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对武汉中共肺炎真实死亡人数的一个分析

中共肺炎爆发蔓延后,人们一直都在怀疑中共隐瞒了武汉确诊者的死亡人数

4月17日上午,武汉当局公布了修订后的中共肺炎死亡人数——截至4月16日24时,确诊病例的死亡病例核增1290例,累计确诊病例的死亡数订正为3869例。虽然新公布的死亡人数比原来一下增加了50%,但人们仍然怀疑中共在继续隐瞒死亡人数,只是不清楚到底瞒报了多少。

“改变中国”英文网站ChinaChange.org的创办人和主编曹雅学是位追踪武汉中共肺炎死亡人数的有心人,通过具体深入的分析和研究,她得出了一个富有说服力的结论:截止2020年4月9日,武汉市因患中共肺炎死亡的人数在22,000至30,000之间。

曹雅学是怎么得出这个数字的呢?

在“武汉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数估算”一文里,她首先把自2019年12月1日武汉确认其首例中共肺炎病例,到2020年3月23日政府宣布疫情得到控制并重开殡仪馆的时期分为两段。自1月23日武汉封城到3月23日间,没人能从殡仪馆中领回死者骨灰。她曾向两位武汉居民请教当地丧葬风俗,被告知说,在武汉,死后不超过三日会进行火葬,火化在早晨进行,大多数情况下,当日下午三点前,家属即能领到骨灰并安葬或带回家中。基于这种传统,同时考虑到中共肺炎死者都会尽快送到殡仪馆火化,那么在1月23日封城前死者的骨灰应已经基本被领走。所以3月23日殡仪馆重开时发放的骨灰,应该基本上是在1月23日至3月23日之间的死者骨灰。此即列入统计的60天。(3月23日疫情得到控制后的死亡数字应该不大,故为方便估算可忽略)

曹雅学接着指出,3月23日,武汉第二大殡仪馆武昌殡仪馆宣布,他们“争取每天发放500个,尽力在清明前做好发放工作。”今年的清明节是4月4日,是中国传统的悼亡节日。换句话说,武昌殡仪馆将会在大约12天里,发还约6000人的骨灰

500×12=6,000

在疫情爆发初期,中国境内社交媒体上曾经流传过一张图表,上面列示了武汉所有殡仪馆的火化炉数量,这些数字取自殡仪馆的官网,由此可知全武汉有大约84座火化炉。

据《南方人物周刊》一月底的一篇报导,“大约从1月20日开始,就限定仅有汉口殡仪馆接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遗体”。但由于死亡数急剧攀升,2月1日,国家卫健委发布规定,“遗体应当就近全部火化,不得采用埋葬或其它保存遗体方式“,政府并规定了每个医院和相应殡仪馆的归口关系。

武昌殡仪馆有15座火化炉,60天内火化了约6000具遗体,这意味着,在这60天期间,每炉平均火化了400具遗体。

按此计算,1月23日至3月23日间,武汉市的84座火化炉,火化了33,600具遗体。

400×84=33,600

考虑到有一些未经证实的报导称一些火化炉在此期间无法正常运行,此处以总数的10%计,为8座,余76座,则修正后的60日期间武汉市的火化量为:

400×76=30,400

现在需要从估算的30,400死者中,减去这个城市非新冠病毒感染的正常死亡数。

据官方统计资料,2018年武汉自然死亡人数为47,900,日均131人。以此估算,60日内,非因新冠病毒感染死亡的人数约为7,860人:

130×60=7,860

30,400–7,860=22,540

因此,曹雅学估计,1月23日至3月23日间的60日内,大约有22,540人死于中共肺炎。

再看2019年12月1日至2020年1月22日间的死亡人数。

曹雅学认为,估计这个期间的死亡数有相当难度。比之1月23日至3月23日期间,人们缺乏具体的数字来开始估算,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估算中共肺炎死亡人数是从什么时段开始急剧攀升的。

她在文章中写道,疫情爆发早期,一组中国科学家在一篇论文中将第一例确诊病例的感染时间,确定为2019年12月1日。我们将此设为估算起点。不过《南华早报》在三月中旬报导,官方资料所能追溯的首例感染发生于11月17日,尽管并未确定报导中这名55岁的患者是否为“0号病人”。从那时起,据《南华早报》报导,每日新增1-5名病例,但直到12月中下旬之前,武汉医疗界并未意识到他们正在处理的,是一种新型且颇具感染性的疾病。已有详尽的记录表明,中国卫生部门,取命于中央领导,在12月后两周和1月的前三周间,通过封锁消息,假装疫情并不严重、并且可控的态度疏忽以对。而真实的情况是,自一月初起,各大医院的发热患者蜂拥而至,接踵摩肩。据一份被披露出来的内部通报,到1月18日,已有超过1,100名医护人员感染。(相较之下,武汉卫健委于1月21日对外宣称,仅有15名医护人员感染!)

从相关医患提供的大量陈述可知,患者一般会在感染后三到十四天内出现症状。《柳叶刀》近期发文称,“从症状初现到进入特护病房的时间中值大约是10天”,而“从症状初现到死亡的时间跨度从2周到8周不等。”

曹雅学认为,基于以上数据,武汉中共肺炎感染者开始密集死亡时间应在1月15到26日间,并从这个时段起一路飞升。这和第一手的陈述是相吻合的,也大体可以解释,为什么政府一月中旬还在试图掩盖疫情爆发,1月23日却180度大转弯,突然下令封城。

1月23发表于中文媒体的一份报导引述了一个一线医疗工作者的说法:“我们的隔离病房已满。一些同事已经被感染。现在的病人量剧增,医生和护士都处于超负荷运转的状态。有很多医生和护士可能每天工作要10小时以上,像今天我工作了快13个小时。”

艾芬医生是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在一份在中国被封禁的访谈中,她说:“1月21号,我们急诊科接诊1,523个病人,是往常最多时的3倍,其中发烧的有655个人。”“一天发热门诊门口的排队,要排5个小时。正排著一个女的倒下了,看她穿着皮衣,背着包包,穿着高跟鞋,应该是很讲究的一个中年女性。”

1月28日,当官方公布的死亡病例仅为85例时,武汉市民政局的官方微博却写到:“为加强运力,已争取市指挥部、省民政厅支持,配调了一批殡仪车辆、人员以及防护装置,充实到殡仪馆,提高遗体接运和服务保障能力。”

2月1日,一张手机截屏在社交媒体疯传。图片中,武汉殡葬业从业人员的一个联合会组织紧急向社会寻求物资供应援助,其中就包括运尸袋

同样在2月1日,武汉居民方斌亲自探访了四所医院。中午时分,在武汉市第五医院外,他看到一辆武昌殡仪馆的车辆。他看到车里有三个尸袋。然后他进入医院,用手机拍摄了繁忙的走廊、拥挤的候诊区和垂死的病人。五分钟后他走出医院,看到方才那辆车上,已有八个尸袋,殡仪馆工人还在继续搬遗体。这仅仅是疫情爆发期方斌偶然碰上的一个场面,第五医院也仅仅是全武汉61个三级医院之一(拥有501个以上病床数的医院为三级医院),论其规模,仅排名26而已。

2月3日,一个名为“谷雨实验室”的微信公号发表了题为《武汉殡葬一线员工崩溃求助,披露罕见内情》的文章。文中,一个名叫老黄的武昌殡仪馆行政工作人员说:“从农历新年的次日(1月26日)开始,全员上班,每个人都要参与搬运尸体。”他提到,“事实上,在大年前,压力就已经上来了(原注:死亡人数已经明显增加)。上级从随州市增派了人手支持,1辆车,4个人。”“馆里4部电话全部在接,接线员24小时在岗,都已经累得筋疲力尽。”“其实年初华南海鲜市场出事之后,我们馆就已经做了准备,采购了一批防护服、口罩,包括84消毒液,但没想到用量太大,我们的库存很快用尽。”

为估算12月1日至1月23日这段期间的死亡人数,曹雅学咨询了几位判断力可靠的朋友。稳妥起见,他们建议她避免为这个时期提供一个具体的估算数字。她觉得这是一个中肯的建议并决定采纳。这期间的死亡数也许是几百,也许是几千,以目前的公开信息,人们难以估算。

既如此,曹雅学把她对武汉自此次中共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死亡人数的估计区间设定在22000到30000间,应该比较合理。

看到这里,我想各位对于中共究竟有没有隐瞒武汉中共肺炎死亡人数,如果隐瞒了,大约隐瞒了多少,心里该更有数了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