羟氯喹治中共肺炎显疗效 武汉病毒所早有解方?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7日讯】美国一位中共病毒(COVID-19,武汉肺炎)的危重患者在康复后表示,他用了川普(特朗普)总统推荐的治疟药“硫酸羟氯喹”保住了性命,“毫无疑问,我活不到第二天早上;所以对我来说,这药救了我的命。”

52岁的里奥•贾第尼耶里(Rio Giardinieri)日前告诉福克斯11台(洛杉矶分台),他可能是在纽约开会时染上了中共病毒。在背痛、头痛、咳嗽和疲劳等可怕症状持续5天后,他在南佛罗里达州一家医院确诊,住进了加护病房吸氧。一个多星期后医生告诉他,他们已经无能为力。上周五晚上,贾第尼耶里向妻子和3个孩子作了人世的道别。

“当时我几乎无法说话,呼吸非常困难。”他回忆说,“我真的以为我的生命走到尽头了。”

随后一位朋友给他发了一篇有关羟氯喹的新文章,这种处方药几十年来一直用于治疗疟疾、红斑狼疮、类风湿性关节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国际研究已发现此药有望用于治疗中共肺炎,但这一用途尚未获得美国卫生部门批准。

川普总统上周四(19日)在白宫简报中提到羟氯喹说,“我对此药感觉很好,仅此而已,你们很快就会看到。” 他表示已指示美国食品药物监督局(FDA)对羟氯喹和相关药物氯喹的疗法进行快速测试。

贾第尼耶里说,看了文章他就联系了传染病医生,“他给了我各种理由,说我为什么不应该试吃这种药,因为还没有验证、没有测试、没得到批准。我就说,‘现在情况是,我都不知道能否挺到明天早晨。’因为那时我真的觉得我快不行了,因为我无法呼吸了。”

“他同意了,给我开了方,半小时后护士把药给了我。”贾第尼耶里说,静脉输注1小时后,他感觉心脏快要跳出来了;2小时后,又一次出现无法喘气的危险症状。医生给他服用了贝那得利和其它一些药,当他凌晨4:45醒来时,“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此后他再也没有发烧或疼痛,呼吸也顺畅了。贾第尼耶里说,医生相信他用药后的症状不是药物反应,而是身体在抵抗病毒。

贾第尼耶里是洛杉矶一家高端烹饪设备公司的副总裁,他透露,他在上周六又用了3剂羟氯喹,有望5天内出院,“对我来说,毫无疑问我活不到第二天早上;所以对我来说,这药救了我的命。”

康复后的贾第尼耶里。(影片截图)

川普在周六(21日)发推文宣布,在合用羟氯喹与阿奇霉素治疗中共肺炎方面,FDA已经创造奇迹。他在本周一的白宫新闻发布会上再次提及此药,还在推特转发《纽约邮报》对贾第尼耶里案例的报道,并写道,“明天开始在纽约和其它地方就会有一种药物发挥巨大效用!”

不过FDA负责人表示,美国针对中共肺炎药物的大规模临床研究才刚开始,体外细胞实验成功不一定证明临床有效。

美国率先就羟氯喹的疗效展开临床双盲实验的是明尼苏达大学,17日该校在官网发消息,招募1500人参与;纽约州于周二(24日)进入临床测试。此外,斯坦福大学医学院顾问加诺(Gregory Rigano)也正主导一项临床实验。

法国临床实验初见成效

在此之前,用羟氯喹治疗中共病毒的临床疗效已经在法国得到初步验证。

马赛地中海传染病研究所所长迪迪埃•拉乌尔(Didier Raoult)领导的团队3月18日在《国际抗菌剂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ntimicrobial Agents)发表一项研究:20例临床测试显示,每天服用0.6克羟氯喹,70%的患者治疗6日后病毒消失;在与抗生素阿奇霉素合用的6人,6天后全部转阴,其中有5人在第3天就已转阴。16名未服用羟氯喹的对照组患者,6天之后有87.5%仍带病毒。

拉乌尔表示,他们的研究是受到中国学者的启发。青岛大学和青岛市医院2月19日在“生物科学趋势”(BioScience Trends)在线刊出研究,用磷酸氯喹在湖北武汉、荆州及广州、北京、宁波和上海10多家医院的100多名患者中进行临床测试,称抑制肺炎的初步结果令人满意。

3月16日,青岛研究团队再次刊文宣称,磷酸氯喹的安全性可以接受,中共卫生部已将其纳入“新冠肺炎防治指南”。

中共推荐氯喹被批有诈

值得注意的是,海外各国临床测试的药物是硫酸羟氯喹,中共推荐的则是基本已淘汰的同类药物磷酸氯喹。

硫酸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又称氢氧奎宁,简称羟氯喹、HCQ,常用商品名为普拉奎尼、必赖克廔(Plaquenil)。磷酸氯喹(chloroquine)又称氯奎宁,简称氯喹,常用商品名为Nivaquine。

硫酸羟氯喹是磷酸氯喹的衍生物,于1946年合成,在抗疟疾、红斑狼疮及风湿性关节炎等方面和氯喹疗效相同。1955年研究发现,羟氯喹的毒副作用明显小于氯喹,毒性只有后者的一半,由此开始大面积推广取代氯喹。氯喹的严重副作用包含视力模糊、肌肉损伤、癫痫发作及贫血等,在中国大部分公司已停产多年。

有3,200万粉丝的特斯拉汽车执行长伊隆•马斯克也于17日在推特推荐羟氯喹,说它比氯喹更好。马斯克引据的是北京大学第三人民医院2月份临床试验的结果,见于3月9日《临床传染病》(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在线刊发的论文。

海外自媒体路德社质疑,明明有硫酸羟氯喹,但中共偏偏推荐已停产且副作用很大的磷酸氯喹,目的是为了赚钱。

又是武汉病毒研究所

2月4日,在中国各医院的临床实验之前,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等人就在《自然》(Nature)杂志发表了论文,宣布氯喹对于治疗中共肺炎有效。该所3月18日新发表的论文亦提出,毒性较小的氯喹衍生物羟氯喹可以有效抑制中共病毒感染。

位于病毒发源地的武汉病毒研究所,2015年就用蝙蝠冠状病毒和SARS病毒重组出了新型嵌合病毒。该所及石正丽近日被美国保守派组织“自由观察”告上法庭,罪名是研发生物武器祸害人类。

实际上,在2003年非典(SARS)爆发后的几年中,美国等多国的研究已表明,氯喹和羟氯喹可有效抑制SARS病毒复制,且后者安全性更高。武汉病毒所在中共肺炎疫情爆发后第一时间发表新成果,似有备而来,也令外界怀疑中共病毒与该所P4实验室的联系。

路德社在直播中指中共刻意隐瞒“解药”,“2月4号论文就发在《自然》杂志了,但CCP(中共)就是不告诉你,这个药这么便宜,CCP论文一定要让你上呼吸机,花很多钱!”

羟氯喹能否解决中共肺炎危机?

法国卫生部周日(22日)已宣布,在包括比利时、荷兰、卢森堡、英国、德国、西班牙和法国在内的至少7个欧洲国家展开临床试验,以测试包括羟氯喹在内的抗中共病毒的4种实验疗法。该测试将有3200名患者参与,其中包括至少800名法国重症患者。

约旦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领先一步,授权医生在晚期患者中使用羟氯喹和抗生素进行治疗。

荷兰格罗宁根大学的学者则研发出羟氯喹喷剂,可以立即抵达肺部,比口服药起效更快。

而由于羟氯喹太过走俏,美国药剂师们也担心民众囤积药物、医生给自己写处方,造成有需求的患者用不上药。美国药师专业委员会(NABP)表示,已有6个州限制羟氯喹“不当用药”,并为合规患者预留了此药。

至于羟氯喹是否获得美国FDA批准用于治疗中共肺炎,在病毒强变异的特性之下后续疗效如何,还有待进一步的试验结果及临床检验。

福克斯11台关于贾第尼耶里康复的报告影片:

(转自大纪元 / 责任编辑:萧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