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十字路口:活摘器官更多爆料 三名实例见证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11日讯】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今天我们要跟大家聊的话题,主要包括了三个重点:

‧重点一:武汉肺炎另类灾区 YouTuber生存困难
‧重点二:活摘器官更多爆料 三名实例见证
‧重点三:疫情轻重各地不同 藏着神秘规律?

不过先带您来看一个重要消息。

‧人脸辨识再升级 戴口罩也挡不住

大家知道,中共部署了大量的监视器(摄像头)在监控全国人民百姓,加上人脸辨识系统,让中共可以轻易地锁定目标,追查逮捕。表面上,说是要降低犯罪率,但实际上是中共用来加强政权维稳、抓捕异议人士的主要迫害工具。

但最近因为肺炎疫情,人们出门都得戴上口罩,也降低了人脸辨识的成功率。没想到,中共公安的主要合作厂商“汉王科技”,在疫情期间也没闲着,居然推出一套“不受口罩影响的人脸辨识系统”。

汉王声称,他们在过去10年里,已经累积了600万个无口罩脸孔的数据库,再搭配另一个规模较小、配戴口罩的人脸数据库,声称可以在1秒内辨识超过30张人脸,还可以监测人体的体温。

汉王科技副总裁 黄磊:“如果不戴口罩的情况下,识别率大概是在99.5%这个水平。在戴口罩的情况下,我们的识别率目前能达到95%左右。”

我们不是要帮他们做广告宣传,而是为中国民众感到忧心。因为汉王科技说,他们最大客户是中共公安部,也就是说,这是中共要用来扩大监控人民、打压人权与异议人士的新手段。

中国的疫情还没有结束,中共与相关企业却用尽心思在研究如何加强监控人民、追踪人民身上,而不是用在追踪病毒、打击疫情,这样的政权实在是,怎么说呢,形容词就留给您填了呗。

接下来,我们要进入今天的重点话题。

‧重点一:武汉肺炎另类灾区 YouTuber生存困难

已经有很多朋友发现了,最近看我们的节目都是一路顺畅,一个广告也没有。

有嗅觉敏锐的朋友就留言给我们说,“这么棒的节目,为何都没有广告?我愿意为这个节目多看广告呀!”

我想,可能很多人都知道为什么没有广告,因为我们频道的节目题材,几乎都跟武汉肺炎有关,所以遭到了YouTube的限制,我们过去一个多月做的节目,几乎全部都清一色吃了“黄牌”(被黄标),也就是被YouTube限制了广告功能,不能营利。我们有不少订户朋友也都是知名的YouTuber,都非常清楚这个问题。

YouTube的理由是,我们的视频内容属于“争议性话题和敏感事件”,所以都被列为“­只能放送部分广告或无法放送广告”。那大家看我们的视频都知道,一路通行无阻,就是无法放送广告了。

其实,自从去年香港反送中运动开始,我们大部分跟反送中有关的视频,几乎都会吃黄牌,我们去年也跟大家提到过。但今年的武汉肺炎事件,情况就更离谱,是所有视频都吃了黄牌,广告几乎没有,也就没有收入。

我们可以理解,YouTube做这一系列的决定,可能是担心有人借机传播假新闻。但是,是不是假新闻,可以去观察视频内容、订户与观看人数,以及观众的留言反馈来做综合评估,而不是一味地针对关键词进行“无差别封杀”,对不对?

我们比较担心的是,这些决策背后,是不是受到中共的压力,从而要以“争议性话题和敏感事件”为理由,来对所有谈论肺炎疫情的YouTuber抽广告、限制言论呢?

而且,在中共刻意掩盖疫情的情况下,许多中国民众都纷纷翻墙出来,想要找更多真实的信息来帮助他们防范疫情,而那些敢说真话的YouTuber因为怕被抽广告,不敢谈论肺炎疫情、不敢提供更多真实资讯,那么YouTube这样的决策,是在帮助中国人民正确掌握疫情、对抗疫情吗?还是可能会变成在帮助中共政府维稳呢?

YouTube亚太区高层上周在香港与一群网红会面时,宣称这是因为系统的人工智能(人工智慧)出错,对广东话的识别度不够,导致对所有谈论武汉肺炎疫情的视频都进行“无差别黄标”。

不过,我们频道讲的是普通话呢,一样被无差别黄标。

不但如此,最近有很多观众写信或留言跟我们反映,他们虽然打开了小铃铛,但还是收不到新的影片通知。甚至还有观众留言说,他明明订阅了频道,但却被自动退订,然后再订阅,再被自动退订。

而且大家也可以看到,我们频道最近的点击量、新增订户人数、留言数都明显放缓、减少许多。我们不确定是不是有人对我们频道做了更多的限制,但是我们在这里想请大家帮个忙,如果您遇到这些怪异的情况,比方说订阅频道后被自动退订、打开小铃铛却收不到新片通知、收不到我们的社群讯息等等,烦请留言告诉我们,我们会统一汇整起来,向YouTube反映。

同时,我们也正在研究怎么做下一步应对,万一YouTube实在不能待,也希望能够继续把真实的信息带给大家。

‧重点二:活摘器官更多爆料 三名实例见证

最近我们谈到了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的事情,然后有更多的网友陆续提供我们新的爆料内容。

比方说,有一位中国网友告诉我们,“说件真事,我朋友爸爸得肺癌还是什么癌忘记了,本来要从他亲兄弟身上移植,他们不愿意,后来在北京花60万(人民币)买了一个器官。当时没多想,现在想想不寒而栗。”

一位台湾网友告诉我们说,“我在五年前在台湾的某个医院登记换肾时,就有人告诉我,登记等待换肾,时间不一定,有时几个月,有时就算等十几年也不见得等得到,而最快的方式就是花钱到对岸中国去换,只要大约准备500万台币左右(约100万人民币),就能在短短的一至两个星期内找到适合的肾脏做移植。”

她说,后来看到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与活摘器官的报导后,才明白为什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适合的器官来移植。

还有一位中国的朋友,写信告诉我们他与家人的亲身经历。不过因为要保护当事人,所以我们不便公布原始信件。

这位观众说,他哥哥因为罹患肾炎造成肾衰竭,所以考虑做肾移植。去年先是去了广州南方医院,他说,“那边的医生一知道他的情况,都疯狂地拉换肾业务,所有医院的医生和工作人员都像做生意一样,用各种方法和我哥哥谈换肾业务,基本得到同样的回答:“只要你有钱(50万左右),肾源不是问题,肾源你不用担心,肯定有!”那些人身上看不到医生的慈悲和专家严谨的影子,都是一副急着挣钱的态度。”

他哥哥对医院这种“做生意”的态度感到有所顾虑,后来通过朋友介绍,去到武汉的协和医院,再通过关系介绍到了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找到院长。院长跟他哥哥说,“你钱准备好了吗?你的血型肾源你不用担心,一个月内可以给你找到,没问题!”

这位观众说,“我哥哥离开了医院后,真的没有等到一个月,军区医院通知他去换肾,由于我哥哥(有)其它原因没去换肾。之后,(医院)又因为有肾源通知了我哥哥三四次。”

这是观众写信给我们的经历分享,虽然我们现在没有办法到中国去查证,但是巧合的是,信中提到的两家医院,广州的南方医院和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都因为涉及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而被国际组织追查。

已故的旧金山中华总商会顾问白兰,在2015年底就曾经前往南方医院进行换肾手术,花了一百多万人民币,当时就曾经被质疑是否牵涉到活摘器官。但几个月后,白兰就病故了。

我们再次感谢各地网友提供这些重要的信息与爆料,这些资讯,可以帮助大家进一步了解中共对人民的残酷迫害、了解中共的邪恶。我们也欢迎大家继续提供更多信息与证据给我们。

‧重点三:疫情轻重各地不同 藏着神秘规律?

最后要跟大家聊一个挺有意思的东西。我们在上一集节目里不是跟大家说过嘛,世界卫生组织(WHO)对中共百般袒护,不建议各国对中国实施旅行与贸易限制,造成了伊朗、日本、韩国、欧洲等地的疫情大爆发;相反,不听世卫的话的地方,比方说俄罗斯、朝鲜、台湾等地,疫情规模就相对小很多。

不过,我们再仔细想一想,发现有一个很特殊的巧合或者现象,就是疫情严重的地区,似乎都是比较亲近中共的国家;疫情较轻的地区,似乎也都比较反对中共。我们来看一下例子。

在这个世界疫情统计图上,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以外的地区,疫情最严重的国家包括了意大利确诊9100多例(至3月9日为止),韩国确诊7,000多例,伊朗确诊7,000多例,接下来就是法国和德国的确诊1,000多例。

意大利,我们知道,在去年3月底跟中共签订“一带一路”协议,成为全球七大工业国(G7)第一个加入“一贷一赂”的国家。

欸,那个字幕有错,是“一带一路”,不是贷款的“贷”和贿赂的“赂”。

意大利加入“一带一路”,等于是加入了中共的“朋友圈”,让中共可以通过经济来交换在当地的影响力,也让欧美围堵中共的策略出现了漏洞,并且帮助中共向西欧扩张,找到了重要的立足之地。

再来看韩国,韩国长期与中共关系良好,并且在经济上与中国往来密切。不过当韩国疫情已经相当严重的时候,总统文在寅仍坚持不愿全面禁止中国人民入境,说“不可能予以禁止入境,也没有实际利益”。结果,造成上百万韩国民众连署弹劾文在寅,批评他像是“中国的总统”。

巧的是,日前在韩国才传出了一篇热门文章,内容是一位曾经为中共网军工作过的朝鲜族人写的,他披露中共曾经出动网军帮助文在寅赢得总统大选。也因此,韩国近年来对中共相当友善甚至高度配合,许多重要建设都见得到中国企业的身影。

再看伊朗。伊朗自从1979年发生“伊斯兰革命”之后,与西方国家关系恶化,转而与中共关系密切,堪称是中共在中东地区的“铁杆兄弟”,也是中共“一带一路”的重要伙伴。

中共不但从伊朗进口大量石油,还帮助伊朗发展基础建设,甚至还让华为不惜违反美国禁令的风险,悄悄对伊朗输出电信设备,最后让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

今年1月,美国出动无人机击毙了伊朗高级指挥官,中共外交部长王毅还出头帮伊朗说话,要美国不要“滥用武力”。

法国也是长年与中共关系友好,就连武汉病毒研究所的P4实验室,也是法国帮助中共兴建的。

法国媒体分析,法国政府精英都想跟中共做生意,不愿意跟中共这个贸易伙伴闹翻,因此许多政策上显得保守,甚至是懦弱。因此,法国日前也宣布,不会在5G网络上排除华为。

再看德国。德国政府在政治意识形态上并不算亲共,但个别的政治人物与地方城市,却是比较亲近中共的。比方说,在华为问题上,去年底德国两大政党打算阻止华为,但今年初内政部长却说,“没有华为,5G网络建不了。”

而且,中国已经连续四年成为德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去年中德两国的贸易总额达到了2057亿欧元。而且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也是德国汽车业的主要依靠,因此德国默克尔政府近期来的许多政策,也选择向中共倾斜。

好,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很巧?这些疫情严重的国家,正好都是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我们再看看那些疫情比较轻的地区。

比方说俄罗斯跟朝鲜,虽然大家直觉上都会想到,俄罗斯以前是苏联,也是共产国家,所以中共、俄罗斯与朝鲜应该都是关系密切,抱在一团的。但其实恐怕不是这样。

从中国一开始爆发疫情之后,是谁率先对中国关闭边境?就是俄罗斯与朝鲜。为什么?一方面是他们最了解中共,知道中共绝对会掩盖疫情,所以急急忙忙地关闭边境,甚至还传出,只要有中国人民跨越边境,朝鲜方面就会开枪击毙,相当严厉。

另方面,俄罗斯普京政权与金正恩政权,可能也不喜欢中共。尽管他们与中共表面上维持频繁互动,但似乎是“貌合神离”。

朝鲜金正恩政权,是江泽民派系扶植起来的,习近平上台后,一开始双边关系相当冷淡,互不信任,到后来因为受到美中贸易战以及朝鲜可能被川普拿下等压力,中朝关系才开始增加互动。

前苏联特务出身的普京,相当了解共产党,他本人也采取强人独裁的政治路线,不过他对中共也是缺乏信任,而中共也奈何不了普京。

澳洲媒体便曾分析,习近平与普京都想集中权力、重整国家,但彼此也都对彼此保持警惕、有所顾虑。

去年6月,习近平访问俄罗斯争取普京支持,想要“联俄抗美”,对抗美国的贸易战压力,但普京却很不给面子地说,俄罗斯要“坐观虎斗”。所以普京很可能跟中共是“貌合神离”,他虽然与中共签订30年的超大天然气合同,但脑子里盘算着什么,可能只有他最清楚了。

最有趣的是,台湾跟香港。台湾跟香港虽然地理上距离中国最接近,但是疫情却都相对受控、不严重。别忘了,今年初疫情爆发后不久,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 Hopkins University)曾经预测,台湾疫情将是中国以外“第二惨”。不过,所幸并未如此。巧的是,台湾与香港的多数人民都是比较反对中共的。

香港因为去年的反送中运动,让香港人看清中共的残暴本质,对中共失去信任。台湾人长期受到中共的文攻武吓与统战,加上今年的台湾大选,让多数台湾人坚决反共。根据去年底的民调显示,台湾人民对中共反感的比率高达69.5%。

好,看到这里,似乎真的可以看到一个现象:亲近中共的地区,疫情比较严重;反对中共的地区,疫情就比较轻。这是巧合吗?还是这场疫情就是针对中共而来的呢?

当然,我们这里只是做一个比较简单的现象归纳与讨论,不是严谨的科学分析与研究,所以还无法给出确切的答案。只是,这个现象实在很有意思,提供大家参考,很值得我们深思。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跟你的亲朋好友分享。

订阅我们频道之后,记得打开旁边的“小铃铛”,当我们有新的节目出来,你才会收到通知。

我们下次再见。


选未来

善恶未来苍生选
红妖舞惑幕落前
玉杯金樽魅影晃
归正堕邪一念间

唐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