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桑普:中共是反人类邪恶政权 妄图颠覆世界秩序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03日讯】中共病毒(俗称武汉病毒)疫情延烧至今,全球伤亡惨重,近期欧美多国领袖、政要纷纷发声向中共究责。香港律师、法学博士及时事评论员桑普接受《珍言真语》节目专访时表示,中共是反人类的邪恶政权,输出谎言加暴力的中国模式,妄图颠覆世界秩序。这场疫情将促使世界各国与中共切割,“美国将与世界主要国家结盟,形成自由民主阵营。”

中共在“甩锅”病毒来源后,近期展开“口罩外交”、“大外宣”宣传攻势,企图打造防疫有成、援助它国抗疫的形象。

桑普表示,中共的“口罩外交”适得其反,是做不下去了。以高价倒卖它国的捐赠物资、出售劣质不堪使用的医疗用品,暴露了中共道德无下限的政治手段、共产党治下人心崩坏的社会景况于国际,“在外国人眼中他们是什么样人?谎言已成日常,渗染到中国每一角落,制造的产品都盖上了‘假、伪、劣’的烙印。”

中共吹捧自我的大外宣策略,在桑普眼中更是大失败,“中国共产党算错了数,以为全世界经过这次大外宣,个个都会忌惮共产党三分,甚至会受它洗脑,不会的!我们有自由的资讯,我们有真相的调查,不会的!”

桑普说,中共是反人类的邪恶政权,丧心病狂地将病毒散播到全世界,颠覆世界秩序,“输出这种所谓的中国模式,是一种独裁、专制、谎言加暴力的模式去全世界。”

桑普说,这场瘟疫令中共种种邪恶行径曝光于国际社会,遭致西方国家切割与厌恶,促使欧盟五眼联盟(美、英、加拿大、澳洲、纽西兰)结成更加紧密的关系,“包括日本、韩国、台湾慢慢与美国连成一线,主要国家都会站在自由民主阵营的这一边。”另外,他也预测,美国与欧洲企业将撤出中国。桑普还语带嘲讽地说,这些正是中共在这场疫情中,帮川普(特朗普)总统完成近四年来做不了的事情。

他还表示,这场瘟疫将使美国国力增强,加速中共崩解。他说,中共在灭亡前势必做垂死挣扎,加大“野蛮的力度、骗人的力度、暴力的力度”,人们要在当前的病毒威胁下保存性命,乐观面对中共崩解那天的到来。

以下是访谈内容整理。

中国制防疫品不合格 全世界不敢用

记者:中共的“抗疫外交”遭遇 退货潮,“口罩外交”遇到瓶颈了?

桑普:一定是了,现在情况是“口罩外交”办不下去了。因为无论是测试盒或者口罩,甚至一些测温的仪器,很多都是造假的。

例如测试盒,它(中共)这个外交就是想免费或平价,或以高价去卖一些测试盒给一些国家,菲律宾也好、捷克、西班牙、土耳其也好,它的合格率大概只是20%至40%。菲律宾卫生部的助理部长曾说:(测试盒)准确度只有40%。(中共)即时给中共驻菲律宾大使作出警告,跟他说不可以这样说的。接着很多菲律宾外交部的人员出来说:“是我们错了,你们所有东西都是准确的,那些测试的仪器是民间私人基金会给我们的,不是你们的货品”,这样造假,这些谣言,继续甚嚣尘上。

说说口罩,口罩才是大问题。口罩首先的引爆点是荷兰。荷兰有130万个口罩由中国进口,叫KN95口罩FFP2型号。这一批口罩是给医护人员用、做手术用,处理病患的时候用,这些口罩要很严格,要很贴脸的,而且其滤罩必须可发挥功能,这些全部都不合格。(荷兰)首先验出60万个不行,接着验出全部都不合格,医院就将它封存,变成了一个法庭的证据,没有到货的就拒收。就著这一点,荷兰当局说所有中国进口的都要重新再检验过,无论是口罩、防护衣、呼吸机。

几天之前耿爽还大言不惭地说:“中国制造的东西,如果你认为有病毒的话,你认为口罩、防护衣、呼吸机都有病毒,你就不要用了”,现在真是不用了,搞到全世界都不想用这些物件,为什么?因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谎言已经成为日常,人们的日常生活里,渗染到整个中国每一个角落,它们制造的产品都盖上了“假、伪、劣”的烙印。还不止这一点,法国也遇到这样的问题,甚至加拿大的(总理)杜鲁多都出来说:加拿大要严格把关,不可以给防护衣、口罩,假的东西进入加拿大,这一点是相当严峻的。

欧洲赠送56吨物资 中共高价倒卖回欧洲

记者:华春莹说:“你们说我们的口罩质量不好,你们外国捐献的物资都有些不合格的啊!”

桑普:这些就叫做没搞好逻辑啦。今天如果你认为外国的物资不合格,那你就揭发出来呀。但华春莹不是这样,她说“收到的,当是善意”。各位这不是重点。外国给你的东西,哪些不好你说出来给大家听。我记得无论是英国和法国、还是欧洲、欧盟在2月,欧洲疫情没有爆发的时候,运送了56吨的物资给中国,有口罩、呼吸机、防护衣,那时候差不多是无偿捐助的。中国是怎样呢?积极捐来的,当然欢迎啦,不捐来的,就低价买进。到3月的时候,高价倒卖给这些国家,记住呀这些不是捐给别国的,很多都是倒卖回去,还要高几倍的价钱,还在飞机的标签上写着“驰援”,就是星夜驰援,就是说我支援你意大利的,这是多离谱啊!整批货都是意大利用真金白银付钱买的,将别人付钱买的东西,视为送给别人的东西。

东莞商人称爱国造假探热枪 人类可悲代表

桑普:还不止这些,捷克政府打开一个仓库,发现有一个中国的侨商叫做周灵健,他的公司专门收中国“驰援”意大利的这一批物资,原来他将中国卖给意大利,意大利付了钱的这批物资偷了放在仓库里面,再在捷克以(高出)几倍的价钱去倒卖。周灵健是捷克的中国和平统一会副会长,也是中共党媒布拉格时报的社长,大家想一想他做的是什么事?全部中国共产党的官员与他们的爪牙都是偷别人的东西,抢别人的东西,倒卖别人的东西。在外国人眼中他们是什么人?

一个姓张的人,在东莞开了一家颢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做一些所谓探热枪。之前探热枪都有一个定价,但现在热卖,不止医院要用、学校要用、小区要用、商场都要用。他制造这些探热枪的时候,故意造假,他在微博上写说,“明明是达到35,39度,就显示36.5度,专门给美国用的,美国的医生拿了这些东西便以为是阴性,以为是没有发烧,其实就有发烧”,被人揭穿了,这位姓张的老板说,基于他的爱国情怀,才说这样的话。这是什么爱国情怀?这些是魔鬼的心灵,这些是完全没有真善美的价值,完全将人的生命视如草芥的想法。

不论哪一个国家的人,有怎样的民族认同,都不可以这样糟蹋生灵,所以我觉得,现在的情况很危险,这个张悬东老板根本是人类一个相当可悲的代表。

英美政界呼吁与中共切割

桑普:欧洲面对疫情,大家都开始发声了,英国、法国、美国史无前例地发声。英国的首相Boris Johnson(约翰逊)染了武汉肺炎(中共病毒),在他自己的首相府里居家隔离。他内阁很多成员也都已经确诊,他很气愤。

英国的3月29日有一份叫做《周日邮报》(Mail on Sunday)说,“约翰逊和他的团队……”我想肯定包括了外交大臣Dominic Raab(蓝韬文)和他的首席科学顾问Sir Patrick Vallance(帕特里克·瓦朗斯爵士),他们一定都相当气愤,他说“疫情过后,必定究责”。究谁的责?就是中国共产党隐瞒疫情,中国共产党假报数字,不将真实的疫情规模以及感染的威力讲出来,甚至打压一些讲真话的人,这一点讲得很清楚。

英国史无前例地这样说,接着他还讲了一些数字,根据他们的科学家讲,现在很多人在用美国的数字和中国的数字比较,比如中国数字8万多宗确诊,美国数字已超过20万宗确诊,将近3倍。说美国多严重,但是不要忘记,(美国有)100万人已经进行了测试,中国有多少人做了测试我不知道。美国是言论自由,可以充分的把资讯给大家看,中国有吗?接着这个英国科学家讲,中国现在真实的确诊数字,比官方公布的至少多出15到40倍。换言之,现在看到8万多这个数字,乘15到40就是真实的数字;死亡的数字,他不知道。

中共官方公布现在全中国只有3,000多人死亡,但是自由亚洲电台已经调查过,在武汉一个城市,武汉的火葬场有4万2,000具尸体。那么想一下死亡的数字是差不多接近15到40倍,是肯定,是起码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外国、美国的一些传媒,不断地在比较中国数字和美国的数字的情况,其实一个假的数字和一个真实的数字比较,有什么意思呢?英文不是说“apple to apple,苹果对苹果之间的比较”,不是,是orange(橙)to apple,是不相称的比较。

大家要知道,美国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也骂美国的很多传媒不应该做这个比较。而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英国说“华为想着没有5G了”,简单来说,他以后要重新审视英国和中国所有的商贸关系,包括不给华为这些国家(机构)去控制英国5G市场。前一阵子约翰逊仍希望华为参与。

美国更厉害,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也说了同样的一番话,“我们携手合作抗疫,等到我们疫情舒缓,经济开始复苏的时候,一定追究责任。”而这一点,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其中一个很重要的首席议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他也讲得很清楚,“中共撒谎、讲大话,中美关系此情不再,一定要重新检视所有的东西。”他讲了很多数字,意思是疫情之所以爆发得这么厉害,是因为中共隐瞒了很多事情。中共卫健委一直讲“人不传人,可防可控”,由12月31日讲到1月底,整整三个礼拜以上的时间,如果能够早早揭发,疫情可以减少95%,而这件事为什么导致全球大爆发,就是因为中共造成的。

所以无论是川普总统的前首席策略师班农(Stephen K. Bannon)、麦考尔,甚至从很多事情上都可以看到,整个美国的钟摆转到这一边。而且,美国一个很出名的共和党的众议员班克斯(Jim Banks),他是印第安纳州选出来的,他说“一定要追溯赔款,可以通过中国以后减免美国的美债,或者要求中共给美国关税的方式,成立基金去援助经济和病人”。另外汤姆·科顿(Tom Cotton)等人也提出了一个议案,就是所有和药物有关的供应链,一定要和中国切割,希望制造口罩、药物、医疗器材的公司、美国企业离开中国,不要和中共站在一起,这个很重要。

输出中国模式 颠覆世界秩序

记者:这个病毒是中共制造出来,中共制造这个病毒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桑普:这个病毒,有的讲法是自然产生的,有的讲法是人工制造的,我们以前在节目中都讲过这个P4实验室的可能性。

这个病毒之所以威力这么大,传染得这么厉害,肯定目的就是,它可以这么大规模的散播到全世界,就是希望颠覆整个世界的秩序。中共是一个反人类的邪恶政权,正是因为它有这样的特征,它使全世界都染病。它隐瞒自己所有的疫情,搞到全世界都著了魔一样。现在意大利已经超过10万宗确诊,法国、西班牙、英国、瑞士、德国每一个都受它的感染,它希望shake the world,就是说去颠覆这个世界原有的秩序,输出这种所谓的中国模式,其实是一种独裁、专制、谎言加暴力的模式去全世界。它根本上是去到一种丧心病狂的地步。比如中国竟然有一些愚民不断的载歌载舞,写一个标语“我爱中国,反抗美国,恭喜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10万例”。

现已2亿人失业 以极权手段圈养着人民

记者:好像火神山医院都在庆祝。

桑普:没错,火神山医院也在载歌载舞,不戴口罩。甚至最近习近平去浙江,去安吉县也好,舟山港也好,很多时间都不戴口罩。你想一想,如果用香港林郑月娥的标准,已经可以抓他了,定额罚款2,000元。因为他距离其他人不到两米,这个两米谁说的,是钟南山讲的。另外群聚起来超过4个人,应该全部抓起来了。

而他(习近平)讲,调查中国工厂有没有复工复产。但是中国哪里真的可以复工复产?供应链断裂,真的能够一时一刻修复?就算修复了,外需呢?没有人买你的东西,现在哪里有人?哪有市场?哪有客户去买中国的货物?

在微博上有一个很勇敢的中国人,他做了一个统计,他说现在中国失业人口达到了1亿8,500万,接近2亿人失业。14亿中国人有七分之一的人失业,不是七分之一,已经是低估了,因为很多人不是就业人口,将老年人和少年人排除之后,很可能有四分之一人失业,这样(中共)怎么还能控制得了,是靠暴力、靠军警、靠健康码:绿码、黄码、红码,分配人民到不同的地方,用一种恐怖的手段来维持人民之间所谓被圈养的状态,这就是最邪恶的地方。

所以我看到,这个疫情之后,就连法国也会加把劲对抗中共,第一,他说“美国始终都是我的盟友”;第二,他对意大利讲,“记住要小心中共与俄罗斯对你意大利这种错误宣传的这种毒害”,用了这个字眼。他说在这个期间,法国和德国捐了差不多几百万的口罩,二百万的口罩和几百、几十万的防护服给意大利,但中共不断宣传说最有利于意大利的是中共,这种错误的假消息、假宣传正是中共的重点。

前段时间赵立坚还说病毒是由美军带来的,他说每个人都要感激中国。但问题是现在连续二十多天了,赵立坚都没露过脸,只是在推特上放了日本樱花的相片,转发华春莹和耿爽的一些推文,赵立坚消失了。现在共产党在做什么,特别是川普与习近平通话后,我想川普有效的拿走了赵立坚,使习近平暂时将赵立坚先归一边,接着宣传说中共是个大救星,中共救助全世界,给你们所有人防护资源、如口罩等,它用“口罩外交”来做(宣传)。

我再重申一次,口罩是中共低价搜购回来,再高价转售出去,中间还有很多人中饱私囊,这个叫“口罩外交”?简直岂有此理,令人愤怒。

记者:中共说自己是生产口罩的大国,2月份生产的口罩是平时的12倍。但香港很多大陆来的口罩,那个质量觉得如何?

桑普:质量相当差。可以看到很多口罩是透光的,甚至闻上去有一股味道,因为中国制造口罩,是把一种化学物质涂在口罩上,要放两、三个星期,等它挥发,其实这是一个很危险的手法。如果要“多、快、好、省”去生产出一大堆口罩,它不管多少天挥发,它马上拿去出售。你吸进了这些化学物质都不知道,可能是无色无臭,这样大家的健康是否会受损呢?就算没有那些化学物质,那个过滤功能是不行的。

我刚才说中共卖给荷兰的KN95口罩,那个滤膜是不行的,不贴脸的,这种情况是不行的。所以对我来讲,我使用的口罩很多是台湾的朋友、亲友给我的,而且因为我是那里的公民,所以可以拿到一些口罩。我第一批用的口罩是日本来的口罩,这些口罩一戴上去是舒服的。但朋友给我的中国口罩,我试过戴上去感觉不行,第一我说不了话,戴上去的时候整个贴著脸,尤其是湿了水搭在脸上很难受。所以我觉得耿爽说得对,“你如果认为中国口罩有毒的话就不要用中国口罩”,这是对的。因为中国口罩可能有毒的,不要说有没有毒,如果没有效果戴上去也会对健康有害,你不知道危险在什么地方来的。

共产党计错数 疫情反助川普

桑普:刚才讲这个病毒由中共传出去,导致全世界有个颠簸,但总体来说我觉得中国共产党算错了数,它以为全世界经过这次大外宣,个个都会忌惮共产党三分,甚至会受它洗脑,各位,不会的!我们有自由的资讯,我们有真相的调查,不会的!

川普连续四年做不了的两件事,这次疫情帮他做到了。第一,与欧盟与五眼联盟结成更加紧密的关系。法国史无前例的向美国靠拢,英国本来说5G会找华为,但现在不要了。所以欧美同盟,这种同盟国的想法,包括日本、韩国、台湾,慢慢就会与美国连成一线,可能欧洲只剩下几个个别国家,但主要国家都会站在自由民主阵营的那一边。

第二,美国与欧洲的企业要撤出中国。这次疫情令大家对“全球化”三个字有一个反思,我们的边界是否是一个强大边界,防止非法入境的人,必要时要封关,不封关就像香港那样,要封家门,所以要封关,国家的重要性很重要。另外关键的产业要本土化,包括一些电信、AI,一些口罩、医疗各方面的产业,一定要本土生产,甚至到可信靠的一些印太国家Indo-Pacific国家生产。我相信未来从印度到越南一直到泰国,台湾、韩国,日本的经济在未来十年有大幅度增长。

第三,所有有数据的地方会取代人力,失业会产生,结构性转型会开始。因为很多都是在家工作,很多时候不需要那么大的办公室,每个地方都会根据自己的道德去做一些事,所以每个人的自律精神要加强。

第四,很重要的是欧洲与中国的国力会贬损,尤其是中国的国力会贬损,而美国与他们的国力差距拉大的时候,中共溃烂的速度会加剧,去到某个位置会崩解,会让中共的崩解会提速。

大家知道,人之将死,他的蛮力无穷,所以我想共产党在未来几年,在它死之前,它发出来那种所谓野蛮的力度、骗人的力度、暴力的力度会加强,所以大家要保存自己的性命,但同时要乐观面对很快会来到的将来,这个是我对大家审慎乐观的预测。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