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华为2019年财报出炉 美国制裁威力大

华为3月31日举行2019年财报线上发布会,公布去年全球营收业绩。

据公布,华为2019年全球销售收入8588.3亿元人民币,大约折合1229.6亿美元(美元金额折算采用2019年期末汇率,即1美元兑6.9840元人民币)。净利润人民币627亿,年增5.6%。

华为在去年1月18日公司年会上公布其2019年营收目标1259亿美元,4月,华为再将全年总目标上调至1350亿美元。另外,华为2018年财报当年净利润人民币593亿,年增25.1%。

华为是自2019年5月被美国纳入实体清单,意味仅两个季度的有限管制之下,华为全年营收目标高标低标都落空,至多大减120亿美元,以及净利润年增率大幅萎缩近20个百分点,纯益成长幅度创下近3年新低。

按照地域划分(营收年增率),华为2019年中国地区收入,同比增长36.2%。海外销售,增幅仅为0.9%。作为对比,2018年华为海外收入增速高达20%。可见美国禁令重挫华为海外业务增长。

从区域市场看(并比较2018年营收增速):2019年中国收入同比增长36.2%(2018年增长19.1%),欧洲中东非洲业务收入同比增长0.7%(2018年增长24.3%),美洲收入同比增长9.6%(2018年增长21.3%),亚太地区收入同比减少13.9%(2018年增长15.1%)。以上数据说明,华为在海外去年丢失的市场不小,尤其最大的海外业务粮仓欧洲市场,不进则退。

从业务情况看:华为2019年消费者业务(主要是手机)收入4673亿元,同比增长34%,运营商业务2967亿元,同比增长3.8%。以上数据说明,原本华为最主要的运营商业务退居次要,不复往年荣景,且增长乏力;2019年就靠消费者业务(还是中共政府帮忙坐大国内市场)撑著;不过2019年增速34%相比2018年增速45.1%,足足掉了11个百分点;欧美市场智能手机销售直线下滑,中国市场的高增长也弥补不了;而且华为的鸿蒙系统至今难以取代Google的GMS。

华为号称合同“全球第一”的5G销售收入,财报未见明细。但在发布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透露:“2019年我们的5G收入,只是30多亿美金”,也就是中国与海外市场5G收入合计不足210亿元人民币(美元金额折算采用2019年期末汇率,即1美元兑6.9840元人民币),占2019年的运营商业务(2967亿元人民币)总收入比例仅有7%。显然美国出口管制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此外,华为在2019年曾多次公开宣布在全球获5G商用合同,例如9月3日华为亚太创新日上,华为宣布全球已得50多个5G商用合同,5G基站发货量20多万个。若将华为2019年210亿人民币的5G收入与5G基站发货量做对比,(即便发货量可能存在大于销售回款量),则会显得华为海外5G商用合同数量不无掺水。

直到2018年,华为的海外业务处于高速增长态势(占总体营收的48.4%),到了2019年华为海外销售史无前例丢掉7.4个百分点。总之美国自去年下半年来的出口管制,让华为2019年海外增长被按下暂停键。

全球贸易是正常做生意,而中共越来越被看清楚,是利用贸易达到渗透其他国家政经社会这项目标的手段。如同“一带一路”,中共不是为了建立互惠贸易伙伴,而是藉债务陷阱网罗附庸国。特别是这次全球疫情严峻时刻,口罩都可以被中共用作威胁的工具,何况国安危机难测的5G建设。

大纪元4月8日报导,华为正面临美国《反黑法案》(Racketeer Influenced and Corrupt Organizations Act,简称RICO)的追加起诉。

此前已有执业律师分析指出,美国《反黑法案》是用来处理黑帮犯罪的,美国对华为祭出《反黑法案》,主要是认为华为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已经呈现“特定的不法模式”,因此选择用《反黑法案》控告。美国司法部起诉书揭示,华为实际不是一家单纯的营利事业。现在可以说它也是中共病毒(CCP virus)的一种,如果不小心封锁,日后代价将比一时利益200亿美金更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