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黑商追逐口罩暴利 仿冒原料都价格翻番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15日讯】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继续蔓延全球,截至目前已有近200万人染疫,逾12万人死亡。受疫情影响,国内外对口罩等防控物资的需求陡增,导致口罩关键成分“熔喷无纺布”极度稀缺,其替代品纤维料价格亦随之暴涨。但这一系列现象背后却隐藏有巨大的黑幕和安全隐忧。

熔喷布紧缺 替代品价格暴涨畸高

熔喷无纺布是口罩最核心的材料,这是一种以高熔融指数的聚丙烯PP为材料,纤维直径可以达到1微~5微。随着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口罩脱销的同时,熔喷布也极度紧缺。

“卫材之乡”河南省长垣市一名不具名的口罩厂主介绍,由于缺乏熔喷布,当地很多口罩企业已经停产。他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根本买不到原料,即使能采购到一点,也不够一天用的。”

原材料稀缺导致熔喷布每吨价格高达30万~50万元,不少新增布厂因此将部分需求转向了纤维料,也是一种聚丙烯产品。

《中国证券报》报导,4月13日,神华包头S2040纤维料的拍卖价达到了22,000元/吨。而4月10日,其价格仅为11,000元/吨。外界预计S2040的价格明天可能继续暴涨。

“明天吨拍卖价估计要上3万!这简直是印钞机!”有市场人士感叹。

S2040是上海赛科生产的聚丙烯纤维料的一种牌号,主要用作普通无纺布的生产,并非是口罩所需的熔喷层PP专用料。

聚丙烯价格暴涨又推动了聚丙烯原料——丙烯的价格暴涨。过去这个周末,两天时间丙烯价格即由6,000元/吨左右最高涨至12,000元/吨。

截至4月13日,山东丙烯主流价格在7,400元~8,000元/吨,但仍较上周五价格涨幅达23%~25%。

防控物资需求猛增 大陆相关行业乱象丛生

由于熔喷布等原材料价格畸高和供需面错配,大陆防控物资行业目前乱象凸显。

《中国证券报》报导,受暴利驱使,一些小型熔喷布生产机在民间开花,这种生产机不适用熔指PP1500以上的改性料,所以大多采用S2040来生产“熔喷布”。这一乱象在江苏扬中市尤为突出。

据当地监管部门统计,截至4月10日,扬中登记注册的涉及熔喷布生产、销售的企业已达867户,且全都是在疫情发生后新注册或变更经营范围的。但有关熔喷布质量和资质的投诉也随之而来。

有自称扬中的知情者回应说,据他观察,该县“几乎90%的人都在参与。20万元的机器,日入5万,一周就能回本,太疯狂,丧良心。”

另有业内人士近日在微博爆料,由于制造熔喷布的设备需进口、订货周期长,山寨机开始出现。黑市对山寨机的要求仅仅是“做出来的东西看上去像那么回事,原料适应性强,价格低廉”,至于喷出来的布过滤效率是否达标,并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于是,江苏扬中在一夜之间冒出数百家大大小小的熔喷布厂,用精度不够的山寨机日夜赶工“熔喷布”。但是由于熔喷料的熔指太高,无法在山寨机喷出布来,这些厂家转而大量收购市面上熔指40左右的纤维料做原材料。

业内人士爆料。(截图)

这位业内人士说,这样生产出来的布,过滤效果和丙纶地毯、无纺布袋子以及滤棉相似,但是上市时却打着中石化的旗号销售。他感叹这些黑心厂家“没底线”。

生意社高级分析师满蓉蓉表示,有行业内人士向她透露,当前部分地区几乎家家户户都在产口罩,生产企业的实力良莠不齐。此外,近期当地所采购的熔喷布或纺粘无纺布质量不一,因此口罩所用无纺布的生产端、采用的聚丙烯原料、或是工艺方面都出现问题。

近日,已经曝出多起出口海外的中国产口罩存在质量问题,包括:比利时官员反应从中国购买的300万个FFP2口罩都不能用;芬兰卫生部官员也反应,从中国购买的200万口罩也全部不合格;荷兰下令召回已发往医疗机构使用的从中国进口的60万只口罩……

(记者萧静综合报导/责任编辑:云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