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被疫情的谎言绑架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Michael Walsh撰文/吴约翰编译

早在今年春天,美国官方当时的口头禅是“需两周来拉平曲线”、“十五天后,疫情才会减缓”,美国和其它国家已具足勇气,努力对抗中共病毒……然后,我们被要求暂时限制行动自由、结社自由、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来换取对医疗系统的保护,好对抗中共病毒。

但这都是谎言——每一个字都是。

医院并没有因此应接不暇。死亡人数,比惊人的预测要小得多。而封锁、关闭等措施,却以各种形式,持续到今天。

事实上,从一开始,即使随着“感染”人数增加,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死亡人数,却逐步减少。鉴于病毒的性质,所以这种现象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最初的封锁措施,想藉由限制宿主,来达到控制或消灭病毒,但这是不可能的。相反地,这只会延缓最终仍会感染病毒的人数,在淘汰某类民众后,让存活下来的人获得免疫力。

而且,死亡的人,主要是高风险群,像是年纪非常大的、剩余寿命不多的疗养院居民、免疫系统差的、患有严重肥胖或并发重症——例如,癌症或晚期心脏病等的病人。

被迫拆散的夫妻和家庭,与无法见到自己孩子或孙子的祖父母,他们的痛楚,正如那些因病丧亲的家属一般,令人难过。但是那些必须紧急住院的人,却发现自己等候在“从天而降”、突如其来的武汉肺炎患者之后,这令人更觉悲惨。更遑论造成的可怕财政后果,包括丢失工作、企业倒闭和期货下跌等。

这样的“过度反应”是史无前例,显得刻意又愚蠢,疫情已经远远超过期待中,该退去的日期,现在又转变成一种专制局面,和对经济的巨大破坏。

在继续上演着配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的闹剧中,可见世界各国政府在女权化的西方国家,正在制造恐慌和害怕,否定宪法所赋予人的保障,继续诱导怯弱的人,担心与远离他们的同伴。

绑架人民

的确可见,多数政府基于毫无根据的“科学”,仅靠臆测和使用粗糙的电脑模拟,采用像是中国的“蚂蚁农场”(ant farm,注:孩子的一种玩具,用来养蚂蚁,观察蚂蚁的生活习性)的方式,将人民视为俘虏,进行箝制;万一同伴违反规定,就指控彼此犯罪。

这对生活在自由法治的西方世界人民来说是不可行的,且是对个人主权的损害及侮辱,对法律和社会契约(social compact)的公然的侵犯,以及对身在民主国家人民的一种恶意侵略。

美国和其它国家,在不明究理的接受这种恶意的诱饵和改变之后,才发现疫情解除的目标设定,已从上个复活节,推迟到一个不确定的未来。只剩积极设法找到不会令人致死的疾病疫苗,或是只能被动等待这个病毒自动消失。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真是愚人愚事。

政府官员们甚至裁定说,现在死亡人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感染的病例数目。他们以威胁的语气说,即使出现一个“病例”也不可接受。

我们却还误认为这样的说法是对的,以为当我们接受筛检测试的人越多,离解除限制的日子就越近,因为我们可以追踪接触感染源者。但殊不知,对一个社会来说,感染的人越多(产生群体免疫力),对我们这个社会的健康相对越有利。

但政府并不真正关心这些。新冠肺炎显然是有史以来最糟的事,必须像面对第三次世界大战,立即进行严肃的处置。官员们尽可能吓唬人们,并让大家相信,破坏我们的生活方式和侵犯重要的人权,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反而要表示感激并酬谢他们。

与过去有什么不同

在过去的流行病史中,病毒会自然退去消失,死亡只是身为人类必须付出的代价之一。那么,这种季节性的流行病,与过去曾发生的,有何不同?

一方面,在2020年的最初,美国经济以数十年来,从未有过的繁荣之姿,席卷全球。当川普总统在政治上的敌手意识到,因新冠病毒造成的封锁关闭,可被用来破坏美国和全球经济时,他们无不看好并利用这个机会。

另一方面,一个从“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承受任何负担”转变为“即便只挽救一条生命”的社会,已经没有能力面对或处理现实。随着无神论的兴起,为延长生命(当然,未出生的生命除外)俨然成为根本的社会美德。

但是,如果没有来生,实际上就没有什么值得以死去付出的,挽救一个生命,在众多事件中就更没有什么意义,冒险和献出自己的生命来维护这个社会和他人的未来,已经变的不可思议。

再者,政府现在似乎更偏好利用假想敌——“气候变迁”作为威胁,来延长无限期的惩罚。几乎从一开始,左派就知道,如果他们能够将封锁的后果与“碳排放量减少”联结起来,那么就可以让骗局持续下去;但其实这与地球会自然的升温或降温等现象,几乎没有关连。

而且如我们所知的,欧洲许多国家,现正重新进入封锁状态、禁止旅行、实行宵禁。他们再次谎称“反制措施”,是要对付可怕的新冠疫情,而只需几周或数月,并会在圣诞节前解除,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但我们现在知道这不是真的。

当官员们和他们在媒体上的啦啦队,加紧绘制图表和曲线,并震惊地述说,截至夏天以来,所有可怕的预测都实现了;暗地里,他们其实都在嘲笑那些傻瓜。在2020年大规模的冠状病毒“骗局”的鼓噪下,虽然政客们已从诸多歇斯底里的行径中受益,但他们现在仍想继续拴紧螺丝。

想一想,目前是否有任何政府官员或部长们,因任何上述原因而丢了工作?当然没有;相反的,更多的恐慌意味着,还需制定更多的规则,需要更多的“政府服务”;还有许多男男女女因无法找到工作,必须依赖于这些服务,以及一切因此而构制出的“领导”。

侥幸的是,官员们其实不必负起责任或有所作为。人类在这样的大淘汰中,会自己寻找出路。

原文Held Captive by Pandemic Lie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迈克尔·沃尔什(Michael Walsh)是The-Pipeline.org的编辑,也是《遭遇魔鬼的游乐园》(The Devil’s Pleasure Palace)和《火热天使》(The Fiery Angel)的作者,这两本书均由邂逅图书出版社(Encounter Books)出版。他的最新著作《背水一战》(Last stand)是描述从希腊到朝鲜战争的军事历史文化研究,将在12月由圣马丁出版社(St. Martin’s Press)出版。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