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十字路口:揭中共疫情造假 蝗虫大军复活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5日讯】世界的十字路口:揭中共疫情造假,为复工造势;非洲猪瘟、蝗虫大军复活;名医自曝器官供体多

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今天要大家聊的话题,主要涵盖三个重点:

‧重点一:伊朗疫情严重遗体只能装纸箱

‧重点二:中共是否还在隐瞒疫情?

‧重点三:活摘器官更多爆料名医自曝器官供体多

不过先带您来看一项重要消息。

湖北再传非洲猪瘟蝗虫大军来势汹汹

尽管新冠肺炎疫情还没落幕,中共农村农业部在3月3日通报称,湖北省神农架林区发生野猪的非洲猪瘟疫情,已经有七头猪死亡。目前还不知道这起猪瘟会不会对人体造成影响,但这也是自去年12月24日以来,中国再次出现非洲猪瘟疫情。

祸不单行的是,中共国家林草局也发布通知,警告沙漠蝗虫可能来到中国。

大家知道,日前有4,000亿只沙漠蝗虫,从非洲一路肆虐到巴基斯坦和印度地区,虽然一度传出虫害受到控制,但现在中共官方发布预警,蝗虫可能会从新疆、西藏或云南三个边境地区进入中国境内。官方认为,虽然以往蝗虫成灾的概率偏低,但是一旦蝗虫进入境内,还是有太多不确定性无法防范。

更糟的是,这次蝗虫大军不仅数量多、密度高,而且蝗虫个头大,还会咬人,许多专家都已经被咬。所以,如果蝗虫真的入侵中国,不但将带来粮食安全危机,也可能造成人员与动物的安全威胁。

好,接下来,我们来看今天的第一个重点话题。

重点一:伊朗疫情严重遗体只能装纸箱

伊朗目前是全球疫情第二严重的国家,我们之前讲过,包括伊朗副总统在内的多名高官,都确诊感染倒下了,而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的顾问团委员也因为感染病毒过世,还有23名国会议员确诊染病。

光是3月3日这一天,确诊人数就暴增835例,使得伊朗官方宣称的确诊人数达到2,336人,并且有77人死亡。不过,外界对于这个数字相当保留,质疑伊朗当局跟中共一样,在掩盖疫情、假造数据。

在画面里可以看到,伊朗的疫情和中国一样,街上也出现许多人突然昏倒在地上,倒地不起。

还有伊朗医护人员拍下画面,披露当地疫情严重,死亡人数太多,到处放满了遗体。甚至就连运尸袋都不够使用,最后只能把病患遗体装在纸箱里,等待后续处理,现场画面令人触目惊心。

就目前情况来看,或许可以说,这次病毒对伊朗造成的损失与威胁,恐怕不下于一场小规模的战争。我们也提醒大家多多留意世界各地的疫情资讯。

重点二:中共是否还在隐瞒疫情?

我们知道,根据中共官方最近的统计与宣传,一再强调中国最近的新增确诊人数持续下降,疫情获得控制。

就连中共海外卫生部长谭德塞,不对,就连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也帮腔著说,“过去24小时内,中国以外的国家和地区,通报的新冠肺炎病例数,比中国多出了将近9倍。”

不过,大家真的相信中国疫情已经获得控制吗?恐怕未必。

有一位敏锐的网友就留言问到,“我比较想知道的是确诊数下降,是不是又是新的隐匿手法?”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整理了整个2月的中共官方数据。不过,我们要再强调一遍,有内部消息告诉我们,中共官方的数据到现在还是造假的,并不可信,这一点请大家留意。只是现在为了要分析研判,我们才拿出来用一下。

我们先看这张图,这是2月份的确诊统计,蓝色的是全国确诊人数,橘色的是湖北确诊人数。可以看到每天的确诊人数在2月12、13日的之前与之后,都相当的稳定、平缓,只有在12、13日两天暴增,而且全国数据也被湖北的数据拉上去。

为什么?因为原上海市长应勇在这个时候接任湖北省委书记,很可能要先把前任老板留下的、掩盖的“疫情库存”释出一部分,一方面是不想为前任老板背黑锅,另方面也是要让疫情数字先高、后低,才能对外界营造一种“新老板有能力、有作为”的公关形象。

而且,在2月19日以后,每天新增的确诊人数就越来越低,维持得相当稳定,达成中共的“数据维稳”,也就是所谓的“疫情可控”。

再看这张图,这是全国的每天新增死亡病例,也一样在2月12日突然暴增,然后就持续回落。整张数据图的曲线走势,与上一张图的走势一样,大致呈现出一个故事情节:就是疫情一开始缓慢上扬,新的湖北省委书记上任前突然暴增,上任后开始暴跌,然后新增病例与死亡病例显著减少,进入平稳的收尾状态。

这样的数据背后,想要传递什么信息呢?就是“中共领导有方、抗疫有术”,在短短一个月之内,让疫情从高峰快速下降到低谷,让疫情迅速获得控制,因此全国企业与劳工可以安心返回工作岗位,可以复工拼经济了。

再看这张图,橘色的长条是全国的累计确诊人数,可以明显看到,从2月12日以后,全国的疫情增长就进入“高原期”,开始明显放缓。而灰色的长条是治愈的人数,可以看到是每天都在快速增加,也就是中共要让外界知道,中共的医治方案良好,每天都有更多的病人被治愈、出院。也因此,黄色线条的治愈率,也就一路攀升,特别是在2月13日以后,几乎出现45度的爬高增长。

这些数据要传递什么讯息?中共很可能想借此做大外宣与大内宣,告诉全世界中共的医疗体系有优秀的“抗疫能力”,是真正的“大国战疫”,不但可以用来对国内的复工进行心理宣传,同时也是想借此在国际社会宣传,中共的社会主义与举国体制,有能力对抗瘟疫。

但是这一连串的数据,都与中共的政治路线配合得太过“完美”,几乎是中共的政治命令一下,疫情数据就立即发生变动。中共要撤换湖北一把手,湖北疫情马上暴增、再暴跌;中共要大家复工救经济,全国的确诊人数立即回落、保持稳定减少,全国的治愈人数也立即上扬,快速爬高。

再看一张图,这是二月份的全国确诊案例死亡率。可以看到这条死亡曲线在2月12日后快速爬高,但死亡率爬高,不是因为病逝的人增加了,而是确诊人数减少了,也就是分母减少了,所以导致死亡率的数据上升。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以前在节目里说过,中共会把死亡率刻意保持在某个上限底下,不会公布真实数据,还记得吗?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死亡率虽然因为确诊人数大幅减少而明显上扬,但是死亡率却还是控制在4%底下,相当精准,也符合了我们之前的预测。那么,这样高度完美、高度控制过的数据,能不启人疑窦吗?

所以,中共很可能还是在控制数据、掩盖疫情真相。

经济复苏了,不代表警惕性下降

最近在媒体上爆红的上海市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2月28日接受党媒中新社专访时就提到,上海虽然复工了,但27日竟然没有新增确诊病例,让他相当担心,他说:“这么多人进来怎么会是零呢?输入性的病例发现得越多,我们城市就越安全。”

张文宏话说完,上海市才在3月2日公布一名新增病例。

不但上海专家担心,湖北也有基层官员担心。湖北孝感市有基层官员在日前透露,“从现在开始,确诊人员每天数字都会是零。官方上面公告不能再出现病例,否则追责。”

这名官员还说,“所以现在很多假报的,像这样搞下去,还会出问题的,这种问追责的搞法不对。”这项爆料内容,虽然我们很难查证,但是如果拿过去一个月的疫情数据来比对,确实能够对上号,也可以说明,为什么从2月下旬开始,许多地方的疫情数据是零。

此外,另一个诡异的现象是,中共党媒这两天大力宣传武汉体育学院的方舱医院要“休舱”了,因为许多病患都治愈了,剩下的病患也将转院,所以要“休舱”。但尴尬的是,就在10天前,武汉副市长才强调疫情相当严峻,要再新建19间方舱医院来收治病患。

这种高度离奇的政治矛盾,也让外界质疑,当局是不是为了为复工造势,而下令“政治性休舱”,营造一片大好、天下太平的假象。

不过,中共的虚假宣传已经让人民不敢信任。最近,不但有3,000名中国游客宁可滞留在印度尼西亚(印尼)的巴里岛,不愿搭中共的专机回国;甚至还有多位潜逃中国的台湾通缉犯,也决定回台湾自首,躲避疫情。

这两天,网路上传出一篇红二代写的消息,里面提到,目前疫情“感染人数虽有下降但依然维持高位”,“至于宣传上(中共)鼓吹已经胜券在握,不过是为了复工造势而已”。

里面还提到,中共的思路是“不复工,政权崩溃,共产党死一千万;复工,疫情大爆发,老百姓死一千万,我们该怎么选择?”

当然,这个信件的真伪我们目前无法确认,但是里面的内容,确实与中共当局的思维与作为相当接近,不但值得我们深思,也让我们再次看见,中共为了达成自身的政治目的或为了自保政权,可以不惜代价地造假数据、掩盖疫情,甚至不惜牺牲无辜的中国人民。

重点三:活摘器官更多爆料名医两三天就做肺移植

我们连续两天聊到了中共党媒连续宣传两起肺移植手术,是不是可能涉及活摘器官的问题。结果引发许多网友的回响与留言。

有台湾的朋友告诉我们,“身边亲朋好友就有2个去中国换肝脏,在台湾要等2年,在中国,钱到位直接有,还有(器官)等级可以挑选。”

另一位台湾网友说,“当初我父亲在19年前到广州换肾脏,我记得前前后后不到20天左右,就回来了。为什么知道可以去大陆换肾,也是因为一个我父亲的同事告知的。似乎在当时台湾就有很多人去那换器官了。”

“我记得当初花了快台币250多万左右,医生对我母亲的说词是死刑犯的肾脏,而当初那间医院也有很多人在等换肾手术。”

我们停一下,给大家一个时间概念。这位网友提到19年前,也就是在大约2001年左右。我查了一下,发现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时间,是从1999年7月开始。那是不是因为中共开始大量关押法轮功学员之后,才有了大量供体可以做器官移植呢?大家可以再研究看看。

再来,也是台湾的网友,他说,“我有两个亲戚去中国接受肝移植手术,决定执行肝移植到手术完成,时间非常短,价格约500万台币,时间是2002年、2004年。”

好,手术的时间是2002年、2004年,也是在1999年7月以后,跟上一个网友的案例是一样的时间顺序。

另一位台湾的网友,他说以前爸妈有位朋友得了肝癌,病得很严重,瘦到不成人形,但过阵子再见到时,身体状况有所恢复。网友的爸爸私下说,“他去大陆换了肝”,而且是“那种去了马上有的,一定不是捐献的,是活人的”。

一位香港的朋友也告诉我们,他朋友的母亲,在10年前需要换肾,通过医生在广州医院找到肾源,他说:“找了两星期时间就找到了,当时用了大概一百万港币左右,在广州医院用香港医生做的手术。”

接下来是辽宁的网友,他说,“我以前老板认识的一个人,换肾30万(人民币),等候一个月。”

另一位网友说,“我邻居去中国换肝脏500万台币,换了后来还是死掉了,多年后我才知道那可能就是良心犯的,共产党真的是很可怕。”

还有台湾网友说,“邻居中有人换肾,在大陆广东进行,每次约台币五百万元,服务一条龙,最近(邻居)换第二次,同模式。两岸都有窗口,器官来源不清楚,但只要给钱就能办成。以上是邻居亲口讲述,绝无诳语。”

还有一位外科医生留言给我们,他说中共用肺移植方式来治疗新冠肺炎,是不对的。他说,“感染性疾病、传染病是器官移植手术禁忌症,武汉肺炎进行肺移植手术不符合实力(可能是“不符合实际”),不符合伦理学。”

好,类似的留言还有不少,我们非常感谢各地网友提供这么多的信息与内幕,看到这些留言反馈,连我们自己都相当震惊,但这也表明了中共的活摘器官产业链确实在中港台地区行之有年了,同时也确实有不少香港、台湾的病患去过大陆接受器官移植。但同时也可以想见,有多少人可能因此被活活杀害、夺取器官,失去生命。

我们要更正一件事,昨天节目里,我们曾经提到非亲属的一般人,器官配型成功率只有20%到30%,这是中国媒体多年前采访专家的报导,但这个数字其实有误。我今天又请教了移植专家,他告诉我,其实器官配型成功的概率要比20%还低,但没法给出具体数字,因为要考虑很多因素,不是只考虑血型而已。

所以说,要做移植手术,首先要找到能够配型成功的器官供体已经相当不容易了,更何况要像中共在无锡、杭州的这两台手术,能在短短几天、或一两周之内就能找到合适的供体,难度是极高的。

巧的是,完成第一例新冠病患肺移植的名医师陈静瑜,他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透露了一件事,他说“我们(团队)完成了一千多例的肺移植手术了”,“我们一般两三天就做一台肺移植手术算是家常便饭”。

这是陈静瑜说的原话,那我们想诚挚地请教陈医生,能不能告诉我们、告诉全球医学界,你们怎么可以每两三天就找到一个供体?而且还是能和病患配型成功的供体?更何况这不是肾脏供体,是肺脏,摘了肺脏,人就不能活了,你们是从哪里找到这么多愿意捐出肺脏的“大爱之士”?

如果用每三天做一台肺移植来推算,陈静瑜的团队一年就至少需要121个肺脏供体,等于是有121个人失去生命、给出肺脏。而在中国以外的其他地区,有哪家医院可以找到这么多供体呢?这背后如果没有一个庞大的、国家级的活体器官库做供应,能支撑起需求量这么大的移植产业链吗?大家可以想想。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跟你的亲朋好友分享。

订阅我们频道之后,记得打开旁边的“小铃铛”,当我们有新的节目出来,你才会收到通知。

我们下次再见。

赤梦碎

天疫中原亿万悲

地水火风蝗粮劫

朝纲逆天政无道

怒焰袭京红梦截

唐浩

(责任编辑:文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