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健:武汉不哭!

经过二个多月的封城武汉终于解封了!解封的第一天武汉人不是欢呼,而是哭泣,在武汉的殡仪馆人们排起了长队,他们终于可以抱着亲人的骨灰痛哭一场,忍受不住的情感像洪流一样爆发,万人一哭,天地同悲。但死者家属却接到政府的通知,如果家属不哭,低调下葬,可得到三千元的补助。

殡仪馆人们揣著亲人的遗照,默默地排著队伍,去领亲人的骨灰盒,他们的身边不是跟着领导就是伴着小区员工,以防情绪激动,更有便衣虎视眈眈地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人们忍受住了哭泣,连幽咽抽泣也停止了。殡仪馆的一切仪式均被取消。没有悼念,没有哀乐,没有花圈。有人在网上发了一张排队领骨灰的照片,称这是一张令人泪崩的照片,即立被当局删除了。人我讽刺武汉喜迎解封你们哭什么。有人说此时感恩的时候,你们哭什么。政府昔日为了隐瞒疫情捂住人们的嘴,现在为了要人们感恩,也捂住人们的嘴。

二个多月来,亲人死去没有能看上最后一眼,没有说上最后一句话,更没有能够拉拉一拉即将离去的亲人的手就被送去火化。那个时候,他们强忍受着泪,那个时候他们为恐怖所占据,那个时候他们的情感麻木了,还不及细想亲人已经离去,他们还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现在让他们去领骨灰了,让他们去接受那个小小的骨灰盒,他们才回过神来,亲人已经离去,再也回不到他们的身边。死者死时没有尊严,裹尸袋里一扔,尸体叠尸体,没有任何的仪式,就送进了焚尸炉。现在解禁了,为死去的亲人作一个告别悼念的仪式,追叙一下死者的人生,为死于非命痛哭一场。这是活着的人为死去的人唯一能做的事。

为逝去的亲人痛哭一场,这是人类基本的感情,但是这样的感情中共也要控制,化三千元就要买下哭的感情。政府为了那种莫名其妙的脸面,真的把人当猪了。有一首歌“不哭

从这里分割出两个国度
挥霍多少时间
折磨多少痛苦
才累积出的领悟
忍住不哭
我要 忍住不哭
望向天空不让眼泪流出

不哭是哭。钱如何止得住不哭。历朝历代的政权再邪恶,也没有邪恶到不让人们为失去亲人一哭,中国民俗有花钱买哭的哭丧妇,却从没有花钱买不哭。武汉没有让双手抚摸的“哭墙”,他们只有揣著这骨灰已冷的灰盒痛哭。也许他们忍受住不哭,但他们心中的哭声震颤中国大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北京之春/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