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特稿】从“与中共合作=打开潘多拉的盒子”说起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2日讯】“潘多拉的盒子”出自古希腊神话,比喻会带来不幸的礼物。潘多拉(Pandora,也译作潘朵拉)是希腊之神宙斯用泥土做成的第一个女人,好比是《圣经·旧约》创世纪篇章中的夏娃。宙斯给潘多拉一个密封的盒子,里面装满了祸害、灾难和瘟疫等,让她送给娶她的男人。这也许是一道人性测试题,也许还有别的深意,在人的境界无法想像神的安排。

如今,至5月1日纽约时间上午10点,这场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瘟疫,全球检测出的感染者已高达333万3千人,死亡人数逾23万5千人(不包括中共隐瞒的数据)。劫难当头,如果深入追溯一下就会发现,无论感染者还是死难者,在过去的二三十年中都曾直接或间接与中共“联姻”。

中共手里天文数字的经济利益,恰似一副让鱼儿闻风而动的诱饵,让全球多少国家、城市和个人,抛弃了自由社会的传统价值,奋不顾身地去打开潘多拉的之盒,直至遭受中共病毒对生命和经济的重创,才开始苏醒。

一、病毒出自中共病毒研究所,却并非人造

关于病毒的来源,明慧网的系列文章《新冠瘟疫:回溯误区 惊见根源 根本治愈》给了我们新的视角和启发。从一环套一环的事件和数据,我们看到,中共病毒出自中共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但却并非人造,而属天然。

二、美国政坛精英、华尔街财团和科技公司错误地养肥了中共

1、班农:从中共那里获取的钱沾满鲜血

白宫前首席战略家班农(Steve Bannon)最近在视频节目中,抨击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揭露过去50年来以基辛格为首的政坛精英和华尔街财团,为了利益而屈从中共。他声称,从基辛格开始,接下来他将会逐步揭露相关的真相。

班农直截了当地说:“基辛格先生,我再也不想听你说什么自由世界秩序了。你是有罪的。你在越战的炮火中双手沾满鲜血。你一开始就是中共的代言人,不止如此,你还从中共那里获取沾满鲜血的钱。中共几十年来都在给你钱。这一切都将会被揭露。”

所有和中共做生意的华尔街集团、大公司,和中共合作的智囊团手中握的是沾满鲜血的钱,这一切都将真相大白。“全世界都会对你们进行审判。”

“你们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你们也知道中共迫害维吾尔人、迫害达赖喇嘛和藏传佛教,还有天主教、基督教,你们也知道(六四)天安门事件。”班农说,这些人很清楚知道每一个在中共暴政下为自由而战的人遭遇的苦难,但是他们却还屈从中共独裁政权,“手上沾满了鲜血。”

班农在视频中特别指出,这不是种族主义,他针对的是中共政权。“我们是为了中国人民的自由而战”,而中国人民生活在中共恶魔的统治下,是最直接的受害者。

数十年来,大家一直回避,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为什么我们要回避?为了钱。因为雇用中国的奴工比密歇根和宾夕法尼亚州的劳工,可获得更高的利润。”

2、中共引众人上钩的诱饵达到什么程度?

(1)个人

智库布拉格安全研究所(Prague Security Studies Institute)主席罗宾逊(Roger Robinson)指出,美国三大主要交易所中有超过1000家中国上市公司。仅纽约证券交易所就有650多家中共国有企业上市。结果就是,任何一个普通美国人,如果通过在股票市场投资,就可能称为实际上的、为中共的扩张和渗透活动提供资金的金主!

(2)公司

仅以新泽西为例。《财富》500强公司里,有20家公司总部设在新泽西。在新泽西的大型公司和中小型公司中,有相当部分与中共在商业上联系密切,在过去的20年中,为中共提供了大量的资金和技术。新泽西州从中国进口的商品比从其它任何国家进口的商品都多。2016年新泽西从中国进口的商品额价值约177亿美元。2017年,约181.7亿美元。

根据国际贸易管理局(International Trade Administration)的数据,截至2016年,新泽西州约有13万1900个工作岗位依赖与外国伙伴的贸易,其中近15%(约1万9千个工作岗位)源自与中国的贸易。

美国公司与中共的直接合作,无可避免地也把大量的美国人,送给了中共去洗脑和污染。

新泽西州往届政府还致力于吸引中国资本。在过去的20年里,许多中共渗透到美国以及全球的商业总部都设立在新泽西。例如,早在2011年华为就把其美国东北部的公司总部设在了新泽西州。华为被美国怀疑有中共军方背景,因其长期窃密等不道德的商业行为备受质疑。又如,中国银联(China Unionpay)美国有限责任公司总部也设在新泽西州,中国银联卡在2015年首次在交易总额及发卡量上超越VISA,成为全球最大银行卡清算组织。

(3)教育

在新州议会指定的州立大学罗格斯大学,孔子学院不但是该校正式机构一部分,而且一直在暗中挥动着经济和名誉的幡子,招揽中文教授、老师们归于他们的旗下。正如《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指出的,孔子学院,乃是中共大外宣的代表项目。它颠覆学术机构的自主性及学术自由等重要学术原则,推进中共的官方意志,向学生展示被中共过滤和篡改了的中国历史,回避中共的真实历史和恶劣的人权记录。孔子学院的一些课堂公开高悬毛泽东语录,打着讲授中国传统文化的名义,在美国社会内部推广共产教义、向美国青年和知识分子灌输中共的党文化。

孔子学院也是中共间谍的海外港湾。2019年10月29日,比利时《晨报》报道,布鲁塞尔自由大学(VUB)孔子学院院长宋新宁因涉嫌间谍行为,八年内被禁止入境比利时和申根区。

还有更多美国政界、金融和商界、科技界、教育界与中共“联姻”的事实有待让美国民众家喻户晓,看清自己的日常生活和工作已经与中共多么的近距离。那绝不是疫情中采用的“社交距离”措施能够隔开的。正是与中共的距离,这种侵入到数千万乃至上亿美国人的家庭和工作的距离,制造了美国人被中共病毒感染的机会!

如明慧文章《疫情肆虐 纽约为何是重灾区?》所指出,中共病毒是为暴露亲共国家和亲共个人而打造的。虽然本文所列事实只是冰山一角,但据此已不难理解,为什么在这次疫情中,新泽西州感染“中共病毒”的确诊和死亡人数位列全美第二位;为什么纽约是名列第一的重灾区;以及美国的疫情为何如此严重——早在中共病毒被从武汉传出之前,适合此病毒传播的温床(hub)在美国已经发展二十多年了。

(4)“美国疫情比中国严重”是中共的宣传效果

至于说很多人困惑,认为在被中共严重污染的美国,比被中共死死掌控的中国疫情更严重,那只是又一场烟幕,是“中共制造”的数字所造成的又一宣传效果:

首先,美国医疗系统先进,重视人权、珍惜生命的道德理念仍有相当的民众基础,此次对中共病毒的检测率也是全球数一数二,在此前提下,美国公布的全美死亡人数是6万3019人。而中共是以撒谎、人权恶棍、杀人如麻著称的,此次对疫情的掩盖造成了全球瘟疫大爆发;中共4月17日之前一口咬定全国死亡人数只有2579人,4月17日公布了一个上调50%的死亡数字,声称只有3869例。中共制造的数字,可能是真的吗?不可能。

其次,在此次瘟疫的爆发地武汉,仅武汉一个城市,二至三月的一个月时间内,殡仪馆就烧了至少2万多尸体。(参见明慧网《武汉的中共肺炎死亡人数 二月份至少20822》一文)。加上驰援武汉的40个焚烧炉(每个日焚5吨),以及偏远郊区和农村不经焚烧直接掩埋的,全中国在瘟疫的这一波袭击中的死亡人数,怎么可能只有3869例呢?不可能。

事实上,随着对中共真实面目的认识,很多国家已经不再把“中共制造”的虚幻数字算在疫情统计之内了。这对人类来说,是这场不幸之中的一件幸事。

三、为利益养大中共,违背天意

3月12日,《华盛顿邮报》发布了一项强有力的起诉书,要求对被动指数——一项现在主导美国资本市场的被动投资工具进行起诉。专栏作家乔什·罗金(Josh Rogin)称,华尔街利用此类工具,将美国资本投入到有问题的中(共)国市场的做法,比引入中共病毒更具威胁性。

罗金引用了川普总统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赖恩(Robert O’Brien)的话说:“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应该为中共国防工业提供保险。……这些活动使中共能够压制人民、殖民世界各国……更不用说,那些实际上受到美国政府制裁的扩散活动或侵犯人权等劣迹。”

这话说的很对,可惜还是没有提到最最重要的关键词:法轮功。

1、对法轮功的迫害是本世纪最大人权迫害

事实上,二十年来,人类社会最大的人权迫害就是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即对真善忍这一信仰的迫害。

中共斥巨资掩盖和维持对法轮功的镇压,并以经济利益为要挟,对全球政要和企业封口。所造成的后果是,不但在中国大陆,就连在海外,在美国,许多政要、金融大佬、科技和商业精英,一直不敢承认“真善忍”这一普世价值,只因为这是中共执意要打压到底的,而他们想通过与中共“联姻”获取天文数字的利益。

1999年6月,中共前党魁制定了迫害法轮功政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并动用全国的媒体、党系统、军队、医疗、教育、企业、公安、劳教所、监狱等等,试图“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为了消灭法轮功,中共甚至建立了一个全国性的新商业,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打造大批移植器官名人、名医院、移植大国为诱饵,把本应保护民众的警察和军人变成杀人魔鬼,把本应救死扶伤的医生和护士变成杀人魔鬼。

二十年后的2020年,迫害法轮功政策在中国大陆仍在实施著。当然,中共用了很多手段,让中国人沉浸在游戏、追金、色情、享乐中,尽量让人们忘记“法轮功”这三个字,忘记“真善忍”这三个字。遇到“敏感日”,实在不得不提起,也是抹黑、魔化、恐吓,目的是保持人们对“真善忍”的恐惧,担心如果正面对待法轮功真相,就会被剥夺所有的利益。

2、中共海外威逼利诱的最新例子

中共威胁海外政要,有一个新近公开的例子。4月27日,已故捷克参议院议长加洛斯拉夫.柯贝拉(Jaroslav Kubera)的遗孀薇拉.柯贝拉(Vera Kubera)在媒体公开指证,他的丈夫是因中共的恐吓而突发心脏病离世。柯贝拉是捷克政坛第二号人物,原定2月份访问台湾,但却在1月20日心肌梗塞离世。柯贝拉访问台湾是捷克对台湾的一个承诺。消息公布后,中共驻捷克大使不断向捷克总统施压,威胁如果柯贝拉成行,捷克将遭到最大程度的报复。

柯贝拉突然去世后,急救医生向家属表示,心脏病不是突然的事,很可能在1月17日前后就有了症状。薇拉会议,1月17日是他们夫妇受中共大使馆邀请去参加晚宴的日子。当日他们到现场后,中共驻捷克大使和翻译却带柯贝拉去了一个房间,单独交谈二三十分钟。柯贝拉出来后显得很紧张和愤怒,要求妻子绝对不要使用中使馆提供的餐饮。

3、法轮功屹立不倒,靠的是真善忍道德力量

有史以来,中共想打倒谁谁就会被打倒。但是迫害法轮功这件事,中共从第一天就注定了失败,明慧网1999年的文章就宣布了这一点。支撑和造就法轮功学员和大法弟子的是宇宙特性真善忍,是真善忍的巨大道德力量。对真理的镇压就来就只能是一时,而不可能是永远;对真善忍的镇压更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明慧网从1999年至今,每天发布第一手法轮功学员的受迫害信息、修炼心得交流等等,就是法轮功在迫害中屹立不倒的一个有力明证。

与此同时,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从开始到彻底失败的过程,不但锤炼了法轮功弟子,也无意中成了测试全人类道德底线的过程。一幢摩天大楼,如果没有稳固的基础,是无法屹立不倒的。一个国家,如果在道德底线上千疮百孔、与中共病毒的源头保持千丝万缕的合作,是不可能繁荣昌盛的,更有可能失去神的惠顾。

*结语*

为利益养大中共,为利益在人权问题上被中共封口,为利益不支持法轮功学员的信仰和反迫害,实际上就在成全著中共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这肯定是违背天意的,如果不及时醒悟,也许比这次瘟疫更严重的灾祸还在后面等著。

中共必死无疑,但是,谁能不被中共裹挟到坟墓中去,选择权掌握在每个人自己的手里。这个选择权是上天赋予每个人的,不论贫贱富贵,只看人心。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