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斯蒂尔:给中国带来民主能让川普流芳百世

【新唐人2016年11月30日讯】【世事关心】(404)川普当选总统后,马不停蹄地展开入住白宫的准备工作,挑选人才加入他的行政团队。 根据最新的一份民调,有五成受访民众认为,川普会是个好总统。这次美国大选凸显了美国贫民阶层和政治精英间的巨大隔阂,它也是传统价值观和两党当权派政治正确之间的博弈。而最终的结果体现了民意对美国政治和权力的制约,代表着美国传统价值观和美国保守主义思潮的胜利。

川普曾在胜选演讲中说,我们开启了一个运动。 这是场什么样的运动呢?川普听到了被忽视的美国普通老百姓的声音,这究竟是怎样一种声音呢?敢于挑战政治正确,发誓重塑美国强大的川普,又将成为什么样的总统呢?我在本月稍早回访了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川普竞选组织加州荣誉主席肖恩•斯蒂尔先生。

萧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这里是《世事关心》,我是萧茗。川普当选总统后,马不停蹄地展开入主白宫的准备工作,挑选人才加入他的行政团队。根据最新的一份民调,逾五成受访民众认为川普会是个好总统。这次美国总统大选,凸显了美国平民阶层和政治精英间的巨大隔阂,它也是传统价值观和两党当权派建制派“政治正确”的博弈,而最终的结果体现了民意对美国政治和权力的制约,代表着美国传统价值观和保守主义思潮的胜利。

川普曾在获胜演讲中说:“我们开启了一个运动”这是场什么样的运动?川普听到了被忽视的美国老百姓的声音,这究竟是怎样一种声音?敢于挑战政治正确,发誓重塑美国强大的川普又将成为什么样的总统呢?我在本月稍早回访了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川普竞选组织加州荣誉主席肖恩-斯蒂尔(Shawn Steel)先生。斯蒂尔是一位成功的律师,自称是里根的精神追随者,他和川普一样率直敢言,与政治正确相去甚远。在他眼里,川普政府有可能再现里根时代的辉煌。一起来听一下我对他的第二次专访。

新唐人记者(萧茗/主持人):“首先,祝贺你们在艰苦的竞选中取得如此成功。”

斯蒂尔(Shawn Steel/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川普竞选组织加州荣誉主席):“这是个大惊喜。但是现在我们知道了美国人民的真实感觉。大多数媒体都是不可信的,你也不能信高校,不能信在电视上讲话的人们,他们都说错了。这真是中产阶层美国人针对某些精英大城市城里人的一次‘收权’。中产阶层对阵精英,中产阶层胜出。”

新唐人记者(萧茗/主持人):“谈到媒体,非常有趣的是,我听到来自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传言,说川普竞选阵营的人在选举前都说,‘如果能够胜选,对我们来说将是奇迹。’这是你们说的吗?”

斯蒂尔(Shawn Steel/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川普竞选组织加州荣誉主席):“我认为很多川普的核心支持者都对大选结果感到惊讶。从两方面我们都听到了非常多的传言。如川普一直在说的,有很多隐藏的支持者——沉默的支持者会出来投票,确是如此。有些人曾嘲笑川普的说法,说:噢!不可能,你知道的。如今很多支持川普的人都说到这一点。但是很多支持川普的人不会明确说自己支持川普。”

新唐人记者(萧茗/主持人):“的确是这样,不显山不露水的支持者。”

斯蒂尔(Shawn Steel/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川普竞选组织加州荣誉主席):“今天,在加州的校园——加州州立大学富勒顿分校(CSUF)和加州大学尔湾分校(UCI)分别有两则消息,说支持川普的学生因他们的立场而受到恐吓、威胁、和诅咒,因为他们在学校里是少数,教授们在其中带头。所以你知道,较量还在延续。”

新唐人记者(萧茗/主持人):“是,说到这,全美还有很多希拉里支持者正处于伤心、愤怒,甚至是恐惧的情绪中。那麽,您认为当选总统的唐纳德-川普将怎样团结这个国家的人?”

斯蒂尔(Shawn Steel/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川普竞选组织加州荣誉主席):“我想唐纳德-川普会胜任领袖,但领袖从不会百分百得人心。我想四年后他会很受欢迎,不过总是有那麽两三成人会不开心,总是会那样。在我想来,这些人应是那些在街上乱跑的帮派成员,他们是暴徒、是罪犯、袭击车、袭击人,他们应该被抓进监狱。美国人已厌倦了这些,厌倦了那样的疯狂,厌倦了让这些人在街上为所欲为。这些人多数没参加投票,大都对政治无知,他们只是些沈于享乐的年轻罪犯,不是严肃的人。我认为川普在许多起初不信任他的人中间会非常受欢迎。他现在很有总统风范,做出的决策都很好。一两周后你会看到他的受欢迎程度快速上升,因为他对希拉里-克林顿很友好、他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面、与各国领导人会面,他说的话切中主题,这非常好。”

新唐人记者(萧茗/主持人):“周二夜晚,川普先生在胜选演讲中说‘我们开启了一场运动’,这是场什么样的运动呢?”

斯蒂尔(Shawn Steel/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川普竞选组织加州荣誉主席):“这场运动很大。起初,集会有1万、3万人现身,他们热情很高,我那时还不太知道这有多重要。这极为重要。他在(投票前)最后一刻也举行了几场这样的集会,那些传统上支持民主党的州转向了他。在罗纳德-里根之后,共和党人还未能做到这一点,30年!时间很长了。所以川普带来的新讯息是他不怕谈论劳工阶层,共和党人不知道怎样讨论这个议题。川普改写了美国的政治,将中产阶层、将我们一直忽视的低中产阶层纳入其中。共和党在蓝领、低中产阶层、没有大学学位的人中不是很受支持,他们总是偏向民主党。而今年,他们大批投川普的票。所以说,川普创建了一个新的联盟,这是非常令人振奋的,这就是‘运动’所指。支持他的富人明显不如支持希拉里的多,那百分之一的人群投票给了希拉里,但中产阶层和低中产阶层支持了川普。”

新唐人记者(萧茗/主持人):“是的,这就是人们说的,唐纳德-川普胜选的关键原因之一,是他听到了为精英阶层和华盛顿建制派忽视的成百上千万美国人的声音。那麽精确说,这究竟是怎样一种声音呢?”

斯蒂尔(Shawn Steel/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川普竞选组织加州荣誉主席):“川普对美国的理解是政治家罕有的,包括很多共和党人也未掌握情况。他理解那些被遗忘的人,就是我们所说的‘飞过去就行’的那些州。好莱坞的人飞往纽约、纽约银行家飞往洛杉矶,在他们眼里,洛杉矶和纽约中间全是些微不足道的人,他们戴着滑稽的帽子,音乐品味不佳,他们没有好餐馆,甚至也没什么好大学,所以这个国家你飞到另一边去就是了,你飞过去的可是整个美国啊!纽约和洛杉矶的精英人士不去中部。他们不去密西西比、田纳西,也不去怀俄明。他们与那些人毫无瓜葛,他们只和精英对谈。而他们是少数,川普知道这一点。在川普的生涯中,当他建起著名的大厦、成为大名人的时候,他仍然会去工地和每个人交谈,不只是和高层经理。他会去麦当劳吃饭,这对他很平常。孩子们长大之后,他会让他们一道来,孩子们会在工地工作。他是个普通人,大家都理解这点。所以川普带来了我们在美国政治中未见的东西——真实。可怜的希拉里没有什么是真实的,她的一切都是认真思量过、排演过、计划过、也控制着,即使她的微笑都不是真实的,她没有什么东西是真实的。对低中产或中产阶层的人来说,这并不好。川普有时说些粗话,但他很真实。他表里如一,这在政坛非常罕见。希拉里的内心和她发出的声音从来是两码事,她内心的一面从不是她表现出的那一面,这是非常戏剧化的对比。人们想要个真实的人,即便他们有不足。”

新唐人记者(萧茗/主持人):“听您说这个,我想到一件事,或许离题太远了。您知道为什么人们喜欢美国、喜欢来美国吗?我们经常听到林肯曾说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那麽现在我们看到政策上的失败,这么多人被忽视了这么多年,您认为这种政策失误是技术层面的吗?还是这个国家的立国之本、一些基本价值观被危及了?”

斯蒂尔(Shawn Steel/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川普竞选组织加州荣誉主席):“我认为这是个很尖锐的问题。欧巴马带来了某种异化和分离的感觉。他上的学校都是最好的,生涯中没有劳作过一天,他曾是大学教授。因为他相貌好、聪明、高大,又是非裔,什么都是伸手即来。他只是个好人,他从来没出去工作过,可能从没吃过麦当劳。甚至在17岁时第一次踏上美国本土前,他都没在美国本土生活过。此前他在夏威夷和印尼。所以他从来没有去看过棒球比赛或橄榄球比赛,这些对他很陌生。他生活的世界不同,思维观念也不同。他身边聚集了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低能儿。他们有人脉,不必工作,家庭非常富裕,比一般人聪明。他们自认为知道大众想要什么、需要什么。这是一种可怕的价值扭曲,因为美国是由个体组成的,美国人是一群可以随心而行、而成长、而发展的人,他们不想被管控。欧巴马想要控制每个人,因为他自认为比所有人聪明。这是羞辱,是对美国的核心价值的羞辱。所以,唐纳德-川普的这场运动带来了反叛,他说:你们错了,你们不知道我们是谁。你们在打劫我们。你们的孩子不劳而富,只因为你当银行家懂得运作资金,当你的银行遇到麻烦时,联邦政府帮你买单。美国大众对这些都不能理解。所以,当欧巴马、希拉里和其他民主党人说,噢,我们关心穷人,其实他们是需要穷人投票把他们选上去。他们想要穷人穷下去,他们也好在位置上做下去。他们也好继续为民主党投票。他们最终算盘落空了。”

中国更乐见谁做美国总统,原因何在?他们的盘算是否正确,下节继续请Steel先生分析。

新唐人记者(萧茗/主持人):“这次大选中有一件有趣的事。你知道中共政府一直密切关注大选。据说他们心中有个算盘,在唐纳德-川普和克林顿国务卿之间,他们觉得川普会更容易对付,因为他是个商人,非常实际,他愿意谈判,在这个意义上,他更容易操纵。您认为他们对川普先生的评价正确吗?”

斯蒂尔(Shawn Steel/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川普竞选组织加州荣誉主席):“我认为任何自以为可以操纵唐纳德-川普的人都不理解川普。唐纳德-川普身上最好的、也是让人害怕的一点,是没人知道他会做什么。他喜欢惊奇,喜欢以小博大。让我们记住唐纳德-川普一生中表现得非常清楚的一个特点。不仅是在今年,在他的整个人生中,他都是个民族主义者,那就是:美国第一中国第二;美国第一英国第二;美国第一墨西哥第二。所以他对把中国视作平等的力量不感兴趣,他也不认为双方力量对等,他将其视为对手、威胁,视为问题,而他可以应付。我猜想,如果你侮辱川普,你会付出代价。我们清楚这一点:即便小事情也是如此,你知道,他会很不高兴。中共需要明白——如果你侮辱了唐纳德-川普,你会在许多方面付出代价,他们或许需要好几年才会理解这点。就川普本人而言,最重要的是他带了什么人来。他带来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人,这些人都不是共产党的朋友。希拉里带来了很多在中国赚很多钱的商人,这些人都离开了。川普带来的是John Bolton和Newt Gingrich。他们不是商人,他们是意识形态保守派。他们从来不信任中国,不信任共产党,他们不喜欢中共在人权方面的表现。最重要的是,他们不喜欢共产党在南太平洋扩张权力的方式。唐纳德-川普身边就是这样的人,他们是制定政策的人。”

新唐人记者(萧茗/主持人):2009年,时任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在访问亚洲期间说,对西藏、台湾、和中国人权(问题)的施压不能干扰和中国在解抉世界经济危机,全球暖化和其它安全问题上的合作。这句话被媒体广泛转载,被认为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希拉里-克林顿对待人权问题的基本思路。这个思路的底色是贸易和其它问题大于人权。那么川普当选后会如何对待中国的人权问题呢?同样是把贸易和人权放在一起,Steel先生认为川普政府可能的态度,是有点像脑筋急转弯似的不同思路。他会使人权让位于贸易吗?

斯蒂尔(Shawn Steel/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川普竞选组织加州荣誉主席):“不会。首先,唐纳德-川普压根儿就不喜欢贸易(的现状)。那他为何需要拿人权来妥协呢?他觉得双方的贸易是不公平、不对等的。所以或许川普政府的一些人会这样说:“我们是想和你们做生意,但你们的人权状况太糟糕了,我们不得不放缓脚步。”大家知道,你不能反对做生意,但人权是你可以出的一张牌,比如说:“噢,你们在人权方面做得不好,我们不得不叫停某桩网际网路关键设备的生意,我们不得不阻止微软公司向你们提供贸易机密,我们也要阻止谷歌在中国开展业务,阻止波音公司让你们用我们的技术来制造自己的飞机。”这是川普感兴趣的事情。为何我们要把我们的技术让出去,把工作机会出口到中国呢?你们想要波音飞机,我们卖一架给你,但我们不会在中国制造。所以我觉得一种回答可能是:“我们将不再向你们出售这个了。”他们问:为什么?“你们有人权方面的问题,为何你们不先解决那个问题,然后我们可以谈。”这就让中共面临选择。因此川普不会因为不公平的、糟糕的贸易来攻击中共,而是因为人权问题,中共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所以这变成一个非常有力的工具,而不像希拉里只是妥协,欧巴马只是放弃。他们没有任何核心准则,他们不相信人权很重要。他们会谈,但不是重要话题。多数川普身边的人相信人权是大事一桩,这一传统可以回溯到罗纳德-里根,他正是借此让苏联走向解体。里根有着坚定不移的信念,以此击溃了苏联。我想如果川普能让中共的领导地位发生改变、给中国带来民主,他将会成为一位伟大的总统,这将使他成为流芳后世的伟大总统。”

新唐人记者(萧茗/主持人):“他将成为第二个罗纳德-里根?”

斯蒂尔(Shawn Steel/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川普竞选组织加州荣誉主席):“是,我的意思是他可以做到,但这太难预测,不过还是可能发生在他身上。当他想要对两国贸易作出改变时,人权会是一个主因,事情会向这方面发展。好消息是,有很多共和党和保守派人士会一路支持唐纳德-川普。之前我们不能和白宫谈这个话题。八年以来,我们都被排斥在外,不能谈,没有沟通。”

川普将如何团结一个分裂的国家,分裂的共和党?Steel怎洋看待华人在川普变革中的角色?下节继续探讨。

新唐人记者(萧铭/主持人):“有人说,这个国家还需要一些弥合,不只是在两党之间,也是在共和党内部。”

斯蒂尔(Shawn Steel/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川普竞选组织加州荣誉主席):“是的,对我来说,在共和党保守派中弥合裂痕更重要。我不想与民主党人和解,他们输了,他们应该在野。你知道,欧巴马在2010年曾说:选举是有后果的,如果共和党人想和我们在一起,他们必须在巴士的后排就座。听起来不错。好吧,所以如果民主党人想和我们在一起,他们必须坐在巴士后面。共和党人已经统一,90%的共和党选民选了川普,我们知道,我们有数据,我们一直在跟踪情况。他们走到了一处。你知道最后30天,那些怀疑者说‘我不知道我是否喜欢川普’,他们开始想希拉里要执政八年是什么样,特别是她的声音,对人们大喊大叫,那声音很可怕,是场噩梦。最后30天,好多人听了她的声音都失眠了,“我想成为每个人的领袖!”这很可怕,这真是吓人。所以共和党需要团结。但有一批人从没有支持川普。这太糟糕了,其中有些人我认识,像《标准周刊》的Bill Crystal,像Charles Krauthammer。他们不会有太多可说的。还有George Will──老上电视的大作家。他们不会是重要的参与者,那没关系,他们仍然可以写,可以继续批评,他们还可以拿出东西来,所以我们不需要与他们进行弥合,他们是聪明的人,他们仍然会做得很好,会过得很好,和川普没有关系。川普需要去接触他们吗?没有这个特别需要,他得到了绝大多数党内投票。他需要保有绝对多数的支持,然后在那些觉得他是个可怕家伙的人当中增长威信。如果他的政策开始实行,如果你看到福特汽车在俄亥俄州开一家新厂,他的支持者会更多;如果你看到川普推出更便宜更好的健保计划,他的支持者会更多。所以如果他的政策成功的话,他不需要这种弥合。他需要有成功的政策,他需要行动起来、把事情做了。”

新唐人记者(萧茗/主持人):“真有趣。我的最后一个问题……”

斯蒂尔(Shawn Steel/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川普竞选组织加州荣誉主席):“哦,我们进行得很好。我有时间,我还有时间回答很多的问题。”

新唐人记者(萧茗/主持人):“哇,那我要做的功课太多了。自我上次采访之后,很多观众都对你说的话印象深刻。他们觉得非常真实,就像川普。我把采访放到了社交媒体上,有很多的分享和评论,您就像个明星。”

斯蒂尔(Shawn Steel/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川普竞选组织加州荣誉主席):“听着,你才是明星,如果我在你近旁,我自然总是看起来不错。”

新唐人记者(萧茗/主持人):“哦,谢谢。你想对那些人说几句话吗?”

斯蒂尔(Shawn Steel/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川普竞选组织加州荣誉主席):“我相信美国还需要大量来自亚洲的合法移民,我是非常认真的。亚洲文化,特别是中国文化,是很悠久的。我们有从亚洲来的最好、最聪明的人。这就是唐纳德-川普一直在说的。不只是因为我妻子是韩国人,不是因为我的孩子有一半亚裔血统。亚洲文化带来了这么多伟大的价值观。美国华人整体上比一般美国人的受教育程度要高。他们的婚姻更长久,他们的家庭更有凝聚力,彼此更亲近。他们接受优质的教育,他们的价值观非常传统,他们的价值观是美国人的价值观。华人来到美国,让美国更加强大。所以,我本人是想看到更多热爱美国原则的中国移民来美国,而不是像中国那样——只有当你是共产党员的时候,才觉得共产党统治的中国好。你知道,如果你认识有权的人,你可以很顺,但多数人没有这种关系,没有‘后门’。在美国,任何人都会得到回报,也本应如此。在欧巴马治理下不再是这样。而在川普那里,任何努力工作的人,他们都能获得丰足,能非常成功,他们可以是艺术家、可以是商人、可以开小商店、他们应该能自主。我认为这是美国华人带到美国来的基本价值观。这就是我想要传达的消息。我们也非常认真地对待我们的《权利法案》(Bill of Rights,又称:人权法案,美国宪法前十条修正案的统称):言论自由——我们不想让政府告诉我们怎么思考;信仰自由——这是《权利法案》中的第一条,我们不想让任何人跟我们说可以信仰什么、不可以信仰什么。这些是具有根本重要性的、关键的美国价值观。当唐纳德-川普谈论宗教自由时,他发自内心在强调这一点,不只是在表现友善。这意味着政府不能干扰民众的宗教信仰。欧巴马强迫基督徒雇用同性恋者,雇他们当然可以,我并不是在反同性恋,但一个宗教必须雇用同性恋者吗?要有两性通用的厕所吗?商业机构可以这样做,但你不应该强迫宗教团体做一些有悖他们核心信念的事。唐纳德-川普非常清楚的理解这一点,所以我认为很多美国华人对唐纳德-川普还会更加喜欢。”

萧茗(Host/Simone Gao):川普在11月21日发布视频,概述了上任后100天的施政纲要。内政优先、美国优先成为川普执政的主要纲领。听其言,还得观其行。大选中所说的能否兑现,对美国人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他们组成的团队——内阁,将把美国带向何方呢,让我们拭目以待。谢谢收看这期的《世事关心》,下个星期再见。

(完)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