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间】CDC改死亡率 川普转推却遭封杀 真相究竟是什么?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05日讯】大家好,这里是《薇羽看世间》,我是陈薇羽。

川普总统最近又有一条转推的推文被删除了。这个推文说,美国疾控中心CDC悄悄更新了美国的中共肺炎(中共病毒)病患死亡原因的报告。推特为什么要删除川普的这条推文?为什么不想让更多人知道呢?因为这条推文曝光了关于美国疫情真实情况,而这个真相是某些人不希望让人知道的。

川普转推的是8月中旬的一个推文,内容是,本周CDC在它的官网上,悄悄更新了中共肺炎死亡病例的统计报告,只有6%的病亡案例是纯粹死于中共肺炎,死于单一的中共肺炎。当时统计是从2月1日到8月15日,共有15.35万人因中共肺炎死亡,按6%折算下来,只有9210人死于中共肺炎。这两个数据的差异就很大了。

我查看CDC官网,它是在每周三下午5点进行更新,就是今天将会更新数据。因为时间来不及,所以我们这里用的是上周更新的数据,截止到8月22日,死亡人数为16.14万人,死于单一中共肺炎的比例仍是6%,就是9684人。

按照CDC的说法,另外94%的病亡人士,平均每个死亡病患还有2.6个其它死因,就是患有严重的合并症,他们除了确诊患中共肺炎外,还有其它两、三种疾病,比如肺炎、肥胖病或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等,也是他们死亡的原因。本来这些人很大可能是因为其它疾病死亡,但是却因为核酸检测是阳性被归入死于中共肺炎。

另外,按照CDC公布的数据,八成的死亡病患是65岁以上的老人。他们中患有其它重病的人数也是各年龄段最多的。

根据CDC官网的解释,CDC公布的中共肺炎死亡统计是采用临时死亡计数法(Provisional Death Counts),这种方法能最全面的提供病亡人士的情况。这些估计的情况是根据国家健康统计中心(NCHS)每天收到的死亡证书来做的。CDC说,死亡证书是死亡资料的最可靠来源,并且包含了从别的任何地方都拿不到的信息。这些信息包括死亡地点、导致死亡的其它原因和族裔等。

按照CDC的说明,在死亡证书上,当病亡原因报告的是中共肺炎时,这个就是由中共肺炎单一因素致死,就是属于CDC公布的那个6%,记录到一个代码(ICD-10, U07.1. )下面。这是国际疾病统计分类中新设的代码。但是只要在死亡证书上有提到中共肺炎是“可能”或“假定”的死因时,都归入这个代码之下,哪怕事实上有可能是其它疾病导致死亡,在统计的时后,都归入死于中共肺炎了。

CDC也说,由于拿到死亡证书需要时间,所以这个临时死亡计数的统计,要滞后一至二个星期,跟当下从其它渠道看到的死亡人数会有不同。

CDC根据死亡证书来统计,而死亡证书是由医院开具。医院把只要检测中共肺炎阳性的所有死亡病例都当做中共肺炎死亡?我们不清楚。

CDC公布出确定的死于中共肺炎的人数,确实更清楚地呈现了美国中共肺炎流行的情况。实际的大流行情况可能没有之前我们想像得那样严重。但川普转推的这些信息却被删除了,而且,很多媒体包括CBS、CNN、福布斯等,竟然以“川普转推假的新冠死亡数据被删”作为标题来报导,是想阻挡公众知道真相,还是想阻挡川普重启经济,试图影响11月的大选呢?

此外,CDC还公布了各个年龄段的中共肺炎患者死亡人数,以及死亡病患的健康状况等。从8月22日的数据来看,年龄越大病亡的比例越高。

65岁以上死亡病例占全部16万病亡人数的79.2%,差不多八成;44岁以下年龄段死亡病例占2.97%。其中,24岁以下死亡病例共有330例,25-34岁病亡1241人。也就是说美国年轻人感染武汉病毒的死亡人数并不多。

但是,左媒刊登了许多吓唬年轻人和家长的文章。顺便搜索,就看到这样一篇CNN在7月中旬的报导,标题是,研究指三分之一的成年年轻人容易患严重的Covid-19(中共肺炎),吸烟起很大作用。文章到最后却说:“这项研究确实有一些局限性,包括缺乏18至25岁年龄段的中共肺炎信息。”没有这些人感染中共肺炎的资料,怎么会得出他们容易被感染的结论呢?

今年恰逢大选,疫情当道,民主党和左媒不是在国难时期与共和党携手共同抗疫,反而利用疫情来攻击川普防疫不力,很多华人也认为美国的确诊人数、死亡人数都很高,认为是川普的责任。

人们都相信CDC,但是美国CDC高度官僚化,防疫体制是很弱的。这是奥巴马退位前特意给川普送的“厚礼”,直到疫情爆发才体现出来。

2016年,就在川普就职前不久,即将退位的奥巴马发布行政令,规定CDC独家垄断病毒的检测工具和发布病例信息,这就强化了CDC的权威性和唯一性,这种垄断性造成CDC工作低效落后。

今年刚开始抗疫的时候,CDC选择自行研发的一种检测剂,小规模只分发给几个州,还不允许独立的实验室做检测,导致美国缺乏病毒检测试剂盒,造成了防疫工作滞后一个多月。

今年3月5日,川普发布总统特别命令,废除CDC独家垄断的奥巴马行政令,允许私人实验室研发冠状病毒测试盒,每个实验室都可以使用自己的技术检测中共病毒。川普还当即任命副总统彭斯领导白宫防疫小组,送百万检测剂到地方,美国的抗疫才算是正式上轨道。彭斯曾批评CDC说:“我会很坦率地告诉你,CDC在一月中旬仍在评估这个冠状病毒对美国人的风险很低。”

7月份,佛州CDC连续数天检测都100%呈阳性。7月14日,有超过400个实验室报告了100%的阳性率。15日,又有超过475个实验室发出同样报告,这在统计学上实在不太可能,涉嫌造假。川普迅速发出命令,要求医院把中共肺炎检测治疗的相关资料,不经过CDC,直接发送到联邦卫生部。

除了CDC的低效无能外,还有民主党对川普防疫的反对。4月份,有人在网上整理出了《美国防疫大事记》,在社会疏离、政府救助、封锁疫区的关键问题上,都可以看到民主党在作怪,延误了时机。而民主党的坚固地盘纽约州,还趁机发国难财。我从里边挑选了几条,念给大家听。

1月31日,川普宣布防疫禁飞,民主党批评川普种族歧视。

2月24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大骂川普,号召全美以“外出聚餐”方式进行抗议。

3月5日,川普废除“CDC独家垄断病毒检测”的奥巴马行政令,允许独立实验室使用自己的技术检测中共病毒,而民主党却全力为低效垄断性的CDC辩护。

3月13日,川普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民主党指责川普制造全民恐慌。

4月2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宣布不排除“二次弹劾”川普。

4月5日,纽约州高价采购医疗器材的黑幕被揭开:其中原价3万美元便携式X光机高达25万美元,在疫情时期发国难财。

民主党和左媒攻击川普防疫不力,他们却故意忽视联邦和州县的权力分立体制。我们通常说的“三权分立”是指联邦层面,但还有联邦和州的分权。绝大部分直接影响人们生活的法规都是州的管辖范畴。这种联邦和州分权,对中国大陆人来说可能就很新鲜了,跟大陆的专制体制完全不是一码事。

美国各州有自己的法律、税收、警察、教育、选举制度,州长也是各州选民投票选出的,所以总统不能管州长,各州有自主权,各州之间的法律也大不相同。

不过,当一个州的宪法或法律跟联邦的宪法或法律相抵触时,州必须服从联邦宪法和联邦法律。像防疫预算和防疫措施都属于各州县自己的权力管辖范围。如果州县没有首先颁布紧急状态行政令,联邦政府就不会拨款救助,联邦的钱也必须等到总统颁布国家紧急状态总统令之后才能发放,而且还需要国会两院的批准才能生效,总统自己说了也不算。

川普提出的2万亿美元抗疫救助计划,也需要得到国会参众两院的批准。总统也管不了各州县防疫的具体措施和决策。最好的情况就是,州长愿意跟联邦合作,一起行动抗疫,同时又尽量启动经济,不要让经济停摆,并且重开学校。

有人说,中共防疫做得怎么好,川普做得多么不好,感染数字这么大,死亡人口这么多。稍有头脑的人都知道,要拿中国和美国做比较,根本就没有办法进行比较。因为两个国家的做法完全不是一回事。

第一,美国的检测基数非常大,尽最大努力多做检测。而中国很多都不给检测,因为一旦检测出来是阳性,就涉及到免费治疗,医院没有能力做这么多免费治疗,哪怕检测出来也不给确诊。所以,很难说确诊人数多的国家,防疫就做得比确诊数少的国家差。

第二,检测的试剂质量也不一样。大家都知道,中国检测失败率很高,出口的检测试剂都是不合格产品。这样的检测结果准确率实在是太低,自然无法用来比较。

第三,用死亡率也不具有可比性,因为计算死亡率的方法可能不同,现在国际上还没有统一的标准来统计死亡人数和死因。

第四,国家的政治体制不同,像中共国和伊朗这样的极权国家,是极力掩盖数据,他们的真实死亡数据,外界无从知晓。而美国数据透明,加上还有卖国党造假,极力的夸大数据。

所以,这哪有可比性?就从两国流传出的视频比较,中共国疫情严重的时候,经常看到有人走在街上就倒地,而美国就没有这种情况。

美国疫情到底有多严重,美国人民最深有体会。天地之间一杆秤,公平正义在人心。我相信,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时间会还原真相!

好,今天就说这么多了,感谢大家在留言区对我们节目的鼓励、建议,还有指出一些问题,补充内容,都非常非常棒!让我们的节目更加丰富和完善了。薇羽在这里谢谢大家!

我们明天见!

薇羽看世间》节目组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