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宽:更大规模瘟疫即将来袭?

2020庚子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COVID-19)爆发并肆虐全球,在半年多的时间里感染了数千万的人,并夺走了超过一百万人的生命(不考虑独裁政权的瞒报),在重创各国经济的同时,重新调整了世界的秩序。

从目前全球疫情的走势来看,中共病毒不仅没有减缓的迹象,反而加快了肆虐的步伐。从世卫(WHO)官网公开的疫情数据可以看出,全球感染曲线呈上抛物线状(图一,左),八、九月份的切线斜率明显高于四、五月份的切线斜率,表明中共病毒在加速扩散。感染人数到达第一个一千万用了五个多月的时间,而第二个与第三个一千万之间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图一:全球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数曲线(左)以及死于中共病毒的人数曲线(右)(数据来源:WHO官网)。

同时,中共病毒死亡曲线呈现不断上升的趋势,斜率基本稳定(图一,右),说明死亡率并没有明显提升。相对较低的死亡率不会引起更多的戒备,使得病毒在人们疏忽防范的情况下能够迅速蔓延。

更大一波瘟疫会不会到来?

很有可能。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角度来观察一下。

1.从历史经验看,曾经席卷全球的瘟疫往往都不止一波,而且第一波也经常不是最严重的。

1918年春至1919年春的西班牙大流感,在一年内感染了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约5亿),最终导致了将近5000万人死亡。就在这短短一年内,西班牙大流感经历了三次流行波峰,其中,发生在1918年年底的第二次疫情最为凶猛,死亡人数也最多。

再往前推,从1348年开始席卷欧洲的黑死病,也是在第一次肆虐后暂时告一段落,然后卷土重来,并在之后多次复发。

2.从现代科学的最新研究来看,中共病毒已经发生了变异,传染力大大提高。

7月2日,著名期刊《细胞》发表的最新研究表明,中共病毒已经变种,出现了D614G变异的病毒感染力提升了3到6倍。这项发现与图一(左)中曲线拐点出现的时间正好相吻合。

8月中旬,马来西亚也传出发现了中共病毒的变种,其传染力较之前暴增了10倍!

9月23日,一项新的研究揭示了中共病毒新毒株D614G在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地区疫情波峰中占99.9%。《华盛顿邮报》报导,中共病毒的传染力大大增加,更能轻松自如地在人群中传播。

3.从预言角度来看,有几个公认的较精准的预言也都不约而同地谈到了接下来还会有更大的灾难。

大家可能还记得印度男孩阿南德,他曾经于2019年在YouTube上传了一个视频,预言出从2019年年底到2020年会有一场大劫难,从经济蔓延到航空服务,让世界遭受种种苦难。当时没有多少人在意他的预言,但中共病毒开始在全球肆虐后,人们才意识到阿南德预言的神奇。2020年4月,阿南德又释出一段短片,预言2020年12月将发生另一场更大的灾难,并持续到2021年。

而中国几千年来广为流传的《地母经》也预示,2020庚子年的灾难不会在年底结束,并特别指出,“更看三冬里,山头起墓田”,这意味着在今年冬天,或将有很多人在灾难中死去。

此外,还有精准预言出第一波中共病毒爆发时间和地点的《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也指出,“九愁尸体无人捡,十愁难过猪鼠年。”或意味着今年年末有更大一波瘟疫。

虽然预言可能会随着人心的改变存在着一些变数,时间上或许有会有推移,但是,人们在这种持续的疫情中真的不应掉以轻心。

瘟疫爆发的原因何在?

在人类历史上,曾多次爆发过瘟疫。对瘟疫产生的原因,及其从何处而来,东西方都有着相似的描述。

在中国古代,人们认为瘟疫的产生是邪气入侵造成的。东汉著名经学家何休曾说:“民疾疫也,邪乱之气所生。”那么,这邪乱之气从何而来呢?

道教陈抟老祖在《心相篇》讲:“瘟亡不由运数,骂地咒天。”也就是说,人们亵渎天地神灵,骂地咒天,是导致瘟疫流行的根本原因。

而在西方社会,瘟疫普遍地被说成是神对人的惩罚。《圣经》六十多处提到瘟疫,明确指出:瘟疫是上帝的惩罚,惩罚那些背弃神、忤逆天意之人,没有偶然发生的瘟疫。

秘鲁作家和诗人、201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尤萨(MarioVargasLlosa)在中共病毒爆发后,发表题为“回到中世纪”的文章表示,瘟疫是魔鬼的杰作,也是来自上帝的惩罚。他认为,面对瘟疫,人们除了祈祷与认罪悔改,别无他法。

从中西方文化中可以看出,瘟疫的产生源于一定范围内的人,人心败坏,逆天叛道,招来上天的惩罚与警示。我们不妨回头看看人类历史上的几次大瘟疫。

两千年前,古罗马帝国曾经横跨欧、亚、非三大洲,无比强大。然而,皇帝尼禄发起了对基督徒的残酷迫害,结果天降四次大瘟疫,气势恢宏的古罗马帝国走向灭亡。

到了中世纪,欧洲的宗教走入败坏,人们不再虔诚信神,整个社会道德急速下滑,结果黑死病肆虐,夺走了几千万人的生命,其中就包括大量的神职人员。

中国大明时期,崇祯皇帝制造了明朝最大的冤案,活剐了兵家大道修行者、集道德和智慧于一身的名将袁崇焕,结果招致了天灭大明的大瘟疫。

到了近代,西班牙大流感爆发前后,正是共产主义全面入侵人类之时。1917年10月,俄国爆发社会主义革命,建立了共产主义第一个红色基地;1919年,美国成立了听命于共产国际的美国共产党……

而今天,爆发于武汉并蔓延全球的中共病毒,正是由于中共在篡权几十年中,战天斗地、不敬神佛,杀害了八千多万中国人,特别是迫害法轮大法,大规模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犯下“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并用利益和谎言迷惑世界在这滔天罪恶中随声附和、推波助澜。

值得注意的是,当年在全面迫害前,江泽民集团暗中唆使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拍摄了一步栽赃法轮功的电视片,于迫害发起后在全国滚动播放,煽起仇恨。而且活摘器官的滔天罪恶,最早从武汉的同济医院发源。那么,今天中共病毒同样起源于武汉,究竟是巧合呢?还是一种慈悲的警示和提醒呢?

避疫良方在哪里?

正如前文提到的,中共病毒极为“狡猾善变”,不断地发生变异,而这种变异很可能会让人类自身产生的旧抗体失效,也同样会让疫苗的研发跟不上其变异的步伐。而且,实证科学的发展还是很受局限的,无法将精神和物质统一起来研究,只能局限在物质层面上。

人们只有真正明白了瘟疫的起因,并从根源上去找答案,才能治本。我们还是先从历史中,看看当时人们是怎样躲过瘟疫劫难的。

当年古罗马的大瘟疫,据史书记载,基督徒不染疫,而且那些相信基督徒并向上帝祈祷的民众也出现了治愈的奇迹。

德国巴伐利亚的欧伯阿梅高是一座位于阿尔卑斯山脚下的小村庄,人口大约五千。近四百年来,这个小村每隔十年就要一整年上演百场《耶稣受难剧》。当年,黑死病肆虐之际,全村人跪下来向神祈祷,承诺如能幸免于难,他们将以上演舞剧的形式予以回报和感恩,随即,黑死病销声匿迹。

明末的烈性鼠疫颇有目标性,剑指大明、却不染闯王的50万义军。当时的道家修炼人、神医吴又可,以道家真言和达原饮治愈了一方百姓,那些民众都是在服药前诚心念诵“口诀”才得以康复的。随着清军统一天下,鼠疫也奇迹般的消失。

今天,中共病毒也同样是长眼睛的。在国际上,与亲共的欧美国家受疫情重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反共的台湾虽为大陆近邻并与之往来频繁,其疫情却一直控制在很低的水平上,至今累计死于中共病毒的人数仍为个位数,成为世界抗疫的典范。

在大陆,一份中共某单位内部统计的2月份死亡名单显示:该单位中共病毒死者当中,中共党员的比例竟高达88%(图二,左)。而且死者中,20-49岁的中青年占了总人数的将近一半(图二,中)。3月份,网络上广传的另一份死于中共病毒的317人死亡名单显示:死者当中,党员高达200多人,也是占了大多数。

图二:大陆某单位内部统计的2月份死亡名单泄露出“天灭中共”的天机。

而在中国,党员在人群中所占比例仅有大约6.4%(图二,右)。综合看来,中共病毒瞄准中共党员的精准率是不是极高呢?

上述两份资料清楚地传达出这样一个信息:中共病毒直奔中共党员而来,无论老幼;“天灭中共”绝非一句口号,是实实在在的天意正在兑现。

可见,若想躲过中共病毒,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也就是十几年来法轮功学员到处传播的“三退保平安”。

对于不幸感染了中共病毒的民众来说,也无需悲观失落,在三退后,可以诚心念诵“九字真言”。

来自瑞士的高级医学专家董宇红博士对来自世界各地的36例中共病毒患者做了分析研究。这些患者分别来自中国、法国、美国、加拿大、丹麦和日本,年轻人和老年人都有,而且大陆以外的患者大多提供了真实姓名。董博士发现,这些人在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总体症状改善率达到100%,其中26例(72%)完全康复,10例(28%)症状改善。而且,从诚念九字真言开始到症状改善的中位时间仅为1天,到症状痊愈的中位时间仅为3天。

当年古罗马大帝国迫害基督徒,而在瘟疫中救人的却是基督徒;明朝皇帝迫害死修道名将袁崇焕,而在鼠疫中救人的又恰好是修道人吴又可;今天,中共活摘大法弟子器官,而在难中劝人“三退”,传递救人“九字真言”的又恰恰是大法弟子。

历史在重演,机缘稍纵即逝。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