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病毒冲击严重 伊朗与中共关系一览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4日讯】中共肺炎(COVID-19)疫情伊朗形势严峻。除了意大利、西班牙,瘟疫也循着中共的“一带一路”悄然进入伊朗,并在中东开枝散叶。我们继续来关注,伊朗与中共的密切关系。

目前在全球确诊中共肺炎的国家中,伊朗排名第六。

伊朗卫生部近期估计,该国每小时就有50人染疫,每十分钟死一人。

最先爆发疫情库姆(Qom),据说尸体成堆。

库姆有众多受中共支持的基建项目,由许多中国工人负责建造。

《华尔街日报》指出,以库姆为中心的与中共的重要联系,一直是伊朗面对美国制裁而不至于经济崩溃的原因之一。不过这种关系正受到考验。病毒的确切传播路线还不清晰,但伊中的战略伙伴关系,催生了众多潜在接触者,助长了病毒传播。

有专家形容,这种关系现在变成危害极大的炸弹。

旅美时事评论员唐靖远:“中共病毒和中共的关系特别密切。这个瘟疫不仅是最先在中共最高级别的生化武器研究中心所在的城市武汉爆发,它蔓延到国际社会之后,也明显表现出来谁亲共谁就容易被感染,谁的疫情就严重。无论国家还是个人都会是如此。”

中国爆发疫情后,伊朗政府率先声援,还称要与中方并肩作战。

伊朗用的大部分检测试剂盒目前由中共提供。

而伊朗政府除了被披露出学习中共隐瞒疫情、封锁维稳,还拒绝美国援助。

唐靖远:“伊朗不但接受中共的援助,它也全面复制了中共式的封锁疫情,包办防疫的模式。它最终带来的结果必然就是隐瞒疫情真相,草菅人命。”

在疫情爆发前,伊朗长期与中共关系密切。

1979年伊斯兰革命爆发后,伊朗与美国等关系紧张,中共则称为伊朗后台。

美中贸易战,伊朗力挺中共,指责美国。

香港反送中运动,伊朗发声明支持北京处理香港,并谴责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2018年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后,重新制裁德黑兰。中共明确反对。

除了直接向伊朗出口导弹、战斗机和潜艇等高端武器,中共还一直暗中支持伊朗的核武研发。

近年来中兴和华为公司违反国际禁令,向伊朗提供敏感的军事或民用技术,屡遭美国政府制裁。

而石油则是双方关系的关键环节。中国是伊朗原油的最大进口国。

即便联合国和美国为遏制伊朗的核武威胁,多次对其实施经济制裁。但中共仍违反贸易禁令,大量进口伊朗石油,从经济上支撑伊朗政权。

中共还在伊朗拥有规模巨大的投资。

2016年,中共国家开发银行与伊朗签协议,中方将提供多达150亿欧元融资。

2017年,中信集团向伊朗5家银行提供100亿美元贷款用于基建。

去年有报导指,中共将在伊朗投资约4000亿美元。

中共国企在伊朗各地也很活跃。

德黑兰地铁一、二号线工程由中信集团承建。

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正投资27亿美元,修建一条穿越库姆的高速铁路。

另外,国际盟友不多的伊朗,于2018年加入中共“一带一路”。

去年开始伊朗允许中国人免签。去年中方派出超过2千人到当地承包工作。

不过,“一带一路”热钱未到,中共瘟疫已悄然进入。

香港媒体引述分析指,这次病毒循“一带一路”引入的可能性极高。因为一带一路引进大量中国工人做基础建设,商人往返两国做贸易,使病毒传递快速。

旅美时事评论员唐靖远指出,伊朗的亲共,不仅是商贸往来密切,而是在意识形态上亲共。

唐靖远:“伊朗差不多已经成为中东版本的朝鲜,甚至可以说在国家战略上比朝鲜还更亲近中共。我们看到像台湾和香港,它们和大陆的商贸联系要比伊朗还要密切很多的,但是为什么台湾、香港的感染数量非常低呢?一个最主要原因就是在意识形态上,这个地区的民众普遍都反共。它恰恰说明,中共病毒它出现针对性,就是针对中共而来的。”

而这次的中共病毒也似乎更针对于伊朗高官。过去几周,至少有两名副总统、数十名议员和高官确诊感染,多人死亡。

唐靖远认为,这说明伊朗政府的亲共表现特别严重。如果不能及时认识到中共病毒的特点,恐怕疫情还会继续恶化。

采访/陈汉 编辑/王子琦 后制/葛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