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疫情敲全球化丧钟 世界加速与中共脱钩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3日讯】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疫情在全球爆发后,不仅使企业家们开始反思全球化的危害,更加使人类开始饱尝肺炎全球化的恶果,这给全球化敲响了丧钟,也加速了世界与中共脱钩的步伐。

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经济全球化,使中国成为了世界的加工厂,武汉 中共肺炎爆发后,中共政府的隔离措施导致中国各地封厂、封港和封城、工厂停工,造成诸如韩国现代汽车、日本日产汽车等跨国企业,因得不到中国制造的零部件而停产。

电玩巨头日本任天堂和美国苹果公司也都因为中国的疫情, 推迟了新产品的发布时间。

英国《经济学人》报导说,由于中国的国有企业获得补贴,其生产的低价产品使外国竞争对手无法比拟,造成美国最后一个青霉素发酵罐于2004年关闭。疫情的爆发后,中国对活性药物成分(API)的垄断,正在成为华盛顿和欧洲的难题。

美国《华尔街日报》3月6号报导说,翻翻你的药箱,会发现很多药品的原材料成分都来自中国,然后在印度加工成药片,如果疫情导致中国无法出口药品原材料,全世界恐怕都要遭殃。

报导指出在全球卫生危机面前,仅仅是供应短缺的可能性,就足以凸显出全球化不利的一面。

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吴惠林:“全球化全球的分工,如果连结越多越深的话,影响就是越大的,如果某个地方发生问题就会影响到全面的。这让我们大家思考一下,这种全球化好像让大家东西越来越多,所谓专业化,供应链当中分得越来越细,品质也应该越来越好,可是反过来好像变成不好的方向比较多。”

业界指出,全球化虽然造就了中国的所谓经济腾飞,但更多的国家因为产业、人才、资金以及技术的抽离,每况愈下。不仅使欧美的先进技术流失,制造业的外迁,还催生了美国五大湖湖畔漫长的“铁锈”地带。

《经济学人》的报导说,消除对中国活性药物成分的依赖,将涉及颠覆公认的政治经济学理论,那就是允许私人公司寻找最有价值的商品,而不必考虑其原产地。

去年7月,美国国会下属的中美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就提出:“中国在全球药材原料市场上日益占主导地位,造成的国家安全风险不可低估。”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全球化最大的问题,第一让许多国家丧失了对自己国家主权和利益的维护;还有一个像中共这种专制体系就会利用全球化的漏洞,把它自己不公平的作法带到全世界去;再有一点,全球化实际上是共产主义的一部分,天生就具备这种邪恶的本质,这就是为什么全球化现在取得灾难性结果的原因。”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详细分析说,全球化给发展中国家零关税等方面的优惠,西方发达国家把利益让给了中国这样的国家,当被中共欺骗而发生纠纷时,又只能交给国际仲裁组织,因而造成许多国家丧失对自己国家主权和利益的维护。

中国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国和维护者,全球化中,中国从接下了西欧北美转移的低端产业做起,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川普上任后陆续退出各种国际组织时,中共党魁数次批评美国是保护主义,闭关锁国。

习近平在各种国际会议上高举全球化大旗,称全球化大潮符合未来大趋势,势不可挡。

武汉肺炎爆发前夕,中共喉舌人民日报还在呼吁,要共同把经济全球化动力搞大。

不过,突如其来的武汉中共肺炎,成了压倒中共逆潮流拥抱全球化的最后一根稻草。

吴惠林:“往来越密切感染的情况会越严重,所以现在各国都把它封起来,好像逼着人回到彼此之间交往没那么密切的情况。”

经济学人的报导指出,西方人在情感上已经和中国脱钩,空气污染已经让许多外国人离开中国,武汉中共肺炎疫情可能会加速外国人撤离。

欧盟中国商会会长杰尔格.伍德克(Joerg Wuttke)说,将一切生产都放在最有效的地方的经济全球化已经结束。

采访编辑/刘惠/王明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