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于非:YouTube背后可见中共鬼影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11日讯】中共肺炎疫情爆发后,几乎所有提及疫情的影片,都被YouTube标注“黄标”。对此,网名“于非”的香港YouTuber王阳翎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YouTube严审影片无疑是遭受政治压力,在环球政治压力下所为,“毫无疑问地它是受到世卫的影响,而世卫是受到中国(中共)的压力影响。”

黄标”事件令很多内容创作者(YouTuber),无法赚取流量相应的分红。网民也质疑YouTube助中共打压言论自由,在白宫网站发起连署,要求YouTube交代是否受到中共的施压。

为阻止黄标事件继续发酵,YouTube亚太区高层3月3日在香港与多名知名YouTubers开会,与会者之一的于非表示,疫情爆发后,影片中只要出现“疫”、甚至是“戴口罩”都会被标上黄标,“我们认为这是很荒谬的,没有定向,没有取舍下,是不合理的。”他表示与会的YouTube官方也承认做法不合理。

“其中一位会议代表承认有上面的压力,但他没有具体讲压力是指什么,这个讲法很重要,是受到上面指示要严厉审查关于全球疫情言论。”于非说。

于非于去年9月创立个人YouTube频道,主打时政评论影片。他表示,亲历反送中抗争,发觉香港局势变得很混乱,社会产生很多争执,充斥很多假消息、失实的消息,“我自觉知识分子应该有使命,决定开一个频道。”于非目前拥有约8.5万订阅者。

黄标事件令他收入影响逾八成,不过他表示不会放弃YouTube,“我们不放弃YouTube去平衡舆论,如果我们是负责任的,有根据而不是假消息谣言的YouTuber,主动草率地离开YouTube,某程度是助长了蓝丝阵营。”

他形容YouTube是“新时代的工具”,中介电视台的工具,“它是一个颠覆传统媒介的东西,所以我们如果能认真利用好这个工具,它的力量是很大的。”

亲历反送中 自觉知识分子有使命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做YouTube?

于非:大概是2019月9月,(反送中)冲突了几个月,我本来和朋友合作经营另外一些东西,没想过拍YouTube。因为我亲身看见那些(反送中抗争)场面,那时的局势真的很混乱,很多的争拗,很多假消息、失实的消息。

我自觉知识分子应该有使命,多年来我很关心时局问题,终于决定第一次开一个频道Channel去讲,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很多人喜欢这种分析。按照几年前的气氛,香港社会偏向喜欢收看一些很激情、很多特别技巧的那种论述的。没想过这场(反送中)运动实在太使香港人震怒,于是乎,他们(香港民众)很需要一些真实的、更加持平的言论。我这种比较平淡、温文些的讲法,他们能接受,开Channel到现在,刚刚满半年。

记者:大概有多少粉丝?

于非:订阅大概八万五千左右。

YouTube邀与会:“我们需要你的脑”

记者:最近你被YouTube邀请去讨论这个黄标事件,四个YouTubers选了你,除此之外都是萧若元、李慧玲等等都是知名主持。

于非:对,我是比较新进的YouTuber。我估计是两个因素,其一,可能是我和那位接触的人员(我不透露他的职位),觉得我除了提出很猛烈的批评之外,也向他指出很多技术问题,甚至提供了很多建议,他也是挺重视一些想法的,他可能是想使会议更加多元化些,除了想听一些YouTuber的不满和反映问题之外,可能有一些他们都想不到的意见。所以最后他请我去时候是很幽默的,他说:“我们需要你的脑”,所以上来开开会。

疫情爆发 YouTube审查下“黄标”

记者:解释一下什么叫做黄标?

于非:黄标事件,严格来说是几年前才开始出现的,因为YouTube经历了几年前,尤其是伊斯兰国IS一些争议的片段,有砍头或者很血腥的片段出现了,也摆了广告,使某些广告商很不满意,因为这些太过,他们接受不了,影响品牌;另外,就好比美国一些很野火的YouTuber,直接就讲种族仇恨,同意希特勒的某些主张,所以累积了这些事件,YouTube就开始思考如何去规管某些能否讨论的范围,所以这几年它就调整了一次,之前就是要不就有钱绿标,要不就没有,完全灰了完全不给广告费。

后来因为它觉得要平衡一些,就中间出现了黄标,所以黄标可以说是近年的一个特色,只不过不是这么多人遇到,因为不是经常世界发生全球重大事故,所以为什么是这么明显的焫著(燃发)。有人说其实这次全球疫情之前,经常看到黄标,对于YouTube如何理解和怎样审查那些Channel(频道),可能有一定主观的判断。

现在,YouTube明显是内部……因为赵善轩首先讲出来了,其实我们开会的时候,那种激愤是冲激到那些YouTuber的代表把日子讲出来,就是1月30日之后,就开始宣布YouTube对全球疫情规范的政策要走最严谨,是上头的压力,但当然没有讲是什么原因出现这种做法。

从2月初开始,所有疫情有个“疫”字的敏感词,任何讲法,甚至进一步对于字幕和广东话的一些扫描都有,一大堆的黄标,是使整件事情抛出来,才发现原来YouTube背后那种演算是长时间积累了一些问题。因为它一试过强硬执行全通杀黄标,连带出现了YouTube都不承认有干预过的事情,它说不应该,在没有疫情全球敏感的那些片段,你一上就“黄”,它说这个问题不应该存在。

我那时可能表达得又直率和比较激烈一些,有一个代表补充,原来还没有疫情之前,已经察觉到有这种现象Channel,而特意问了技术部门为什么,而技术部门说完全没有写过相关的编码,但就没有结论,没有任何设置没有任何写过编码,不应该针对审查那些主题以外的很多不关事的影片全部自动被黄标。

据我观察在最近一个星期开始有改善,很明显是针对我们几个开过会的Channel(频道)做实验,我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拓宽了,有机会再多一些的Channel(频道)都有我们那个新功能,自己take(选择)的一些情报的界线,你的影片有没有触犯自我申报了,现在似乎它的信托机制,明显地运行得比没有开会之前有所改善了。所以现在,多了一些不讲疫情的片一上,终于没有黄标了,暂时是这样看,但要观察下去。

那么可见YouTube长期以来,不关任何政治立场的事情,技术的改善都是很疏懒和很有问题的,另外我保留其他人估计,如果他们发现一些根本是政治带起的事情,他们不想解决,可能很多背后一些不同的估算,但起码我最明确看见就是,它一间国际企业应该解决,而它又承认是一个问题的,为什么这么多年到现在,搞到这么大的控诉之后,原来一个礼拜之内可以解决的,现在的问题似乎是这样了。

全版是黄标 收入影响逾八成

记者:那么开这个会之前,大概黄标的比率有多高?

于非:我的情况比较特殊些。我不喜欢给人管,就算连续几条片黄标,我是不妥协的,所以基本上从1月到2月,我没有试过讲其它主题,就变成清一色的全版都是黄标。

我一贴图出来,人们看到是哗然的。甚至本来有一些没有黄标,事后因为它要严厉执行,追加黄标,一天之内全版变回黄标,一讲到疫情大概六至七成都是黄标。我最关心疫情,我明知道黄标,无论有没有收益都好,我很重视的议题我就照讲,其它的主题都不说。

记者:大概收入影响多少%?

于非:应该超过八成,七至八成的影响。

记者:对你的影响都相当之大。

于非:是啊,我的惯性是有一点反主流的,我是经过筹备、统筹、推敲一些事情,隔几天出一段片,再要看身体状况,所以我的出片量本身已经不多,我又坚持出疫情,所以打击是极大的。

观众发动支持 保持稳定流量

记者:点击率有没有下降?

于非:下降了一点点,我不知道是不是有的叫观众支持、捧场,所以他们(观众)也都留意到情况,多主动关注我的Channel(频道)发片之后,就积极地告诉其他人,我又没有很密切的规律,不是每一天都有片,所以最近都有一点影响,保持大概四分三左右的流量都是稳定的。

记者:黄标不但会影响收入,此外,YouTube也不会将黄标影片作为推荐的影片,所以会降低点击率。

于非:这个有争议的,我补充。

黄标的YouTube条文指明只是局部影响收入,是有部分广告的,理论上是这样。但实际上近一个礼拜才明显觉得,局部收益是增加了一点,如果是黄标网标。如果不是开完会之前,原来这么多年以来我们发现,它几乎没有动过,只是黄标了,极微小,如果只有一、两美金的松动,基本上就等于没有收益,最近明显多了几成,在绿标之下打了折扣的效果,那么另外就是黄标点击率现在有争议。因为我们都提出过,YouTube官方的讲法不承认有这件事,它说完全绝不影响推荐度,因为它有一个recommended推荐栏,完全不影响,影响的是多不多粉丝或者订阅者去按那个like(喜欢)那段片,和留言区讨论的,主要透过这个的。

但我们不知道,因为我们曾经观察过,应该有一些影响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事后开完会又开始修正了,总之官方说不会特意这样做的。看来要长时间观察下去。

受政治压力 YouTube严审背后有原因

记者:YouTube做出这样的审查,是受到什么压力?

于非:有一个是很肯定的,我和刘细良那天谈过,毫无疑问的是受到世卫的影响。而世卫是受到中国(中共)的影响压力,所以层层叠加之下,基本上YouTube高层,就无可避免,我不管他们识不识政治,实际上是受到一种环球政治压力下做的一种执行方式,要严审。

但是以他们企业内部的做法,我不相信那些高层就算知道明显是受到世卫的压力,他会和员工或者经理讲明:“我们因为世卫所以这样做”,一定是讲一些比较一般平日的做法。总之既然写了一些指引,全球敏感具争议的大事件,就是应该要处理的,这次起码在会议里面,讲多了一步,就是明显比以前一般的指引更加严苛,是用最严厉的方式处理这次全球疫情,终于都听到了,在会上,变成有这样的现象。

但是说到它执行的方面,是不是每一个人手审查去看片,去决定给不给绿标的那些人员,全面充满着所谓中共渗透、很亲中立场的那些,是难以肯定的,而这个难以肯定是因为,它本身的准则都是含糊的,你不需要特别猜我完全有证据去指控说他们人手审核是亲中立场,根本整个YouTube指引,说怎样暴力色情、不适合儿童、其它那些,指引本身的定律是保守的,对于它来讲。那么你可想而知,一个偏保守的企业立场,交给一些员工,根据一个比较保守的指引去审查,我相信那些人员就算不关他个人的政治立场,他都会严谨一些的。

所以为什么我建议将黄标事件区分为两个阶段,一个是发生全球疫情、进入2月那时候是最严厉的,波及到现在的事件。一个是全球疫情黄标事件之前,这种保守去审查一些持平的频道或很多社会坊间一些激烈舆论的频道,那些人手审核员的眼光应该也是保守的,所以容易集中在有争议的频道,早年已经出现了有黄标的情况,我是这样看的。

“戴口罩”也黄标 与会代表承认:有上面压力

记者:你们上次的会议是否也受到上面的压力?

于非:这次会议大概有六位代表出席,其中一位承认有上面的压力,但他没有具体讲压力是指什么,因为这个讲法很重要,是收到上面指示说要严厉审查关于全球疫情言论的审查,当然那种审查他们认为原意是良好的,已经有指引这样做,要强硬划一执行,所以他们有一个自己都觉得很安乐的解说,因为我们强硬的地步不只是你们所称的持平讨论,无论质素高低或是否散播谣言划一处理之外,甚至一些跳舞唱歌,任何反送中,任何有“疫”字的,他们声称只要是扫描到的都会变成黄标。

记者:戴口罩都算是?

于非:是,他们官方承认了,我们认为很荒谬的,没有定向,没有取舍下,认为是不合理的,他们也承认是不合理,其中一位代表自己也反映不满,他有向上面反映,但上面说就这样执行,他们是听到一些不满意的声音,包括内部人员的声音,不满意他们这样去做,但高层最后还是坚持,但高层没有具体讲明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强硬。所以我们去凭空想像,推断是应该受到上面的压力,这个已经在海外的媒体曝光了,今年2月才报导的,相信有机会可以追溯到1月。

制衡蓝丝洗版 不弃YouTube平衡舆论

记者:经过黄标事件之后,觉得对香港的言论自由,YouTuber何去何从?有什么打算?

于非:由于我现在看到它似乎更大的反映和得力于很多对YouTube这种做法不满的观众,唾弃它的会员制,变成我在没开会之前就开了会员制。

记者:你已经先走一步了

于非:是,我还没去YouTube,还没有了解,没有具体知道什么是黄标,还没听到它解释,我看到有的开,我就开了,有些观众也加入了。那个时候大家都在找问题,甚至我连人员都没见到,我怎么知道真实的情况呢?到我们见到的时候,我们就分析,我们估算那些不满的理由是对的,现在大家去了美国的另一种会员制去代替YouTube的会员制,就是Patreon(合作伙伴)。

近期我们几个YouTuber——我、徐少华、赵博和梁芷珊出了一个新的video(视频),虽然不是热话时事,但是我们知道很多观众与我们一样有不满,无论是否针对政治动机,技术上是不满的了,这是一个疏懒有问题的做法。为了这个,我们首先唾弃会员制,如果有观众很强烈就马上取消YouTube会员,去Patreon(合作伙伴)那里,不给YouTube分红的一个做法,所以现在的压力是有一定的反响出来,让YouTube观察一个星期之后,每一个细节在过去是很有问题的,现在出现松动,这个情况是否会持续非常长久,疫情可能维持半年或一年,或更长时间,是否会一直这样,我觉得未必是这样,但某程度上我们的施压是有效的,现在变平衡一点。

一方面我们不放弃YouTube的工具去平衡舆论,如果我们认为是负责任的,有调查过资料,有根据不是假消息谣言的YouTuber,都是主动很草率离开YouTube,某程度是助长了蓝丝阵营。胡说八道是因为政治立场亲中,误导群众的言论洗版YouTube,所以我认为谨慎的做法只是搬会员制,不是将所有影片彻底离开YouTube,我觉得暂时还是可以平衡到会员制,亦都是感谢观众很明白事理,知道现在发生什么事。

记者:网友发起白宫网上联署,觉得有没有帮助?

于非:联署人数还不到10万,(现在是)9万左右。那个联署是有用的,起码对白宫施压,就算是过了10万是不是就起作用呢?我有所怀疑,但是对YouTube和google这些定期会有一些内部、部门之间、高层之间的检讨会,它起码不是中资的公司,我相信这些白宫联署造成国际政治化的压力,他们是会感受到的,是有一些作用。

蓝丝、五毛、被黄标一起来 是巧合?

记者:除了黄标事件,最近KOL的蓝丝YouTuber,是不是针对你们这批挖真相的YouTuber?

于非:背后一定是有针对的,好像是整个集体行动一样,几乎是很短的时间集体涌现,我不排除背后有一些政治操作,甚至是中联办统筹、出钱,尤其是现在见到一些简体字留言,即是中国(大陆)、亲中的网民留言,他们特别强调:“人家蓝丝YouTuber根本就不介意YouTube收入”。

讲得真是好,他们真的不介意YouTube收入。因为他们收入背后的来源大有方法,因为在香港这样的政局,越火爆、越讲真相,政权就是与你对立的,很多的权贵、商家是不会支持、不会捍卫、甚至有方法的都不转增广告到这个人身上,对比较偏正直、有花时间、有根据的、不是随便说每天有很多片的人的最大打击。背后肯定是很多资源收钱,包括政治的资源,其他金主支持的所谓蓝丝100的阵营是没有影响。正是留言说得对,蓝丝不会发声反对YouTube,因为他们根本不在乎那笔钱,他们有太多的其它钱去支持亲中的言论,所以很可笑,他们好像在质问黄丝,你们为什么好像在喊救命一样,但就是间接反映了一个现实:背后有权谋的政治在支撑著蓝丝KOL。

记者:是否与黄标同一时间开始的,两个之间是否有相连的关系?

于非:我认为没有直接的相连关系,但就是这么巧,在舆论对抗最激烈的时候,因为当蓝丝有新兴的计划要顶撑著黄丝对疫情说法的时候,它要制造很多攻击也好,抹黑也好,要对抗你的时候,会说很多东西,这样会激发某一时期讲疫情的片子,会大量更加多,因为双方涌现了同一主题的对碰,加上黄标事件并合在一起,但蓝丝背后的势力是否大到可以联系到YouTube的做法,我认为事情还不至于。但这么巧这个疫情爆发得很厉害,正是黄蓝的对决加剧了审查的关注度,要去处理了,大量的片子也分不清真伪,对于一些疏懒的企业来说,要分辨真假是很困难。

阅读分析再判断 环环紧扣求真实

记者:怎么去追查真相,怎么去求真?

于非:我在统筹一个主题的时候,我喜欢用“统筹”这两个字,好像在编织一些推论,包括在看很多文章之余,我订阅了全球各大不同报纸,也会看书,我可以为了一个主题,在一段时期里收集有关这方面的书,看完后结合最新的趋势,综合不同立场的分析之后,我有信心去判断出接近的真相,我不会说什么绝对真相、我百分之百对、一句都不会错等之类的话,人肯定会有疏漏,只要自己尽力,做好所有功夫,环环紧扣去看整件事,用这个态度去求真。

所以我的立场不可能像一些现在的蓝丝阵营,他随便拿一个文件或纸出来,就说病发死亡率来读,还讲黄丝的谣言,很多的形容词就当成一个根据。他用一个失实的数据来说美国流感病发的死亡率很高,但事实上看一下人家真正拿出来的数据,不是fake news(假新闻),美国流感真实的死亡率是0.1%,他们拿的是假数据,说死亡率7%,所以很奇怪,很多这样的争拗出来了。

我们背后有这些功夫在里面,我知道赵博也看了很多文献,有他自己的学术背景,看些相关的角度去讲时事主题,所以大家有不同的付出,会见YouTube代表的时候,我们是充满信心的,其实我们是很累的,是消耗了能量、时间才讲的出来的,不是放录音机说的,这就是分别,因为我们有努力付出过,所以与有关人员讲的时候,情绪才会这么激烈,我们不是在玩。

这是一个新时代的工具,某程度是在扮演着一个中介电视台的一个工具,它是一个颠覆传统媒介的东西,所以我们如果能认真利用好这个工具,它的力量是很大的,我们不要草率去看,把它当成是玩的或赚钱的东西,我们是有要求的人。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