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2015美共和党最后一辩端倪初现

【新唐人2015年12月22日讯】【世事关心】(361)2015美共和党最后一辩端倪初现:共和党候选人攻击川普,也互相攻击,共和党阵营中谁一军突起,谁背水一战?除此之外,美国的人口组成是否正在改变两党的势力对比?

萧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欢迎收看《世事关心》,我是萧茗。2015年最后一场共和党总统辩论发生在巴黎恐怖袭击和美国加州San Burnadino的恐怖袭击之后。自然,如何击败ISIS,如何对抗伊斯兰极端主义,以及国家安全问题就成了辩论的主题。这场辩论不仅涉及时下美国人最关心的话题,也将为两个月后即将在爱荷华州举行的初选造势。这集的《世事关心》我们就来看一下,2015年的最后时刻,共和党阵营的战况如何。”

2015年12月15日,共和党总统辩论在拉斯维加斯举行。2个多小时的辩论中,ISIS占了17分32秒,外交政策占16分45秒,隐私和安全问题占13分33秒,移民9分8秒,叙利亚难民6分6秒,伊斯兰极端主义6分2秒。可以说,这场辩论成了展示抗击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略和决心的大比拼。

就在辩论开始前几周,克鲁兹的民调开始大幅上升,甚至在第一个将要进行初选的爱荷华州州超过了川普。在此之前,克鲁兹一直对川普保持克制态度。这位茶党青睐的候选人被认为一直等待川普的光环消退,从而继承川普的选票。在这次辩论中,他依然没有把矛头指向川普,而是和佛州参议员卢比奥针锋相对。而他们最激烈的交锋是关于是否让1100万的非法移民合法问题。

卢比奥:“旨在资助军队的国防授权法他投了三次反对票。该法案同时资助铁穹和另外一些重要的项目。我设想你要是在参议院投票反对,你当了总统一样会反对。他还支持一个预算,叫遏制预算。这个预算会极大减少我们花在军队上的钱。要是没有飞机和炸弹,我们无法地毯式轰炸ISIS。别说更多削减军队开销,就算我们像现在一样削减,我们的空军会变成这个国家有史以来最陈旧和规模最小的空军。我们会更加不安全。”

克鲁兹:“你知道卢比奥继续用他明知不实的内容攻击我。我的确投票反对国家安全授权法,因为我在德克萨斯州竞选时,我告诉德州选民,我会反对联邦政府无正当程序下有权永久拘捕美国公民。我持之以恒地努力从该法案中取消这一条。我履行了这一竞选承诺。更广泛地说,卢比奥想说明的他似乎也在这方面做了些什么。让我们清清楚楚地说,面对ISIS以及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没人比我更坚决地反对他们。我们一定要针对那些坏蛋彻底摧毁他们。卢比奥的外交政策存在的问题之一,是他过分支持希拉里柯林顿和奥巴马颠覆中东地区的那些支持极端伊斯兰恐怖份子的政府。我们需要专注于干掉那些坏蛋,而不是陷入中东内战,这不利于美国安全。”

卢比奥:“谈三点。第一,如果你是美国公民,你打算加入ISIS,我们不会向你宣读米兰达权利。你会被当成敌方战斗人员,当成攻击这个国家的敌军的一份子。第二,我们真的需要防卫能力。事实上,当前的经费削减,以及如果克鲁兹参议员成为总统,他打算采取的削减,会让我们的空军规模及海军规模比我们现在削减后能剩下的规模更小。我要谈的最后一点是,希拉里柯林顿和奥巴马策略是从后面领导。而听他的简要介绍,根本就是不领导。我们不能把外交政策交到别人手里。我们必须领导。我们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我们行为做事必须符合这个身份,就像以前那样。”

克鲁兹首先攻击卢比奥支持2013年奥巴马政府出台的移民改革法案,此法案让非法移民进入合法化的程序。卢比奥立刻反击,说克鲁兹也同样推动了一个法案的修正案,而这个法案本身也是给予非法移民合法身份的。对于很多共和党选民来说,是否让非法移民合法是他们选择候选人的决定性因素之一。他们不希望给这些非法移民这样的机会。而当辩论主持人再三追问卢比奥对此的态度时,他最终承认他对让非法移民通过正常渠道合法化持开放态度。

布希:“参议员,您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您谈了一个很长的流程,但这个走这个流程不能获得公民身份。”

卢比奥(参议员):“哦,我已经反复回答这个问题了。我个人认为,所有这些事之后,在十年之久的临时身份期间,他们只有一张工卡之后,允许他们申请绿卡,对此我持开放态度。”

辩论会后,他们两人在各自的竞选地对这个话题继续隔空论战。卢比奥和克鲁兹年龄相仿,同是古巴裔参议员,也都属于共和党的中间偏右派。可以说,他们两个的对决是不可避免的,也是人们期待已久的。克鲁兹在普林斯顿大学就读时曾获辩论冠军,而卢比奥对外交政策的深入理解和洞见则在共和党所有候选人中非常突出。他思路清晰,条理分明,并且聪明的抓住任何一个机会来展示他这方面的实力。

萧茗(Host/Simone Gao):对卢比奥和克鲁兹的对决如何看待,听一下我稍早对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Karlyn Bowman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卢比奥和克鲁兹之间的对决是众所期待的,谁是胜出者?”

Karlyn Bowman(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现在还很难讲到底哪一位赢了这周的辩论。卢比奥和克鲁斯都有闪光的时刻。不同的民调机构给出的结果都不同。所以他们两位没有明显的胜出者,他们都有各自有胜出的一刻。”

萧茗(Host/Simone Gao):“你认为克鲁兹的策略是耐心的等待川普的支持消退,然后他可以继承川普的选票吗?”

Karlyn Bowman(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克鲁兹明显没有对川普严厉批评。我觉得他是希望能够得到现在川普阵营民众的支持,如果川普最终的支持率会下降的的话。即便如此,我觉得他更感兴趣的是本卡森的支持者。卡森的支持率比前几周要低很多。那些人更有可能会转为支持克鲁斯。”

萧茗(Host/Simone Gao):“真有趣,您认为克鲁兹将赢得提名吗?”

Karlyn Bowman(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我无法给出预测。我觉得有人可以给他开辟出一条通往共和党候选人的道路。同时卢比奥,克里斯蒂,甚至川普都有同样的机会。”

萧茗(Host/Simone Gao):“您认为川普有机会,当然他现在是领跑者?”

Karlyn Bowman(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我觉得川普是有机会的,他的热度在爱荷华正在下降,我们有50个独立的竞选,我们没有一个全国统一的初选,他在全国的民调中确实是领先的,但是他的支持率在一些最先进行初选的州正在下降,譬如爱荷华和新罕布希尔。”

布希是否在背水一战,他是否还有扭转局面的可能,下节继续探讨。

萧茗(Host/Simone Gao):“这次辩论中,布希和川普的对决也是一大看点。布希一改以往温和的态度,对川普主动出击,当川普回击的时候,他丝毫没有退缩。”

布希:“竞选总统是件艰难的事情。”

川普:“噢我知道你绝对是个很厉害的人。”

布希:“我们需要一个有真正立场的领袖。”

川普:“你真的很厉害。”

布希:“你永远不会通过羞辱别人当上总统。”

川普:“瞧,我是42%,而你是3%,到现在为止我干得不错。”

布希:“这没关系。”

川普:“到现在为止我干得不错,你知道你的起点在哪里,杰布,你越滑越远,很快你就彻底完了。”

布希:“唐纳擅长说一句话的口号。但他是一个搅浑水的候选人,也会是一个搅浑水的总统。他不会是一个能保证这个国家安全的总司令。”

川普:“杰布并不真的觉得我疯了。他这么说就是因为他在选战中已经输了。他的竞选一塌糊涂,没人在乎。坦白的说,我是这里最强的人。”

布希:“嗯,既然他提到我,我就说说。问题是这样的:禁止所有穆斯林(来美国)会让我们更难完成我们想做的,也就是摧毁ISIS。你想获得那些人的支持,你又不让他们来到我们国家和我们对话,这根本行不通。我们需要一个靠谱的领袖处理这些事务。”

不过布希的民调数据已经滑到了3%。这位曾经被共和党大老看中的候选人,这次似乎摆出了背水一战的架式。确实,如果他再表现平淡,就意味着出局的定数。这次虽然他表现较为突出,但是,它足以让已经开始散去的支持者和赞助者重新回头吗?

另一方面,川普这次表现基本在大家的意料之中,和之前一样,他无法提供甚至讨论政策细节,而且在主持人问到三位一体核打击问题的时,他明显被看出不知道这个名词。

提问(视频):“川普先生,卡森博士刚刚提到总统的一个最重要的任务:对我国的核武装下达命令、实施控制、日常保管。而且他提到了三位一体核打击力量。B52轰炸机比我岁数还大。导弹也很旧了。潜艇也在老化。这是总统的行政命令。这是总司令的决策。你觉得这三部分中,那个最需要首先考虑?”

川普:“嗯,首先,我想我们得找个我们完全信得过的人。他得非常负责,非常懂行。核武装太强大也太重要了。我最骄傲的事实在2003年和2004年,我坚决反对出兵伊拉克,因为这会使中东不稳定。我们谈核武装的时候,必须极其警惕,极其谨慎。核武器会改变整个游戏。说白了,要是我们没有今天的武装力量,我会说我们该撤出叙利亚。有了强大的武装,这个地区我们就不能说离开就离开,尽管50年前或是75年前我们根本不管这个地区。这是徒手肉搏。这个世界最大的问题,不是天天说气候变暖的奥巴马总统,他说气候变暖不可思议。最大的问题是核武器、核扩散问题,一帮疯子出去掌握了核武器,这是我的看法。这是我国面临的最大问题。”

不过,和其他候选人不同的是,川普并不过于依赖辩论的表现。他依靠自己的知名度在社交媒体上做的风声水起。虽然经常语出惊人,当众伤人,也当众出丑,但是他的支持率在一些民调中已经达到了42%。但是,在爱荷华州,他排在了克鲁兹之后。

新州州长Chris Christy也有较突出的表现,他的希望是能挤进前四名。这样他在稍候还有机会做最后一搏。Fiorina表现也还可以,但考虑到她民调下降迅速,并且这次没有提供新的看点,她的情况也不妙。Kasich(卡西奇)和Rand Paul可以说是这次辩论的输家。

萧茗(Host/Simone Gao):布希是否还有机会?川普能坚持多久?再听一下Karlyn Bowman女士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布希周二表现很好,但对他而言是否太不够而且太迟了?”

Karlyn Bowman(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布希在最近得一次辩论中得表现很好,但是他得支持率在所有得民调中都处于很低得百分比。他在接下来得几周中会有大量得金钱投入,所以他得支持率很可能会在未来攀升,但是我很怀疑他最终会获选。他完全没有表现出美国民众希望,2016年候选人所应具有的力量,尤其是对共和党支持者而言。”

萧茗(Host/Simone Gao):“布希很有钱,但人们说金钱只能让他维持长久却赢不了?”

Karlyn Bowman(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那确实是事实,他有巨大的资金支持。但是他已经花掉了3千5百万,却没有任何成效。所以即使他和他的超级竞选基金有很多的钱,很可能他还是无法变成领先的候选人。”

萧茗(Host/Simone Gao):“那么布希以后,谁是共和党当权派的新宠?”

Karlyn Bowman(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首先现在没法定义到底谁是共和党当权派,我觉得卢比奥可能是他们中意的其中一个,辩论会后我看过几个内部民调,就是共和党里职业政客的民调,他们倾向于觉得卢比奥的表现最好,他们更支持卢比奥,超过克鲁兹,更远远超出川普。”

萧茗(Host/Simone Gao):“为何民意对川普时常发表的疯狂言论反应不大。当今的共和党选民究竟在想些什么?”

Karlyn Bowman(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在美国的政治中,我们说我们总是支持那些和现有状态不同的事物。在很多共和党人的心中,奥巴马总统很软弱,对ISIS和恐怖主义的态度不够强硬。所以共和党尤其支持那些表现起来很强硬很有力量的候选人。所以我不觉的很多美国人会注意到他所说的具体内容。他们所注意到的是他表现的非常有力、很有说服力,觉得他能让美国重新强大起来。很多共和党人觉得美国在奥巴马总统的领导下每况愈下。所以是力量的展示让共和党人产生共鸣。”

不仅川普的民调数据让人吃惊,Bawman女士说这一阶段的民调数据都不能说明问题。

Karlyn Bowman(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民调在现在这个时间点还不能预测什么。你可以参考下以前两个最终胜出的候选人,在大选年前的两个月,民调的年平均误差超过10个百分点。所以现在的民调结果并不可靠。他们所能告诉我们的是,美国人现在均衡的分化。NBC新闻和华尔街日报最近做了关于会投向那个政党的民调,美国人的选择刚好是一半一半。45%说会投共和党,46%会投民主党。这个数字很接近而且很长时间都没有过变过,所以选民对两党的支持很接近。”

萧茗(Host/Simone Gao):“真有意思,您说现在民调不要紧,但再往前走,对全国选举,何时民调才要紧?”

Karlyn Bowman(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民调从选举日之前的100天之内开始变得重要。对最先进行初选的几个州,现在的民调已经开始有些用处。但是在像爱荷华这样的州,选民必须在寒冷而且可能下雪的夜晚出门投票,而且这些州的居民通常会很晚才做出决定,所以现在这些州民调的预测性很难讲。在爱荷华、新罕布希尔、南卡罗莱纳和内华达这四个最先投票的州,现在的民调结果都只是暂时的,那些数字都可能有很大的波动,直到最后投票的那一天。”

美国移民比例日增,它将如何影响总统选举?下节继续探讨。

萧茗(Host/Simone Gao):“其实,就在大家关注电视上的总统辩论,讨论谁更有潜力在总统选举中获胜的时候,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在默默的,但是有力的影响着总统选举的结果。请雪莉给我们介绍一下。”

雪莉:“好的萧茗。这个正在默默影响美国总统选举的因素是什么呢?就是美国正在变化的人口组成。我们来看一下这张图。这是移民政策组织统计的从1970年到2013年美国移民人口数量和占人口比例的情况。”

可以看出,从1970年开始,外国出生的移民占美国总人口比例就在不断上升,从4.7%上升到了2013年的13.1%,达到4130万。在移民人口中,墨西哥出生的占28%,印度和中国出生的各占5%,菲律宾占4%,再加上越南,斯洛维尼亚等一共10个国家的移民占了移民总数的60%。而拉丁裔不仅在移民人口中占最大比例,也是美国最大的少数族裔。

那么这些少数族裔移民的投票倾向是什么呢?据2013年的(Gallup)统计,58%的拉丁裔是登记的民主党,26%是共和党。而亚裔选民的投票倾向则更值得关注。从1992年开始,亚裔在总统选举中选择民主党候选人的比例就逐年上升,1992年是31%,1996年43%,2000年54%,2004年58%,2008年62%,到了2012年竟然达到了73%。

可以说,总体上移民倾向于选择民主党。当然,人口组成不是选举倾向的唯一决定因素。纽约时报最近刊登了一篇文章题为:谁把我的蓝州变成了红州?蓝色代表民主党,红色代表共和党。文中指出,有些传统上是民主党的州近年来纷纷转向共和党,主要原因竟然是民主党的选民日益和这个国家的政治机制脱节,他们越来越少出来投票。导致了民主党持续失利。

萧茗(Host/Simone Gao):谢谢雪莉。那么美国到底是正在由蓝变红,还是由红变蓝呢?听一下Karlyn Bowman女士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近年来有没有一种趋势,更多的州由红变蓝或由蓝变红?”

Karlyn Bowman(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当然,美国人口结构的变化,少数族裔的增加。亚裔在我们2000年到2010年的普查中是增长最快的族裔,其次是西裔人口。这些人投票倾向于民主党。所以民主党会由于人口结构的变化而受益。但是地理结构仍然对共和党有利。少数族裔的增加,红州变蓝的转化需要时间。因为很多少数族裔很年轻,还没有注册投票,或由于身份的问题不能投票。所以很多州在变的更蓝,有些州在慢慢向民主党转换,有很多州还是坚定的共和党红州。”

萧茗(Host/Simone Gao):“如果这种趋势继续的话,是否共和党将越来越难赢得总统?”

Karlyn Bowman(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长期而言,人口结构的变化对民主党有利。但是候选人很重要,理念也很重要,所以如果共和党有更好的候选人和理念的话,他们还是会有很多优势。”

萧茗(Host/Simone Gao):“2016年选举会怎么样。人口统计对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有利?”

Karlyn Bowman(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现在而言,共和党的选举人票数稍微少于民主党。但是现在还很难讲最终的结果是什么。那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最终的候选人是谁,他们对事物的看法。当然长期来讲对民主党更有利,但是这对2016年选举的影响还不清楚。”

萧茗(Host/Simone Gao):“现在距离美国大选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在这期间美国政治到底能演绎出什么出人意料的剧情谁也不知道。有很多人表示,如果这场大选最后是在川普和柯林顿之间进行,他们将放弃投票。但是,另一方面,不管川普如何口无遮拦,他的支持率到现在为止没有实质性的下降。而他早期的对手布希带着满满的信心和钱袋而来,却始终难以讨得民众的欢心,很有可能黯然离去。四年一度的美国大选,从来不乏意料之外和峰回路转。不过,不管剧情如何变换,它们都围绕着一个主题,那就是,在这片土地上,民意说了算。对于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世事关心》将持续报导。感谢您收看这期的节目,我们下周再见。”

=========

《世事关心》播出时间
美东:
周二: 21:30
周六: 9:30 am
美西:
周二: 21:30
周六: 12:30pm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