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川普“出院”送上小惊喜 白宫“陷落”惊醒美国

朋友们好,今天是10月5号星期一,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天要和大家讨论的新闻,当然是备受关注的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的病情进展。他今天一大早,在一个小时之内就发出了19条推文,内容基本都是讲述自己的政策,然后鼓励民众投票支持。看起来川普恢复情况不错,开始逐渐恢复到推特治国模式。

在美东时间昨天下午,川普还给了他的支持者们一个小小的惊喜。他突然乘车驶出了沃尔特里德医疗中心,非常缓慢从大批守候在医院外面马路上的支持者中间穿过,川普坐在车里隔着车窗对民众挥手致意。这当然引起现场民众的轰动,很多人指著车窗大喊说:那是他那是他。

随后川普在大概5点过的时候在推特上传了一个短视频,表达了对医生护士的感谢,并把这次感染病毒比喻为一个学校,说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

我们仔细听听川普这个报平安视频的讲话就会发现,他多少已经有点总结的意味,也多少有点快要告别医院的意味。

事实上,川普的恢复状况的确也比较顺利。昨天白宫医生肖恩•康利(Sean Conley)在记者发布会上就证实说,川普情况持续改善,虽然血氧饱和度曾经一度下降到93%,却从未低于90%。现在对川普除了使用瑞德西韦治疗外,也对他使用了激素类药物地塞米松,目前病情恢复状况良好,最快可能在今天就可以出院返回白宫。

在这里我要简单说明一下,白宫医生提到的血氧饱和度是一个衡量人体肺部功能与是否缺氧的指标,正常数值在95%到100%之间,偶尔出现下降其实并无大碍。我们都知道登山进入高海拔地区,也会出现血氧饱和度下降,只要没有低于90%,都可被视为在绿色安全范围。

川普恢复良好,对当前的大选当然是一个重大利好消息。事实上,在川普住院期间,他的选情并没有受到影响。

美国一家非营利机构“民主研究所”发布最新民调结果显示,川普的全国支持率为46%,拜登为45%,继续保持小幅领先。但一个关键的指标值得一提,就是川普在佛罗里达、艾奥瓦、密歇根、明尼苏达、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辛等6大摇摆州的平均支持率达到47%,领先拜登的43%。

这个民主研究所的民调准确性如何呢,他们曾经有过2次非常成功的预测。一次是在主流媒体都看好英国留欧的情况下,判定英国会脱欧;另一次则是在主流媒体都不看好川普的情况下,判定2016年大选川普将获胜。

从这个例子我们就可以看到,川普这次患病对他的选情客观上起到了有利的作用。这种作用体现在几个方面:

首先,川普住院让很多人突然意识到,这个总统一直在忙忙碌碌的为我们做事,现在他突然停下来了,进入到一种需要人帮助的状态,那么很多人就自然而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原来总统并不是无坚不摧的铁金刚,他也有需要帮助的时候,那么现在就该轮到我们为总统做点什么了。

这就是我们说的川普可能获得很多同情票的原因。

因为每个人可能都曾经有过这样的体会,当你一直享受某种对你有帮助的事物,时间长了就会习以为常,甚至感觉不到它的存在。直到某一天,这个东西突然消失了,我们才会突然感到:喔,原来这个东西对我是很重要的。

其实现在很多的美国人就是这种心态。川普的律师朱利安尼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就提到,他接到了很多电话,内容基本都一样,询问自己可以为川普做点什么。与此同时,川普竞选团队的志愿者也出现创纪录的爆发增长。

我们就可以看到,川普住院产生的第一个效应,是正在把“川普为美国人而战”逐渐演变成“美国人为川普而战”。这其实就是最好的竞选动员。我们看到各地出现的挺川普巡游、各种集会为川普祈祷或者是守夜等等,等于是民众自发的竞选集会。

第二个明显的效应,就是这件事正在把中共进一步推向深渊。

川普律师朱利安尼公开说,川普遭受了来自中共的攻击,他用的是attack这个词,就是攻击的意思,而中共必须对川普以及其他所有感染了中共病毒的人负责。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说法并不只是朱利安尼一个人在讲,参议员汤姆•克顿也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说法,说中共必须对这次事件负责。

这两个例子说明了什么呢?仅仅是两个人的私人见解吗?显然不是,在我看来,这只说明了一件事,川普染疫正在激发美国人对中共的愤怒。这种愤怒很有可能在不久的未来转变成一个或几个法案,不仅会加强美国人对中共进行疫情追责,甚至在某种情况下可能引发美国对中共的武力打击——比如川普病情恶化甚至出现更糟糕的情况。

很多朋友都看过一部好莱坞动作电影,中文名叫做《奥林匹斯的陷落》,电影用一种比较夸张的手法讲述了一个外国恐怖势力对白宫发动突然袭击并攻陷白宫。男主角也就是总统保镖几乎只身一人发起绝地反击,最后转败为胜的故事。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讲,现实中的白宫,的确已经濒临陷落。

根据媒体的报导,这次川普染疫并不只是他们夫妇俩,还有至少共和党主席、白宫顾问、川普贴身助手、川普前竞选经理,以及多名共和党参议员和白宫记者同时中招。网络上甚至一度出现怀疑的呼声,说这次这多人同时感染,很像是一波生化攻击。共和党海外事务组织副主席及行政总裁余怀松,他是一个华裔,甚至发推文质疑是有人用污染的棉签发动了攻击。

当然,这听上去非常惊人,这背后是否真的有人为因素,我相信美国的情报机构和司法机构自然有他们的判断和调查,在没有明确的结论出来之前,我们暂时不进行讨论。我们只需要看到一个事实,就是病毒的袭击的确给白宫造成了重大损失,而这种损失是美国建国以来从来没有过的。

回到我们刚才的话题:川普目前幸好是恢复良好,如果川普万一真的出现了某种极端恶化的情况,美国人会对此善罢甘休,忍气吞声,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吗?显然不可能。

而且,一旦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况,我觉得拜登当总统的可能性更低,因为复仇心切的美国人只会选择一个足够强硬的人做总统,原因是这个总统极可能马上就要成为战时总统,拜登这种和中共眉来眼去纠葛不清,而且精力体力明显已经进入终末期的人,根本无法胜任这样的角色。

事实上,我们看到川普被确诊的当天,美国海军就立即从东西岸同时起飞了“E-6B水星”中继通信机,这款飞机因为负责指挥俄亥俄级核弹潜艇而被称为“末日飞机”。尽管美国官方声明说这个与川普染疫没有关系,但我相信很多朋友可能都和我是一个想法: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此外,川普被送到沃尔特•里德医疗中心的当天,美国移民局马上发布政策指南,明文强调凡是申请移民的共产党员及与之相关的成员,都不会获得受理。

这个重磅措施实际上在7月份就被报导出来了,当时纽约时报还煞有介事的分析说,9千万中共党员加上家属至少有2.7亿人,要实施这个政策难度极大云云。

但现在这个难度极大的政策几乎是轻而易举的就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公布实施了,为什么?这背后就是美国人的愤怒积累的结果。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中共操纵民间舆论对川普染疫大肆落井下石,幸灾乐祸,可以说完全是唯恐美国出招不够重,打击不够狠的节奏。我们要用一句不太好听的民间俗语来形容就是茅坑边打电筒,找死。

这不仅是反映出中共决策层的超出一般人想像的愚蠢,其实也反映出习近平的一个两难处境:他一方面不想和美国的关系急速恶化,起码现在不想。但另一方面又必须要靠鼓动反美来保住他的基本盘。中共和美国无论冷战还是热战,明摆着这个“战”将长期持续下去,所以,利用偷换概念的民族主义保持这个基本盘人群的反美情绪,不被那些还有理性的,有人性的舆论带偏了节奏,就成为习近平的刚需。

其实,从贸易战开始到现在,习近平一直都处于这种想打拳头不够硬,想和腿又弯不下去的尴尬局面。这背后的原因他从来没搞明白过,看起来在未来也不太可能搞明白了,所以他可能注定要在这种夹生饭状态下走完最后的加速之路。

好的,今天就讨论到这里,欢迎大家订阅点赞,留言转发,我们下次再见。

(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