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日记:下一个吹哨人,该轮到谁?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15日讯】“艾芬已经把哨子发了出去,李文亮的哨子也吹响了一声。然后,接哨的人没有了。”武汉作家方方在日记中写道,新闻记者本应是下一个吹哨人。但是当武汉肺炎毫不留情地蔓延和扩散,官方报纸上却满是笑脸,鲜花,欢呼。每一天都误导著百姓,却无一句提醒:毒魔已走到你家门口。

方方在3月14日的封城日记中写道,“疫情依然好转,新增确诊感染的数字越来越小。这几天都在个位数上徘徊。昨天,有朋友担心道,数字上不会有假吧?因为前期对疫情的隐瞒,让此时的人们心里充满了不信任感。万一为了让数字上好看,万一为了让自己有成就,再次隐瞒怎么办?”

方方提到一个好消息,武汉中心医院2名感染武汉肺炎的医生易凡和胡卫峰,病情有所缓解,期待另两位濒危医生能坚持住。

她表示,武汉中心医院医护人员伤亡惨重,但目前为止,尚未听说医院的领导接受了怎样的处理。尽管网上要求向医院主要领导追责的呼声不绝于耳。这让她晓得了:“单位哪怕死伤很多人,领导也不一定会担责。”

方方还提到,“今天关于媒体记者的话题,网上议论哄哄,内容极丰富。我也顺便扯几句:中心医院的艾芬医生说,她是发哨子的人;老百姓说,李文亮医生是吹哨子的人。也就是说,这个哨子从艾芬手上,传到了李文亮手上,那么,从李文亮手上接过哨子的,应该是什么人呢?”

她表示,尽管李文亮被训诫,但警方并没有没收他的“哨子”,反而是把他的哨声又扩大了一轮。武汉肺炎疫情出现的信息,2019年的12月31日已经昭告天下。次日,警方训诫“八个网民”的消息也见诸各报乃至央视。

“唉,艾芬已经把哨子发了出去,李文亮的哨子也吹响了一声。然后,接哨的人没有了,哨音消失在两大报业集团的欢歌与笑语之中。病毒毫不留情地蔓延和扩散,医护人员一个个倒下,而我们的报纸,满是彩色,笑脸,红旗,鲜花,欢呼,一张接着一张。”

方方批评说,“就连我这样的老百姓都已闻讯新病毒感染厉害,从元月18日起,开始戴口罩出门。而媒体呢?元月19日,报导万家宴,元月21日,报导省领导参与大型联欢会。每一天都误导著百姓沉溺于盛世,却无一句提醒:新冠毒魔已然张著大嘴,走到了你家门口。”

她表示,在她的个人理解中,关注社会和民生,应该是新闻记者的职责和使命中最重要的一条。如果当时有记者深入调查武汉肺炎的始末,了解到医院的医生正在成批倒下,又或是调查出八位“造谣网民”实则是八位医生,设若持有更高的职业精神:努力与平台沟通交涉,尽可能把自己的声音发出去,那么,结果会是怎样的?还会有武汉这么多天的惨烈现场吗?还会有湖北全省人遭封又遭弃的现象吗?以及还会引发全国各式各样的损失吗?

然而真实情况恰恰相反。3月8日,中共官媒新华社湖北分社的女记者廖君,因报导武汉肺炎疫情受到官方嘉奖。一位署名“牛角君”的作者发表网路文章,披露廖君就是报导武汉“八君子”造谣,以及报导武汉肺炎疫情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的记者。

文章披露,廖君1月1日在新华社以《8人因网上散布武汉病毒性肺炎不实信息被依法处理》为题,向全世界人民报导武汉造谣8人。

在此前一天,2019年12月31日,新华社《武汉市卫健委通报:发现的多例肺炎病例为病毒性肺炎,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的报导,也是廖君所写。

网民嘲讽:“中国没有记者,只有宣传员。”当局此前曾派出300多名记者赴武汉,发表大量所谓“暖新闻”、“正能量”的官方报导,制造舆论导向,引起民众反弹。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