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大摩CEO染疫 华尔街为中共输血3万亿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17日讯】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瘟疫蔓延全球,世界金融中心华尔街也被病毒攻陷,多位知名高管染疫甚至死亡。近日,著名投资银行摩根斯坦利首席执行官詹姆斯.戈尔曼(James Gorman)对外宣布,他已经从新冠病毒中恢复,这是已知的最资深的华尔街高管被病毒感染。

华尔街多名高管中招

61岁的詹姆斯.戈尔曼在过去的10年中,一直担任摩根斯坦利的CEO及董事长。4月9日,他对外界宣布感染新冠病毒并已经康复。

摩根斯坦利首席执行官詹姆斯.戈尔曼4月9日对外宣布,他已经从新冠病毒中恢复。示意图 (Andrew Renneisen/Getty Images)

华尔街另一家著名的精品投资银行杰富瑞(Jefferies)的首席财务官(CFO)佩格.布罗德本特(Peg Broadbent),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3月29日,56岁佩格因感染中共病毒引起的并发症去世。他生前曾在大摩(摩根斯坦利的俗称)工作了16年,他的妻子Hayley也曾在大摩担任高管。

另一家著名的华尔街公司、被外界称为小摩的摩根大通也传出噩耗。3月21日,前资深高管比尔.派克(Bill Pike)因感染中共病毒离世。

此外,4月7日,美国多家媒体报导,位于曼哈顿的摩根大通总部,一个楼层有约20名员工的病毒检测呈阳性,另有65人被隔离。

中共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

当前,这场气势汹汹的大瘟疫导致全球恐慌,面对危机,各国政府和民众不得不反思:病毒到底为何而来?它和共产党有什么关系?个人和国家又该如何趋吉避凶?

《大纪元》3月11日的特稿《中共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指出,中共肺炎(又名新冠肺炎)因为中共的隐瞒而迅速向全球蔓延,瘟疫虽无情,但并非无迹可循,瘟疫向世界蔓延之势,清晰地勾勒出它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蔓延。

至于这些著名银行家为何频频中招也许各有原因,但是华尔街在过去20多年间为中共输血3万亿美元,以及与中共官二代勾结的丑闻,却不得不令人深思。

前摩根大通资深官员比尔·派克(Bill Pike)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于最近离世。图为摩根大通纽约总部。(Al Bello/Getty Images)

官二代进入华尔街

华尔街这些投资银行与新兴国家,特别是中共当局的特殊关系,是近年来最受关注的新闻之一。2019年2月21日,美联储宣布,前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弗莱彻,终生被禁止在银行界从业。

美联储当时的声明说,弗莱彻“不当地制定了”一项推荐招募计划,接受外国政府官员、客户和潜在客户的推荐,提供实习和就业机会,为公司换取不正当的利益。

美国司法部2016年公布的文件显示,早在十几年前,摩根大通就制定了所谓“子女项目”(Sons and Daughters),利用为中共高官和企业高管亲属提供实习或就业机会,赢得数亿美元的交易。

2016年,摩根大通因此被联邦政府罚款2亿6400万美元。

“这所谓的子女项目只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行贿,”美国司法部刑事部门负责人莱斯莉.R.考德威尔(Leslie R.Caldwell)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2016年美国司法部调查显示,在过去7年里,摩根大通先后雇佣了大约200名实习生和全职员工。

其中大约一半是由在中共国有企业和政府机构的官员所推荐。虽然这些职位的候选人有许多都是不合格的,但摩根大通还是聘用了他们。

摩根大通并不是华尔街第一家也不是唯一一家采取这种方式获取中国业务的人。

2015年5月31日,据法新社报导,摩根士丹利收到传票,要求该行把其与30多名中共高官的往来通讯送交给美国证交委员。

当时,美国证监会,向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瑞银(UBS)、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和花旗(Citigroup)等,提出提供信息的要求。

目前知道的属于“最恶劣的职位候选人”是中共商务部长的儿子,名字是JUE(汉语拼音,玨或决)。虽然这名部长并不是摩根士丹利的客户,但他掌握有批准企业合并的大权。

此外,高盛银行曾经聘雇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中国光大集团董事长唐双宁的儿子唐晓宁则被聘雇为摩根、花旗及高盛银行工作。2010年,中共前常委刘云山之子刘乐飞推荐了两人,以培训生身份进入摩根大通。

高盛银行曾经聘雇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新纪元合成图片)

华尔街为中共输血

摩根斯坦利的中国区官方网站说,它为中国客户在全球股票资本市场,融资总额超过3200亿美元。那么华尔街整体给中共当局输血多少呢?

旅美政经评论人士秦鹏在他的自媒体节目《秦鹏政经观察》中表示,著名媒体人、《世事关心》节目主持人萧茗,访问里根时期的一个顾问罗杰.罗宾逊(Roger Robinson)时,对方告诉她,华尔街替中共输血的总额大约是3万亿美元。

“因为以美元计价的债券在法兰克福、香港、新加坡发行,但是这些债券最终都被美国的投资银行透过海外的二级市场收购到了美国,所以这是个复杂的问题,相信我,我曾经尝试过,我估计是上市资本或者股票的规模有1.9万亿美元,另有高达1万亿美元的债券,美国每年的国防经费是7千亿美元,想像一下如何累积多达3万亿美元。”罗杰.罗宾逊说。他自1985年以来一直担任咨询公司RWR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这些钱透过融资的中共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和银行等,开始源源不断壮大著中共的实力。不过,秦鹏认为,3万亿美元仍是一个保守的数字,低估了华尔街的影响力。

秦鹏分析指出,在过去的30多年间,美国和世界列强为了利益,对中共侵犯人权装聋作哑,在全球化的旗帜下,帮助中共发展壮大,不仅成长为最大的世界工厂,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全面渗透美欧等强国政治经济文化商业各个领域,渗透和影响了联合国和世卫组织等世界组织,对外扩张的野心也日益膨胀。

中共最终在无视国际法和国际价值观的情况下,掩盖病毒真相,把魔鬼释放出笼,成为今天威胁全球人生命和经济安全的头号敌人。这当然是列强们的自食苦果:天真幼稚、以及短视、唯利是图。而这个过程中,华尔街不幸的,成为中共的主要帮凶之一。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