法院塞缪尔‧阿利托大法官就已发布了一项命令,任何在宾夕法尼亚州选举日,也就是11月3号晚上8点后收到的选票,都要被隔离和保管,如果要进行计票,也必须单独计算,不能混入到现在的计票数字之中。

这道命令的背后有一个重要的背景,宾州原来的法律规定是只有11月3号选举日当天晚上8点之前邮寄到达的选票才有效。但在大选前几天宾州最高法院提出了一个司法动议,要把大选后3天内的邮寄选票也都要计算在内。

该动议当时以4:3投票刚好在宾州高院通过,但这个动议并无法律效力,因为法院不是立法机关,通过的动议必须要宾州州议会通过才能生效。但宾州议会的多数党是共和党,所以当时的结论是需要至少2周时间来进行研判,那肯定是在大选之后了。但宾州州长是民主党的汤姆‧沃尔夫,通过政府下令强行计算选举日晚8点以后的选票。

这个操作的直接结果就是宾州的计票再次出现了戏剧性地翻转,媒体把宾州判给了拜登胜出,拜登认为靠宾州这20张选举人票一举跨过了270张票的终点线,达到了279张,所以才有了后面自行宣布胜选等等一系列的闹剧。

回到刚才的话题,阿利托大法官的命令可以说刚好打在了拜登的要害上。因为宾州州政府强行计算超期的选票是违反宾州法律的,是无效的。所以如果最终联邦最高法院判决必须将11月3号晚8点以后的选票都剔除出去的话,拜登在宾州就将是一次大败,因为在法律规定的截止期限到来的时候,川普领先了拜登足足70万票。

阿利托大法官命令 打中拜登要害

也就是说,按照阿利托大法官的命令,那些超期的选票全部都要暂时隔离,如此一来,从法律意义上说,拜登的选举人票将立马被打回270张以下,他那些胜选演说的所有表情都将全部被浪费掉。

阿利托大法官的命令是6号发出的,拜登的胜选演说是7号发布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说拜登不过是自娱自乐的原因所在。他不是法盲,不会不懂这点基本的法律常识,但他已经没有退路,只能靠着媒体的帮助来劫持民意,然后指望可以以此继续劫持最高法院。

如果我们把这场大选整个看成一盘围棋棋局,那么可以说川普在布局阶段是占尽了优势的,到了中盘鏖战的时候,拜登靠着出老千的作弊手段取得了领先,自以为拿下了川普的一条大龙。但他忘了,自己的大龙一直都存在虚弱的罩门,而这个罩门被川普抓了一个正著。

也就是说,截止目前为止,我们看到宾州是最高法院最先下达命令重新计算的地方,这意味着川普一方已经放出了第一记胜负手,拜登一旦宾州失守,他将立马溃不成军,因为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昨天接受福克斯采访的时候就明确指出,现在川普团队握有的强有力证据证明,涉及这次选举舞弊的州可能多达10个,他们至少拥有超过50位证人。

费城45万张邮寄选票没有原始信封

比如仅仅在宾州费城就发现有高达45万张邮寄选票没有了原始信封,信封都被扔掉了。没有信封的意思就是,我们永远都无法知道这些选票是否有效,因为从理论上说,这些选票完全可以由同一个人填写。

而第一个实名站出来指证邮局伪造11月3号邮戳的证人理查德‧霍普金斯,就是宾州一个邮局的员工。他已经将证词提交到了参议院司法委员会。

尽管当地邮局马上对他打击报复,开除了他的工作,但最初采访他的记者马上帮他发起捐助,结果在15分钟内就帮他筹到了1万美元。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乔治亚大规模作弊 40万选民投两次?

还有在乔治亚州,我们都知道乔治亚州已经下令重新计票,现在已经发现的问题可以用惊人来形容。仅仅在格温纳特一个县的官方选举报告就显示,该县总人口有936,250人,已登记选民总数为581,467人,而本次大选的投票率为70.21%,也就是有408,268人投了票。

但最终数出来的选票有多少呢?是811,836张。也就是说,等于这40多万选民每个人都投了1.99次票,基本等于投了2次。这种舞弊是什么概念?这只能是有组织的大规模行为,绝不是少数几个人钻钻不查身份的空子就能办到的。

密歇根州电脑计票系统 关键零部件来自中国

当然,更不用说密歇根州那个已经广为人知的电脑计票系统Dominion的软件问题,现在被证实至少民主党大佬佩洛西和加州民主党参议员费恩斯坦都有参股该公司,而该公司的技术和关键零部件都是来自中国。因为该系统涉及面太广,现在还在查证中。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就不一一列举了。

到目前为止,我们简单总结一下就可以看到,本次大选出现的舞弊手法已经至少发现了多达十余种,其中包括了软件计票作弊、一人多票、幽灵投票、冒名顶替、非公民投票、马克笔废票、点票员改票、过期选票邮戳造假、黑屋点票、拒绝监票员现场监督等等,称得上花色齐全,蔚为大观。

作弊手段早使用 2016年300万非法选票给希拉里

这些欺诈手段都是本次大选一夜之间冒出来的吗?显然不是,这些手段早就被使用。尤其是这次被发现有问题的Dominion计票系统,早在2012年就在使用。

而在2016年选举的时候,就有弗吉尼亚大学的调查与格雷格‧菲利普斯调查机构的研究都证明,在那次大选中出现了至少300万张非法选票,而且都是投给希拉里的,这是川普赢得了选举人票而没有赢得选票总数的主要原因。

也就是说,这些舞弊手段其实早就在一些州被局部使用,只是2016年大选川普属于黑马奇兵,希拉里一方低估了川普的支持度,才大意失荆州。但他们从2016年大选失败后就开始在筹划如何在今年大选中动用更广泛的力量来将川普拉下马。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这个说法不是我的杜撰或猜测,而是堪称左媒风向标的《华盛顿邮报》自己说的。该报日前发文声称,推翻川普是一场至下而上的“起义”。文章承认说:“起义在2016年川普出人意料地获胜后的几个小时内萌芽,参加起义的有非裔、白人、拉美裔、亚裔和土著美国人。”所以,当拜登自行宣布为大选获胜者时,他们集体松了一口气,觉得一切都结束了。

大家看到了吧,当拜登公开说:“我们组成了美国政治史上规模最大、包容性最高的选民欺诈组织”的时候,我们说他不是口误,而是他在本身不大灵光的头脑驱使下不小心说出了真话,原因就在这里。他们筹划这场对美国的颠覆已经很久了。

美国之路决定世界之路 回归正义还是滑向堕落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次如果拜登靠舞弊得手上位,那就证明这一整套的舞弊手法是行之有效的,美国的三权分立以及司法公正将不复存在,以后的美国大选,将成为掌握这套系统的利益集团挑选玩偶来轮流坐庄的游戏。

另一种形态的极权政府将很快成型。在中国大陆,极权政府是靠枪杆子来维持红色江山不变色。而在美国,他们靠这套利益捆绑、选举舞弊外加媒体封杀就可以做到沼泽地的江山不变色了。

所以,这次大选之争的意义,早已远远超出了美国国内政党轮替的范畴,而是一次真真切切的、事关整个世界秩序未来走向的正邪大战,美国之路,将决定着世界之路,是回归正义,还是滑向堕落,全都在此一战。我们每个人都无法置身事外,每个人的选择可能都会决定自己的未来。

好的,今天就暂时讨论到这里,欢迎大家订阅点赞并留言和我们互动,我们下次再见。

欢迎订阅 :http://bit.ly/远见快评

推特专页: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脸书专页 :https://www.facebook.com/yuanjiankp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