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吴明德:中共肺炎疫情重击 中国将现大萧条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01日讯】中共病毒(俗称武汉肺炎)急速扩散180多个国家与地区,重创全球经济。香港资深银行家、时事评论员吴明德教授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疫情重击下,中国将是首先出现经济大萧条的国家。

吴明德表示,过去四十年,中共施行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目的让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然而,中美第一阶段贸易谈判已导致中国部分外来投资厂家为避免贸易关税影响,迁厂至东南亚,部分美国公司也已迁厂回美国。

中共病毒爆发后,中共隐匿疫情,并掌控世界卫生组织误导国际防疫,令全球伤亡惨重。“中共和世卫一起到处说:不用封关,不用撤侨。这些话直接影响了西方国家的防疫措施。”吴明德表示,疫情威胁下,世人因此改变,认清共产党意识形态对世界的毒害,“世人重新思考,明白意识形态是很重要的。”

他说,这表示经济模式将回到一百年前,西方国家与同样施行资本主义与民主制度的西方国家进行生意往来,若想与东方人交易,将选择与自己意识形态相同的“民主国家”进行投资与设厂,“只跟东南亚那些有民主的国家做生意。”

“如果这样的话,美国和欧洲他们自己制造东西,不用你(中国)来制造,然后其它国家都走了,你还有什么可做?世界工厂还有什么东西出口?一旦没了出口,还有什么可引外资进来开厂,卖东西给全世界。”吴明德说。

继而中共近期加速“国进民退”,“全部生意都给国企,又做不了外国人生意,即是整个经济收缩。那些民企又减少了,人民还有什么心思工作。”吴明德说,“回去60年代,文化大革命那样吧,天天在那里荒废时间,这叫大萧条景象。”

另外,日前G7(七大工业国组织)视讯会议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向传媒表示,G7外长均同意“中共虚报疫情导致重大灾难”。与此同时,许多西方国家宣布进入“战争状态”。吴明德分析这些举措正释放同样讯息:“中共虚报疫情等同犯罪”,待疫情过后将在国际法庭向中共追讨损失,“追讨战争的赔偿。”

而中共御用专家、外交发言人近期频频“甩锅”,漂白病毒源头并非中国,先后诬指病毒来自美国与意大利;缩减驻大陆的美国包括美国之音、《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等五家媒体60、70位记者。他解读,这显示中共“害怕了”,缩减外国记者是为了防止不利于自己的证据外泄,连番举措都是为逃避日后的追责与赔偿做准备。

“从西方人的文化角度来看,你(中共)做错了还抵赖,那就罪加一等!”吴明德说。

以下是访谈内容整理。

丧失世界工厂地位 中国首先大萧条

记者:G20视频峰会后,全球说要投入5万亿美元(撑经济)。会不会出现另一次金融危机呢?能救市吗?

吴明德:首先我用一个比喻,让大家容易明白。如果将整个经济系统,即每个国家的经济或全世界作为一个单位的经济,就比如一个人。

每个经济体中有各行各业,其中有金融业。金融业就是人体里的那条大血管。没问题的时候,全部的行业都做得很好。

以美国为例,在未出现疫情(中共病毒)之前,即去年12月经济是50年来最好。指标是,失业率最低;GDP(本地生产总值)打破以往的纪录,增长了3至4%;通胀率在2%以下,利率偏低。所有的东西都是向好的方面发展,代表整个人体在当时来说是最佳状态,所以他的心、肝、脾、肺、肾、血管、脑袋等,(相当于)所有经济系统里的部分,每个都好像处于18至22岁的(状态)。

突然身体感冒了,就是我们现在面对的疫情,很多人担心,因为这个感冒是未知数,它不单是影响血管,它会影响脑袋,会影响心、肝、脾、肺、肾,所以,怕整个经济系统崩溃。怕像1929年10月25日在美国华尔街的暴跌后,接着是12年的大萧条。这个我待会儿解释给大家听。

也有些人怕会像2008至09年雷曼兄弟那个金融系统的败坏。这次整个市场在短期内,2个星期时间,就完成了华尔街在1929年大半年时间内的急速下跌。(今年3月9日起十天之内)总共有4次熔断,跌了多少?从去年最高位,全球的股票跌了31%,市值蒸发了,主要的支出,加上香港、韩国和新加坡,从市值共70万亿美元,减少了21万亿(美元),就是跌至49万亿(美元)。

这几天好了一些,调整回6%,因为就是刚才讲的5万亿(美元)出台了。特别是在美国,批出了2万亿美元给政府使用;另外,联储局无限量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所以,那些人就安心了一些。

我想再进一步解释,如果担心全球大萧条,不是在美国发生,是在中国发生。为什么呢?

美国大萧条当时的背景是一战(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一战是1914年至1919年在欧洲发生的,欧洲打完仗至到末期时,加上了1918年发生的西班牙流感,一直持续到1920年12月。这两样东西加起来,使得整个欧洲鸡毛鸭血(陷入极为艰难的处境),满目疮痍。之后它要重建就要靠物资,当时最大的工业国是日本和美国,他们走在工业革命的前面,尤其是美国靠近欧洲,订单接到手软(多到接不过来)。所以,从1920年起美国经济稳步上扬,跟着快速增长,股票在那10年很Happy(畅旺),到1929年的春天出现大爆发(股市暴跌)。

但那时的资讯没那么流通,没那么公开,很多银行家和资深的投资者有专业团队帮他们分析,发现不行了,发现原来欧洲经过10年的重建后,他们自己有了公路系统,互通有无,可以自己设厂生产东西,给美国的订单越来越少了。那些醒目的投资者想到这可不行,我们可能会少了2至3成的订单,经济岂非不行了?所以(他们)立即走,才引致1929年10月25日大跌市。

大跌市唤醒了普罗的投资者及基层市民,担心未来欧洲会自己制造,不给我们美国制造。所以一直引申下来,后来罗斯福总统做了一个新的交易。最主要的原因,当时是金本位,联储局不能印钞票。不能印钞票,在经济衰退大萧条的时候,就不能像现在这样量宽。因为当时的制度,使其不能用钱去托起经济,别人需要血的时候,你反而截断供血,这就是那时最主要的原因。第二个原因是,当时信奉海耶克(英国经济学家)自由经济,即自动调节,就是失败的那些(公司)都破产吧,人们觉得政府没有去帮他们,去刺激最需要的东西。比如金融系统出了问题,需要去刺激它的话,马上可以用政府的方法,注资进去。

除了金本位制度的制度缺陷,使当时不可以印钞票外,第二就是信了海耶克经济主义,也因为如此,后来凯恩斯(英国经济学家)说,这样不行,不能只是靠极右的自由经济主义,在没人肯投资的时候,政府要带头投资刺激经济,要搭桥铺路,多做一些工程带动经济。所以,那个新交易里,最主要有了这一部分,使得后来在1932年底至1933年一直推行,可以短暂复苏经济,但之后因为各国进行军备竞赛,所以欧洲的经济对美国有大关税。

就好像现在中美贸易谈判,发现不行,因为在经济衰退时,更要保护自己,所以,美国对很多货物征关税。后来各自为政使世界贸易断了缆(联系),更加加速了经济萧条,使得整整熬了10年、12年。从1929年直到差不多二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军备的加入,才重新刺激美国的经济,因为它加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刺激了美国的制造业,把经济带起来。这些详细情况,有机会的话,再和大家讲。

我为什么指中国呢?中国的大萧条。试想一下,中国在过去40年,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原因是做——世界工厂。世界工厂的买家在哪里?在世界各地,特别是富裕的欧洲和美国。如果以美国来说,第一阶段的贸易谈判,使得中国的这些外来投资厂家或自家成立的富裕厂家,已经搬去了东南亚,因为不想受到贸易关税的影响。所以,从去年开始搬厂了,美国也有些公司搬回去美国了。

G7齐责中共与世卫撒谎 致瘟疫世界流行

吴明德:那已经影响到中国未来的经济前景。再加上现在因为中共虚报数字。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开完G7(七大工业国组织)会议,他告诉全世界,所有G7的外长都同意他讲的:现在美国和欧洲的疫情,就是由于中共虚报疫情,导致美国和欧洲国家失去警觉性。现在中共反过来说:你们各国自己不准备好?中共把武汉封城的时候就已经在给你们各国争取时间了!你们各国又不准备?但是中共不讲后面那一句话:“中共和世卫一起到处说:不用封关,不用撤侨。”那这些话直接影响了西方国家,以为可以放松一些。

为什么要放松?因为那些国家的国民从二战到现在75年都没见过这样的事情,没见过这样的疫情。两、三代人都在和平的环境下长大,没有这种危机意识。新一代也崇尚享乐主义。怎叫他们突然间去担心这些问题?他们不知道要担心,所以疫情爆发了才知道,哇!原来问题这么严重,才知道要开始做一些事情。现在采取防疫行动了,所以欧洲这几个国家的疫情开始回落了,过了最高峰了。美国(疫情)现在差不多要到最高峰了。所以还要给美国四个星期才能像韩国和日本一样(疫情回落)。好了,等睡醒觉,人家已经在部署了。

蓬佩奥也说:我现在没时间跟你(中共)谈这些,但是我告诉你,我们七个外长都同意,因为你(中共)虚报了疫情,导致我们遭受了重大的灾难。但现在我们先专注在这个世界性的卫生健康事件上,等这个阶段过去之后,我们再跟你讲。

同时,美国的参、众两院,因为今年11月份要选举,众议院400多个议员全部要重新选举。参议院差不多100个议员,有三分之一要重新选举。他们是公民社会的民意代表。因为有这个疫情,现在美国人民要待在家里。那为什么会有这个疫情?是从你(中国)那边传过来的。为什么传过来时我们防备得不好呢?因为你(中共)虚报了疫情,使得他们待在家里,他们就会解释给人民听,所以两个议会的议员就会同意,它不是一个法案,是一个议决,就是说要将中共虚报疫情这个事摆在议会的文件上,告诉美国全国人民,因为你(中共)的虚报,使得我们现在这么惨,这个虚报是一个犯罪的行为。这是做什么呢?

虚报疫情引发战时状态 各国群讨疫战损失

记者:追讨损失?

吴明德:对了,因为这是犯罪行为,等疫情过去之后,就要在国际法庭上追讨损失。为什么现在有很多西方国家表示现在是战时状态,因为将来要追讨战争的赔偿。那赔偿额是多少?美国有一个议员已经入禀法庭提出大概是20万亿美元。你(中共)怎么赔啊?现在中共就更害怕了。所以在过去的一个月大家都看到,从钟南山开始讲,疫情是从我们(中国)这里开始爆发,但是源头未必是这里。其实就是在推卸责任。普通话怎么说?

甩锅兼驱逐外媒 防止调查收集证据

记者:甩锅!

吴明德:甩锅,甩锅!这就代表他们(中共)不明白西方人的文化,西方人的文化是做错了要承认,当事人要面对群众承认错误,然后解决这个错误。中国人(中共)就是掩盖、掩盖,我不告诉你,或者说是隔壁左右做的,反正不是我做的。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从西方人的文化角度来看,你(中共)做错了还抵赖,那就罪加一等。好吧,现在先不收拾你,先收集证据。所以他们现在是在收集证据。

那中共这边怎样做呢?中共就说“哎呀,我知道你要来收集证据”,所以就把美国最主要的五个媒体,包括美国之音、《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等,“不让你们在这里做新闻了,你们赶快走”。这60、70个记者他们也表示要赶快走,为什么呢?因为这些传统的,在世界范围内有公信力的记者,他们在内地做新闻的时候是拿不到新闻的。因为在中国很多事情都是不公开的,所以他们得依靠内线去调查,靠内线去调查要建立不同的渠道,才能知道在哪里可以拿到数据。

比如我现在讲到的数据。去问腾讯、问阿里巴巴,负责管理用户的那些部门的人。那些部门的人一数,咦,光是电话使用人数就少了1400万个。那微信的户口、阿里巴巴支付的户口是不是减少了2000万个。那些人去哪里了?他们不花钱吗?他们不买东西吗?他们只是不能上街,还是可以在网上买东西的。他们去哪里呢?

记者:可能被消失了。

吴明德:或者死了,或者被消失了。那他们是有这些数据的。那个数据要是还不对,那问谁啊?

记者:殡仪馆?

吴明德:殡仪馆是问不到的,都是政府管理的机构。问做生意的,卖骨灰盒的人。去武汉问问那些卖骨灰盒的人,这个月多做了多少生意啊?哦,做多了5倍。以前这么多年1、2月份平均做多少生意,现在做多了多少倍。那就知道死多了多少人。这些东西如果我吴明德想得到,这些外媒的记者也会想得到,他们一定会去调查。所以中共就怕了,那就干脆驱逐他们,叫他们不要留在中国。好了,外媒记者没法做调查,将来就没有东西可以交给美国做证据。这就是中共的思维方法。

在G20(二十国集团),习近平说,我们现在要拯救世界,世界共同体。中国这边已经搞定了,零感染(中共病毒),好多天都是零感染了。如果再有感染,也都是从外国带回来的。习近平其实是在准备反攻了。到时候各国追究他的时候说病毒源头要赔偿10万亿。好啊,那各国回传给中共的就要赔偿20万亿。中共就想这样和各国争辩。

还有中共现在讲我现在是在拯救全世界。救全世界?中共怎可能有能力救全世界,用中共那个武汉模式?它的意思其实是在G20这样说,然后出口转内销。由外国的媒体拍摄下这些镜头,然后在国内的CCTV(中央电视台)播出,而且只是播出习近平讲的那一段。把他塑造成一个伟大的习主席。

为何中国医疗队只去意大利?

记者:中共说它把口罩送给其它国家,事实是卖给人家的;而且好多测试盒是假的。

吴明德:现在G7(七大工业国组织成员)都知道了。意大利的外长在G7前就讲了中国运送了一些物资过来,组织一些医疗队过来。目的是什么呢?就是(做生意),那些物资是意大利向中国买的。组织一些医疗队过来,他没有讲另一个原因,我解释给你听为什么医疗队只去意大利。

为什么?因为全世界只有一个地方有中国的公安。

记者:就是意大利?

吴明德:是。因为意大利是唯一签了一带一路的国家。欧盟现在26国(不算英国)只有意大利签了,为什么呢?因为全世界的人正在使用的Hermes、Prada、Christian Dior,那些品牌的手袋、皮鞋、衣服是意大利的品牌。100%正确,但是后边制造的人是谁?

记者:大陆的工人。

吴明德:那大陆的工人是些什么人呢?其实多数是40、50岁以上。为什么呢?因为他们以前没有机会接受更高的教育。我为什么知道呢?因为我小时候,我的亲人,我的大哥、大嫂为了自己的兄弟姊妹而牺牲,没有机会继续升学。当时60年代的香港人口多。他们把一些机会留给年纪小的弟妹。那时是工业时代,他们只好做衣服、做手工、做皮草。后来有机会移民去到加拿大、美国那些唐人街,他们都去工厂里做衣服,因为他们手艺了得,负责缝制等级较高的衣服,做样板。意大利需要这些工人。中国很多以前在杭州、上海或者温州那些地方做皮草、做皮具的工人,全部去到意大利。意大利有一个地区,有几十万的中国工人,在那里帮那些名牌工厂做事,所以叫做Made in italy,by Chinese workers。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想到了,中国新年之后,这些地区的人要从中国返回意大利开工,就把病毒传过去了,当(中共病毒)爆发初时,一定会在这个社区内爆发,而这个社区爆发是没有办法可以控制住的。第一,因为意大利人、意大利政府,很多不会跟这些地区的(中国)人沟通;第二,生病了的人不敢去医院,因为他是非法移民或者非法劳工,病人就隐藏在这个地区里。疫情大爆发后,就扩散了到其它地方,但真正的意大利即是白皮肤的那些人,不是第一批受到感染的。

所以,为什么(中共)要派医疗队过去?就是去医治自己的中国人,等于中共为什么要派公安过去管中国来的游客,才沟通得到。因为意大利人是艺术细胞最高的,几百年前的文艺复兴时期以意大利为中心,经过几百年的发展,想想意大利的人民是多么有艺术细胞,在艺术方面多么优秀,但是这些人多数什么都懒得管,那他就说,“我让你(中共)的公安过来,我让你的医疗队过来”,原因就是这样。

所以意大利外长加入了其他G7外长的(行列),都认为是你们中国人,(把病毒)带过来的,因为你们把中国的疫情(隐瞒),不跟全世界讲真话,就是因为你们(中共)作为丐帮,收买了医疗(专家),即是世卫那些喽啰,就是因为你的喽啰当时讲了“全世界不用撤侨,全世界不用害怕,人传人(机会)低,什么都不用担心,你们不需要封关”,所有这些都是中共和世卫讲的,看了那个记录就知道了,2月初,(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去了北京(跟习近平)握了手之后,就即刻讲这些话,这些话是谁(叫谭德塞)讲的,是他自己要讲的?抑或中共要他讲的?这个是一个疑问,以后就水落石出的了。

民心所向 各国政府与中国脱钩

记者:疫情会怎样影响中国大陆的经济呢?

吴明德:既然我(受疫情影响的西方国家)要跟你(中共)算账,我是公民社会,我的人民知道原来是你(害惨了我),跟你做朋友,我只会吃亏,万一不是吃亏,我是失去宝玉,即是我守身如玉的,全世界那些跟你做生意的,跟你做好朋友的都失身了,那么我有什么可以做呢?如果以前的日子,全世界的公民都没有时间管你,你14亿人,你送给我,我都不会管你,是不是?免得我费心。但是现在不同了,我对你有另一种的看法,原来你们这种管治方法,会影响到我整个国家的人民,现在我不得不管,因为人民要求我,我是(民)选出来的,要求我去应付你,那就是迫使这些政府,要跟中国脱钩,有些人民会更激烈,叫政府不要跟它(中共)玩,

吴明德:有些还说,“不但不要跟它玩,我搬,搬走”,好像孟母三迁那样,不想跟你再有来往了,就搬厂了,搬回来自己的国家,搬去东南亚的国家,意识形态相近的那些地方。所以,这个疫情将会怎样影响世界经济呢?就是改变世人,重新思考,明白意识形态是很重要的。因为西方的公民社会,用资本主义和民主制度,这些国家就会自己人跟自己人玩,譬如,欧洲隔着大西洋跟美国玩。这个玩是代表什么呢?代表他们现在像回到过去一百年前般,只跟他们那边的人做大生意,如果要跟东方人做生意,只跟东南亚那些有民主的国家,才会跟他们做生意。

你(中共)现在说印度,只得你四分之一的GDP,不要紧,我们是民主国家,所以我们会把原来设在中国的工厂,例如苹果公司搬去印度,这才是对中国最重大的打击。如果这样的话,美国和欧洲这些国家,他们说以后自己制造东西,不用你来制造,如果美国这样说,我不跟你玩了,我自己走了,然后其它国家都说走了,你还有什么可做,世界工厂还有什么东西出口?如果一旦没有了出口,还有什么可引外资进来开厂,去卖东西给全世界。

剪G20片段骗内地人 不知危机已到

记者:不单做不成“救世主”,大家都想远离它,避瘟,避开这一个瘟疫。

吴明德:当习近平在G20讲话的时候,他一讲这些东西(中共是救世主等等),就代表什么呢?代表会剪接G20开会片段让内地人看,内地人不知道这些危机的,他们还在自己“塘水滚塘鱼”,内地14亿人自己做自己的生意,但是没有民企,为什么?因为你(中共)的意识形态是要“国进民退”,全部生意都给国企。又做不了外国人生意,即是整个经济收缩。那些民企又减少了,人民还有什么心思工作。回去60年代,文化大革命那样吧,“做又36,不做又36”(当年流行大锅饭,工人们做不做都好,都是一个月36元),天天叼著香烟,坐在烂地上,烂地不要修了,修来干什么,没有什么汽车路过,由得它,天天在那里荒废时间,我们最担心就是这个,这个叫大萧条的景象。

记者:所以,未来的经济大萧条,应该在中国首先出现的。

吴明德:是。

记者:那香港会有什么影响?

吴明德:香港就做我们没有回归前的角色,因为那些权贵家族,仍然在大陆工作的,他自己做自己人生意,都是他说了算,因为它是国企的第一名,或者国企,做各行各业,它负责出资的,即是回到回归前那样。回归前它就用香港做出口汇钱,是不是?但是要香港做以前的角色,我们从来都是在讲一句话的,就是董建华的相反,董建华说,“祖国好,香港好”,但是,我们全香港人的有共识,都明白不过,总之,董建华以前讲的话,你相反地解读,就知道的了,即是说,大家明白了。

记者:所以说,世界回到盘古开初那时,大家回到原本的状态,等共产主义国家不再侵害其它国家就对了。

吴明德:是的,没有错。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