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中共瞒疫又拒国际调查 政权恐不保

中共病毒疫情已让全球付出巨大生命代价,社会经济代价无法估量。为避免再次爆发,世界需要找到病根,然而中共一再拒绝国际调查。有学者认为中共将为此付出代价,政权恐不保。

印度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战略研究教授布拉马·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是九本书的作者,其中包括获奖书籍《水:亚洲的新战场》(Water: Asia’s New Battleground)。近日,美国《国会山报》(The Hill)发表了切拉尼的评论文章《如果没有掩盖 中国(中共)为何反对调查?》。他在文章中指出,如果中共顽固地拒绝外国调查事实真相,那么中共政权面临冲击。

尽管中共坚持宣称其在中共病毒问题上做透明,但是到目前为止的现实情况是,中共病毒自去年底从武汉传出后,已经传遍全球186个国家,成为这个时代最大的全球性灾难。面对这样的事实,全球都在寻根问底,想了解中共病毒爆发初期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中共却锁紧国门,拒绝一切国际调查。切拉尼教授质问,既然没有任何隐瞒,“那么为什么北京会断然反对对中共病毒起源和传播进行独立国际调查呢?”

国际调查合情合理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切拉尼教授认为,既然致命的中共病毒从中国武汉爆发而导致了全球大流行,这场空前的全球危机所带来的不断上升社会经济代价仍然无法估量。他写道:“有鉴于此,世界想知道这场危机是如何发生以及为什么发生,这难道不合理吗?”

切拉尼教授还认为,调查中共肺炎疫情成因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不是从中国传出的第一种致命疾病。中共在2002-2003年对SARS疫情的掩盖曾引发21世纪首次全球大流行。因此深入了解最新病原体如何扩散和传播,对于设计快速响应措施,以防止未来的局部疾病爆发演变成另一种大流行至关重要。

这一点,甚至连世卫组织(WHO)也同意,该组织的代表在中国时说过,为了防止“再次发生”,“病毒起源非常重要”。然而,北京甚至曾拒绝世卫组织调查中共肺炎疫情。

有错不改 错上加错 后患无穷

川普(特朗普)总统曾说:“如果这是一个错误,那么错误就是错误。但是,如果它们明知故犯,是的,那么肯定会有后果。” 然而,北京一直回避回答甚至很基本的问题。

切拉尼教授举例说明提出一些基本问题,例如:为什么中共在中共病毒爆发后停止了从武汉飞往中国其它地区的航班,却允许国际航班从武汉起飞,从而导致该病毒在国际上传播?当一些中国研究论文强调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的危险,有一篇研究论文得出“致命中共病毒可能起源于武汉实验室”的结论后,中共制定了一项新政策,要求研究单位事先进行审查。中共为何阻止中国科学家对病毒起源进行进一步研究?

实际上,1月12日,一家上海的实验室发布了中共病毒的基因组,为全球诊断测试打开了通道,然而第二天该实验室就被政府关闭。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指出,中共没有与外界共享任何活体病毒样本“导致这种疾病的演变无法被追踪” 。

此外,中共不允许外国专家进入可能是该病毒起源的任何设施或地点,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蝙蝠女”石正丽在那里正在进行操纵蝙蝠天然冠状病毒的实验。蓬佩奥和总部位于北京的《财新环球》新闻网站称,这一危险的研究可能解释了为什么中共选择拒绝与外界共享任何中共病毒样本,而是选择销毁。美国情报机构已经证实,正在调查中共肺炎疫情爆发是否是“武汉一家实验室的事故造成的”。

坚持此地无银 拒绝调查

切拉尼教授认为中共的做法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他指出:“如果中共没有掩盖任何罪行,难道不应该欢迎全球要求独立调查的呼声,并愿意为这种调查提供帮助吗?这样的调查将给中共一个向世界其它地区澄清事实的机会。”

然而,北京似乎正在展示其有罪,中共气势汹汹地拒绝了包括欧盟委员会主席在内的这种调查要求。中共表示,这样的呼吁注定会失败,因为用中共外交部的话来说,世界必须避免“指责、要求问责等态度”。

澳大利亚首当其冲被中共警告。澳大利亚仅仅因为建议世卫组织成员国支持对中共病毒的起源和传播进行独立调查而受到中共的猛烈抨击。澳大利亚表示,它将在5月17日召开的世卫组织年度会议(决策机构)上敦促进行此类调查。作为回应,中共驻澳大利亚大使已对澳大利亚进行了猛烈的抨击,并威胁要通过抵制澳大利亚的葡萄酒、牛肉,以及旅游和教育领域产品来对澳大利亚进行惩罚。

澳大利亚不是唯一一个呼吁进行调查的国家。瑞典已经回应了澳大利亚的呼吁。

拒绝国际调查 中共政权难保

切拉尼教授指出,与七国集团(G7)国家一样,印度和其它国家还在寻求对世卫组织的审查和改革。不过中共决定再向世卫组织捐款3000万美元。国际规则要求各国将“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在评估后24小时内通知世界卫生组织”。中共明显的违规行为导致人们呼吁世卫组织授权检查员以类似武器检查员方式进入一个国家以调查疾病爆发。

他说,毫无疑问:仅凭金钱既无助于中共转移当前危机责任的战略,也无助于缓解全球对中共日益强烈的反对。其将金融诱惑与威胁相结合的做法只会加剧各国对北京的不信任。

切拉尼教授认为,中共真正担心的是,一旦危机过去,受重创的国家或社区可能会寻求赔偿,包括通过起诉要求赔偿。川普已经说过,美国政府正在考虑针对中共进行“非常重大”的赔偿要求。在这种背景下,北京正在试图重写疫情爆发的历史,并积极寻求重塑自己成为世界抗疫领导者的形象。

但是,在世界范围内,公开要求中共对中共肺炎疫情造成日益严重的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负责的呼声日益高涨。中共只有通过独立的国际调查,才能让此类呼吁停止。

如果阻止这样的调查,中共将付出巨大的代价,不是因为赔偿,而是通过迫使其它主要经济体重组与其关系,这一过程最终将终止中国作为全球供应链重要枢纽的地位。中共重商主义者的扩张主义已经在欧盟、澳大利亚、德国、西班牙和意大利引发了一系列新法规。但是印度最近出台的新规则要求对任何形式的、涉及所有部门的中国投资进行全面审查,这是同类法律中的首例。日本最近采取的另一项重大举措是,政府已拨出22亿美元帮助企业将制造业转移出中国。

切拉尼教授警告说:“如果中共拒绝澄清,重要国家很可能会通过新的关税、非关税壁垒,制造业转移和其它政策举措,在经济上与中国(中共)保持距离。最终,这种行动可能会打击共产党在中国的权力垄断。”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