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09年7月24日讯】(中央社伦敦23日法新电)英国冷战时期最知名的间谍之一布朗特(Anthony Blunt)在今天公布的回忆录中承认,为苏联搜集情报是“我此生最大的错误”。此时距他过世已25年。

布朗特以身为1个间谍网的“第四人”而知名,该间谍网是在剑桥大学的学者之间吸收成员。其后布朗特为军情五处(MI5)工作,期间向苏联泄露了数百个机密。

他在间谍生涯结束后写作回忆录,条件是,必须在他过世25年后才能公开,而他在1984年亡故。根据这些条件,这份3万字手稿今天在大英图书馆公布。

布朗特1931年在剑桥大学三一学院担任导师时,认识了同性恋学生勃吉斯(Guy Burgess)。勃吉斯劝告他,不要在校内左倾同僚力促下加入共产党。

勃吉斯转而吸收他加入间谍行列,为苏联领袖史达林领导下的共产国际(Comintern)效力。

布朗特在回忆录写道:“我当时原本可能会加入共产党,但勃吉斯是个极具说服力的人,他使我相信,我若加入他的间谍工作,将可做出更多好事。”

布朗特说:“我当时没有想通的是,我在政治上太过天真,没有理由为任何这类的政治行动献身。剑桥大学的气氛十分紧张,一切反法西斯活动的热情都很激昂,使得我犯下了此生最大的错误。”

布朗特1936年离开剑桥大学,其后为军情五处国内情报部门工作,先后将数百份机密文件交给他在苏联内政人民委员部(NKVD)的上线,该部就是国家安全委员会(KGB)前身。

剑桥大学间谍网的其他成员为费尔比(Harold KimPhilby)和麦克林(Donald Maclean),其中麦克林1951年与勃吉斯一同投奔苏联,费尔比则在1963年跟进。

布朗特在回忆录中说,他在二战之后一度希望结束间谍活动,恢复艺术史学术生涯。

他写道:“我对马克思主义和俄罗斯感到失望,我个人希望的是,不再听命于我的俄国朋友,以恢复我正常的学术生活。”

布朗特的身份最终在1979年11月由当时的英国首相佘契尔(Margaret Thatcher)夫人在国会下院揭发,而此事后果一度使他几乎要自杀。

在身份暴露后,他消声匿迹,以“酗酒和专心工作”来逃避现实。外界以为他住在欧洲某地,最后他返回伦敦,并在当地过世。(译者:中央社张佑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