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凶猛 国人宜清醒从谎言中醒来(图)

最近致电国内的亲朋,询问安好与否,发现大家或多或少还在相信国内的宣传。

谎言1:美国已经不通报疫情

一位年纪相差不大的同事,接到电话后,比较兴奋,因为疫情爆发后,他在家中不能外出很久了。他滔滔不绝说了目前的情况,诸如:小区封锁,如果跳墙出去或者在街上不戴口罩,会被抓,勒令背《防疫法》。我不由怯怯的问一句:“《防疫法》有几条啊?”引起了他哈哈大笑。得知我在美国后,他脱口而出:“听说美国已经不通报疫情了。”这个倒是出乎意料,只好如实告诉他:“美国一直在通报疫情啊,我居住的地方就经常收到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的信息。”这个也出乎他的意料,不知道他从哪里得知这样的消息,于是详细和他说了些有关疫情的真实信息。

谎言2:病毒是美国人带来的

又致电一位以前的部门主管,此君比较有正义感,是少数能清醒知道共产党不好,并敢于说出来的人。可是谈到疫情,他却转述了国内的宣传:病毒是美国人带来的。于是,告诉他武汉P4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2018年11月曾在上海交通大学发表题为《蝙蝠冠状病毒及其跨种感染研究》的主题演讲,这个病毒是他们自己发现的,和美国无关。

谎言3:现在美国和欧洲的疫情比中国严重

这个谎言也有人相信的。我的一位年轻同事,也对一些国内的黑暗面有一定认识,可是问到他现在国内疫情如何,他却说:现在美国和欧洲的疫情比中国严重,中国已经稳定了。事实上,现在国内即时发现了新病例,都按照一般肺炎治疗,不再上报;美国和欧洲却一直在通报疫情的新情况,就这样让国内信息封闭的人们以为在中国大陆是安全的,在国外反倒危险了。

感觉有些悲哀,来看看历史上共产党的种种谎言吧:

1、红军长征,假的。

一九三四年十月,共匪经不住国军的围剿,被打得狼狈逃窜,但被它们吹嘘成“长征”,而且是为了北上抗日而“长征”──可陕北没有日寇。

2、中共抗日,假的。

抗日的中流砥柱是国军。国军阵亡的将军就有二百零六人,投入十万人的大兵团作战就达二十一次;共军阵亡的将军只有一个左权,没有阵亡士兵名单。看看辛灏年的演讲《谁是抗日的中流砥柱》就能了解更多抗日真相。

3、“半夜鸡叫”,假的。

假如“周扒皮”真在半夜假装鸡叫,催促长工到地里干活,那四周漆黑一团,长工不把庄稼给毁了吗?还有,为批斗刘文彩,从故宫搬过去很多东西放在他家里展览。实际上刘文彩乐善好施,他修的学校和公路,至今还被家乡人使用。中共是想通过抹黑地主,掠夺他们的财产而编造理由罢了。

4、“亩产万斤”、“三年自然灾害”,假的。

一九五八年,中共搞“大跃进”,放卫星“亩产万斤”,强行征粮造成三年大饥荒,饿死三千多万人,对外谎称“三年自然灾害”。实际上那三年风调雨顺,没有发生大的洪水、干旱等自然灾害,完全是一场“人祸”。

5、它的“英雄模范”,假的。

张思德是烧鸦片死的;邱少云被烈火烧到一定程度,根本无法控制住身体扭动和呻吟,他身上带的武器弹药怎么没爆炸?

雷锋那个时代,照相机是极其稀有之物,他一个普通战士怎么会留下数百张照片?他做好事不留名姓,怎么留下了这么多照片呢?

事实是,部队配备了一个专门的摄影组跟着雷锋,如张峻、季增等人,精心安排雷锋“做好事”。不信你去看雷锋的照片,摆拍的痕迹很明显。有在太阳底下打手电筒看书的吗?有带着勋章、看着镜头洗车的吗?

6、“天安门自焚”,假的。

央视播放的自焚镜头中,警察拎着灭火毯站在王进东旁边等著,毫无灭火的急迫,倒像是在“等待”拍照。而且法轮功著作《转法轮》上明确写着:“炼功人不能杀生。”

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在联合国会议上,就“天安门自焚”事件,强烈谴责中共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并表示:从录像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中共代表面对确凿的证据,没有辩辞。

7、器官捐献,假的。

这些年中国的器官移植手术非常多,像乔冠华的老婆章含之就两次换肾、演员傅彪两次换肝。仅二零零六年,全国一年做的器官移植手术就上万例。器官配型是很难的,死人的基本没什么用,活人一般不愿给你。这么多的供体从哪来的?中共说是自愿捐献或来自死刑犯。实际中国每年的死刑犯才千把人。

经过多方调查证实,活体器官主要来自法轮功学员,还有部分来自其他良心犯、维族人等。很多武警医院、军队医院及一些地方医院参与了这罪恶勾当。

二月十日,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科教授林正斌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媒体介绍,他生前曾进行了上千个肾移植手术。而他正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要操刀手之一;同济医院是中国活摘器官的首个基地。

中共按需杀人、活摘器官的兽行震惊世界!

8、“六四事件”中“一个人也没死”,假的。

“六四事件”当时的发言人袁木大言不惭的说:“天安门广场没开一枪,没死一个人。”实际上,六四凌晨,军队用枪扫射,用装甲车碾压,天安门血流成河,死亡人数以千计。

中共的谎言道不尽,正如武汉人在中共副总理孙春兰视察时所说:“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现在的局面,正像前苏俄流亡作家索尔仁尼琴所说: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也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但是他们依然在说谎。

听起来有些拗口,可是道理很简单。就是当人们面临暴力的威胁时,为了自我保护,不自觉一定程度上相信了谎言。可瘟疫不会跟着中共的谎言走啊,要保护好自己和家人都平安,只有看清谎言,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从这样一条快要沉没的黑暗的船上逃生吧。将来有一天,灾难过去,您可以有机会和自己的家人孩子说:幸好在那次选择中,我选对了。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