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外交游说踢到铁板 中共画皮正被揭开

最近北京当局可以说是焦头烂额,一方面国内疫情仍未消停,经济复苏难,人心惶惶,不满之声不绝于耳;另一方面因为中共瞒报疫情导致病毒祸乱全球,造成二百多万人确诊,十几万人死亡,世界很多国家政府和民众都深为不满,纷纷表示要追究中共的责任,美国川普(特朗普)总统更是前所未有的表达了出奇的愤怒,而且不再给中共留任何的面子,明确表示中共要承担后果。至于美国参议员提出的两个抗共法案一旦通过,对中共而言不说是灭顶之灾,但也差不多远。

对于中共在国际上的日子不好过,最有感触的理应是中共的外交官们。最近,中共外交连连受挫,就是例证。

4月14日,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称美国威斯康星州参议院议长罗格·罗斯最近披露,中共驻芝加哥领事馆曾以私信要求他提出表扬中共抗疫的决议案。他是在2月26日收到的中共驻芝加哥总领事赵建的夫人吴婷的电子邮件,邮件附上了拟好的两页英文决议草案,内容包含:称赞中共封城、快速建方舱医院的防疫措施“对全球抗疫至关重要”,“为世界争取了机会之窗”;中共一直“透明且迅速”的与世卫组织和国际社会“共享信息”;疫情对美国公众的风险低,“没有必要过度反应”等。对此,罗斯只回复了一个字,“Nuts(疯子)”。

中共的确就是个疯子,明明自己祸害了全世界,却希望受害者为施害者点赞,世间有这个道理吗?而罗斯之所以公开邮件,就是希望揭露事实,并认清“哪些组织、甚至美国政府里面的人,愿意帮助中共的(政治宣传)”。除了公开邮件外,罗斯还提出了一项决议案,要求议会确认中共政府在疫情上“刻意误导世界”,并表示坚决声援中国人民,谴责中共政权。

丝毫不用怀疑,类似的邮件中共外交官绝不仅仅发给了罗斯一个人,虽然很多收到的美国人选择了不公开,但从迄今为止美国还没有哪个州通过这样的决议草案看,中共外交官的愚蠢行为只能让更多的美国政要更加看清了中共造假的本事,他们自然也不会甘冒政治风险,选择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为中共背书。不过,罗斯的曝光多少还是有些出乎中共的意料,而北京所收获的效果只能是适得其反,一心替主子效力的赵建恐怕要不寒而栗了。

中共外交人员的游说失败不单单发生在美国,在欧洲也出现了。据德国之声引述该国《世界报》4月13日的报导,中共外交官企图游说德国官员,要他们公开称赞中共的防疫措施,不过遭到德国政府官员的回绝。而德国外交部早在3月就致函政府各部门,警惕来自中共的此类游说企图。外交部建议:不要满足中方的要求。

德国联邦宪法保卫局还指出,中共官员极力打资讯和宣传战,例如试图反驳武汉是病毒源头的说法,或凸显中共为西方国家提供的援助,来塑造所谓可靠伙伴的形象。近年来,德国情报机关已经注意到,中共官方试图针对德国政府官员个人施加影响力。据北威州宪法保卫局2018年的报告显示,该州许多政府官员、职员都收到了大量的“接洽邀请”。

类似的游说应不仅限于德国,欧洲的法国、英国、意大利等国的中共外交人员也都在活动、游说,只不过很多还没被媒体曝光。但从欧洲多国甚少有官员站出来为中共背书看,中共外交官的努力并没有取得太大的成功,当然也无法让北京的主子满意。

在美欧的游说没有成功不说,中共外交官在海外还连遭抗议。4月12日,中共驻法国大使馆用中法双语刊出大使卢沙野写的题为《把颠倒的事实再颠倒过来—一名中国驻法使馆外交官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观察》一文,文中以谩骂式口吻指责西方国家对疫情态度轻漫,指法国养老院管理员集体逃避责任、弃死养老院病患等,并用“粗野”文字批判各国,扬言中国抗疫胜利。这篇“充满对西方的敌意和无端指责,甚至子虚乌有”的文章惹怒了法国朝野,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14日紧急召见卢沙野表达了不满,指其有关言行不符合两国双边关系的精神。

4月14日,哈萨克斯坦外交部长召见中共驻哈大使张霄,表达了对一篇题为《哈萨克斯坦为何渴望回归中国》的文章的不满,指文章内容与哈中两国的多边战略伙伴关系精神不符。哈萨克斯坦外交部还就此事向中共外交部发送外交照会,表示不同意文章内容。路透社报导称,这样的召见大使行为并不常见,因为两个邻国间通常避免互相批评,尤其是中共还给了哈萨克斯坦不少的帮助。

此外,针对广州不久前发生的因疫情对非洲人的歧视和驱逐之事,接受中共巨额援助的非洲多国驻北京外交官约见了中共外交部官员,多国外交部长也会见了中共大使,表示不能容忍中共对自己公民进行种族主义歧视。

比如尼日利亚众议院议长Femi Gbajabiamila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段录像带,称自己4月10日召见了中共大使周平剑,并在这个问题上向中共施压。Femi Gbajabiamila说:“我几乎没用外交辞令(跟他说话),因为我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到不满。”尼日利亚外交部长Geoffrey Onyeama也说,他召见大使并表示“极为关切”,呼吁中共立即作出反应。

比如加纳外交部长Shirley Ayorkor Botchwey谴责“非人道”待遇和种族歧视行为的同时,召见了中共大使,表达失望,并要求中方立即采取行动解决这个问题。

比如非洲联盟委员会主席马Moussa Faki Mahamat也表示,他召见了中共驻非盟大使刘豫锡,表达“极端关切”。

一直被中共视为“兄弟般”国家的非洲诸国,对中共如此公开批评还是相当罕见的。有意思的是,在病毒大流行期间,尤其是当中国开始封锁,非洲国家尽管有几十个、甚至数百名学生被困,但是非洲国家却与中共官员一道谴责“外国人撤离”,许多非洲国家还公开称赞北京对病毒的应对得当。从给中共站台,到对中共表达不满和抗议,在汹涌的疫情面前,非洲国家的高官们也明白,自己上了中共的当。而中共若要摆平这些国家的不满,不知道还要奉上多少封口费。但这次封住了,一旦疫情在非洲全面爆发呢?

中共外交的连续受挫,说明中共“假、恶、骗”的本性正在被世界认清。清初小说家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中有篇名为《画皮》的故事,讲的是个王姓书生一日清晨偶遇一名无家可归的美丽女子,王生因为同情其遭遇,遂将其带回家中藏进书房。不料,这是个专门吃人心的面目狰狞的鬼所变,在美丽的人皮后面是“翠色的面皮,长而尖利、像锯子一样的牙齿”。当道士识破其真面目后,因可怜其境况不忍伤其性命,故只是用拂尘希望将其吓走;但披着人皮的鬼却恼羞成怒,将王生的心脏挖出后逃走。道士最终运用法术将鬼消灭,王生也在神仙的帮助下死而复生。

与故事中面目狰狞的女鬼一样,中共在自我装扮的“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互利合作”等“高、大、尚”画皮背后,隐藏的正是称霸、祸害世界的险恶用心。中共病毒蔓延世界,就是因为许多人只看到了貌似美丽的画皮并受到其蛊惑,严重者丧失了性命。好在随着世界的清醒,中共的画皮正在被揭开,其青面獠牙的真面目终会曝光于天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