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美对中共击出连环重拳;北京疫情到底有多严重?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7日讯】【热点互动】美对中共击出连环重拳;北京疫情到底有多严重?

周四美参议院,通过支持香港民主自治的法案,将制裁伤害香港自治的中港官员,以及与他们有业务往来的银行。此前一天,白宫国安顾问奥布来恩,发表重磅演讲,称美国对中共的误判,是长久以来的最大外交失误,并表示美国将推出更多,针对中共威胁的措施。

FBI局长也在当天警告:每10个小时,FBI就会启动一起与中共相关的调查。另一方面,北京疫情是否已经进入社区传播,病毒变异是否会造成更高感染率以及死亡率,令各界关注。

嘉宾: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
时事评论员:  萧恩先生

#热点互动 每周三集 欢迎订阅视频 => bit.ly/rdhdSUB

【热点互动】误判中共90年!美终于觉醒全面反击,重磅制裁将接踵而来;中共又要用贸易协议应对《香港自治法》?北京疫情真相被官方严控,病毒变异加速传播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6月26号星期五。本期节目我们先来谈一谈美国近期对中共祭出的连环重拳,然后我们来看一看北京的疫情,有关北京疫情的一些最新情况。那么今晚还是请来两位嘉宾,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唐靖远先生您好。

唐靖远:方菲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那么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特约评论员萧恩先生,萧恩先生您好。

萧恩:方菲你好,观众朋友们好。

主持人:谢谢。观众朋友也欢迎您在节目中间跟我们互动,或者在我们的视频下方留言,谈谈您对近期发生的一些事的看法。唐靖远先生我们先来谈一谈美国这边的最近几天发生的一些事情,可以说最近几天,连续的美国有一些比较重的,对中共制裁的这种方案出台。那么最大的一个当然是昨天下午,参议院全票通过的一个《香港自治法》。那这个法下面就是众议院,然后是总统签字。几乎和去年这个《香港人权法》通过走一个同样的过程。

然后今天又传来最新的消息,说美国国务院会限制中共官员的签证。我们先来谈这个《香港自治法》,请您先谈一谈这个《香港自治法》跟去年通过的这个《香港人权法案》,最大的不同是什么?您觉得它的力度怎么样?

唐靖远:这两个法案我觉得它最大的不同,是它适用的对象差别非常大。《香港人权民主法案》它可以说是一个处在宏观的角度上面来进行一个制裁,就是说要以美国国务院每年提供一个评估报告,是整体上的来评估香港的自治的状态,是不是还符合高度自治。如果说不符合这个状态,那么美国这边就有可能收回对香港的诸多优惠的条件,什么独立关税地位等等,所以这些条件收回来。

所以《香港人权法案》它最主要的着眼点是在这个宏观上面,对香港整体的自治状态的一个评估。当然这个法案它其实也有涉及到对个人的一个制裁,就是说对凡是侵犯了一些香港民主的基本人权,比如说游行、集会还有言论自由等等,这些它是比较局限在基本人权领域的这样一些官员,中港的官员,让他们可以实施这种经济上的制裁。最主要的就是两条,第一条可以冻结财产,还有就是可以限制他们的签证。

但是我们看到昨天通过的《香港自治法案》这个法案它最大的不同,它可以说是比较微观的。这个法案上来对象就是直接针对着,凡是有影响妨碍了执行《中英联合声明》,或者是影响破坏了香港《基本法》的实施的所有的外籍人士。

主持人:基本他影响香港自治的。

唐靖远:对,它是针对的对象是只要你是影响了香港自治的,影响了香港的《基本法》的实施,这个范围就非常广泛了,就不仅仅是局限在基本的人权领域了。所有的领域,政治、经济的、文化的各方面,你只要哪个方面说有侵犯了香港的这种高度自治的行为,那么你都是被制裁的对象。而且它这个制裁对象,最主要是针对个人以及实体。所以它就是比较可以说是这种微观程度上,是比较精准打击,可以这么说。

前一个《香港人权法案》最主要是有点像一个地毯式轰炸的话,如果我们打一个比方,那么这个可以说就是外科手术室的精准打击。

主持人:所以比如说像香港什么政务司司长,上到这种官员,下到比如说警察,在街头这样的暴力的,都会在其中吗?

唐靖远:对。而且它这个法案是要求要在,也是一样的,是由国务院在法案通过的90天之内,以及每年要定期提交一份报告,然后同时就要附上这个名单。那么哪些人是要实施制裁的名单,那么这个就是最大的不同。除此之外,它还有两方面的不同,一个就是刚才其实我们已经有提到,他制裁的对象的范围是不同。《香港人权法案》它的范围相对来说是比较狭窄的,就是局限在侵犯人权领域的这样一些官员。

那么这个《香港自治法案》它针对的对象是所有的外籍人士,它这个法案的原文是这么来定义的。也就是说还不仅仅说是针对着中共和香港的这些官员,哪怕你是西方人,只要你跟中共有合作的,影响了、破坏了香港的《基本法》的,破坏《中英联合声明》的人士,都在制裁的范围之内。这个范围就是非常的广了,要广得很多,那么就很多的人可能都会纳入到这个范围之内来。所以其实这个法案它可以起到一个作用,就是会警告任何跟中共在香港问题上面,去进行合作和勾结的这样的一些人士,西方人。

那么还有最后一个就是它制裁的措施,在《香港人权法案》制裁的措施其实它除了整体上面取消香港优惠的地位之外,它针对经济的制裁其实是比较有限。刚才我们说了,就是冻结财产和限制签证,但是这个《香港自治法案》除了冻结财产和限制签证以外,它还有针对实体,就是所有被制裁对象,如果说跟他有进行业务往来的这种金融机构。这些金融实体,像银行或者是其他的金融机构,只要是跟这个人有这种业务往来的,那么他都会被美国列入到制裁的对象里面去。

而这个制裁的手段就非常的多了,可以有一系列的这种金融制裁。比如说禁止美国向这些机构去提供贷款,禁止美国公民向这些机构去进行投资,当然也包括对这些机构的相关人员的签证,也可以实行限制。然后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就是大家也非常关心的,就是说可能这些金融机构会面临着被切断跟SWIFT系统,就是跟美元这个结算体系的连接,这个可以说是最严厉的一种制裁的方式,那么这个产生的后果就更加严重了。

因为现在任何一个金融实体,如果说他要是跟SWIF系统不能够联系的话,他基本上可以说是很难做生意的,至少在现在这个环境之下是这样。

主持人:对,我想起我看到有人说,汇丰银行或者中国银行都可能面临这样的问题。那汇丰银行我们知道它之前跟,就是因为美国制裁伊朗,然后汇丰跟伊朗,还不是华为,华为之前它又就因为跟伊朗有关连,结果被罚了一大笔款。所以即使它可能一开始不会牵扯到,把他踢出这个SWIFT系统的问题,它甚至也可能有这种大的罚款,就是每一次都会有面临这样的问题。

唐靖远:对,就是现在这种制裁的手段和方式,就是它的工具就非常的多,选择面非常多。

主持人:对,牵扯到金融制裁。所以那萧恩先生也请您谈谈,一个您怎么看美国昨天参议院刚通过的这样一个《香港自治法案》,它的力度和它的威慑力。另外一个就是说下一步,众议院通过和总统签字,您觉得这中间会有什么变数吗?

萧恩:我觉得这个法案的打击力度当然是比以前的这些法案要大很多,如果个人形容它,我觉得像是一个追责法案,而且是一网打尽式的追责法案。因为如果你细看这样一个法案的话,你看到它其实列举了过去的中共从97回归以后,一系列的破坏香港自治、民主的这样一系列的做法。包括当年23条等等,人大释法等等,都列在它的条文中,过去的相当于是罪证一样的陈述之中。那这种情况下,其实你过去二十多年所有曾经做过破坏香港民主、法治的这样一个行为的话,都有可能被惩罚。

所以这就看国务院的报告以后会怎么写,看国务院这个报告会追溯到哪些具体的,过去中曾经犯下的这种破坏香港自治的这样一个纪录。那如果写进去的话,我觉得甚至连董建华当初推23条,还有叶刘淑仪、梁振英等等,连过去的特首都跑不掉的。然后现在的比如说中共的在香港的高官夏宝龙等等,那肯定跑不掉的。因为像他们这些人的名单早就递到国务院里面去了。像夏宝龙他当年在浙江的时候,就是主导教堂的拆迁,十字架挪走啊等等。

他一个人在这方面在国际上就已经是恶名昭彰了,而且他还是610办公室的成员,也是背后做了很多迫害法轮功的事情。还有骆惠宁也是这样,骆惠宁当年也是宣传部长到处讲迫害法轮功的事情,就是鼓动迫害法轮功吧。所以这些人的这些罪行其实都已经被递到国务院里面,所以我觉得下面的核心其实是看国务院报告怎么写的问题。只要国务院把这些人的名单列进去以后,那么当然就是变成总统他必须惩罚。

因为这个条文中很特别的一点,就是他强调是总统必须制裁,而且是在报告提出以后的一年之内必须制裁。所以在总统方面他也好像没有选择,他必须制裁。而且对于金融机构的制裁他明确的规定,他列出了比如十项的制裁的方案,他说总统至少要采取其中的五项的制裁的措施。那就是说打击的力度一定要到位,相当于是这样一个意思。在这种情况下,所以我觉得对所有过去曾经支持过国安法的人,特别是比如在公开场合,或者是香港的媒体、北美的媒体上,大规模做广告支持国安法的。

你比如说像《星岛日报》的何柱国等等,这些人基本上跑不掉。所以因为这些都是很确确实实的证据,即使是香港有一些商人或者官员,觉得我是被中共胁迫而出来说话的,但是如果你有纪录,你就跑不掉的。

主持人:所以您的意思就是,我很快澄清一下,您的意思就是说他通过众议院和总统签字,成为法律是没什么问题的。只不过是在执行上,倒是要看国务院出的这个名单是吗?

萧恩:对,因为众议院基本上没问题,众议院的负责这个法案推出来的是佛罗里达的众议员Ted Yoho,他们的办公室也在努力推动这个事情。就看他们什么时候能把它摆到议程上,其实会很快,因为作为外交委员会亚太小组的负责人的话,他如果觉得这个事情是非常紧急的情况,他可以把这个议程往前提的。所以我觉得如果要加快推也是很可能。如果两院都通过的话,总统基本上在这么大的民意下没有理由不签。

主持人:另外一个,今天我们看到国务院又出台一个新的政策,对于中共的现任或者前任的官员,凡是也是一样,针对破坏香港自治的这些官员,可以限制签证。我不知道这个,一个是您觉得他为什么在今天推出?另外一个,很多人认为说限制签证这个力度其实并不是那么大,您怎么看国务院今天推出的这样一个制裁措施。

萧恩:因为我觉得比如说吊销签证、拒绝签证等等,这些是最快的一个制裁措施吧。因为你要冻结财产,你还牵扯到要调查他有多少财产等等,会花一点时间。那国务院现在马上做出这样一个声明,其实表明他们那边也是想要加快动作,因为很有可能中共在28号到30号人大会期间,就有可能通过这个草案。在这种情况下,国务院当然还想在最后的一点时间的空间里面,给中共更大的压力。就是希望他们能够在往后延,或者收回去,就是等于给中共最后一次警告那样子的。

所以我觉得力道轻并不要紧,只是告诉你我已经准备采取行动了,我甚至已经采取行动了,只不过这个剑在你头顶上,落下多深的问题,基本上要出手是必然的。

主持人:是。唐靖远先生我不知道您怎么看这个国务院限制签证这个,我也觉得不管他力道轻还是重,但是这是一个具体的马上就实施的一个东西,其他即使是法案也好,但是到执行还是有段时间,但这个东西是立刻就开始执行了。所以可以说是他一个,怎么说呢,已经迈出去了一步。

唐靖远:对,今天颁布的这个应该是行政令,它是以行政令的方式,它不是法案,那么这个是可以立即兑现实施的。所以我觉得美国通过这种方式,他首先释放一个信号就是我绝对跟你只是嘴上说说,而且我觉得他更重要的是,表现出美国的一种姿态,就是我们已经做好一切的准备就是跟你开战。我觉得他其实是已经有释放这个意味在里面了,就是因为这个毫无疑问,美国很显然是采取了一个分阶段性的,就是你走一步,我也就相应的走一步。

主持人:没错。

唐靖远:我师出有名,那么在此之前,这个确实看上去这个措施力度不是这么强,但是我觉得它就也相当于是正式比赛之前的一个热身赛吧。就热身,相当于这样一个味道,所以告诉你我已经做好准备了,我不会有任何的退让,你如果要来,那就放马过来,那我们就一步一步往下走,我们看谁最后。

主持人:对,一步一步就是说这个周末,6月28号到30号如果中共真的在人大通过了这样一个,批准了这样一个法案,那美国这边。

唐靖远:相应的就会。

主持人:相应的,甚至有人说《香港自治法案》有可能在6月底就成为法律。

唐靖远:的确是有可能,因为现在它其实只剩下两步,一个是众议院这边,因为众议院的版本它和参议院的版本是有一点点差异的。所以如果说众议院他们也通过了这个法案之后,双方还要简单的协商一下,把这个统一一下。统一之后然后再交给川普总统最后签字,那么就正式的生效了,它是这样一个过程。但是我觉得这个过程很有可能就像去年《香港人权民主法案》一样,会是非常快的过程。

你看去年的时候众议院就是直接放弃了修改,就是我们直接就同意你们参议院这个版本,马上通过,马上签字就可以成立了,就生效了。大概是这么一个过程。

主持人:那我们看到最新的消息,似乎是路透社的报导,说就在今天,说中共方面私下里警告美国说,如果越过红线,那么就会危及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它说这个红线是香港和台湾问题,您怎么看这个最新的这样一个中共方面的反应,这个跟《香港自治法案》有没有关系?

唐靖远:我觉得它是有关系的。因为现在我们不知道中共官方他自己所定义的这个红线,具体的内容所指的是什么,如果仅仅只是像现在蓬佩奥今天宣布的,我们限制你一下签证,可能这个我觉得还到不了它所说的红线这样一个程度。但是如果像《香港自治法案》这样的推出的话,那么中共会有一大批的官员,会面临着非常严厉的制裁,这种制裁的程度会远远超出他们的想像的。

像我们刚才说的,如果说真的是达到禁止他们使用美元系统的这种制裁的力度的话,那么中共高官所有的这些官员的财产,他连银行都存不了。他就只能把所有这些钱全部都要存到大陆的银行去才可以,凡是跟美元有业务往来的银行,他都无法去存钱,因为他只要跟这个银行产生资金往来的联系,那么这家银行都要跟着被制裁,它就达到这样一种程度,所以这个是一方面。

那么另一方面就是对台湾这个问题,那么很有可能我们看到现在就是中美双方在台湾,已经在开始一种事实上出现了一种军事上的对峙。

主持人:对。

唐靖远:那你的飞机也来,我的飞机也来,而且这个频率是越来越高,而且大家把那个擦边球,越来越靠近那个距离。所以你可以看出这样的一个趋势,所以我觉得中共它其实发出这样一个威胁,当然我觉得它背后有两个原因,一个当然是它本身没有什么其他太好的牌,所以唯独就是这个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它觉得这个是还可以使川普政府产生一点顾忌。因为这个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对川普的竞选肯定是有一个利好,是一个比较有利的因素,所以它觉得这个至少是川普多少要顾忌的。

那么另外一个因素可能是它自己已经感觉到,因为现在已经半年过去了,这个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在第一年执行的情况,其实是非常的不乐观的。他们现在距离,就是按照这个规定,其实是每一个季度都要检查的。其实他们现在落后很多,所以很有可能中共它觉得自己反正今年可能都完成不了这个协议,完成不了协议就要受制裁,就要受惩罚,因为这个是有执行机制的。

所以不如索性就把这个理由,把这个责任就推到美国的头上,这不是我执行,而是你看你们做出了过分的举动,踩到我的红线,所以我就没法再跟你继续执行下去了,我觉得这两种因素可能都存在。

主持人:那萧恩先生您怎么看中共这个红线?所谓红线的说法,以及他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来作为一个反制的牌。

萧恩:我觉得中共已经意识到自己基本上是在一个绝境的角落吧,所以它不得不好像对外要强硬一点,所谓画出一个红线。那其实他已经意识到它处在非常非常深的危险之中,而且对美国来说,其实《香港自治法案》等于是给了美国一个追责的工具。因为大家知道今年疫情爆发以来,其实美国政界各方面,两党都希望能够对中共追责,但是面临了一个巨大的难度,就是所谓的主权豁免法。

所以不管是参众两院的听证会,或者是其他的场合的话,中共所用的理由就是我是主权国家,我的共产党是执政党,用这个理由推诿。其实造成了国会里面也变成有一些争论。因为等于说没办法追责,但是在香港这个问题上可以追责,就变成是说有这样一个工具,所以其实美国人所已的怨气可能都会集中在香港问题上给它爆发出来。用这样一个工具彻底的去惩治中共,所以对香港这样一个金融中心来说,用这样非常有力的经济制裁的手段,这个其实是非常致命的。

而且对金融机构制裁很快也可能会延伸到对整个港币系统的脱钩的问题,甚至跟人民币脱钩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这对香港整个金融中心打击是非常大的,所以一定会导致中共在香港的权贵阶层,就是很多中国的大家族都在香港有自己的白手套公司等等,对吧,很多一带一路的资金也是经过香港转出去的,一定会威胁到大的中共高层家族资金的运作,所以一定会反过来施加给习近平巨大的压力,这很可能就会造成中共内部的崩溃,中共其实是知道自己没有什么退路,所以它才说我要画个红线,我觉得是这样一种状态吧。

主持人:是,而且它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作为威胁的话,其实我觉得可能起到相当负面的效果,因为之前纳瓦罗已经说了贸易协议基本上等于是over了,但是美国方面还是说,川普总统也出来澄清说那还是可以是完整的在保留着的。但如果这个……

萧恩:因为他们判断错了嘛。对于纳瓦罗来说,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态是说其实对于贸易协议这样一种手段,美国人的心态是觉得这件事情已经over了,不需要以后再跟你谈任何贸易协议了,所以说贸易协议已经over了。但是,当然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已经签了,仍然可以去遵守,但是即使现在你违背贸易协议,美国人已经不在乎了,已经决定制裁你了。

主持人:对,其实说到美国的应对,我想很快请二位再解读一下,因为其实这些具体的制裁,我个人认为它只是开始具体的行动,只是迈出了前一步,或者前一、两步,但是美国近期这些行政高官的表态其实说明了整体战略的方向。特别是周三的时候,白宫的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发表了一个很重磅的演讲,说过去美国对中共的误判是90年来,说从30年代开始是最大的外交误判,而且他在他的讲话中还提到说习近平是斯大林的继承者,这我是第一次听到有美国高官这么说。唐靖远先生,先请您解读一下奥布莱恩这个讲话,您觉得他释放出什么样的信息?您觉得有哪些要关注的地方?

唐靖远:奥布莱恩这个讲话我是这么来看它的,我觉得它其实可以说是一份非正式的宣战书。因为我们都知道,如果说是两国正式要宣战,这个权限是在总统,但是由奥布莱恩来说,所以川普总统现在并没有直接表态,但是奥布莱恩这个讲话,我觉得它的分量是非常重的,就这个意思。虽然他的身份不是总统,但是这个讲话本身的分量是非常的重。

主持人:他的身份是白宫安全顾问,其实也是不低了。

唐靖远:所以我们为什么说它是一个非正式的宣战书呢?就是它体现出来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就是美国现在对中共的这种反击已经是开始从由点到线,到现在已经是成面这么一个趋势。由点,最开始是可以说从贸易战开始,局限在这么一个点上,再往后我们看到逐渐发展成为像技术战、外交战,是吧,还有就是媒体战,双方驱逐对方的记者等等,到现在可以说是全面开战、全面反击,他其实是释放这么一个信号在里面。

第二个,我觉得值得重视的,它在里面从头到尾花了相当的篇幅来检讨美国过去数十年,尤其是跟中共建交的40年以来所犯下的错误,如何忽视中共的危害人权,如何忽视中共对美国的意识形态的渗透,忽视了中共的野心等等,就是检讨了很多。他最后不是得出了一个结论,可以说美国自1930年代以来最大的外交政策失败。就是说一个高层官员对着你最主要的对手,他站出来承认犯了很严重的错误,你觉得背后意味的是什么?

主持人:我觉得是一种痛心疾首的认识,好像是觉醒的一种。

唐靖远:对。这个其实说明它反映出来美国整体现在是有一种比较痛痛彻的觉醒,换句话说,他们有了真切的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浓厚的一种危机感。过去这些现象美国难道不知道吗?就是比如说中共盗窃知识产权、侵犯人权等等,他们早就知道,只不过过去美国政府一直都觉得那跟我没有太大关系,或者说它对我影响不大。它即使盗窃一些知识产权没有动到我的根本,过去都误判在这样一个层面,但是现在我觉得他们真的整体上有一个非常浓重的危机感,觉得中共已经足以严重威胁到美国整个国家的安全。

主持人:我插一句,我觉得它是过去没有认识到中共的本质,但是现在认识到了。我记得他这讲话中似乎有说我们过去一直没有从意识形态上去看它,现在我们才知道了,喔,原来它真的就是共产党,它不是我们以为的是在往别的方向发展的一个政权。

唐靖远:是这样的,其实这一点就是刚才提到,他不是提到说斯大林这个问题?说习近平其实就是现代的斯大林。他这话其实反映出了两层涵义,第一,就是你提到这个意识形态的问题,美国已经彻底的清醒过来,中共跟现在美国这种对立是意识形态层面上一个根本的对立,是无法调和的矛盾,这是第一层。第二层呢,他其实已经明确得释放出来这个信息,美国现在就是在把中共看成当初的苏联,换句话说,它已经是一个敌人,而且是美国的头号敌人。

这是由国家安全顾问可以说是级别比较高的一个官员头一次明确的这样讲出来,我觉得这还是第一次。第三个,我觉得比较重磅的信号,他里面提到了中国和中共,是吧?他把中国和中共分得非常清楚,我觉得他说的很重要的一句话,他说我们其实非常期望和中国持续的发展一种良好的关系,但是我们绝不接受现在北京政府附加的任何条件。

这个话我们把它翻译成大白话来讲,就是相当于说明我不会再承认中共你是合法的政府,我们希望和一个合法的中国政府去建立发展一个全新的、良好的关系。所以这个信息就是非常重要,我觉得他释放出来我们就是要灭掉中共,可以这么说,他释放了一个要灭掉中共政权这样的信息,我不承认你了,我要把你一脚踢开。

主持人:其实那句话看了也给我有这种感觉,就是它就差说我不承认你是一个合法的政权。

唐靖远:对,如果说在这个基础之上再往前走一步就可以断交了。

主持人:是。萧恩先生您怎么看?一个就是他在演讲中还提到了说我们下面要开始对中共全面的对抗或者说反击,另外,他也提到这个讲话只是系列讲话的一个开始,他说接下来包括蓬佩奥、FBI局长、司法部长巴尔都会发表一系列对于中共的讲话,而且我们看到FBI的局长已经发表这种讲话了。他已经在同一天提到,他说现在FBI每10个小时都要开启一个新的和中共相关的案件,所以您怎么看这些高官这样一个连续重磅的表态?

萧恩:我觉得整体上就表明美国的行政当局其实已经有了一个非常明确的作战方案,到底怎么把中共灭掉?它已经有很清晰的安排。所以它的几个高官从Obrien开始,然后彭斯,然后蓬佩奥,然后Christopher Wray, FBI的局长也都会出来讲。他们会从不同的方面来中共对整个美国的侵蚀,对美国利益的伤害,从美国国家安全的角度应该怎么样来惩治中共。

所以其实整个action plan(行动计划)已经有了,当然还包括军方的,过去一段时间里面川普总统也经常去大卫营开会,军方方面也是有一些相应的安排。美国现在的做法如果从战役的角度来说其实很有意思,就好像说它方方面面的部署、兵力的调动都一直在进行。只不过到现在逐渐地布局已经形成,整个惩戒的措施他们已经看到可以达到一个充分的效果了,那么现在手段就逐渐地出来,打击一波又一波,就是它其实已经计划好了,真的开始打击的时候……

主持人:可以说它是有备而来,是吗?

萧恩:它是有备而来的,就像美国军队打仗的话,它调动几万人到中东去,它不是一挥而就的,对吧?在总统宣布要打仗之前,几个月以前,其实国防部就已经在调动资源、调动人力、调动军备,已经在做这个事情了。所以美国行政当局其实早就有一个Action Plan,现在只不过说基本上告诉你有这样一个决心要采取行动了,所以一步一步的就推出来。那当然最后也可能是一个High Light,川普总统也许在某次集会或者白宫专门出来讲话,那会不会到一个断交的阶段?我不知道。但终结上来说基本上我觉得基本上手段会越来越强硬,而且对整个中共意识形态上认识这么清晰的话,这个是非常罕见的一个阶段。

而且奥布莱恩把习近平比喻成斯大林的继承者,这一点其实对于很多美国人也都会比较surprise,因为很明显的好像习近平手上好像并没有像斯大林那样沾了很多鲜血,对吧。斯大林自己一个人就是屠杀了几千万人,这情况下美国过去几十年里面一提到斯大林,谁都会觉得这是一个杀人的恶魔、这是一个暴君。你提到毛泽东也会有不少人会认可,毛泽东也杀了不少华人,几千万的中国人,很多人会这样认识。但是,习近平一下子把他跟斯大林连系起来,很多人有一个接受的过程,但这样说等于是把过去几十年里面美国反对共产主义思想、在冷战中起积极作用,或者有清晰认识的所有的美国人等于把他招集起来了。

所以这是唤醒了相当一大片的美国人,而且最近几天我就注意到有好多美国保守的电台,包括一些基督教牧师的电台,在全美的几百个电台播出这样的电台节目。他们都在谈这个事情,而且在谈中共活摘器官、谈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事情,所以这说明其实人们已经意识到中共的邪恶已经到这种程度了,所以他们都在觉醒,宗教界也在觉醒,而这种保守力量的觉醒是好像表面上看不到,但是却非常、非常厉害。而且这些牧师的祷告,我听到都很震惊,他们对中共恶魔的本质的认识是这么深刻,所以我觉得这个力道会非常强,而且看不见的地方我觉得这个威力更大。

主持人:是,其实说习近平跟斯大林这个继承者,我想一个主要可能是指意识形态的继承者,但另外一个因为这个大瘟疫的缘故,他造成的这个死亡人数可是不低于……。

唐靖远:威胁,对,从某种程度上,他是反映出来美国意识到中共现在对美国这种威胁,就像当年斯大林那样甚至超过。

主持人:是,其实谈到这个瘟疫,我们还有一点时间还是正好来谈一谈,现在还是在这个比较严重的时期的这样一个北京的疫情。我不知道唐靖远先生您怎么看,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些不统一的数据,比如官方说现在2百多个确诊,然而我们看到在不同的渠道的一些视频也好、一些数据也好,比说他把一些小区门封死,把一些关闭只许进不许出。还有一些人在网上的一些信息流传出来,不知道真假,但是有人说其实感染人数超过2万,说死亡人数超过2千,甚至有人说301医院有80多个确诊案例。这些数字我们看到是在网上传的,没有办法证实,但是中间的矛盾反映出来一种情况,就是北京的疫情真实情况到底有多严重?

唐靖远:我是这么来看,我们都知道中共他的官方数字其实肯定是不可信的,为什么?很简单,因为在武汉这样一个城市,当初他们都极尽几乎所有的手段来进行隐瞒,那么更何况现在发生在北京,他的心脏部位。他肯定不会跟你如实的去公布他的这样的数字,至于它的真实的数据究竟是一个怎么回事?我们现在确实无法去进行进一步的核实。但是我觉得可以有一些比较间接的一些的迹象,我们可以看出来现在北京的疫情其实是不乐观的。

首先第一个就是我们可以基本确定现在北京的疫情已经进入到了社区传播这样一个阶段,社区传播可能大家都不陌生,因为我们都知道从流行病学上讲社区传播,我们判定它是否是社区传播至少要满足四个条件。第一个是出现不明发源,就是不明来源的病例,第二个是出现了聚集性的病例,第三个本地发生的病例已经超过大于外来输入的病例,因为北京现在不是官方的说法认为这是外来输入。第四个条件就是出现了持续传播的传播链。

那么我们其实从刚才就是您提到的一些迹象,我们其实都已经可以发现这四个条件北京基本上都满足。所以我们其实可以做出这样一个就是北京的疫情已经进入到了社区传播的阶段,那么进入社区传播的阶段,它就意味者它的防控难度明显要加大很多了。这个疫情的复杂程度就是增加了很多。因为我们看到现在按照官方的通报,现在已经是出现了重症病例,出现官方自己通报了出现叫做了假阴性的。

主持人:假阴性。测了四次。

唐靖远:对,四次检测都是阴性、呈阴性,这种就是明显出现了一个病毒开始复杂化,趋向于复杂化。这样的才只一例吗?可能还有很多还没测出来而已,还有一个出现了叫做第三手感染的,就是也是查不到来源的是一对夫妻,他们两个人都同时确诊,他们是在美食城开了一个摊位,是做食品的。他们被确诊之后,找不到来源,因为他们没有去过新发地市场,也没有任何现在可以查的到的接触确诊感染者或是接触了疑似感染者的,这些都没有。

他们没有明显的接触史,但是两个人都被感染了,所以唯一现在官方认定他们可能上公共厕所,因为公共厕在一个高风险的地区,就是在永定路那一带。那么认为可能是去上厕所,无意中触摸了什么地方引发了这个第三手的,他其实说明了什么问题?如果说官方这个结论是对的,就说明病毒在这个地区它其实已经广泛存在了,它不光是人携带的,连很多的设施、很多的这个物品表面,它都是有病毒的。

你要防控它,你的难度一定是非常大的,还有一个最关键的一点,我觉得就是我们看到在北京疫情这次之前在东北好几个地方,像哈尔滨、什么舒兰等等这些地方也都有爆发过、小爆发小的局部的这种爆发。但是这些地区都是有非常明确的是外来输入性的,都是从俄罗斯这样回国人员,就是他有非常明确的一个输入的来源。但是大家注意到没有?这一次北京疫情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找到来源,虽然官方找了一个借口说这个三文鱼的案板什么是发现是有这个病毒,其实上次我们也讨论过这个问题。

它这个环境的采样是有40个样本,40个样本都是阳性的,这个三文鱼的案板只是其中的一个,所以这个明显是官方故意拿着这么一个来转移视线。让大家把这个舆论的焦点都转向是外来输入,其实它是并没有查明病毒的来源问题,所以所有这些信息我们可以把它综合起来,都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说现在北京的防治难度是明显加大了。它在社区传播还有很多的人出现了无症状的,或者说是有一些隐形感染的,那么他们现在根本没法控制这个人群。

主持人:恩,萧恩先生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北京疫情这个情况?因为刚才我觉得唐靖远先生分析的有理有据,但是我们确实看到中共官方有专家出来说七月就可以清零了,那这两个是非常矛盾的,我不知道根据您的专业的观察,您怎么看他这个疫情的情况?另外我还想问您一下,有关北京这个病毒的变异情况。因为现在官媒也在报导说北京这一次的这个查出来的这个病毒它是变异的,而这个病毒变异很可能让他的毒性或者感染力增加9到10倍,所以这方面也请您谈谈您的看法。

萧恩:好的,我觉得北京的情况肯定是相当不乐观的。如果这个疫情没有到一定规模的话,北京不会升级到2级反应,或者是进入暂时状态,北京不会有那么多区域被定为高危险区域等等。甚至大家可以看到即使是像过节的这种地方很多的车站、人流都是非常少的,这种情况说明官方已经采取了相当严厉的一些控制的措施。

如果这个规模只是现在官方报导的2、3百例的话,那就是一个笑话。我觉得如果只是这么少量的话,即使加上紧密接触者的话,官方很容易调动一些大规模的体育场或者是大型的旅馆等等,作为临时的方仓医院把一些人监控起来,这完全做得到的。但是现在他们没有这样做的话,说明实际上已经远远超出对外公布的数据,至于说高出多少倍?很难说,刚才您提到的数据可能有几万例,所以我觉得这个其实也可能会更接近于实际情况。

另外我觉得官方其实还在撒谎,包括今天比如说中国的这个疾病控制中心说,出了一个声明,居然说:与新发地无关的人群的感染率极低,这不是一个笑话吗?这句话等于是废话,因为北京这么大的地方,有多少地方与新发地没有关系的?你说那么多人在那么大的人群中它感染率很低,这不是废话吗?所以说实际上官方还在用这些所谓的科学的陈述来迷惑老百姓。所以他会说这个新发地相关的疫情得到基本控制,有望七月份得到控制,所以这些都是骗老百姓的话。

所以我觉得这根本就无法相信现在中共疾病控制中心或者卫健委发出来的相关报告,也有一些科学家其实也在帮着中国政府在散播有利于政府的一些言论,所以你提到的这个什么三文鱼等等,这些也是这些所谓的中共这些疫情专家替政府甩锅,那是一个很荒唐的事情。然后你提到变异的问题,其实他也是在利用现在科学研究的结果,因为现在最关注的当然是第一61试剂就是从天龙胺酸变成谷胺酸的刺突蛋白614号这个位置上的这样一个突变。这个突变确实使病毒的感染率加强了,他使得整个刺突蛋白三具的构项更加稳定,而且更有弹性,所以使得这个刺突蛋白更容易跟受体结合以后造成构项的变化,引起细胞膜和病毒膜的融合,就是使得病毒的感染性更强。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这个病毒株就变得更加适应人体的感染,所以在这个病毒在2月份的时候就有,其实1、2月份就已经发现,而且在欧洲到五月份就成为一个主要的流行的一个类型吧。那么其实美国也有发现,东西两岸其实具体一份报告我看到,其实东岸也是以谷氨酸这个突变型为主。那中国方面其实也发现过,但是就是因为中国方面其实从1、2月份以后,官方就不允许很多机构对于这个病毒序列进行测序,所以到3月份之后你基本上很少看到中国官方的基因测序的数据提供到Gene Set或者是GenBank,这样一个数据库里边。所以人们并不真的了解整个病毒在中国流行的具体变化的情况。

包括东北爆发的情况或者内蒙古爆发的情况都没有序列出来。所以现在官方突然出来好像很相信科学,提到这个病毒株是欧洲来的,其实也是配合这个官方要甩锅给欧洲,我觉得是这样一个目的而已。但实际情况,这个病毒株是不是带来新的血清型,是不是造成对疫苗的设计的开发带来更大的困难,这个其实是需要更多的证据、更多的研究,我觉得现在只是官方迫不及待需要找到一个理由说:并不是我们比如说防疫方面的责任问题,只是这个病毒突变的太强了,我们现在也没办法控制,它其实是想找这么一个托儿。

主持人:是,但是这病毒的变异确实让人担心这个感染力或者致死率会不会提升?

唐靖远:我是这样看的,他其实致死率和感染率是两回事,他甚至是呈负相关的从某种程度来讲。就说感染率越高,有可能他的致死率相对的时候会比较低。

主持人:好的,那就说我们还是有待观察这个病毒变异的效果。

唐靖远:对。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我们只能先谈到这里,好,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