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华尔街向中共输血背后(1)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2日讯】高闻(James Gorman),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MS)首席执行官,已知感染中共病毒的华尔街最高级别高管。据报导,已经痊愈。

布罗德本特(Peg Broadbent),知名投资银行美国富瑞金融集团的首席财务官,3月不幸去世,是首位染疫不治的华尔街高管。布罗德本特曾在摩根士丹利工作了16年,担任固定收益、股票和投资银行的机构控制人主管。

比尔‧派克(Bill Pike),摩根大通前资深高管,不幸染疫,3月21日离世。

《华尔街日报》4月7日报导,摩根大通总部五楼有约20名员工的病毒检测呈阳性,另有65人因此被隔离;许多买卖股票和负责向客户推销交易策略的交易员都在五楼上班。

至4月30日,中共病毒全美确诊人数逾100万,死亡人数逾6万;纽约州全美最为严重,确诊人数逾30万,死亡人数逾2万3千人。其中,不乏华尔街高管。

纽约是世界金融和商业中心。大纪元在特稿指出,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其扩散趋势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蔓延。

大疫之下,纽约华尔街与中共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尤其引发外界关注。

里根总统经策师:华尔街向中共输血约3万亿美元

从美国资本市场融资,是中共赖以生存的主要渠道。

美国前总统里根的经济金融战略的设计师罗宾逊(Roger Robinson)估计,中共从美国资本市场可能拿走了约3万亿美元的资金。

2019年11月14日,他在参加“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简称CPDC)举行的新闻会上时表示,“一个估计是,中共可能从美国股票市场拿走1.9万亿美元,债券(市场)可能拿走1万亿美元。”

中共的这种做法,类似于“空手套白狼”。罗宾逊说,这些钱都是“美国人自己的钱”。

中共官媒人民网报导,数据显示,仅2011年一年之内,截至2011年11月,中国企业海外上市IPO(公开募股)融资案例为71起,融资金额140.12亿美元,相当于2010年全年总量的47.97%、27.62%。

多年来,纽约华尔街的主要投行,扮演了为中共在海外融资的关键角色,比如做股票主承销商、保荐人、财务金融顾问等等,为中共输血续命。

摩根士丹利:为中共客户融资逾3200亿美元

以摩根士丹利为例。摩根士丹利网站介绍,摩根士丹利“深耕”中国25年,为中国客户在全球股票资本市场获得融资总额,超过3200亿美元。

纽约市摩根士丹利总部大楼。(Mario Tama / Getty Images)
(摩根士丹利网站截图)

1994年,摩根士丹利分别在中国上海和北京设立代表处。主要从事投资银行业务,包括企业融资和协助客户通过发行股票及债券筹集资金、并购咨询及房地产投资服务;股票研究及私募股本投资。

1995年8月,摩根士丹利入股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简称中金公司)。中国建设银行和摩根士丹利是主要股东,其中,摩根士丹利持34.3%的权益。中金主要为大陆大型国企提供海内外融资上市服务,外界称其在此方面具垄断优势。

摩根士丹利和中金,曾共同参与多个大型中企上市项目,以下仅举数例:

1997年10月,中国电信(香港)首次公开募股(IPO),同时在香港和纽约上市,筹资42亿美元;

2000年6月,中国联通IPO,同时在纽约和香港上市,筹资56.5亿美元;

2000年10月,中石化全球IPO,同时在纽约、伦敦和香港三地挂牌上市,筹资34.6亿美元;

2001年12月,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IPO,同时在纽约和香港挂牌上市,筹资4.86亿美元;

2002年11月,中国电信IPO,同时在香港和纽约两地上市,筹资15.2亿美元。

摩根士丹利不是个例。华尔街的投行,协助中共大型央企、国企进行重组和IPO的现象非常普遍。

著名华尔街投行纷助中企海外上市

纽约证券交易所的高盛展位。(Chris Hondros / Getty Images)

高盛帮助中企海外上市募资行动,以下仅举数例:

1997年,中国移动通信于首次公开招股发售,筹资40亿美元;

2000年3月,中国石油首次公开招股发售,筹资29亿美元;

2002年7月,中国银行(香港)首次公开招股发售,筹资26.7亿美元;

2004年,平安保险首次公开招股发售,筹资18.4亿美元;

同年,中兴通讯香港首次公开招股发售,筹资4亿美元,这是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A股公司;

2005年,交通银行海外上市项目,筹资22亿美元,成为第一个在海外上市的中国国有银行;

2005年,中国石油于后续股票发售,筹资27亿美元;

2006年,高盛还成功完成了中海油价值19.8亿美元快速建档发行项目以及中国银行111.9亿美元H股首次公开上市项目;

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国纽约上市公开募股(IPO),募资217.67亿美元。

在债务融资方面,高盛在中国牵头经办了四十多项大型的债务发售交易。

高盛多次在中共的大型全球债务发售交易中担任顾问及主承销商,分别于1998年、2001年、2003年和2004年10月完成了10亿美元以上的大型交易。

华尔街在上世纪90年代起就与江泽民家族有密切关系。这种关系在资本市场上仍若隐若现。

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Alvin Jiang),于2009年美国哈佛毕业就加入美国投资银行高盛,供职于美国高盛香港的直接投资部门PIA(Principal Investment Area)。

1997年的中移动,被认为是江泽民家族的地盘;2000年时,中石油是周永康家族的地盘;中海油一直是曾庆红家族的地盘。

摩根大通参与了广深铁路、中石油、中国铝业、中国电信、阿里巴巴等等一众中企海外上市募资行动。

这些华尔街大佬在帮助中企募得数亿、数十亿、百亿、千亿美元资金的同时,自己也赚得盆满钵满。

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国纽约上市公开募股(IPO),募资217.67亿美元,高盛、摩根史丹利、摩根大通、花旗等6家投行为其股票主承销商。

阿里巴巴在提交给美国证券监管机构的文件中称,为其上市承销股票的银行共将获得3.004亿美元佣金。

也有业内人士估计,华尔街投行担任中企海外上市IPO(公开募股)的佣金,可能高达3%。

中企上市 丑闻频传 美证监会警告

2019年5月17日,中企瑞幸咖啡,宣布登陆纳斯达克。首次公开发行募资规模达6.95亿美元,市值达42.5亿美元,成为当年在纳斯达克IPO融资规模最大的亚洲公司。

2020年2月1日凌晨,国际知名机构浑水公司发表了瑞幸咖啡的做空报告。长达89页的报告直指瑞幸咖啡正在捏造公司财务和运营数据。

2020年4月2日晚间,瑞幸咖啡突然发布公告自曝财务造假,并指首席运营官(COO)刘剑和部分员工伪造业绩22亿元。公告发布后,瑞幸咖啡股价开盘暴跌逾80%,随后触发了6次熔断。

瑞士信贷、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和海通国际,作为瑞幸咖啡首次公开募股的联席主承销商,预计将面临高额罚款。

高盛2020年4月6日发布报告称,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旗下的家族基金Haode Investment因为股票质押贷款发生违约,涉及的股权质押贷款金额高达5.18亿美元。

《华尔街日报》报导,高盛称,多家贷款机构正设法出售作为这笔贷款抵押品的7,630万份瑞幸咖啡美国存托股票(ADS)。

2020年4月22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杰伊‧克莱顿(Jay Clayton)提醒投资者近期在调整仓位时,不要将资金投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股票。

克莱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之所以警告投资者是因为大陆在美国上市的公司信息披露不透明。

有评论认为,这应该是在美国上市的中资公司瑞幸咖啡财务造假后的连锁反应。

美法律存重大漏洞 专家:或需总统运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

川普政府对华鹰派讨论收紧中国公司在美上市规定的可能性,已经很长时间了。

2019年11月14日,里根总统经策师罗宾逊参加“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CPDC)举行的新闻会上说,“中共已经进入我们(美国)的股票和证券市场,从我们的经济(体系)中抽取了数万亿美元资金到他们的经济体系中。”“这已经在没有审查、没有违反美国证券法的情况下,发生了。”

美国前总统里根的经济金融战略设计师罗宾逊(Roger Robinson)。(李辰/大纪元)

罗宾逊说,“这个,现在就要停止,被规范和提出申诉。否则,这对美国的后果是毁灭性的。”

他认为,这是美国法律系统的漏洞。“这里存在认知失调。”“基本上,没有任何法律禁止美国人对受到我们制裁的(中国)公司、在商务部实体名单上的公司,进行投资。因此,这是一个重大漏洞。这确实需要立法。”

“我可以告诉你们,如果我们解决了钱(中共融资)的问题,那么你们会惊奇地发现,我们的国家安全挑战就会远远更加容易于管理。”

CPDC表示,在美国资本市场融资的中国公司中,不少不仅威胁美国国家安全,而且侵犯人权和宗教自由。

罗宾逊说,如果这个“放任中共”的政策继续放任下去,“我们就完了”。

“这是一个非常快的修剪(a very fast clip)……我们必须把宗教(自由)问题加入进来。”

“我们可能要运用到总统的《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案》。”

(未完待续)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