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潘东凯:林郑让中共病毒散布全球

赵立坚行错棋 中美关系新低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6日讯】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发推文指“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武汉”后引发一连串风波,美国总统川普强烈反击,称中共病毒(俗称武汉病毒)为中国病毒。对此香港时事评论员潘东凯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中共走错了一步棋,得罪了美国,令中美关系降到历史最低点,“‘低处未算低’,可能还有更低的低位。这是不智的,我想这事覆水难收。”

赵立坚3月15日发推文后,引发美国哗然。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欧布莱恩反击批评中共隐匿疫情,耽误全球2个月;病毒并非来源美国,是来自中国湖北省武汉。美国国务院也召见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表示抗议,并称赵“公然散布虚假消息”。

“病毒源头是毫无争议的,就是在武汉!”潘东凯说,赵立坚以大陆无法使用的社交媒体——twitter发文,很显然是中共企图以此在国际带动病毒来自美国的舆论风向,进而“出口转内销”,平息大陆因疫情引发的民怨,“它想‘内销’平复十几亿人的情绪,却得罪了全世界最强的国家,还有这个国家的元首,这件事我认为是非常不智的。”

“中共和美国的关系,由1972年尼克森总统访华,来到现在一个新的低潮。”潘东凯说。

另外,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日前终于宣布实施“封关”措施。潘东凯则说:“做得太迟了。”他表示,香港迟不封关,成为武汉封城前逃离当地后搭机飞往全世界的窗口,“当时全世界对香港是开放的,林郑开了这道门将那些人经香港散播到全世界,全球播毒。这是林郑对全世界几十亿人犯下的罪行。”

而面对严峻的疫情,潘东凯则期勉大众形成一种“为他”的风气,携手共度难关,“我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别人,先假设自己身上有病毒,外出一定戴口罩,没事不外出。只要我们能坚持做一段时间,我们可以度过这个难关。”

鼓励“社区区隔”控制疫情 世人都知最初源头

记者:香港政府已经宣布,禁止非港人14天内入境。如何看待疫情发展到全球都要封城?

潘东凯:我想这是(港府)一定要做的,但问题是做得太迟了。

“社会区隔”,原文叫“social distancing”。这是叫人用这种方法去避免疫情不受控制,希望可以取得时间。个人与个人的单位尽量减低活动。情况到了一个社区,甚至一个地区,还有一个国家与国家之间都要减低他们的来往。

我们姑且不论源头在哪,源头是毫无争议的。这个病毒本身没有政治考量,它是没有思想的。但是它有一些基本的生物性,它会在有利的环境之下不断地复制,所以在此情况下,最主要的就是避免它复制速度过快。因为到那个阶段,全世界的医疗系统也无法负担,所以这就是国家之间或者国际的区隔。

现在很难说意大利是否疫区,抑或香港才是疫区,在这方面大家不应该有偏见。再说一次:世人都知道最初的源头在哪!发展到现在,对于意大利、瑞士、伊朗、香港而言,我们都应该减少去别人的地方,或者别人来我们的地方。特区政府现在这样做,其实是唯一可以采取的策略。

林郑让感染者散布全世界 意大利防不胜防

记者:会不会做得太迟了呢?很多人、包括很多医学专家都说政府应该早些封关。

潘东凯:我想是迟在为何不早2月的时候与大陆封关。我觉得现在也不需要等尘埃落定就可以立刻谴责一部分人,即世界卫生组织、中华人民共和国及香港特区政府这三个单位。

当时世卫说不要歧视中国,不要发出错误讯息。还有戴口罩比不戴差,世卫和香港的何柏良医生所说的也是不同的,我相信何柏良,不相信谭德塞。

另一方面,病毒源头很明显就是在湖北省,就是在武汉。如果当时香港封了大陆,如果用现在的作法去对照林郑月娥当时的逻辑,那你(林郑)不就是歧视全世界?她也要这样做,因为这是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当时如果将大陆和香港完全区隔,就和澳门有些不一样,澳门本身没有机场,不是一个国际交通的枢纽,香港是。

如果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当然它不是君子,如果我用一种类似阴谋论套用去看的话,在武汉封城之前,有500万人走了出来,而这些人在大陆像水银洒地一样,他们来到香港,根本查证不到他是武汉来的。其实我们可以找到一些个案从武汉去到内地(其它地区),然后再来香港,隐瞒了之前一段旅行史,就是说这500万人里,其中一个显著的部分就是透过香港这个窗口飞到全世界。所以林郑月娥不封关,她是全世界的罪人。

不要忘记意大利是第一个欧盟国家阻止大陆的人乘搭飞机入境,它是第一个对大陆封关的。意大利是防得了这边,防不了那边,因为全世界当时对香港是开放的。林郑开了这道门将那些带原者经香港散播到全世界,全球播毒。这就是林郑对全世界几十亿人犯下的罪行。

赵立坚推特散播故事 行错棋令中美关系现新低

记者:很多人在美国控诉中共,要求赔款。中共说病毒是从美国传过来,全世界都欠中共一个道歉。觉得中共未来是处于什么局势呢?

潘东凯:在此我要更正一点点,中共没有说这个病毒是美国传过来的,是中共的外交部司长,一个发言人赵立坚使用在大陆都无法使用的社交媒体——twitter发文,在大陆看不了,在那里说“可能”,这就是他卑鄙的手段。

现在赵立坚已经神隐了,暂时不知道他下一步在哪。他开放很多社交网络,明显由党控制绘形绘声去散播很多不同的故事,包括美军过往三十年间,在美国一个军事基地做了很多生物化学武器,但这些事是牛头不搭马嘴,风马牛不相及的。然后说2019年的世界军人运动会,美国没能拿到金牌。但是我们再看前几届,美国也没获得金牌,因为美国没有投入进去,没有派一些很强的选手去参加这些不是很重要的国际运动会,所以一直以来的成绩都是比较一般般的。就是说这件事是无凭无据的。

我们在这个节目也说过,钟南山就说“不一定”,三个魔术字;然后赵立坚就说“可能”。就是说中共没有胆量站出来证明,很肯定、斩钉截铁地说有这么一件事。这件事很明显是“内销”的,但是我觉得它走错了一步棋,因为它“内销”得罪了全世界最强的国家,还有这个国家的元首,我想这事覆水难收。

中共和美国的关系,由1972年尼克森总统访华,来到现在是一个新的低潮。结果它自己“当仁不让”地成为美国的敌人。在中共和美国的关系里,这是历史的最低位,但将来也是。正如我们金融所说“低处未算低”,可能还有更低的低位。如果中共想利用这个“内销”平复十几亿人的情绪,那它就变成产生了一个对外附带的伤害,它得罪了美国,这件事我认为是非常不智的。

中共或利用美国左倾精英 影响川普选情

记者:最近川普和习近平的通话,川普对中共最近处理疫情的手法表示不满,但是说他和习近平还是好朋友。如何看待他这句话里的玄机呢?

潘东凯:我想直至习近平下台为止,川普都会继续说这句话,这句话的意义不大。最重要的是对美国来说,我不是很关心川普如何夸赞习近平主席,我最担心的是美国或者西方世界,对于中共的威胁究竟有没有一个统一的看法。如果我们用一个常理来推断,应该越来越达至一个共识的。但同时中共也十分狡猾,它知道可以打一些牌,可以将川普推到一个位置,可以讨好美国或者西方的某些自由进步的左倾的精英,我也不想称呼他们为“左胶”,因为“胶”带有贬义。

这些自由主义的左倾精英以什么人为代表呢?例如加拿大的总理特鲁多、美国民主党几乎所有的成员,还有欧洲一些进步党派,如果在国际上就是环保的先锋,还有反右翼民粹,对于难民问题主张大爱包容,笼统来说可以说是左翼民粹这群人。这群人只看到“树木”而看不到“森林”。他们对川普有一个很大的偏见或者成见,自从川普上任到现在,他们对他有一个敌意,而这种敌意是中共可从中加以利用,这件事“可能”影响到今年美国大选的选情。但是这件事暂时而言,我觉得还是乐观的,未必能影响到。

世界需联合正义组织 用真相对抗灾难

记者:未来全球的局势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去年香港反送中,全球都出现了围堵中共的态势。这个的疫情会否使全球对中共产生一种新的变化?

潘东凯:韩国一位女部长说得很对,她说,我们对抗这些灾难,唯一的武器就是真相。我们看到,世卫从1月说不会人传人,基本上就是复制中共的说法。还有最早的确诊可追溯到11月,我们看到它将整个华南海鲜批发中心毁尸灭迹,我们看到大陆的数据是相当不可靠,我们也找不到现在意大利、欧盟的重灾区零号病人究竟是谁。这不是政治问题,是为了人类的生存,以上种种事情我们应该锲而不舍,尽力去找到真相。

而如何可以在中共境内找到真相呢?这是很考验能力的,我认为这是近乎不可能的,但是近乎不可能还是要做。

我想真正的专家、抗疫的专家,但不是世卫控制的专家,他们应该也可以和世卫一起,譬如欧盟的CDC、美国的CDC、加拿大、世卫,还有台湾有一个怎样的角色。还有韩国受灾非常严重,韩国曾经处理过中东呼吸综合症,所谓的MERS(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所以韩国在对抗这个冠状病毒(中共病毒),在测检与防疫方面是有一定的技术水平。我认为全世界最高的,或者首屈一指的这些专家摒弃成见,大家努力一起找出真相,而中共是放手让他们取得大陆的资料,我想我们可以有下一步的行动。

俄国宁枉勿纵 意国我行我素

记者:最近美国与台湾说要携手合作推出六大措施,觉得台湾在防护疫情方面有何需要大家学习的地方?

潘东凯:台湾有两件事最主要,第一件就是当机立断,在最早的时候封锁和大陆所有人员的来往。第二就是抢先在社区爆发以前,将每一个感染的个案组织好,看到它的这个(传播)脉络。当失去这个机会,做什么都没有用。譬如我们倒带到2月初,如果当时意大利或西班牙只有零星的案例之际,是否可以看到这些人接触过哪些人?上一个接触过谁?他们有一个怎样的生活圈子?曾经到哪旅行?譬如像台湾和韩国一样,在这方面的追寻很仔细。

我看到欧洲国家十分散漫,这方面做不到,这是民族性,并非技术的问题。还有一件事就是,欧洲人比较自负,或者是很坚持要维持自己的生活作风,尤其是意大利,所以我们现在看到所谓的社会区隔,social distancing,它是有很大的差别。譬如香港政府完全没有帮到我们,但因为我们完全停止一段时间的社交活动,没有人外出进行任何活动,所以(受传染数字)下降。

如果全世界都实现社区里面人与人的区隔,国家与国家的区隔,将所有东西暂时完全冻结,这个疫症一定可以受到控制。其实也能解释为何例如北韩、俄罗斯案发例子比较少。

俄罗斯的经济非常衰弱,它现在的国民生产总值GDP,只是苏联高峰期的十五分之一。而俄罗斯是一个人口非常稀少,幅员辽阔的地方,没有很热闹、熙来攘往像香港旺角一样,所以它的社会区隔做得很成功。

另外,普京是一个专制独裁的领袖,他很果断,几乎在很早就与习近平先生说:“我不欢迎你的人进来。”俄罗斯人做了一些种族歧视的事,他是“有杀错没放过(宁枉勿纵)”见到东方人就立刻围堵,这件事如果孤立来看,当然觉得它是歧视。在俄罗斯这些敌意环境,无论你是中国人也好,蒙古人也好,只要样子不是白种人,你也要躲起来,不敢活动。

我不是主张俄罗斯那个(行为)。大家要清楚,其实雷厉风行,自动自觉做好一个社区区隔social distancing,真的可能取得时间。但是意大利民主党的党魁津加雷蒂,在2月的时候说:我们不可以打乱生活,我们照常夜晚去酒吧喝杯酒,然后拍一张照放在社交媒体,十几个人围坐一桌,那他现在也遇事了(感染病毒)。

问题是遇事了不要紧。在一个灾难里,像铁达尼一样,遇事了不要紧,我没有救生艇,不够救生艇不要紧,我自己跳下海,你不要救我,这就是舍己为人。如果继续社交活动,不管这么多,不管什么疫情,这不是舍己为人,这叫害人害己。两件事的分别很大,我们要知道这个灾难不是铁达尼号沉船,没有足够的救生艇,而是这个病毒它本来没有眼,它是一些遗传基因可以复制的病原体,它的复制速度是很快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将我们的活动减到最低。

为了他人和自己 形成自律风气

记者:未来的两个星期是香港最危险的时候,如何评估呢?香港的疫情发展的情况?

潘东凯:我们要相信何柏良医生、袁国勇教授和龙振邦医生他们的劝告,不要看谭德塞德他们的说法。我们只是想生存,不应该参与这么多的活动。

还有我也勉励大家,我们要形成一个风气,就是我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别人,先假设自己身上有病毒。“我哪里都没去呀,我怎么会有病毒呢?”这句话如果在中国新年时说,“我也没有去过大陆,怎么会有事呢?我不过是去了瑞士。”当时那么说,听上去觉得很合理,但如果你真的去了瑞士,我们知道有一所国际学校一群人去了瑞士游学团,然后所有人都感染了。

就是说首先假设自己身上已经有病毒,也许你不会有事,甚至连病征都没有,但是你不要害别人呀!我们每一个人都要用这个假设来做事,因此我们外出一定要戴口罩,没事就不要外出。只要我们能坚持做这件事一段时间,我们可以度过这个难关。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