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为中共背书 巴基斯坦议长染疫

4月30日晚,巴基斯坦国民议会议长阿萨德·凯瑟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其武汉肺炎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目前正在居家隔离。据悉,近期巴基斯坦已有多名高官确诊感染,其中包括巴南部信德省省督伊姆兰·伊斯梅尔。另据巴基斯坦卫生部30日公布的数据,该国累计确诊病例16473例,累计死亡病例361例。

资料显示,巴基斯坦实行的是议会内阁制,议会是最高立法机构,实行两院制,由总统及上下两院,即参议院和国民议会组成。总统由上下两院及各省议会组成的选举人团选举产生,而总理由国民议会选举产生总理,通常由多数党或多数党派联盟领袖出任,国民议会具有罢免总理的权力。当总统不能履行其职责时,由参议院主席、国民议会议长顺次代行总统之权。显然,染疫的凯瑟正是巴基斯坦的三号人物,也是真正的实权人物。

阿萨德·凯瑟是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高级领导人,2013年至2018年担任巴基斯坦西北部开伯尔—普什图省议会议长。2018年7月,在巴基斯坦举行的国民议会和各省议会选举中,正义运动党成为国民议会第一大党,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和人民党分列第二、三位。8月,凯瑟在全部330张选票中,获得176张选票,当选为议长,巴基斯坦现任总理伊姆兰·汗以及绝大多数内阁成员也都来自正义运动党

刚刚当选议长的凯瑟,马上就与中共官员有了互动。8月27日,中共驻巴基斯坦大使姚敬与凯瑟会面。根据中共官方报导,凯瑟高度评价巴中关系,表示中国是巴基斯坦的亲密伙伴,巴方感谢中方对巴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持,巴新一届议会和政府将努力促进两国关系发展,与中共全国人大加强立法领域交流与合作,加强治国理政方面的经验交流。巴国民议会愿积极支持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对于凯瑟的表态,中共给出的承诺是“促进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深入开展,加大对巴进口、投资和社会民生投入”。

大概是为了表示对中巴关系的高度重视,坐实双方的合作,2018年9月8日,中共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又亲赴伊斯兰堡,与凯瑟会面,表达了进一步发展中巴关系的强烈愿望,其称“中巴经济走廊是促进巴经济发展的重大合作项目,已取得重要早期收获,下一步将逐步向产业合作深化,改善民生,增加就业,惠及巴全体人民”,并“希望巴国民议会继续重视和支持走廊建设,为走廊发展做出贡献”。

对此,凯瑟全面接受,表示“巴国民议会全力支持走廊建设,希加快走廊建设进程,为巴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他还希望“学习借鉴中国在国家治理、反腐、职业教育等方面的经验”。从其言辞中看,他大概也被中共的谎言欺骗了。不知他是否要学习中共如何残酷钳制中国人民的经验,不知他是否知晓中共的反腐是越反越腐败,中共社会的腐败是根本无法遏制的。

而在中共病毒在武汉爆发和中国大陆蔓延后,今年2月,凯瑟曾表态称:“只要中国有需要,巴基斯坦将竭尽所能提供帮助。巴方与中国人民同在。”可惜,当巴基斯坦疫情3月底和4月初爆发,令全国几乎瘫痪后,收到中共送来的N95口罩居然是由胸罩改造成的。巴基斯坦一家新闻电视台News Break TV在报导中说:“号称高质量的N95口罩,中国(中共)居然送的是内衣制成的口罩。就收中国医疗救助的省卫生部门也有漏洞,未经通过适当检查就把口罩送到卡拉奇的卡塔尔医院,那里的医生和和医护人员称(卫生部门)被中共当傻子耍了。”“中国(中共)实际上骗了我们。”

该新闻被上传至推特后,引发了热烈讨论。网友们表示:“这太夸张了”,“如果中共称巴基斯坦是他们的朋友却这样做,那想想它对其他国家会做什么”,“我们要退货”,等等。

的确,在中共一贯的宣传中,一直将中巴关系定义为“是长期、全天候和多方面发展的友好关系”,并用“好邻居、好朋友、好兄弟、好伙伴”来形容这种关系。巴方官员也多次强调中巴之间是“特殊的关系”,中国人更称巴基斯坦是“巴铁”,即中共的“铁哥们”。

从历史发展来看,中巴关系升温与印度将两国视为潜在敌人有着密切的关系。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双方就开始了互动。1970年在巴基斯坦的协助下,中美两国双方秘密接触,促成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在1971年访华,进而使中共进入联合国,并改善了中美、中日关系等。自然,巴基斯坦在台湾问题、西藏问题和一些国际问题上完全支持中共。

1979年,中共强力支持巴基斯坦抵抗苏联对阿富汗的入侵,并每年投入大量资金援助巴基斯坦,帮助其修建公路、铁路、电讯网络等,还向其大量输出武器,甚至协助其发展武器。

2017年4月,为对接“一带一路”建设,巴当局计划在中巴经济走廊项下建设九个工业园。5月,中国投资500亿美元,在巴基斯坦印度河流域建设5个水库。此外,中巴两国还积极推动瓜达尔-新疆公路走廊建设。

2018年1月4日,巴基斯坦央行宣布自当日起中国和巴基斯坦之间的双边贸易可以通过人民币进行结算,放弃美元结算。同期,巴基斯坦军方宣布确认采购中国054A型导弹护卫舰,并组建一支配备JF-17“枭龙”多用途战机的空军中队驻防俾路支省。

貌似中共的“慷慨”给巴基斯坦带来了繁荣,但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曾在竞选期间批评中共没有给巴基斯坦带来繁荣,而是带来一场危机,还一度对中巴经济走廊持保留态度。这说明在正义运动党中,也有人对中共的大笔投资有着不同的认知,而这大概也是中共在凯瑟当选议长后,迫切想要获得这位实权人物承诺的主要原因。而凯瑟和许多巴基斯坦高官或许没想到,正是自己的亲中共之举,才让自己染上了中共病毒。这是否会让他们看清中共,从而远离中共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