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港人纪念反送中 谭德塞被问呆?

反送中周年港人抗争升级 中共变调 任正非说实话了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10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6月9日星期二。

昨天(8日)美国海军向太平洋再部署两个航母战斗群,这是中共病毒疫情以来的首次部署。加上之前已经部署的罗斯福号,目前在太平洋海域,美军拥有三个航母战斗群。

昨天明州法官宣布,允许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案的主嫌、前警员德里克·肖文(Derek Chauvin)以125万美元获得保释,若满足某些条件,保释金可降为100万美元。肖文下一次出庭时间是6月29日下午一点半。

恒丰银行原董事长蔡国华今天在山东东营中级法院受审,他被指控滥用职权、贪污、挪用公款、受贿和违法发放贷款五项罪名,涉案金额约103亿人民币。

昨天,大陆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简称乘联会)表示,今年前5个月,乘用车销售同比下降了26%。乘联会估计,今年大陆汽车市场全年应该还会下滑。

广西连日暴雨袭击,当地最大的青狮潭水库6月5日泄洪,导致下游的阳朔县被淹,城市主干道的甲秀桥也成为孤岛。但官方对水库泄洪只字不提,当地民众揭露,很多水灾是由这类水库所致。

反送中周年 中共“变调”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去年的今天,103万香港人冒着高温走上街头,举行了震惊中外的百万大游行。在反送中纪念日到来之际,中共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昨天出面放话,称香港问题不是经济问题,而是高度政治化,是要颠覆中共统治。

时隔整整一年,中共对香港人抗争的定调已经改变,升级为“颠覆”。不过面对中共一连串的阴谋,香港人争取民主的决心有增无减,要求民主的呼声比过去更加强烈了。

张晓明:香港问题是颠覆中共领导

在昨天(8日)香港基本法颁布30周年研讨会上,张晓明表示香港的主要问题不是经济问题,也不是民生问题和社会问题,而是政治问题。

今年2月被从中共港澳办主任贬为副主任的张晓明称,中共制定香港版国安法,“是被反对派逼出来的”。他声称香港长时间乱局,危害国家安全。

他还指责媒体的报导都是负面的,“究其本质,是香港内外反华反共势力,蓄意制造的政治对立”。这些传媒目标“不只是搞乱香港,而且是要推翻国家政权及颠覆中共领导”。

他还安抚香港人不要对中共司法怀有恐惧心态,宣称中共法治已获“举世公认”的进步,与香港刑事司法制度差不多,不可能“罗织罪名或任意入罪”。

张晓明说的是什么,相信大家都有自己的判断。现在大陆有很多色情场所,过去就叫做妓院,但是现在都起了一个很时尚名字,什么“洗头房”、“洗浴中心”等等。

从张晓明的口气来看,中共明显改变了对香港人维护自己权益的定调,已经从最初定调是经济问题,升级为政治问题、颠覆中共统治的问题。这种变调,可能是中共借着张晓明的口在释放杀机,要加大对香港人的镇压力度。

公民党党魁、民主派议员杨岳桥表示,张晓明的解释“杀气腾腾”。将过去几年香港民众的民主抗争定性为分裂国家、有境外势力介入的动乱,但没有反思港府的管制失败和施政错误,不能令国际社会信服。他认为,张晓明的言论“应该是为今后进行大规模镇压做铺垫”。

张晓明被连番降级 中共弃如敝履?

对张晓明,长期关注新闻看点的朋友可能有些了解。自从去年反送中以来,我们在节目中时常会提到这个人。

早前他在香港任中联办主任,对港府指手划脚,按照江派大佬曾庆红的指令给习近平捣乱。后来被调任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名义上是升迁,但实际是明升暗降,没有了实权。在这个职位上,张晓明仍然是执行曾庆红的指令,上窜下跳,继续给北京找麻烦。今年2月,早就看他不顺眼的北京当局给他的主任头衔加了一个“副”字。

图为中共国务院港澳办公室副主任张晓明。(潘在殊/大纪元)

就是说,北京当局非常不喜欢张晓明,否则不会对他连串降级安排,估计张晓明最后结局不会太好。

前不久中共人大通过了港版国安法,随后几天没有什么明显进展,只是在香港派人跟踪一些主要的抗争人士。

南区区议员袁嘉蔚昨天(8日)告诉自由亚洲,前几天就发现,不同的场合有人对她拍摄录影。6日晚上,她和黄之锋等人开会的时候,一直有人在附近监视,长达3个小时。公民党立法会议员谭文豪也发现,一名操大陆口音的人士在立法会附近对他进行偷拍。

中共这些小动作,很可能是观察香港人的反应,以便为进一步推动国安法,先制造舆论。

而张晓明就成了中共制造舆论、透露杀机的最佳人选。这不是张晓明受到了北京的待见,恰恰相反,这是北京的一石二鸟之计。

北京非常清楚,谁出面做这个事,都要面临千夫所指。而张晓明就像一个得了绝症要死的人,对他来说,再多得一种绝症,唯一的区别就是让他死得快一些。

快慢的区别就在于香港人的反应。如果反应不强烈,就让张晓明顶着骂名混吃等死。如果反应强烈,就让他提前下课,或者弄个罪名,让他到秦城养老。

北京这么做,是因为他们很清楚:骨子里充满了威武不屈的香港人一定会有抗争。

威武不屈的香港人 胜负至今未决

从去年反送中到现在,香港已经有超过1500万人次参加抗议示威。香港作家江松涧(Kong Tsung-gan)在博客中表示,今年5月24日以来,即使示威被禁止,仍然有大约50万人参加了示威活动。

今年的6月4日是天安门大屠杀31周年纪念日,香港警方早早就拒绝了支联会的集会申请。这是30年来的第一次。但是成千上万的香港人不顾警方的禁令,仍然在这一天自发走进维园。

2020年6月4日,维园烛光悼念“六四”,成千上万的香港市民无惧警方的禁令,前来参加纪念活动。(宋碧龙/大纪元)

香港本土派哲学组织“好青年荼毒室”论坛发言表示,今年的维园烛光集会是一个“无大台”六四集会。发挥了反送中运动“不用等大台”的抗争模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价值观。

评论卢斯达表示,今年的六四维园集会是历史性的一刻。港版国安法都无法阻止香港人的行动,甚至在全港各区遍地开花悼念六四,“证明了民心的变化,时代的变迁”。

人与人之间保持着社交距离,手里捧著蜡烛,唱着歌参加纪念。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梁洁仪(Jessy Leung)和两个同伴开始很害怕警察,但是看到人群在唱歌,也跟着大家一起唱《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香港梁律师(Y. Leung)表示,尽管受到中共压力,但我们还会上街表达反对国家安全法的意愿。他在参加了六四纪念活动后表示,当人们冲破禁令举行和平守夜活动时,“这等于又完成了一项抵抗北京压迫的重大政治行动”。

他表示,香港警方的暴力导致几千人被捕,但香港几乎每天都有反抗行动,定期有100万人到200万人参加,“我们的抵抗精神永远不会枯竭”。

在香港生活多年的大学研究员、政治专栏作家苏鼎德(Éric Sautingé)指出,“在香港人的眼中,这场战斗的胜负至今未决”。他认为这种心态非同寻常,已经“远远超出了传统的政治斗争”,因为对香港人民来说是“生死攸关”的问题。“他们会一路走到底,也许能活下来。”

从政治冷感到勇武抗争

一位旅游业者化名阿强,向BBC讲述了自己的转变经历。以前他是一个只顾赚钱、不问政治的人,单身的优越生活,让他觉得政治是官员和有学识的人的事,普通人只需要遵守。

这种心态,使他对100万、200万大游行都视而不见。无论港警如何殴打虐杀香港年轻人,他都不闻不问,他甚至都不知道五大诉求具体内容是什么。

但是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会长方仲贤因为购买镭射笔被抓,让他意识到警方权力太大了。他也留意到网上众多片段显示警方暴虐无度,7·21元朗暴徒袭击途人,而警方与黑社会拍肩膀,让他感到了愤怒。

大概从8月开始,他参与了和平游行。在一次现场,他目睹了警方不单纯针对勇武派施暴,自己和周围的人也同样遭到了武力对待,亲身经历了催泪弹的可怕。

于是阿强开始添置头盔、眼罩、口罩等装备,慢慢变成了“前线手足”。他经常请病假或年假参与示威,并时常留守到深夜。阿强表示不怕失去工作,“在香港只要肯做就不会饿死”。

已经步入不惑之年的阿强表示,与中共暴力机器相比,香港抗争者是显得力量单薄,“但不代表我们没有作为,我们身处大时代,就预示了将来的路不好走”。他认为美国对中港实施制裁,这是香港示威者“揽炒成功”了。

6月9日上千港人从皇后大道开始游行,纪念反送中周年。(宋碧龙/大纪元)

香港人前赴后继的抗争

民意研究所发布了一项最新调查,67%的香港人对争取民主的决心“有增无减”,或“起码决心不变”,要求香港民主自由的呼声“比过去更加强烈”。

反送中期间自发建立的民间组织“二百万三罢联合阵线”6日宣布,将在本月14日发起全港首次罢工公投,反对港版国安法。

与此同时,香港中学生行动筹备平台也将在同一天举行罢课投票。如果超过6成投票者支持罢工罢课,将分两个阶段实施罢工。目前参与投票的工会有23个。

另外,香港离岛区以外17区区议会的超过300名民主派区议员举行会议,通过要求撤回港版国安法的议案,批评这项法案摧毁一国两制。

同时,全港18个区的11个区议会也通过临时动议,同意推动“公民议政平台”。

原计划在6月7日举行游行的“学生动源”呼吁,计划在200万大游行的纪念日当天,发起主题为“重申五大诉求、勿忘义士遗志”的大游行。发言人何诺恒表示,香港人应该重新走上街头表达诉求,他强调“不会害怕打压”。

一直强调自己是“和理非”的阿健,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随逃避中共的父母从广州来到香港。他说,“当年我家来香港就是为了逃离中国(中共),回归当下仍然觉得香港(与大陆)有分别,但现在没有了。”他感慨地表示,极权的中共如何对待自由社会,示威者可以做的事情已经不多,“只有持续发声,才会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泛民派元老对《南华早报》表示,“为了自己和下一代,我们(香港人)不应长时间将头埋在沙堆里。”

被问中共抗疫白皮书,谭德塞沉默了

我们之前就说过,体会过自由滋味的香港人,不可能被中共轻易打压下去。对自由的认知,对人权的理解,使他们不会向中共低头。几年来的抗争,香港人已经让北京的头大了几圈,成了烧心的一大因素。

而今天,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也开始让北京烧心了。

有记者向他发问,如何看待中共前天(7日)发布的抗疫白皮书。一向为中共站台的“谭书记”听完问题后,一下沉默了,长达10秒之久,然后用眼神示意下属代答。

随后世卫公共卫生紧急计划执行主任莱恩(Michael Ryan)表示,任何一国发表应对评估当然可以提供一些好的经验。但是WHO重点放在未来工作,致力于避免第二波疫情,以及如何做好准备等等。

谭德塞这个沉默相当有意思,显然是他没有料到记者会提出这个问题。不知道他是不是用沉默来表达不赞同中共白皮书的意思,还是说有口难言。反正这个沉默,应该是含有不满但又说不出口的意味。

网友对谭德塞德表现感到好笑,纷纷嘲讽“谭总机上线”,有的说“这次的钱还没入账?”

图为2020年1月28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握手。 (Naohiko Hatta – Pool/Getty Images)

世卫爆猛料:中共“重大拖延”

其实谭德塞对中共方面的问题表示沉默,之前已经有了一些蛛丝马迹。比如在川普宣布中止与世卫组织的关系后,谭德塞在6月1日突然大赞美国。

而且世卫还爆出猛料,央视在开播前15分钟,世卫官员才能拿到相关的资讯。甚至表示,之所以言不由衷地赞美中共,是因为想“哄骗(Coax)出更多的真实信息”。

在6月2日的报导中,美联社引用世卫官员的说法,他们对中共赞美的背后,有着“黑暗故事”。由于中共“重大拖延”,使他们无法获得足够对抗病毒传播的信息。

报导表示,在1月6日那一周的会议上,世卫官员抱怨,中共没有共享足够的数据,导致他们无法评估这种病毒人传人的速度,以及对全世界其它地方的风险,从而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世卫组织中共病毒技术负责人、美国流行病学家玛丽亚·范·科霍夫(Maria Van Kerkhove)在内部会议上说,“我们所获得信息极少”,“(少到)无法做出合适的应对计划”。

世卫驻中国最高官员高登·加利亚(Gauden Galea)也说,中共把信息控制得极严。他在另场会议上谈到中共央视时说,“在央视开播相关新闻15分钟之前,我们(世卫)才能得到相关信息”。

中共病毒在去年8月已经传播?

世卫组织的相关说法我们无法证实,但的确中共对疫情真相的隐瞒相当严重。以至于在病毒笼罩了整个武汉、开始向全世界蔓延的时候,除了中共极少数官员知情外,绝大多数人都是毫无察觉。

而路透社今天报导,哈佛医学院根据到医院就诊的卫星图像和搜索引擎数据研究发现,中共病毒疫情可能最早在去年8月已经在中国传播了。这个时间点,比目前人们所知道的时间至少早了100多天。

哈佛大学医学教授约翰·布朗斯坦(John Brownstein)主导了这项研究,他的团队与来自波士顿大学和波士顿儿童医院的研究人员一起,通过研究卫星地图,花费了一个多月时间来寻找武汉疫情爆发的线索。

研究称,在去年12月正式有疫情记录之前,武汉五家主要医院外的停车数量和交通量急剧增加,同时大陆网站上对“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的搜索明显增加。

“如果医院业务繁忙,停车场也会很忙。因此如果医院外的汽车越来越多,说明医院的工作更忙,好像社区正在发生了这种事情:即感染正在增加,人们不得不去看病。”

在医院流量激增的同时,武汉地区的网民在百度搜索引擎提供有关“咳嗽”和“腹泻”的流量激增,而“咳嗽”和“腹泻”正是中共病毒的重要官方症状。研究发现:虽然“咳嗽”可能与当年的流感季节相吻合,但“腹泻”是一种更普遍的中共病毒症状。

布朗斯坦表示,这些证据“虽然不能证实与中共病毒直接有关,但支持了最近的其它研究。这些研究表明在确定华南海鲜市场之前,病毒就已经出现了。”

哈佛研究团队的研究,是根据环绕全球的私人卫星拍摄的图像。从去年秋季开始,每周或者每隔一周都会从太空进行拍摄,然后他们从中挑选了108张可用的图像。

尽管中共否认哈佛的研究,认为仅从车流量等表象得出结论是“出奇的荒谬”,但是中共是个奇怪的东西,它同时又承认美国人的科技。

任正非:美中科技差距很大

华为的“心声社区”近日刊登了经济学家向松祚的一篇文章,其中引述了任正非在5月21日的访谈内容。

图右为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摄于2019年6月17日。(HECTOR RETAMAL / Getty Images)

任正非表示,华为虽然已经做到了行业领先地位,与个别企业相比已经没什么差距了,但就中国整体和美国比,差距还很大。“美国在科技上的深度和广度都是值得我们(中国)学习的,我们(中国)还有很多欠缺的地方”。

在访谈中,任正非表示,中共过去发展工业的方针就是“砸钱”,“修桥、修路、修房子⋯⋯已经习惯了只要砸钱就行。但是芯片砸钱不行,得砸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

任正非还表示,“开庆功会、发奖章都没有问题,茶余饭后说两句过头话没问题。但是千万不能煽起民粹主义的风。”

任正非是华为的创始人,华为是中共的科技龙头老大。而在美国封杀华为之后,华为已经到了濒死边缘。中国有句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任正非此时说的这些话,是不是吐露了实情呢?

网友发来洪涝灾害视频

我们昨天报导了中国南方豪雨成灾的消息后,有几位网友先后又发来了一些洪涝灾害的视频。

有一则视频显示,雨水已经进到屋里,淹到人的大腿深。视频中显示,一对夫妻站在水中,正在厨房做饭。网友在文字中调侃:“这两口子一定发过誓,这辈子一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网友没有介绍这是在哪个省区拍的视频,而另一位网友在发来视频的同时,文字中明确介绍,视频拍摄地点是广西。从这则视频看上去,街道上的洪水水流非常凶猛,汽车被冲走的都很快。

还有一则视频,也是来自广西。

【原声视频】上半年的疫情,下半年的水哦,你看一下子。了不得,了不得,了不得!

大纪元记者采访得知,广西桂林阳朔现大面积停电、停网、停水,交通中断。但在洪灾的背后,却又隐藏着一场人祸。

当地一名知情者向大纪元记者介绍,青狮潭水库是漓江上游最大的水库,最近集中下暴雨,水库承受不了,必须泄洪,泄洪就造成洪水。因为阳朔就在漓江旁边,每当水库泄洪、洪水水位到了警戒线了,阳朔往往就会淹了。因此阳朔被淹的概率是很高的。

因为当局预测不出来暴雨,所以不敢放水。可是当存水够了,洪水又来了。没办法,水库就得泄洪。这就导致了下游洪水,“就制造出很多人为的水灾”。

知情人介绍,“国内媒体尽可能地掩盖,不让外界知道,报喜不报忧,漠视老百姓的灾难。老百姓只能知道自己的受灾情况,总体概貌需要政府统计部门来进行的。”不过老百姓生命财产损失,“当局是不负责赔偿”。

推友“全智胜”表示,“把最恶毒的诅咒送给这些媒体人。不要跟我说你们无奈,你们的沉默就是你们的墓志铭,都去十七层地狱吧,十八层留给那些领导!”

以上是今天公共区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点击视频右下方的点我订阅,或者二维码订阅。这样从周一到周六,您都可以看到我们的最新节目。也希望您将新闻看点推荐给您的朋友。

因为非裔男子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抗议,在安提法等激进组织介入后,变为暴力骚乱。美国总统川普曾说要将安提法定为恐怖组织。一位卧底表示,安提法有很高的组织性和遴选程序,也有逃避司法追究的策略和暴力行动“讲座”。在会员区,我们就来看看安提法的真面目。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