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疫情飙升 聚焦风车之国荷兰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7日讯】位于欧洲西北部的荷兰,人口一千七百多万,国土面积4.1万平方公里,人口密度属世界第4位。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肆虐全球,荷兰难以幸免,从今年9月起,确诊病例更是一路飙升,引人关注。

中共病毒最初来源于中国武汉,由于中共与世卫组织(WHO)共同隐瞒疫情,致使病毒迅速扩散至全世界。到目前为止,全球有三千九百多万人确诊,一百一十多万人死亡。全球各国问责中共病毒来源,并要求展开独立调查。荷兰疫情突变。可以说是有迹可循。

大纪元在3月10日刊登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指病毒是“冲着共产党而来的”。文中还提到:近40年来,从亚非拉洲发展中国家到欧美发达国家,共产邪灵的代表——中共,一直在以经济利益为诱饵,用全球化、孔子学院、“一带一路”等计划为遮掩,通过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技等各种渠道向各国渗透,“引诱人远离神、背叛神,达到最终毁灭人的目的。”

中共外长离开荷兰后 疫情陡然攀升

8月25日至9月1日,中共外长王毅对意大利、荷兰、挪威、法国和德国进行访问。中共党媒发文指王毅出访欧洲5国,为的是“重塑中国形象”。奇怪的是,王毅离开后,荷兰中共病毒确诊病例直线上升,从9月份每日几百人确诊,到10月份开始每日几千人检测出阳性。16日这一天,确诊人数达到7,984人。至今,荷兰总确诊人数为211,938,死亡6,708人,不到1百人就有1人确诊。

8月26日,王毅与荷兰首相马克‧鲁特(Mark Rutte)会面,并与荷兰外长史蒂夫‧布洛克(Stef Blok)在会晤后举行了联合新闻发布会。荷兰政府随后发表了布洛克向王毅提出了中国人权的问题,特别是关于香港和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人的人权问题,西方各大媒体均发文对此做了报道。而中共各媒体网站报的是荷兰外长布洛克表示欧中关系十分重要。中共大外宣《凤凰网》提到布洛克表示希望实现“互利共赢”的关系,荷方致力于达成欧中投资协定等等。

王毅欧洲此行可以说是冷遇不断,步步惊心。在荷兰,王毅代表中共政权确保以往与荷兰合作的各项经济、贸易等相关项目能否顺利进行下去,以经济利益为目的。

今年以来中共病毒在全球扩散,194个国家要求对病毒来源做出独立调查,中共颜面尽失,形象一落千丈。其实,中共外长王毅想要通过此行“重塑形象”,选择在海牙会晤荷兰首相和外长,应引起荷兰政府的警惕,真正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远离中共,远离灾难。

中共觊觎荷兰由来已久

荷兰国家虽小,但是经济发达,是西方十大经济强国之一。它还是世界第三大农产品出口国和世界主要造船国,天然气储量丰富。许多公司位居世界5百强。

荷兰水陆空交通十分便利,鹿特丹是世界顶级大港,吞吐量曾连续42年居世界第一。阿姆斯特丹机场为欧洲重要航空港,曾多次被评为世界最佳机场。荷兰自古就是贸易强国,有“欧洲门户”的美称,至今,对外贸易仍然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中共很早就将荷兰视为重要的贸易伙伴,习近平上台后更是如此。

2014年3月,习近平对荷兰进行国事访问,提出“开放务实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2018年10月,李克强出访荷兰;2019年5月,王岐山访荷;2020年8月底,王毅借欧洲5国之行访问荷兰。荷兰与中共还签订了“一带一路”意向书。

自从华为遭到美国制裁以后,依赖美国芯片的这个中国电信业巨头就成了跛脚鸭。华为想要自制芯片,光刻机成了关键。目前,全世界只有荷兰ASML、日本Canon和Nikon,以及中国的上海微电子装备公司等四家公司可以制造,市场基本上由ASML垄断,上海这家公司无法生产出高端的光刻机。荷兰的ASML是当今世界光刻机市场上的绝对霸主,7nm以下制程的光刻机只有ASML能制造。因此,荷兰ASML生产的光刻机对中共成了一件大事。

据彭博社报道,“荷兰政府去年拒绝向ASML Holding NV续签出口许可证,这是中方想要购买的一台极端紫外线(EUV)光刻机。用于制造尖端芯片的设备发货许可证尚未发放。”ASML首席执行官温宁克(Peter Wennink)说。

自由化下的信仰缺失、文化变异

风车、海堤、郁金香、宫廷式建筑等等,提到这些,人们对荷兰这个弹丸小国有着奇妙的遐想。其实,荷兰还是世界上对待毒品、性交易和堕胎都是最为自由化的国家之一,荷兰也是全球第一个同性婚姻与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信仰缺失、文化变异,甚至还吸引了来自中国大陆的官员到荷兰买娼纵欲。

看中国网站在2016年5月报道,天津食品集团副总经理高斌、天津市粮食局副局长李久彦等人在出访欧洲时,到荷兰阿姆斯特丹“红灯区”观光,全程19万余元人民币费用由下属企业公款报销。而天津纪委在通报此事的时候,隐去了这些官员参观阿姆斯特丹“红灯区”的细节。众所周知,在荷兰,接受色情服务是合法的。

今年3月,由于中共病毒的扩散,阿姆斯特丹红灯区即将关闭之前,在出售大麻的酒吧和脱衣舞厅,出现了大批民众排起长龙,赶在商店关闭前抢购大麻。中国大陆的多家媒体转载了这一消息。

《九评》编辑部出版的《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中写道,随着共产阵营的扩张,共产邪灵进一步推行其计划。尤其是1960年代以后,东西方世人在道德败坏的路上越走越远。书中直指这“都是共产邪灵在全世界范围内以破坏传统、变异人类为目的”的。

“自那开始,中国社会的传统文化基础被彻底摧毁,道德下滑一日千里﹔在西方社会,摇滚、吸毒、性解放、同性恋、嬉皮文化、精神颓废等等,开始大面积流行,严重冲击著西方传统文化的根基。”

中共自窃取政权以来,更换的历任党魁都与暴政密不可分,为维护独裁政权,中共对内不断地实施各种政治运动,残害中国人民。从上世纪80年代起,中共更是打着“改革开放”的幌子,对外以经济利益为诱饵,收买、利诱、渗透西方社会。尤其是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长达21年之久的残酷迫害,以及活摘人体器官的暴行,可以说是自掘坟墓。

近年来,荷兰政府开始对中共人权采取了强硬态度,但随着疫情的飙升,整个社会都应该重新认清共产邪灵极端恶毒的邪恶本质,不再为利益左顾右盼,与中共决裂,才能摆脱瘟疫。

正如大纪元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所述,“受利诱的国家和地区在与中共加强往来的同时,却不知灾厄也随之而来,就像这一次的“中共瘟疫”向世界蔓延之势,清晰地勾勒出它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蔓延。”#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