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役情最前线】病毒有眼睛?港亲共团体连爆群聚感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22日讯】多起群聚感染,爆于亲共食肆和团体;港区中共人大常委谭耀宗要求推迟立法会选举;协助抗疫的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三教授辞职;爆料:中共用性丑闻要挟西方名人;南涝北旱加虫灾,中国粮食如何丰收?

香港医管局:本星期非常关键

香港第三波疫情大爆发,21日再新增了61宗中共病毒确诊个案,其中58宗为本土个案,3宗属输入个案。至今香港累计确诊个案达2019宗。

新增个案中有25宗未找到源头,包括一名陪诊员,工作包括陪同老人家到医院。

医管局表示,正努力调配病床,增加隔离设施,并形容本星期非常关键。

政府发言人澄清说,政府可能在未来数天实施所谓“禁足令”并非属实。

多家亲共食肆爆群染 “庆回归”舞会10人确诊

连日来,中共官媒新华社及香港左报制造舆论,将疫情爆发归咎于“七一”游行及民主派初选,甚至以此为借口,要求推迟9月立法会选举,引来各界哗然。

7月11、12日民主派初选虽然有超过60万人投票,但是投票市民基本配戴口罩,在排队时也保持一定距离,拥挤程度远不及上下班时间等候巴士的人潮。

中共人大常委谭耀宗则多次建议,推迟举办立法会选举。当被人问到“庆回归”晚会爆疫是否“抵闹”(该骂)时,他表示“不知”,却反问民主派初选几十万人上街却没事,是否太过神奇?

屯门中央广场富临酒家7月11日举办的20席寿宴,到21日最少有8人确诊。

去年8月11日,传媒拍摄到在北角英皇道富临皇宫内,有大量“福建帮”聚集在不营业的饭店内,当日北角发生“福建帮”围殴黑衣人(示威者)事件。

香港中旅集团旗下的旺角维景酒店中的“海港酒家”也爆发疫情,有至少6名确诊者在7月10日至15日前往该食肆用餐。

另一知名“蓝店”美心集团旗下食肆,也有疫情爆发。位于葵芳新都会广场的“潮庭酒家”7月11日有19人的聚会,到20日已经有10人确诊中共病毒,据称聚会是为庆祝一名警长退休。

7月9日,亲共组织“中华辉煌会”在旺角雅兰中心稻香举办“庆回归 创辉煌”歌舞晚会,过百人不戴口罩载歌载舞,情绪高涨,该群组至今已有10人确诊。

疫情爆发紧随“国安法” 疑国安来港播毒

部分市民则怀疑疫情爆发与“港版国安法”有关。

日媒共同社引述消息称有数百武警将来香港担任“观察员”,数量不明的国安人员,更无须遵守香港的检疫措施,出没的地点也不会向市民公开。

类似的是,北京疫情爆发也紧接着中共“两会”。武汉大学医学部病毒研究所教授杨占秋指,北京的病毒比当初武汉爆发疫情时传染性更强。

瘟疫无情,上天有眼。拒绝中共病毒,必先远离中共,是趋吉避凶的根本之道。

港大微生物系三教授辞职 均是袁国勇门生

近日,协助抗疫的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出现离职潮。三名传染病专家辞职,分别是现任系主任刘嘉珮、前系主任胡钊逸,和助理教授黄世贤,料将于下学年离任。

《明报》引述消息称,辞职的三人均是临床教授,且是该系讲座教授袁国勇的门生。其中,刘嘉珮及胡钊逸主力研究新发及突发传染病,曾参与SARS等研究;黄世贤则研究热带传染病。

另外,据悉刘嘉珮教授正获食物及卫生局拨款近300万元,研究中共病毒在蝙蝠及人类细胞的感染动力,并探索潜在治疗方向。疫症初期,港岛西联网内科逾400名医护连署要求封关,刘嘉珮亦参与连署。

民主党元朗记者会 逾百警察包围票控

香港元朗“7·21 恐袭事件”一周年,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及尹兆坚,下午联同当日伤者厨师苏先生,以及林婆婆重回袭击现场,欲召开记者会控诉警方包庇凶徒。然而,众人甫到场,即遭在场过百防暴警员一涌而上,重重包围,被指涉违反“限聚令”,又被分别推到不同角落票控。

尹兆坚获放行后见记者,炮轰警方大规模打压记者会行径极为讽刺,“如果一年前的今日,警方有这样的警力调动,7·21事件就不会发生了!”他指,过去曾在中联办外示威,同样没有超出限制人数仍遭票控,质疑“限聚令”被警方用作打压立法会议员工作,及市民合理行使公民集会权利的工具。

尹兆坚及林卓廷亦声言,将就告票“抗辩到底”。纵使众人遭到警方票控,在放行后仍然无惧打压,分开4人一批继续与苏先生及林婆婆召开记者会。

AI组织爆中共用性丑闻要挟手法

美国一家自称“人工智能组织”的代表帕萨(Parsa),20日早上在推特上发布影片,揭露中共控制西方政客及大公司高管的手段,例如巨额贿赂或用性丑闻要挟。他还声明,愿意给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提供相关的影片证据和涉案名单。

他说,某些政客和公司领袖在出访中国大陆、澳门、香港、泰国等地方的时候,被中共偷拍了性爱影片。

帕萨还把他的劲爆推文,同时发送给了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等政府部门和调查机构,以及福克斯新闻、《纽约时报》等各大媒体。

习近平麻烦缠身 北戴河会议成谜

陷入内外交困的习近平,是否还会召开即将到来的北戴河会议?引发外界多种猜测。

有媒体称,内外交困之下,不排除习近平会取消今年的北戴河会议,以免招致元老们的集体问责。

中共病毒疫情未散,南方洪水泛滥,中共高层至今未到灾区或疫区视察慰问灾民。然而港媒《明报》宣称,中南海高层7月下旬起或将直接进入夏季休假的北戴河模式,一直到8月上旬。

据指,中共领导人的活动模式因疫情影响,至今未能恢复常态。整个6月份,政治局常委都未聚集开会,取消外访或接见外国访客,赴地方考察的频率也大为减少。

中共北戴河会议历来是敏感的高层密会,原则上年年举行,但时间不定,对外讳莫如深。一般是7至8月间举行。外界只能从中共高层的活动猜测大概的召开和结束时间。

不过,中共海外党媒多维20日称,在疫情造成中共多个政治议程形式和时间改变的背景下,中共高层取消2020年的北戴河会议,并非没有可能。

报导说,中国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为负6.8%,为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全国两会延迟到5月下旬开幕,首次打破1985年以来3月召开两会的惯例。

有分析说,此时召开北戴河会议,无疑将成为反对派集体非议最高层的机会。

习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成立 王毅吹捧习“伟大战略家”

7月20日,“习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在北京成立。

中共官媒报导,“习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由外交部委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设立,声称要统筹全国研究资源,全面、系统、深入开展习近平外交思想的研究、阐释和宣介,发挥习近平外交思想对外交实践的指导作用。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为研究中心揭牌并讲话,表示习近平有“伟大战略家的远见卓识”。

中央社报导说,习近平主政时代,却是中国在国际政治、经贸等对外关系上最受到挑战及排挤的时代。与王毅所言相比,现实上却是几乎相反的景象。

三峡大坝变形渗漏 中共“专家”称可挡核武

长江流域洪水仍在持续,三峡大坝全力泄洪。中共水文部门的资料显示,19日水位已超出警戒19米,而且仍在上涨。中共党媒承认,三峡大坝出现位移、变形和渗流。

《中国经济周刊》近日以“三峡三问”作为周刊封面标题,在报导中引述中国多位水利专家对于三峡大坝的看法。

其中,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宣称三峡大坝能抵御“核武”,就算被原子弹命中也只会炸出一个大缺口,相当于开几个闸门,不可能发生溃坝。他说,网上有人说今年汛期洪水大,三峡大坝抵御不了泄洪压力会发生变形甚至溃坝,这种担心完全没有必要。

中国工程院院士、水文学与水资源学家王浩则宣称,大坝“越泡水越结实”。

这些言论引起网民的严重质疑。

南涝北旱加虫灾 中国粮食如何丰收?

中共农业农村部7月16日发文声称,中国大陆“夏粮已获丰收,主要粮食作物种植面积基本稳定,稻谷、小麦库存充足,大体相当于全国人民一年的消费量。”

中国主要产粮区,长江中下游水灾严重,当局的说法引起了质疑。湖南农民陈先生对《大纪元时报》说,“今年水灾影响到十几个省好多地区,很多地方基本上是颗粒无收,(中共)说丰收不可信。”

南方洪灾,北方却出现持续高温干旱。

大陆媒体7月16日报导,全国范围内的夏收已基本结束,今年小麦的总体收成并不乐观,受“倒春寒”和干旱气候影响出现减产,豫南出现减产,驻马店小麦收成相比去年下降50%,豫西山区小麦每亩收成才300斤,河南南阳出现普遍减产。

北方部分省份的干旱,已导致小麦绝收。

内蒙古气象台发布消息称,6月上旬,内蒙古大部降水量不足10毫米。

而在甘肃省,也出现严重大旱。大陆媒体6月的报导称,今年甘肃持续干旱使小麦、粟米、胡麻等农作物因缺水而大幅减产、绝收。

甘肃省榆中县当地居民对媒体说,“今年地里的粟米绝收了,不仅口粮没有了保障,每天还得到处去拉水,活了50岁也不曾见过如此干旱的年景。”

网上一段影片显示,7月17日,麦田里一位女士拿着干瘪的稻穗,手指著无边的麦田说,“这里是新疆,一眼看不到边的麦田,是否大家以为老百姓丰收了?今年的麦子全部被旱死了,咱们农民颗粒无收。”

据《期货日报》7月20日报导,辽宁中部、黑龙江南部最高气温将达到38℃,粟米生产面临干旱压力,个别地区粟米授粉也将受阻。而黑龙江旱灾的灾情官方媒体几乎没有报导。

而6月以来,大陆粮食主产区的河南、山东等地以及东北三省除遭受旱灾外,也相继爆出蝗灾肆虐。另外,去年第一次入侵中国的草地贪夜蛾,今年已在中国南方省份定殖,将对南方、华北地区和东北地区的粟米造成最大的祸害,对秋粮构成较大威胁。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