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李泽华现身疑点多“棒棒医生”成李文亮第二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4日讯】【新闻看点】李泽华现身疑点多 “棒棒医生”成李文亮第二;多国索赔烽烟起,索赔能否如愿,关键就看一点!中共威胁太大,苏格拉底计划或重启;有没有解药。

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今天是4月23日星期四,截止到今天早上6点,全球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数已经高达257万8000人,死亡总数高达18万0781人。这个数字是除去中共通报的中国大陆染病和死亡人数,这也是应网友的要求,因为中共的数字不可信。

这场空前的大流行,殃及了整个世界的每一个人,无一不落地都受到了或大或小的影响。所造成的生命以外的损失,难以用数字计算。在巨大的冲击下,世界各国已经开始向中共追责索赔了。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今天再次发声,世卫组织的所有成员国都应该支持对中共病毒大流行展开独立的调查。而美国总统川普昨天表示,密苏里州起诉中共这件事做得“很棒”。

李泽华突然现身

我们先来说一个大家都关心的事,就是失踪的公民记者李泽华昨天突然现身了。他在YouTube上传了一段6分钟的视频报平安,并且解释前段时间被警方询问、隔离。随后自由亚洲用通信软件与他取得了联系,他也说“目前已经安全”,不过现在接受采访还“暂时不行”。

李泽华的事,我们在之前的节目中说过几次。也在他的YouTube视频中见证了他2月26日被警方追捕并带走的过程,但之后就再无音讯。

李泽华在视频中表示,当天11点52分进入办案区,然后是繁琐的录指纹、采集DNA和收集脚印等等。被逮到讯问室后,警方告知他“涉嫌扰乱公共秩序”,24小时都是坐在一张铁凳子上接受讯问。

24小时后,警方决定“不做处理”,但是说要对他“隔离医疗观察”。随后李泽华被武汉青山区卫健委的7个相关人员,以及一辆尾随的黑色轿车送返老家,隔离在酒店16天。隔离前警方收走了他的所有电子设备,说是由他朋友代管。一日三餐,门口有人看守,每天都能看新闻联播。

视频最后他留下了16个字: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这是古文《尚书·大禹谟》里面的两句话。简单说就是自己的心意和目标没有改变,会不偏不倚地继续前行。

李泽华被露面 疑点重重

李泽华的智商应该不比我们低,所以他说的话和视频中透露的细节就比较值得思考。我们只提几点供大家参考:

1. 警方兴师动众地抓捕李泽华,并且录指纹、采集DNA和收集脚印。警方口中的“扰乱公共秩序罪”,这是对付维权人士、异议人士的惯常做法。但是最终又对李泽华不做处理,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不是李泽华没有犯罪,警方在滥抓滥捕,这是否应该给个说法?

2. 既然是隔离观察,为什么派7个人押送回老家?送一个人隔离,需要这么多人吗?这感觉更像是押送重刑犯一样。另外那辆黑色轿车里坐的是什么人?他们是干什么的?

3. 既然是隔离,为何要收走他的电子设备?是不是所有被隔离人员都要收走电子设备?既然是隔离,绝大多数人都会自觉遵守隔离规定,为什么还要在李泽华的门外安排人看守?为什么只允许他收看新闻联播,当局这么安排的用意是什么?

4. 最可疑的是,李泽华说录制影片的时间是4月16日。为什么录完之后没有立即上传网络,而是隔了几天之后才上传?而且这个视频是先上传到了大陆微博,2个小时之后,才上传YouTube和推特。人们想知道,这种不同做法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还有一点必须要说,李泽华平安回家,这是许许多多人的愿望。但是为什么只有他回家了,而比他更早的陈秋实和方斌却仍然没有消息,比他晚的张文斌也没有消息。我们想知道,陈秋实、方斌和张文斌与李泽华有什么不同?

总的来说,李泽华的这次露面有很多疑点。前几天“发哨子的人”艾芬医生突然发出短视频报平安,曾经有很多人表示怀疑。认为可能是外界寻找艾芬医生的呼声太强,所以当局要求艾芬医生“露面”,为当局自证清白。

现在李泽华会不会也是“被露面”呢?诸多疑点相当值得怀疑。就是说,需要外界继续关注李泽华、艾芬医生,也要多多关注陈秋实和方斌、张文斌等等。就像我们当初关注李文亮医生一样,只要给予关注,就是在给他们帮助。

说到李文亮医生,很多人都知道,这是眼下最典型的一例因言获罪。最近,当局又弄出了一个李文亮第二,同样是因为言论受到当局的打压。

李文亮第二:“棒棒医生”被免职

网络流传一份鄂东医疗集团纪检委的通报,说余向东在个人微博、微信公号“严重损害党和政府形象”,给予记过处分。同时免去他在鄂东医疗集团管理质量部主任和市中心医院副院长的职务。

余向东是湖北黄石市中心医院副院长,他长期用“棒棒医生”的笔名发表医学科普文章,有近百万的微博粉丝。疫情期间,曾在微信公众号针对各种治疗中共病毒肺炎的方法发文,批评在病毒面前,原本在中国就虚弱得可怜的循证医学已经濒于全面崩溃。正是这篇与当局不同调的文章,让他遭到了处分。

余向东的遭遇,毫无疑问是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的再版。4月20日,他在微信发表最新的文章说,“‘妾心古井水’了,不参与,不折腾,也管不了”。言词中透露著无奈,也基本证实了关于他的传闻。

知名健康博主“风湿科聂医生”表示,看到棒棒医生被发红头文件点名批判,感到非常的悲哀。太多人容不下不同看法、意见。

当局的思路就是“稳定压倒一切”,它会把一切不和谐的声音都看作是不稳定因素,看作是对政权的威胁。在这个思路之下,中共会不惜一切代价,消灭掉它认为的所有不利言论。

当然这种后果是可以预见的。只要言论还在被打压,吹哨人还在被处理,真相还在被掩盖,那么灾难就会如影随形。李文亮医生不是第一例,“棒棒医生”也不是最后一例。昨天是他,明天可能就是你。

尊重生命、重视人权的西方国家,对这一点看得很清楚。所以他们一定要追查事件真相,向中共问责。

澳总理:WHO成员国都应支持独立调查

今天,澳洲总理莫里森表示,世卫组织所有成员国都应该支持国际独立调查这次大流行,这是一种义务。他说,“如果要成为WHO这种组织的成员,就应该担负起相关的责任和义务。”

莫里森告诉记者,“在病毒问题上,我们希望世界变得更加安全⋯⋯希望其它所有国家,不管是中国或者其它任何国家,都将此作为目标。”

昨天,他还主动与川普、默克尔和马克龙通电话,协商展开对这次疫情的国际独立调查。他敦促几位世界领导人支持调查疫情的起源和传播,并追究相关责任。

有意思的是,澳洲《每日电讯报》昨天登了一幅插图,把中共国的国徽加上了病毒的外环,看上去是一个“病毒国徽”。

起诉中共第二州?川普:告中共很棒

前天,美国密苏里州已经就中共病毒造成的巨大损失,将中共政府告上了法庭,要求索赔8万亿美元。

在昨天的记者会上,川普被问到了对这件事的看法。川普说,“我喜欢密苏里州,这事很棒”,“我敢肯定这不会是最后一起诉讼。”

川普的态度已经相当明确了,他支持各州对中共的起诉,支持美国人民对中共起诉,并要求赔偿。

川普的判断也是相当准确的。就在他说这句话前不久,密西西比州总检察长费奇已经在推文中表示,要代表密西西比人民对中共提起诉讼,现在正在筹备当中。

费奇在推文中说,“由于中共对中共病毒疫情的处理危险,而且恶意隐瞒,太多的人遭受痛苦。密西西比人理应得到公正对待,我将在法庭上寻求公正。”

她还公布了一份起诉声明,表示要让中共为自己恶意且危险的行为负责。因为中共压制记者、医生、检举人和其他人的声音,让数百万人暴露在病毒之下。让世界没有做好准备,造成了更高的死亡和更危险的公共卫生影响。要求中共必须对所造成的损害负责。

密西西比州是第二个起诉中共的州,那么哪个州会成为下一个、再下一个呢?美国联邦政府会不会起诉中共呢?这都是人们很感兴趣的。

福克斯新闻20日报导,国会众议院22名议员已经联名上书国务卿蓬佩奥和司法部长巴尔,要求他们立即到国际法庭状告中共。如果中共不服判决,就按照国际法49-51条要求中共履行赔偿对世界造成的灾难,否则全球将与中共断绝贸易往来。

再观察蓬佩奥近期的一些说法,不能排除联邦政府起诉中共可能。

在昨天的记者会上,蓬佩奥再一次批评中共没有及时向世卫组织通报疫情信息。直到中国各省都出现了疫情,才报告“人传人”的现象。他说中共的行为违反了世卫组织的相关规定,“希望其它国家追究中共政府的责任”。

他呼吁其它国家追究中共的责任,那么美国政府会不会追究呢?可能性是很大的。

多国索赔,欧洲朋友也动刀

其实就目前来说,已经有多个国家开始、甚至已经向中共索赔了。其中包括英国、澳大利亚、埃及、印度等等,让中共想不到的是,连欧洲朋友意大利也举起了大刀。

前天,意大利成立了“向中共政府集体诉讼索赔”的联署网站。计划50万人联署,寻求在美国司法下联合诉讼。

网站刚刚推出一天,就是数百人连署。中央社报导,连意大利的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和百年饭店也要提告。

这项行动是由意大利非营利组织“欧洲一体”带头发起的,负责人裴洛尼表示,计划在四五月连署,六月诉诸法律行动。他预估连署人会超过50万,索赔金额可能超过1000亿欧元。

意大利的控诉索赔还是在起步阶段,但在其它欧美国家已经如火如荼地进行了。

除了美国之外,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学会公布了一份长达44页的诉讼法律依据。印度孟买律师苏哈尼也已经向国际刑事法院提出了控诉。

苏哈尼指出,中共政府的隐匿疫情是反人类的行为,是对人类的背叛。在诉状中,他把习近平和其他4位中共官员都告上了法庭。指控他们隐匿疫情,造成全球生命和经济的重大损失,要求索赔2万5千亿美元。

相信追责中共、要求赔偿的风潮会越来越大,甚至可能会形成追责风暴。有网友预估,世界可能会联盟向中共追责。还有网友表示,当初义和团事件招来八国联军入侵,如今的北京当局可能会招致八十国联盟索赔。网上早就出现了“庚子赔款”和“辛丑条约”这样的说法。

但问题是,各国的追责索赔能不能如愿。因为美国在1976年设立了《外国主权豁免条例》,使外国政府在美国享有法律豁免权。就是说,法庭可能以没有司法裁决权为由,做出撤案处理。

索赔能实现?要看一个关键因素

那么起诉中共政府还可以进行吗?索赔能实现吗?这就要看一个关键因素,美国国会会不会修改《外国主权豁免条例》。

上周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霍利提出了一项新法案,要求褫夺中共的主权豁免权。阿肯色州参议员科顿和德州众议院克伦肖也提案,要求在原来的条例基础上,增加新的中共病毒疫情的例外条款。

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特里对BBC表示,有鉴于针对中共隐瞒疫情的愤怒情绪正在美国酝酿,国会通过法案,解除中共的主权豁免权“并非不可能”。

如果国会介入立法,那么对中共的诉讼索赔在美国境内就会被继续推进。

当然,按照美国宪法,美国总统有否决权。不过从川普支持美国民众索赔的态度来看,他会否决吗?而且即使川普否决,国会还有可能驳回总统的否决。

以上是今天电视的内容。在会员区,我们会说说里根政府官员正在推动重启“苏格拉底计划”,阻止中共的扩张。另外疫情之下,很多人都在寻找解药,其中有黑客就攻入了中共的部分电邮系统寻找相关资讯。然后跟大家分享一位“老牌政法大学生”对这场瘟疫的看法,以及一位武汉嫂子的“汉骂”。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