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中心医院数十医护已感染 卫健委仍称“未发现”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12日讯】武汉肺炎“吹哨人”李文亮所任职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在武汉新冠状病毒疫情中受到重创,数百医护人员被感染。该院医生对陆媒披露,疫情爆发初期,医护人员被要求不能公开疫情、不能戴口罩,以免引起恐慌。从1月11日到16日该院已收到26例职工疑似感染的报告,但市卫健委1月15日仍对外通报称“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武汉肺炎“吹哨人”李文亮之死,引发中国民众对官方早期蓄意隐瞒导致疫情急剧大规模爆发的强烈质疑,武汉市中心医院也因此而突然成为了舆论界关注的一个焦点。这所医院的医护人员和职工们,也在这场疫情中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据陆媒披露,迄今为止,拥有4000多名职工的武汉中心医院已有4名医生殉职外,另有4名医生濒危,超过230医护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该院的医务人员感染比例和死亡人数,在所有武汉市医院中居于首位。

武汉市中心医院一线医生杨珥日前接受陆媒《南方周末》的采访时披露,该院目前还有4位医生因感染了新冠病毒而濒危。这4人分别是副院长王萍、伦理委员会刘励(该院肝胆外科蔡常春主任的妻子)、胸外科副主任医师易凡、泌外科副主任胡卫峰。

“我说的是濒危,不是病重。”杨珥强调,这4位命悬一线的医生都是包括呼吸衰竭在内的多器官衰竭,并伴有各种不良并发症,“有的全凭外部医疗手段支持、维持生命”。

他回忆说,在去年12月底,武汉市“不明肺炎”的病例已频繁上报之后,院领导并未向医院的职工发出任何示警,甚至有科室负责人戴着口罩去开会还遭到了批评:“大惊小怪,扰乱军心。”

报导称,该院的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学庆1月上旬戴口罩去开会时被院领导责骂,此后他就不常戴口罩,但几天后江学庆就被病毒感染,之后确诊、一步步衰竭,直至死亡。

武汉肺炎“吹哨人”李文亮医生也是因率先披露疫情遭到院方约谈、警方训诫,后来不幸染疫于2月7日去世。

杨珥还披露,早在今年1月初已经发现了很多患者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但有了临床症状和影像学依据,而且还陆续有医护人员在接触患者后出现了同样症状。他说:“这就是人传人的直接证据。”

但是当时有关病情的上报却受到院方的严厉管控。医生们被要求在病人的病历上不得填写“不明原因肺炎”乃至“病毒性肺炎”,只能写“肺部感染”。

报导指出,实际上从1月11日到16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已经收到26例职工疑似感染的报告。但武汉市卫健委1月15日对外发布的通报仍然强调,“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中心医院的另一名医生陈小宁则告诉《南方周末》,早期院里统一要求“不能说,不能戴口罩,怕引起恐慌。”疫情开始后,院里所有中层紧急开会,口头传达,不得对外提起“冠状病毒”字眼,“管住自己,管住自己的家人。”

两名接受采访的医务人员出示的微信群组对话截图显示,2019年12月30日该院各科室微信群里曾经收到转发自武汉市卫健委的警告称:不要随意对外发布关于不明原因肺炎的通知及相关信息,否则市卫健委将严肃查处。

中心医院一位在医学影像科室工作的医生也告诉陆媒,今年1月初,该院被叫去谈话的医务人员远不止李文亮和艾主任。他说:“我们医院很多人被院方叫去谈话,说不能发什么。”其中包括训诫、谈话、被要求删除发布内容、被电话提醒不能发布有关消息等。

大陆财新网此前曾报导称,早在去年12月底之前,已有至少9例武汉的不明肺炎武汉病例样本完成基因组测序,显示为“类SARS冠状病毒”,并陆续上报卫健委和疾控中心。但湖北省卫健委及国家卫健委分别在1月1日和1月3日要求销毁已有样本,还下令不得擅自对外透露讯息,从而错失了防疫先机。

(记者黎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