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米兰时尚业受重创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1日讯】中共肺炎(武汉肺炎)传遍全球,四大时装周首当其冲,不仅有时尚名人确诊、死亡,各精品品牌生产受到影响,经营、销售都被迫大幅调整,尤以时尚之都的米兰疫情最为惨重。有分析认为,时尚产业受到重创,原因在于市场过度亲共、当地制造业雇用大量中国移民劳工。

这次疫情让全球时尚圈失去了知名鞋履设计大师塞乔·罗西(Sergio Rossi),享寿84岁;爱马仕前橱窗艺术总监莱拉·门查里(Leïla Menchari)也不幸病逝,享寿93岁。美国知名男模奈尔·迪马科(Nyle DiMarco)感染了中共病毒;越南名媛姊妹阮娥(Nguyen Nga)和阮红蓉(Nguyen Hong Nhung)赴米兰及巴黎参加时装周活动,搭机返回越南后确诊,同班机的多名乘客也陆续确诊。

时尚活动取消或延期

四大时装周(Ready to wear,简称RTW),是世界上最权威、最具有影响力的时装周,包括纽约、伦敦、米兰、巴黎。

由于疫情持续扩散,全世界原订3月至5月的时尚活动无限延期,包括上海时装周改期、香奈儿(CHANEL)在北京举办的复刻时装秀延期、普拉达(Prada)在日本举办的2021早春度假系列大秀宣布取消、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首次因为公共健康问题放弃举办时装秀,而改以透过网路和社交媒体进行直播、迈可·寇斯(Michael Kors)更禁止赞助亚洲时尚媒体。

古驰(Gucci)率先宣布不邀请中港台澳的媒体出席时装秀,意大利也发表声明限制中港台澳的人民入境,不仅各个时尚品牌的中国代言人无法出席时装周,往常预计要参与的名人、网红、编辑、买手、造型师等工作者都无法成行,对宣传与销售造成极大影响。

精品实体店业绩惨淡

由于各国封城、限制出境等命令,富裕消费者无法出门上街购物,旅游管制也抑制了海外购物,连带多间精品纷纷关闭各城市的实体门市。

以巴宝莉(Burberry)为例,中国64家门市有24家被迫关门,顾客量较往常减少80%,北美市场也关闭85家,全球40%的门市都已关闭,整体收入预计下降50%左右。

LVMH集团估计,今年第一季营业额与去年同期相比下跌10%至20%;旗下拥有古驰(Gucci)、圣罗兰(Saint Laurent)、宝缇嘉(Bottega Veneta)等品牌的法国开云集团(Kering),同样下调了第一季的总销售额,下滑幅度在13%至14%。

据外媒报导,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型精品供应商说,过去每个月为古驰生产800个到1,000个手提包,但2月只生产450个,3月到5月没接到订单,必须暂时性解雇。

意大利制”实为中国移工血汗

支撑意大利时尚产业的重镇,是位于佛罗伦斯西北方的普拉托(Prato),世界知名的意大利名牌几乎都在此制造,许多纺织、精品代工工厂老板和职员几乎都是大陆人。

廉价的中国劳力,相较传统且昂贵的意大利工匠而言,是品牌的致命伤。为精品制造手提包的企业主卡力斯瑞(Andrea Calistri)说:“这是一个疯狂的竞争,实际上,你根本就竞争不过他们。”

意大利财务警察部门表示,1990年代,在托斯卡纳的中国工厂不到100家,然而到去年为止,普拉托和佛罗伦斯境内的中国工厂与相关企业已高达5300家。

以往“意大利制造”(Made in Italy)给人的印象是顶级品质保证,但背后其实是中国移民工人在条件恶劣的血汗工厂内制造而成,设备破烂、照明不足、工资低廉,移民工晚上就睡在工厂里的隔板小房间,而且没有合法待遇与居留许可证,种种虐待等事件遭到漠视。

市场过度亲共招致病毒

大纪元特稿指出,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意大利的时尚纺织产业本多达900亿欧元产值,有专家分析,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精品销售额恐减少约400亿欧元,产值受到重创。

新唐人节目《中国解密》特派员张雪莉(Shelley Zhang)表示:“早在1990年代,中国移民来到普拉托的纺织工厂工作,然后买下纺织工厂。那时,许多意大利人的工厂因为中国制造的廉价布料而失去了生意。中资工厂从中国进口布料,并制造廉价的快时尚商品,而不是自制布料,这削弱了当地人的利益。”

张雪莉说:“中共正在改变‘意大利制造’的含义,(意大利)中资公司通常搬用中国大陆的工厂条件来剥削员工,又合法使用‘意大利制造’的高品质商标赚取利益,直到‘意大利制造’失去其意义,钱也离开了意大利。”

意大利病毒学家乔治·帕鲁(Giorgio Palu)接受CNN访问时坦言,左派的民主党强调“政治正确”,认为限制中国人入境是“种族歧视”,未及早对中国实施“旅行禁令”,以致于意大利被病毒攻陷。

意大利记者斯蒂法诺·柏姬(Stefano Bocchi)更表示,意大利政府2015年和中共公安部签署备忘录,其中一项内容是让中共公安在罗马广场巡逻,肯定影响遭受中共迫害的中国人,在意大利寻求庇护的自由和日常生活。

为了压低成本,意大利把名牌交给中国人制造,造成经济衰退10年,失业率高达33%,加上中国劳工过年返乡后回到工厂,又把病毒带到意大利,他们却毫不知情,整个国家付出极为昂贵的代价。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