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自焚

【新唐人2012年7月8日讯】世事关心(219)自焚:知情人证实天安门自焚者不是法轮功修炼者。

老朋友爆料-天安门自焚者王进东不是法轮功学员

主持人萧茗:几乎所有现在已经成年的中国人对11年前中国大陆媒体普天盖地报导的一次所谓“法轮功学员天安门自焚案件”都有很深的印象。它影响了很多人对法轮功的看法,也是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实施镇压的最有利的借口。但是,这个所谓自焚案从一开始就破绽百出,在11年的时间里,又不断有知情人爆出自焚案的部分真相,这些局部的真相就像一个拼图的各个部分,他们自然的组合让人们越来越看清了事件的真实面目。我们今天得到的这一片拼图,相信也会起到这个作用。这片拼图就是,一个熟识所谓自焚者王进东几十年的朋友爆料,王进东根本不是法轮功学员。下面,先让我们回顾一下所谓的天安门自焚案的概况。

旁白:2001年1月23日,大年除夕日,天安门广场上发生了所谓的自焚案。中共喉舌媒体在第一时间,连篇累牍,不厌其烦的对这次事件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轰炸式的报导。所有的报导都着力强调这5个自焚的人是法轮功学员,他们是为了所谓的“圆满升天”在天安门广场点燃了自己。

但是,中央电视台所放映出来的这场所谓突发事件现场的全景、大景、中景,近景一应俱全,且多机拍摄的完美镜头迅速引起了西方媒体和海外法轮功学员的注意,他们通过对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的录像进行慢镜头播放和分析之后,发现破绽百出,并且由此制作了揭示自焚真相的记录片。其中,《伪火》一片获得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到底是自焚还是骗局?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其中的几个片段。

(伪火片段)

主持人:从上面的分析中我们看出,所谓自焚事件的主谋王进东在一开始就爆出了很多的破绽,而这一切都指向了这个王进东很可能不是法轮功学员,而他所做的都是在演戏。11年以后,我们偶然遇到的两位知情人回应了这么多年来大家的猜测。出于安全原因和尊重知情人的意愿,我们暂时不公布这两位知情人的身份,但是他们同意,一旦安全因素不再是问题,他愿意向社会公布自己的身份并接受视频采访。据知情者透露,他在看到中央电视台制作的自焚节目之后,当即认出,那个照片上的王进东就是自己熟识几十年的老朋友,他当时脱口而出:这就是胡闹。因为王进东根本不是法轮功学员!这位先生和王进东从青少年时代就认识了,是几乎天天见面的几十年的老朋友。下面是我们的采访录音

记者:你们怎们认识王进东的?

知情人(女):我们住得很近。

知情人(男):邻居啊。他在旁边那条街上,一块小时候长大的。

知情人(男):他是日化厂,开封日化厂开车的司机。

知情人(男):他家就住在刷绒街,这是刷绒街。这边是龙庭湖。

记者:那熟悉认识他很多年了?

知情人(男):那好多年了

记者:我听Angel说,那张照片你们说是21年前的照片是吗,他很年轻的时候……

知情人(男):他再年轻的时候……

知情人(女):从小一块长大的。

知情人(男):不说从小吧,那也几十年了。

记者:那你们都是很熟了?

知情人(男):我就不看,一说话我就知道是谁。就这么简单。他一说话就是,哈,凡夫俗子。他说别人是凡夫俗子。

知情人(男):我们之间无话不谈,他炼法轮功他肯定要跟我讲。另外炼法轮功的人我知道。我又不是不认识。我好多炼法轮功的我都认识。

记者:他为什么跑到天安门自焚呢?你觉得他的动机是什么呢?

知情人(男):这个我不知道。

记者:他家里缺钱花吗?

知情人(男):他开了一个两层楼的字画店,仿古建筑的,宋式建筑的大字画店。

记者:他什么时候开的字画店?

知情人(女):9几年,当时你还让我租个柜台,让我干,我没干。

主持人:王进东是河南开封人,在当地开了一家古董店,这两位知情人描述的王进东的生活背景和中国媒体对王的报导是一致的,下面我们看一下中国媒体的这篇报导。

旁白:新华网2002年5月19日一篇题为天安门自焚者王进东的转化过程的报导中写到,1994年,(王进东的)妻子何海华借贷3000元钱,在开封市铁塔公园创办了旅游纪念品商店。王进东很快从市场上嗅到了商机,率先引进了常州工艺梳子、龙泉宝剑等,自行设计了开封的标志性建筑–铁塔模型,并申请专利,开发出微型铁塔。艰辛的劳动带来了丰厚的回报,小店的资产已翻到近10万元。

主持人萧茗:那么,对于生活小康,很有经济头脑的王进东为什么突然跑到天安门自焚,这位知情人也感到困惑,但是,有一点他非常肯定,无论这件事多么不可思议,但是,在天安门自焚的那个人确实是他所认识的王进东,他们都叫他“秀东”。

记者:就是王进东播那个背景自焚你们知道吗?看了吗那个片子?

知情人(男):看了,

记者:那个电视上就是你见到的那个王进东吗?

知情人(男):是

记者:你确定吗?

知情人(男):确定

记者:是你认识那个王进东?

知情人(男):王秀东。

记者:哦,叫王秀东。他不叫王进东?小名叫秀东?

知情人(男):我们一般都叫他秀东。

记者:所以天安门自焚的时候那个照片,就是中央电视台播出来的那个你们都看到了,就是那个人,对不对?

知情人(男):对,是

记者:那你当时怎么想的?这个人怎么炼法轮功,是吗?

知情人(男):我说……胡闹。这是哪来的事儿呢!开封这个地方邪了,不出事便罢,一出事都是大事。

知情人(女):另外一个他不理解,朋友都说,这家伙怎么神经病啊,平时挺聪明的,怎么脑袋忽然进水了!

记者:就是他肯定不是(炼法轮功的)?这个王进东,王秀东肯定不是?

知情人(男):从来没听说过他炼过法轮功,

主持人:无独有偶,在当年中央电视台报出所谓的自焚事件之后,美国华盛顿邮报的记者飞利浦.潘也深入河南开封去调查了另一位自焚者刘春玲,而得出的结论同样是,从来没有人见过这位经常殴打母亲和女儿的三陪女炼过法轮功。鉴于中共政权还在继续迫害法轮功,新唐人记者现在还无法进入中国对自焚知情者的证词进行独立调查,但是,随着更多的知情人以各种方式透露出所谓自焚案的真相,以及国际社会,包括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孜孜不倦的深入调查,我们相信离彻底揭开所谓自焚案真相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手印事件渐成燎原之势政法委骑虎难下

主持人:世事关心在前一段时间连续报导了两次手印事件,也就是中国大陆的民众为了营救当地被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而集体联名上书,按手印的事件。虽然由于中共政权的信息封锁,手印事件还不能被绝大部分的中国民众所了解,但是,手印事件发生在今天的中国,它所隐含的意义,所代表的趋势非同小可,而这个趋势也会在不久的将来变的越来越明朗,这也是我们一直追踪手印事件的原因。

在世事关心先前的两期节目中,我们报导了300手印事件和562手印事件。到现在,中国国内的情况发生了很多戏剧性的变化。下面请新唐人记者雪莉给我们介绍一下。

雪莉报导:6月10号,世事关心播出对562手印事件中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郑祥星妻子孙素云的专访后,泊头市国保队长李富国和唐海县公安局副局长刘加满去了十农场,第二天早上国保队的孙敬森带人把孙素云强行绑架到公安局,李富国当时拿了一个【世事关心】562手印事件节目的光盘,让孙素云说明新唐人采访她的情况,和郑祥星被非法开庭前有人向民众发请贴的事。目击者说孙素云在被非法抓捕审讯过程中头撞在桌子上,头顶撞软了,当天上午十点左右人就开始抽搐,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李富国还找来人要把孙素云送劳教所,来的人看到孙素云的伤势拒绝送。从下午4点多开始,泊头市公安局李富国等人开始收到大量从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打来的越洋电话,大概下午五点多,李富国改口允许孙素云的家人上楼看孙素云,并把她带回娘家。孙素云现在一直在娘家居住。

在郑祥星案开庭的一个多星期后,6月9号,唐山市又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其中法轮功学员李真被强行绑架过程中,现场有上百民众阻拦,几乎和警察发生冲突,在李真被绑架后,现场民众当即联名征签按手印保他。10天以后,李真被释放回家。李真是当地的老住户,民望很高,二零一零年夏天,当地有人落水,围了好多人,可没人下水去救。李真刚好从这里路过,他二话没说,衣服都没脱就跳进了一房多深的水里,把落水的人救上了岸,然后名字都没留下就悄悄离开了。

与此同时,黑龙江省出现了另一例令人震惊的手印事件,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秦月明的女儿秦荣倩在多年为父亲的冤案状告无门的情况下,6月初开始征集民众签名支持她,在短短半个月之内已经有15,000多人签名按手印,其中还包括一个了解迫害内情的监狱警察,并且签名支持人数还在增加中。7月5日,秦荣倩在律师的陪同下去了北京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申诉,并且给最高领导人胡温写了公开信,希望他们给予应有的关注。在今后的节目中,我们会继续关注事态的发展。

现在再让我们回到300手印事件,7月2号,300手印事件也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那天早上,富镇乡党委书记郭中轩和副镇长郑兰辉去了300手印事件的当事人,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王晓东家,找王晓东的哥哥王俊杰,目的是让王家辞退现在聘请的两名北京律师,这两名律师在见过王晓东后,代表王晓东对看守所对他的非法迫害向中央和各级政府机关,司法部门发出了控告信。镇政府的人提议让王晓东把这两个律师辞退,另找律师,并说让王家再托托人,最后判半年或取保候审把晓东放了算了。后来村干部向王家透露的信息是,这是省里向他们压下来的。他们想尽快了结此事,所以想出了这样的办法。

就在镇政府的人试图让王家解聘北京律师的时候,7月5号,原北京市市长,现任政协主席,一直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贾庆林来到泊头市,贾庆林本人就是泊头市人,据知情人士向世事关心透露,贾庆林这次是专门为王晓东案而来。现在从周官屯到泊头这条路上到处都是便衣,气氛紧张,试图劫持现在流离失所在外的王晓东的哥哥王俊杰,王俊杰主要负责营救王晓东的工作,并且在日前发出了对富镇镇委书记郭中轩等人的控告信。与此同时,为营救哥哥征集300手印的王小美,现在已经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她的丈夫刘学光继续流离失所在外。

主持人:对贾庆林到泊头后将会做什么,我们将在今后的节目中报导。对于流离失所在外的王俊杰和刘学光的处境,世事关心也将持续关注。就手印事件出现的一系列新的情况,我采访了王晓东的律师程海和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负责人汪志远。下面先请看我对程海律师的采访。

箫茗:程律师, 王晓东的家人有没有给你讲这个情况, 就是富镇乡的书记到王晓东的家里面, 让他们把你们两个律师给辞退了?

程海律师:应该说是有这个情况, 而且法官也给我们讲了, 也打电话给我和李长明律师也说这个情况。

箫茗: : 法院它是以什么身份给您打电话的呢?是代表王晓东给您打电话,说让把您辞退吗?

程海律师: 当然也是吱吱唔唔的, 我说是不是王晓东委托你呀?他说不是, 他说王晓东给他写了个东西, 要求解聘律师, 我说你能不能把这个东西传给我看,他说不能传。他说也不是,我说是不是委托你来解脱…解聘律师呢?我要说如果他有这么个东西呢,你们也不能送达,因为你们是法官,这个聘请律师是一个民事行为,必须由当事人自己来,我们跟他有合同的,他可以解聘。

箫茗: 这个法官的行为, 他以法官的身份给你打电话说, 当事人要求解聘律师,这个行为您觉得正常吗?

程海律师:这个行为,传达一个信息还行,如果明确的传达一个委托,如果没有别人委托他,那他是违法的,

箫茗:您觉得他们是为什么?

程海律师: 因为委托律师呢,法院是不能介入民事的问题的,特别是本案的法官,这个聘请律师是王晓东和我们之间的一个民事的行为,你是本案的审判法官,涉嫌这样子就会越权了吧。他没有权利办理这个事。如果真正的本人写东西委托法院来解聘,法院也不能做,因为他是裁判那,他只能是传达一个信息.

箫茗:我觉得在一般人看来是有点奇怪,因为如果是当事人要解聘律师的话,他应该不是委托法官去解聘律师,而是告诉自己的家人,家人跟你们联系来传达这个信息,一般的程序应该是这样吧?

程海律师:那对,是这样子的。或者是直接通知律师过去解聘,都可以。

箫茗:所以现在的计划就是说星期一去王晓东那,然后当面,您觉得可以当面问到王晓东这个事情吗?

程海律师:他家人讲了,王晓东有带话要我们跟他见面,那好象本人意思呢,还要继续聘用我们嘛。家里面最近一直在告诉我,好象镇里面给他聘请了律师,找了他,他拒绝聘用他们.

箫茗:从我们的渠道了解到的信息就是村干部后来向王家透露的信息是, 政府的人呢说让王家最后托托人,最后把王晓东判半年或取保候审,就把晓东放了,就算了。一般人看来这象一个,好象是要一个私了的一个举动,这个举动,是不是跟寄这些控告信有关呢?就是他所说的省里的压力,是不是跟这个控告信有关呢?

程海律师:我觉得是有关的,因为他们这种违法犯罪的行为已经在全世界败露出来以后,很难收场。你如果真的放了人,那也就纠正了错误,下面可以不再控告了,结果你就换律师,你就直接放人不就完了吗?那个律师控告也控告完了,也没有新的犯罪行为了,还有这个行为,两边又打仗似的。你不就投降了不就完了吗?是不是?

箫茗:对,所以他们这个行动是表明了一种…

程海律师: 他这个行为可能是一个虚假的行为,因为你如果判的话,不用换律师不就结束了嘛。这个交换这个东西是麻痹家人亲属,是嘛,你的律师换了以后,那他该怎么判,这样判,违法的判, 还是继续判, 可能会这样。

主持人萧茗:我们现在再回到562手印事件,上面提到,在世事关心播出了562手印事件之后,泊头市的国保大队队长李富国马上就拿到了一张这期节目的光盘。但是据知情人向我们透露,郑祥星的妻子和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并没有制作这样的光盘,那么,我们就不得不想到,是国保大队本身在关注我们的节目,有可能是他们自己从网站上下载了这个节目制成了光盘。那么,中共的国保大队为什么这么关注海外的独立媒体,他们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有多少双眼睛正在注视着他们,记录着他们的所作所为,对这些问题,我采访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负责人汪志远先生。

(采访汪志远)

主持人萧茗结语:中国自古就有联名请愿上书的传统,然而在中国暴政下,这种民众表达意愿的方式,就非常的稀少。而敢于逆中共之导向的,甚至是为了他人的联名申诉,就更显得珍贵了。自从中共打压法轮功以来,民众对法轮功的联名支持虽然一直都有,人数有几十,几百,甚至到上千,但是都没有在社会上造成太大的影响,就淡去了,而联名范围多局限在家属亲友中。但近些年,普通社会民众支持法轮功的事件就显得很突出,而且影响越来越大,其影响大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又是由于这些事件震动了中共高层而受到政法委的打压而引发的。对于政法委来说,在当前中国的政局下,这种全民迅速起来反对对法轮功迫害的趋势是他们真正的噩梦,在今后的节目中,我们讲继续关注手印事件的进展,并把聚光灯直接指向中共政法委和610办公室-这个中共迫害民众的盖世太保组织。感谢您收看这次的节目,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