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回不去了” 美媒揭封城四大后遗症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10日讯】武汉市解除了长达76天的封城,但这座曾自诩为“中国凤凰城”的春天尚未真正来临。美媒揭示,武汉的极端封城留下四大后遗症,市民仍笼罩在恐惧、歧视、经济压力和回不去的惆怅之中。

开城不开门

4月8日,随着江汉关钟楼零点的钟声响起,武汉的封印被解开,成百上千的私家车鸣著笛,如潮水般冲出武汉高速公路路口。

一位姓王的女士在武汉天河机场对路透社说,1月21日开始就没出门,现在要回家找父母,“我要去看我的父母。”

“我想他们,不要说了,再说我要哭了。”她哽咽的说,“就没想到会在这里呆这么久。”

武汉解封第一天就有6万多人出城,但这些人大多不是武汉的常住人口。(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然而,素有“九省通衢”之称的武汉,交通大门是打开了,但小区的大门依然关得很严。在央视有关武汉解封的报导中,湖北一位小姑娘留言称:“解封个屁,小区管的更严了。”

美国之音报导称,武汉开城的最大意义在于,持健康绿码、正常体温的武汉人可以赴外地上岗、以及被封城困住的外地人也终于可以返乡了。解封第一天就有6万多人出城,但这些人大多不是武汉的常住人口。

但问问真正在当地生活的武汉人,这个城市开始出现生机了吗?他们中的很多人挤不出笑容。

经济萧条

在杨先生眼中,武汉仍很萧条。他说,餐饮、娱乐等行业都还没有复工,就算开工了,怕是很多人都不愿意来武汉工作了,因为连湖北本地人也怕病毒,至今都还不愿意出来工作。

解封第二天,市内公交线路还是非常少,地铁也未全部开通。杨先生说,他认识的一些经济条件较好的朋友还是惜命、忌惮出门、甚至连下楼都不愿意。

生意难做,刚刚开门营业的武汉光谷步行街的数十家业主,在商场内外游行抗议,高喊“减租一年”。杨先生表示,除非政府介入协调,否则看不出来他们的诉求会有结果。

当天中午,杨先生去邻近的孝感市用餐,总部设于武汉的连锁品牌“艳阳天”餐馆内、生意看起来“非常惨淡,整个中午就我们一桌客人”。

在武汉人眼中,经济仍很萧条。(Getty Images)

中共病毒的恐惧挥之不去

一场疫情噩梦下,政府出手的绿码管制让武汉人连进出小区、写字楼都需要绿码,每天的行程,政府一手掌握,清清楚楚,让武汉人完全没有了隐私,是最大的后遗症,而这样的牺牲所换来的自主管理式的绿码机制,却根本不具医学根据,保证不了他们是健康的人,也不能防止疫情的二次爆发。

杨先生说,武汉人心浮动,大家最关心的还是疫情何时结束?疫苗何时出炉?

中共病毒是武汉人心中永远的痛,除非终极解方的疫苗问世。否则,武汉人明白,全世界都带着有色眼光看着他们、心里防着他们有多少人是“无症状患者”。

中共政府直到3月31日才正视无症状患者的大黑洞,而这个大黑洞还会不会再拖垮武汉和其他城市,政府也无法给出个肯定的答案。

歧视是另一个武汉人心中的痛,几乎人人闻武汉色变。直至今日,就算武汉解封了,就算中国网民个个热情地喊著“欢迎武汉归队”,但现实上,对武汉的歧视其实尚未完全退散。

杨先生说,外地设有各种不成文的歧视和限制武汉人、乃至湖北人的政策。

一位在浙江省义乌市从事批发生意的林先生也坦承,就连远在700公里外的义乌市也摆明了还不愿意接纳来自武汉的农民工。

他说,工厂现在开始招人,如果10人中有2人来自武汉,工厂一定优先考虑其他省份的那8人,因为大家都“心有余悸”。

对中共病毒的恐惧,在武汉人心中挥之不去。(Getty Images)

武汉不太可能恢复

来自上海的公民记者张展,2月1日进入武汉,至今尚未出城,她天天冒着生命危险,取得第一手记实报导。

据她观察,解封两天了,武汉人仍处于“难受、压抑”的状态,出外找工作,大家一听是湖北人,就不要了,尤其是周边省份,而在武汉打工的外地人,即便武汉工资略高、也想找机会离开。

据张展转述,解封第一天,就连在火车站转车经过武汉的人也对她说,如果没事,他以后是绝对不会来武汉。

她说:“这个城市…不太可能再恢复到之前的状态…未来,武汉作为交通枢纽的地位会减弱很多。”

张展表示,武汉人现在还很艰难,没有生存空间,酒店等行业,都只能偷偷开,因为政府还禁止开张,若违规被抓到了,得面临罚款。

疫情方面,张展不认为武汉的疫情控制住了,因为政府对于无症状者没有掌握,一年内二次爆发的概率很高,除非出现群体抗体,才能慢慢遏止染病趋势。

在中共政府祭出高压手段管控武汉疫情后,她说:“武汉人的生命活力都被摧毁了…还有就是恐惧,就是说,大家已经不知道,我是害怕政府(的管制)、还是害怕这个疾病本身。”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