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意抢购?中共有组织搜刮他国医疗物资被曝光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03日讯】中国湖北武汉爆发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以来,一些有中共军方背景、甚至是有黑道背景的“侨领”发动其掌控的组织,在澳洲搜刮了大量医疗物资并运往中国。待疫情在全球大面积泛滥后,又拿这些物资到澳洲搞“慈善”。澳大利亚多家媒体曝光了相关情况,并指出中共正在利用其从他国搜刮的医疗物资进行外交博弈,以图达到影响他国政治的目的。

《悉尼晨驱报》(Sydney Morning Herald)和墨尔本《世纪报》(The Age)近日都报导了中共统战部支持的“乔领”发动其掌握的组织成员,在澳大利亚大肆搜刮医疗物资并运到中国的事件。

据澳媒的报导,邝远平是澳大利亚多个受到中共支持的民间社团的头目,主要活跃于悉尼和墨尔本。这些社团据指与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统战部)有直线联系。而其中一个主要由湖北人组成的社团的头目周九明(Tom “Mr Chinatown" Zhou)更是“有组织犯罪案件”的涉案人。

据上述澳洲媒体报导,在武汉爆发疫情之初,邝远平就发动了他在澳洲掌控的所有组织成员,在澳大利亚搜刮了包括3万5000套医疗保护衣、20万双手套、10公吨消毒剂(disinfectant)的医疗物资运送回中国。他还曾于2月16日在社交群组上发布通告,呼吁澳大利亚华侨向中国捐赠金钱和物资,并指明要募集医疗用品、试剂、药品、防护衣、消毒产品和N95口罩运往武汉。

报导指出,邝远平过去是中共军人,曾在中国东北服役,自2011年起担任武汉市政协委员,最近他在澳大利亚登记开设食品公司。

另一个受到中共统战部支持的侨领周九明,则曾经是“湖北同乡会”的主席,他曾在皇冠赌场(Crown Casino)经营高额投注业务(high-roller business),他稍早曾于斐济被拘捕,今年1月被递解至中国面对刑事起诉。邝远平和周九明两人曾分别于悉尼和墨尔本担任当地湖北人侨领。

《澳大利亚每日邮报》(Daily Mail Australia)4月2日的一篇报导也披露,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在短短一个月内,武汉就进口了超过二十亿个口罩;从1月24日至2月29日,中国海关共检查了超过24.6亿件包括口罩和防护设备在内的医疗材料。

报导指出,得到中共官方支持的澳大利亚房地产开发商Risland,上个月公开向工人展示了一个装满数千箱防护服的仓库,宣称那些物资都将送往武汉。而Risland公司实际上已经从悉尼向大陆运送了高达数吨的医疗用品。于2月下旬通过公务机向中国大陆运送了高达80吨的医疗用品。有曝光的录像带显示,在珀斯机场堆放着大批外科口罩盒,而这些口罩已于2月8日被送往武汉。

报导称,该机构通过引入“防疫材料零延迟海关清关”的规定,加快了物资进入中国大陆的进程。

另一家中国房地产公司格陵兰集团(Greenland Group)也要求其员工放下其它工作,专门在国外大肆购买散装的口罩、洗手液、抗菌湿巾、温度计、Panadol和其它医疗物品,然后运往中国。

格陵兰在澳大利亚和该公司运营的其他国家/地区,购买了300万个外科口罩,500,000对手套以及大批卫生和抗菌湿巾。这些货物先被存放在格陵兰岛悉尼总部,然后分别于一月和二月发送到了中国。

中共控制的这些华人乔领的上述作为产生的一个后果是,当中共病毒的疫情在澳大利亚持续飙升之际,澳大利亚医院里的医生、护士们,不得不面对口罩短缺和其它防护装备短缺的困难,甚至一些医生被迫从邦宁购买油漆口罩来使用。医学专家担心个人防护设备(PPE)的潜在短缺将使一线医务人员容易受到感染,无法照料患者。

针对上述情况,熟悉中共运作的香港时事评论员桑普周三(4月1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中共政府大批囤积医疗物资并不是小事一桩,它实际上对当今全球地缘政治有关键影响。

他指出:邝远平将大批医疗物资运到中国后,现在轮到澳大利亚疫情告急的关头,他又配合中共政府输出“软实力”,准备运送物资到澳大利亚,以便透过“慈善活动”来达到影响澳大利亚的政治目的。

桑普说:“一,它是战略物资,你(中共)囤积,或者你扣压,基本上就是阻断了人家的供货链。对欧洲、美国前线医生和病患是很大的伤害。第二,最后中国以‘救世主’的姿态出现,等于说:‘我有很多 (物资),我供应给你,你要依赖我中国,感恩中国’,好像意大利常挂在嘴边的Grazie Cina(感谢中国)说的就是这回事。”

桑普认为,中共囤积大批医疗物资的终极目标,是要在跟美国的外交博奕中挽回劣势,试图用医疗物资的“口罩外交”或“体温计外交”来换取很多国家“感恩中国”。他说,中国的如意算盘未必打得响,因为不少国家在疫情过后可能会重新审视中国问题。

香港时事评论员曹嘉超则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在此消彼长的情况下,中国的影响力反而会削减。

曹嘉超说:“其实大陆是不是借这个疫情将自己改造成一个‘救世主’的形象。既然你(中共)自己有囤积居奇在先,而你在这个时候去炒卖的话,很多人会觉得,你并不是一个不要求回报的人善人,你的物资其实是有个政治上‘投桃报李’的要求。”

(记者黎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