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武汉护士张嬿婉之死涉及的三重内幕

这两天,网上都在关注和议论张嬿婉坠楼的事。

张嬿婉武汉协和医院的一位护士,曾经的抗疫英雄。武汉最难熬的那段日子她都挺过了,却于7月29日上午在单位坠楼死亡了!

年纪轻轻的张嬿婉为何坠楼?

当地警方发布的“情况通报”称:“目前,排除刑事案件”。这话的意思很明确:张嬿婉坠楼不是他杀。根据是什么?警方没说,我们也不知道。

既然不是他杀,会是自杀吗?很多网友都认为这种可能性为零。别的不说,张嬿婉今年才28岁,还有个不足两岁的女儿,都说为母则刚,怎么会轻易放的下自己的孩子选择自杀呢?况且她还是独生子女,父母尚在,又有什么理由会自杀了结生命?

仔细梳理有关张嬿婉坠楼前后的相关信息,我发现此案涉及三重内幕。

一是协和医院护士被当成“人肉挡板”的内幕

在官方宣传中,武汉抗疫俨然就是一曲由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谱写的英雄壮歌。有没有可歌可泣的故事?当然有。但也有许多令人不平和愤怒的阴暗内幕,这些内幕本应曝光,却被官方掩盖了。而张嬿婉的死在不经意中撕开了它们的一角!

网上流传着一篇张嬿婉生前写的要求撤换协和医院护理部主任刘义兰的文字。她说:“特殊时期安排我们工作,我们护士没有一个退缩过。在物质如此匮乏的情况下,刘义兰主任要求核酸咽拭子采集由临床的护士来完成!我们有说,我们护士没有经过专业培训,可能没有办法完成这个操作。她回应说已经发了操作视频,学习后照这个搞……都说现在最伟大的是医生,我想告诉大家隔离病房没有医生进去查房,都是通过对讲机遥控要求护士来完成隔离区所有的事情。极偶尔查一下就出来。他们都在相对干净的办公室工作,我们隔离区的护士三班倒,至少每天要在那里待上8小时,不能吃不能喝不能上厕所。我不是借理由想逃避这场战争,我愿意当一个身上有防弹衣、枪里有子弹的战士!做一个不被当作人肉挡板的战士!”

在武汉抗疫这场艰巨的战争中,谁是战斗在第一线承担风险最多的人?当然是医护人员。而相比较而言,护士往往比医生更贴近第一线,承担的风险更大。如果只让护士担风险,只把护士当工具使,却不重视护士的超额付出,不把护士的生命安全当回事,她们不就成了事实上的“人肉挡板”吗?张嬿婉的文字便直言不讳的道出了她和她的同事们的这种处境。

类似这种情况当然不会仅止于武汉协和医院一家。

有网友爆料说:“武汉协和医院一位护士跳楼自杀了,该院是武汉肺炎重灾区,感染近千人,我说点自己知道的事情:护士A,非呼吸科,平时不给护士长送礼,疫情爆发,第一个被抽调ICU,感染‘武肺’; 护士B,ICU工作60多天,无N95口罩,四月无意发现护士长柜子有几百个未开封的N95口罩,而护士长是不用进ICU的。”

二是协和医院有关领导对张嬿婉打击报复的内幕

在张嬿婉看来,刘义兰身为医院护理部主任,没能保护手下的护士,使得她们“被当作人肉挡板”,这是失职,所以她公开倡议撤换刘义兰。

张嬿婉这么做有错吗?没错。无论是作为中国公民还是协和医院的工作人员,她都有这个权利。

可结果呢?

据知情者披露,自从张嬿婉在朋友圈给医院“抹了黑”,就各种被穿小鞋,本打算辞职,可是护理部扣押著档案和护理执照,还被调到了CCU最折磨人的地方。

还有网友爆料:协和医院护理部主任刘义兰把协和的护士卖了,按道理核酸咽拭子采集是医生取的,可她要护士去取咽拭子,然后那个时候防护设备都不够,硬着要护士去贡献,这个跳楼的护士就带头反抗得最激烈,谁都怕死吧。后面疫情过了,就开始针对这个护士了,所在部门护士长为巴结该护理部主任而处处刁难针对该坠楼护士,该逝者本已想办法调走,这个马屁精护士长又给人家调回来继续羞辱,要辞职就扣护士证各种威胁。后来矛盾演变越来越激烈,坠楼护士出夜班的时候,护理部主任儿子为母报仇心切打了该护士,然后该护士坠楼。

正如许多人感叹的那样,张嬿婉没有倒在病毒手里,却倒在了自己人手里!

三是协和医院监控视频不早不晚“坏了”的内幕

中国是全世界监控最发达的国家,可每当有敏感事件发生,需要调看监控视频,查清真相时,不早不晚,在这个节骨眼上,监控器往往就坏了,坏得可以说十分精准。

这一次同样如此!

张嬿婉坠楼后,父母到医院讨说法。院方回答说:“监控坏了”。

出了事监控就坏了,把人都当成三岁小孩呢?

就算监控坏了,协和医院好歹也是个三甲医院,监控日常是没有人维护的吗?就算坏了,难道监控坏了就不能修了吗?

有内行的网友说,现在大部分的公共场所安装的摄像头都是海康威视的,其招标要求很高,其中有一个硬性要求是:即便出现网络中断或者停电等情况,摄像头终端都会自动告警并且保存日志。而医院属于比较特殊的场所,监控几乎都是24小时在维护着,也会有相关工作人员盯着监控。所以摄像头是否坏了,又是啥时候坏的,看下系统日志就知道了。

凭以往的经验,院方说监控坏了,说明张嬿婉之死的真相,很可能就藏在监控视频中。

目前,无论是警方还是院方,对于张嬿婉之死都没有给出令人信服的说法。

张嬿婉的一位朋友在网上说,她自己绝不相信张嬿婉会自杀。“认识你的人都知道你性格开朗、恋家,你有着那么多年一起走过来的丈夫、可爱的宝宝、心疼照顾你的父母,不信你是个会做傻事的姑娘。协和医院没有监控的说法没有公信力,跪求公布事实真相,我只想等一个结果!”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