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中共内部文件:疫情去年十月已扩散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3日讯】据大纪元获得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北京当局今年2月曾要求武汉防控指挥部协助搜索去年10月的一些早期病例。病毒学专家推断,这说明中共当时就已经知道了最早病例起源于去年10月,但却一直对外隐瞒真相。

大纪元获得的中共内部文件显示,中共的国家调查组曾在今年2月19号向“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过一份“请武汉市协助开展新冠肺炎早期病例搜索工作的函”,要求相关医疗机构提供2019年10月1号至12月10号期间的发热病例、新冠肺炎样影像学特征病例,及不明原因肺炎的死亡病例信息。

从医疗机构上报资料显示,武汉市第六医院共上报五起符合中共病毒临床特征的死亡病例。其中强调一名病例是王某安,去年11月18日发病,出现咳嗽、全身乏力、间断出现高热症状,12月5号去世,死因是重症肺炎。

另外四名病例,最早发病的是徐某干,10月1号发病,11月3号去世,死因未注明。他在去世前,曾经在武汉市中心医院进行抗感染治疗;另外三名病例同样死于重症肺炎,他们分别是11月6号、12月11号、12月27号发病。

函件还要求针对九家医疗机构进行重点筛查,它们分别是:华中科技大学协和肿瘤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武汉市第六医院、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江汉区鑫鑫诊所。

美国前陆军微生物学研究员林晓旭博士认为,这份文件说明在今年二月份,中共官方还没找到零号病人,但他们怀疑早期病人应该是在十月份发生。

林晓旭:“等于是在2月中、2月19日时,中共官方很明确,他根本就没有找到零号病人,根本不晓得谁是最初感染的,而且他们内部持怀疑,更早的时间,绝对不是对外公布的十二月底,而是至少当地可能是十月份就有零号病人了。”

而且,从这份搜寻工作进行的广度也表明,早期疫情的传染范围,也绝对不是像官方宣称的华南海鲜市场一地。

林晓旭:“十月份、或者是十一月份,应该来说,在武汉感染的面有一定的广度,才要这么多的医院,要他们开始进行调查,这我觉得,官方内部应该比较明确,绝对不是只有华南海鲜市场这么一个地区的爆发情况。”

另外,从“新冠肺炎样病例影像学特征筛查”结果显示,包含武汉市普仁江岸医院、武汉亚心总医院、武汉市第八医院、武汉第六医院、武汉黄坡区中医医院等,至少8家医院上报了40名符合新冠肺炎样影像学特征病例的发热病人,最早的一例是9月25号发病,多人是10月、11月发病。

林晓旭批评,中共当局直到今年2月份才进行这项调查,实在是太晚了。

林晓旭:“我觉得这份官方的调查报导,2月19日才发这个通知,其实这个动作已经是太慢了。就算他们11月份、12月底、12月初不晓得是什么情况,但是到12月底测取的结果已经出来,已经明确知道是类似于SARS的冠状病毒的话,而且是呼吸道感染的话,对他们来说,当地的疾控中心一定要做类似的调查,一定是要往前追溯的嘛。”

林晓旭认为,武汉市卫健委应该在12月时就展开调查,而不是等到中央2月中旬下发通知时才调查,这本身是一件非常荒唐的事情。

值得关注的是,中共当局迄今仍阻止各国进行调查,掩盖这些医疗机构早期病例的文件,企图阻饶外界获悉中共病毒早期传播的真实情况。

采访/骆亚 编辑/林岑心 后制/ 葛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