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福建抽调大量警察进入武汉女子监狱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8日讯】最近广东省女子监狱和福建省女子监狱又抽调了大量警员增援武汉女子监狱,之前就曾增援过警察。

明慧网报导,因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在武汉并没有消除,之前增援的警察疑均染上中共肺炎,所以现在不得不调集更多的警察前往填坑。

监狱一直是中共的隐秘之地,黑幕重重。武汉各监狱、看守所、派出所在长达20多年对的法轮功这场迫害中,都积极追随中共的迫害政策,即便在本次疫情中,他们仍然继续关押和迫害法轮功学员。

武汉女子监狱

湖北省司法厅所管辖的武汉女子监狱被中共授予“模范监狱”。监狱原政委蒋春曾被中共“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和司法系统树为迫害法轮功的典型,由其主导实施的“三人互监”制度,即:吃、住、行、睡、包括如厕都必须三人同行,管制严厉,生产任务量加大,导致发生多起普通犯人自杀事件。

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法轮功学员蔡茹芬在武汉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3年。2020年2月21日刑满之后,近一个月家人也没有见到蔡茹芬本人,相关部门也没有给任何说法。武汉市新洲区第一中学是湖北省重点中学和示范性高中,蔡茹芬是该校高中优秀女教师。

此前,大陆媒体报导,因有刑满释放的中共肺炎确诊人员离汉抵京,湖北省司法厅厅长谭先振被立案审查调查;湖北省监狱管理局局长郝爱民、副局长胡承浩、政治部主任张新华、刑罚执行处处长李欣被免职并立案审查调查;此前已被免职的武汉女子监狱原党委书记、监狱长周裕坤被立案审查调查;武汉女子监狱副监狱长郭秋文、刑罚执行科科长汤早容被免职并立案审查调查。

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武汉市公安局一处(又称七处一所)于1999年7月22日绑架了经营法轮功书籍的王汉生及徐祥兰夫妇,并将他们非法关押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1999年12月12日早上,武汉市中级法院法警将徐祥兰从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押送到武汉市中级法院。当时,从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里到门口警察密集站岗,沿途马路上都是警察全副武装戒严,警车前后都拉开很大一段距离,通过后才允许其它车辆通行。

2000年1月6日,武汉市中级法院非法庭审徐祥兰,以所谓“组织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非法判她8年徒刑(1999年7月24日至2007年7月23日)。随后,徐祥兰被劫持到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迫害。这是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第一宗案例。

也就是说,从1999年7月起,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就成为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最早的黑窝。至今二十多年,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至少非法关押过法轮功学员680人次,并迫害致死学员。其中,武汉军医庞丽娟就是在武汉第一看守所被害死的。

2007年,时年67岁的武汉军医庞丽娟,被武汉汉阳五里墩派出所、汉阳区国保大队以及汉阳区“610”关进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庞丽娟医生60年代曾在广州军区空军医院工作,期间获得过无数奖励和荣誉。被关押期间,看守所用竹片撬开庞丽娟医生的嘴,灌入一杯白色的流食。灌食后庞医生明显感觉异常,口干难受、精神亢奋,如同服用激素药物一样。

在经过了几年的非人折磨后,庞医生被抬回家时已是奄奄一息,于2010年12月19日晚含冤离世。

明慧网2020年1月12日报导,法轮功学员梁香娇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受到迫害,牙齿被打掉两颗,嘴里面被塞进垃圾。

明慧网2020年1月28日报导,武汉市武昌区八一花园玫瑰苑法轮功学员张桂珍,被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吊挂几天几夜,小手指被打残,被野蛮灌食。她以前体重一百六十多斤,现在被折磨得十分瘦弱。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

2月28日,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拒绝释放已经刑满到期的法轮功学员程幼金。该监狱向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政法委发函,以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防控期间,监狱与地方相关部门暂停实施“必接必送措施”为借口,继续关押程幼金

程幼金是武汉市新洲区第五高级中学教师。2015年8月27日,他因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真相被武汉市、区两级国保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家里的电脑等私人物品被抢走。

程幼金在当晚被送到新洲区拘留所行政拘留15天,后来被非法起诉。律师在非法庭审中为他做了有力的无罪辩护,法官周杰却当庭大发雷霆。

湖北省范家台监狱是集中关押迫害湖北省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已经20年了,目前其迫害变得更加隐秘,但依然残忍、毫无人性。

(转自大纪元/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