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西方世界里的红色阴影(上)

【新唐人2007年8月14日讯】【世事关心】(69)西方世界里的红色阴影(上):中共对海外华人社区的渗透不限于科技精英。

旁白﹕2007年5月10日,曾任美国国防承包商Power Paragon公司工程师的美籍华人麦大智,因为为中共搜集敏感的军事技术资料,被加州的联邦法院定罪,刑期可能高达45年。

西方新闻镜头(in English)。

旁白:麦大智声称,他从未以自己传送的军事技术资料向中共索取任何报酬。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帮助中国"。

陈用林 (前中共驻澳大利亚外交官)﹕象这种,有好些线人是自愿的,实际上得的未必有多少好处。

丁珂(前中共安全部特工)﹕安全部,调查部的部长罗青长(音),还有其他的副部长周少增(音)都讲,说这个,中国啊,有将近两三千万海外华人,说这些海外华人呢,是我们一个独一无二的资源,得要我们能够利用他们热爱祖国的这种民族情绪,就可能使一些有价值的情报源源不绝的送到我们这里。

主持人﹕最近频频见诸媒体的麦大智间谍案并不是个案。近两年来,FBI已逮捕了近30名涉嫌盗取技术情报的在美华人,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更表示,FBI着手调查的这一类专案已达400多个。实际上,中共对海外华人社区的渗透并不仅限于科技精英。从偷渡客到留学生到西方政府里的华人雇员,都是中共处心积虑针对的目标。在这一期的世事关心节目中,我们将系统和深入的挖掘中共操纵各阶层海外华人为其专政服务的种种手段与黑幕。

旁白﹕每次中共领导人出访西方国家时那种红色遍地,党歌轰鸣的欢迎场面最能给人一种时空倒错,仿彿文革再现的感觉。

镜头中,花俊雄﹕"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跟着我喊﹗"

旁白﹕镜头中这个拿着扩音器指挥的人叫花俊雄,过去是在美国的唐人街当众表演样板戏的文革崇拜者,现在是纽约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简称和统会的会长。他的这个和统会的背景并不简单。

陈用林﹕(in English) It is called the Peaceful Reunification Association. You can find this association everywhere in the world, in Europe, in the
United States, in Canada, and in Australia. That is actually set up by the Chinese Authority. 它叫做和平统一促进会,你可以在世界各地看到这个组织,在欧洲,在美国,在加拿大 以及澳大利亚。实际上它是由中共政府设立的。

旁白﹕这是2007年6月6日在加拿大渥太华的国会大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出走澳洲的前中共外交官陈用林第一次将中共控制海外华人社团的手段详细披露。

陈用林 (in English)﹕The Chinese community is the base for the chinese authority to influence the western world. We have built up a model of umbrella organization inside chinese organization. We consider the chinese community belong to the communist party.海外华人社区是中共政府用来影响西方主流社会的基地。我们在华人社区建立了一个伞状的社团结构。我们认为华人社区隶属于中国共产党。

陈用林﹕在华人里面搞这种金字塔形的组织来进行控制。比如说在澳大利亚,有这个澳大利亚华人团体协会,澳大利亚和平统一促进会。这两个组织实际上是金字塔形的这个头。

旁白﹕这是一份陈用林披露的澳洲悉尼总领馆关于"反法轮功赦外斗争专门小组分工表"。在"领侨"部门一栏中,清楚著写着领馆操控侨团反法轮功的具体措施。其中包括,"推动华侨华人举行揭批法轮功座谈会","发动华侨华人搞针锋相对的斗争"等等。

旁白﹕画面中对着法轮功学员高叫着"去死吧"的人叫梁冠军。是美东华人社团联合总会主席。这个华联会,正是如陈用林所描述的这种中共的金字塔型控制结构的一个上层组织。

陈用林﹕在搞起活动的时候弄的声势好像很浩大,听起来好像是代表了华人的声音,其实不是这个样子。这些人实际上我的称谓是伪社团,因为这些社团实际上是浮在表面的几个人的社团。那么在澳洲悉尼这里,华人社团据名称上一数,象这个同乡会,那个同乡会,北京会,什么广东同乡会,什么东�汕头同乡会,一大批那个,有两百多个,可是成员有多少呢,我给你数一数,成员有多少呢,可能两千都不到。就是说每个社团平均成员不到十个人的那个样子。

旁白﹕1999年中共镇压法轮功后,这位华联会主席紧跟形势,不惜时间和精力在唐人街骚扰法轮功学员,甚至当众打人,结果被控以"三级攻击罪"。不过,他的卖力表演确实得到中共亲睐,不仅得了不少好处,而且在中南海紫光阁得到中共高官唐家璇的接见。

陈用林﹕你看中共邀请他去参加国庆观礼,请他去中国的地方上去访问。那么一出就是省长啊,侨办的人出来迎接,出来好吃好喝招待,住五星级宾馆,全程免费,那么他们觉得很荣耀。还有就是有些人做生意,做生意的话呢那么他通过这层关系他在生意上会有一些大发展,会优先得到考虑,得到照顾。除了名还有利了。

旁白﹕实际上,就连中共领导人出访时摇两下红旗,喊几句"欢迎"都会得到赏钱和免费午餐。可以说,名利上的诱惑,是中共用来统战海外华人的重要手段。象梁冠军和他的华联会这样的人和组织,在美国乃至西方社会的各大城市都可以看到。政论家草庵居士谈到位于美国洛杉矶的华人社团–美中工商协会,及其首任会长陈军的一些情况。

草庵居士(政论家)﹕华人的工商联合会呀是一个由大陆人组成的,这个组成的机构呢,其实开始是一些小商人,也就是大陆来的小商人来进行的。华人工商会里很多人都是通过六四这个绿卡来取得的在美国居住的这个身份。这时候呢,中国大陆就提出来,第一,我们不追究你的事情﹔第二呢,我们可以跟你做生意,给你提供更多方便。就比如说,以前的中国大陆来的一个人叫陈军,他也是华人工商会的一个首任的主席,首任的会长。他就是,中国大陆给他呢,让他卖这个电器的产品,一些产品,干什么呢,就是,你可以赊销,把货运到美国去让你卖,卖完之后再收钱,当然你要听我中共讲话。那么它就鼓动这些人搞这些东西。这个陈军嘛。

旁白﹕中华团体工商联合会是洛杉矶的另一个中共控制的社团。多年前曾参与其中的李建中,谈到这个社团几任会长的情况。

李建中(前加州理工学院华人联谊会主席)﹕那么我当时担任常务理事,同时也担任首席学生代表,当时的主席是谁呢?叫熊得龙,很多人可能都知道,他是第一个当时侨界最有名的侨领,当然已经被FBI通缉,现在逃在中国大陆。那么当时的副主席呢叫罗文正,罗文正大家知道,也是被FBI通缉的对象,现在也是逃到了中国大陆。

草庵居士﹕这个罗文正呢,本身是个越南华侨,很没有水平,也不会讲话。但是在洛杉矶这边他每次跟华侨讲话时,讲的话,就是比共产党那个高级干部讲的话还要强硬,还要又红又专。有一次我跟一个中领馆比较熟悉的副领事就谈这个问题,我说你们怎么选这么一个人当侨领呢,他讲的话比中宣部还要正确,那谁相信呢?你们都不相信,你认为华侨就相信了吗?那么中领馆这个副领事就说,他说,你不知道啊,他是比较听话才选他呀,否则选个不听话的人出来,在台上一喊,要打倒共产党怎么办呢?

旁白﹕几年前轰动美国的双面间谍案的主角陈文英,曾经也是洛杉矶侨界的红人。她名义上是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线人,暗地里却为中共提供大量的情报。她被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称为"在洛杉矶唯一的熟人。"

李建中﹕陈文英的双面间谍啊,其实总领馆他们早就知道了。他们一直在用着她,但是呢,他们也不讲。现在,估计侨界很多人其实也是双面间谍吧,领馆也是一边用着他,一边也不相信他。也就是说为什么他要监控学生,因为他是觉得,学生对他们来讲是最容易欺骗,而且这些人是长期在大陆,经过那么多年的洗脑,对美国还不很了解,也是他们觉得最可信任的。当时洛杉矶的总领馆的教育参赞呢就跟我讲,你们是最值得信赖的,那些个侨界的人其实我们只是用他们,我们根本就不相信他们。

旁白﹕身居海外的中国留学生可能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费尽周折来到自由的国土求学的时候,在他们的背后却有着一双看不见的眼睛。

[filler]

主持人﹕在大多数留学生的心目中,自己大学里的中国学生组织就是一个结识新朋友,互相帮帮忙,过年过节时一起乐一乐的地方。可是,事情却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陈用林﹕那么有很多(时候)搞活动,在悉尼这儿搞一场活动。那么领事馆就会去找一些学生,还有学者老师,去现场去看,一个是去闹,第二个就是去记录一下现场情况,都是谁参与了,都有哪些人,拍些照片回来。然后向领事馆报告一些。这样好多事情是通过学生去完成的。

字幕﹕2007年4月,普林斯顿大学,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论坛,一中国女学者高声打断论坛主持人。

字幕﹕同日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相似论坛遭到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成员闹场。

旁白﹕不论是民主人权的研讨会,还是法轮功的活动,还是欢迎中共领导人的队伍中,都可以看到一些中国留学生或是横眉立目,或是热情洋溢的面孔。这些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真的只是公益性互助性的组织吗?

谢田博士(美国Drexel大学商学院教授,前普度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副主席)﹕大概是88年,89年的时候,联谊会改选的时候,我参选了,当选了联谊会副主席,就是普度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副主席。参加了他们运作以后呢,才发现这个领馆的操控确实是存在的。记得当时领馆教育处的官员经常时不时的到普度来,从芝加哥来,普度属于芝加哥的领区。来了以后经常住在普度校园旁,河边有一个小旅馆叫做 Travelodge Inn。我记得他们住在那里面。来了以后呢,他们会见我们一些人,有时会见更多的人,有时见少量的人,有的时候见的我们还不知道是谁。后来我们就发现,这些原来学生会的负责的人他实际上是被中共操控的做很多事情,把我们这边学生情况,象一些民运的学生的情况都报上去,当时大家说就是给领馆打小报告的人。

旁白﹕2004年初,因为美国明尼苏达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常委尤云庆将新年晚会的广告登在了大纪元报纸上,导致芝加哥中领馆的领事程家财和参赞江波亲抵明大训话。

尤云庆(前美国明尼苏达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常委)﹕总领馆的教育组参赞江波,把他请来,找联谊会的人吃饭,吃完饭就开始谈正事。程家财就说,办新年活动要防止法轮功的人进入你们的会场,不但不应该和他们和他们发生任何关系,还应该跟他们主动去作斗争。如果说有法轮功的人在校园里搞活动,要到学校去抗议,表示你们的反对。然后呢,江波很仔细,把我们每个人的姓名,从哪里来,原来在哪个学校,家里是哪里人,都记了下来,搞得大家都非常紧张。

陈用林﹕在澳大利亚乌龙岗大学(University of Wollongong)法轮功搞了一次活动,在学校这个艺术节上摆了一个摊位。结果学校艺术节觉得这个摊位不错,人家照了一张照片,放到网上去了。那这个乌龙岗大学的(中国)学生立刻就报告总领馆,就说,上面有法轮功的照片。那么总领馆立刻就指示,说"指示﹕乌龙岗大学的中国学生联谊会,立刻向学校去施压,表示我们对这种把法轮功这样的照片放上去表示不满。"

旁白﹕2007年4月20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法轮功社团和大赦国际哥伦比亚大学分部举办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论坛。据哥大校报披露, 在论坛开始的前一天,该校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向其会员发出电子邮件,号召中国留学生前去抗议,声称要用"鲜血染成的红旗的海洋"来打击这个活动。

唐柏桥﹕因为我看到有些媒体把它披露出来,那个Email 还有句话说,"我们这次去可能避免不了肢体冲突。"什么叫肢体冲突啊,书面语言叫肢体冲突,真正的意思就是殴打,打架,打群架。他说避免不了打群架,我就直接说吧,"所以我们要多去点人,这样我们就不会吃亏。"

旁白﹕论坛当天,哥大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主席徐凯当场分发统一印制的诋毁法轮功的标语。在这个徐凯的个人博客网页上,可以看到他和领馆官员的合影,以及他在纽约领馆内参加䜩会的照片。在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网站上,在"纽约生活"这个本来应该介绍生活和旅游信息的页面上,赫然排列著九篇直接转载中领馆的谩骂法轮功的文章,而关于纽约市的介绍被挤在网页的最下方﹔在题为"CUCSSA工作委员会工作报告"的文章中,98%的篇幅被用来介绍该组织反法轮功活动的情况﹔在该组织顾问团中,有两名顾问是来自中共驻纽约总领馆的领事和参赞。

陈用林﹕在各个学校啊,基本上就是,除了咱们这些异议人士搞得协会之外,基本上都是中共组织的,因为这些组织基本上活动经费都是由使领馆的教育组来提供的,会都在使领馆的馆舍之内开。这些学生会的代表啊,主席啊,都是由使领馆来指定的。

旁白﹕英国桑德兰大学CSSA章程上写着"本学联受中国驻英使馆和全英学联的领导和指引"﹔德国维尔茨堡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章程中会员大会的职责包括"传达并讨论贯彻大使馆及教育部的各项指示"﹔在全爱(尔兰)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网站上,其组织的联络人是中国驻爱尔兰大使馆教育文化部的一等秘书唐继卫,联络地址是大使馆教育组的办公地址。

李建中﹕控制学生会呢他一般通过那么几个方式,一个就是说控制学生会的章程﹔控制学生会的资金,他提供资金﹔第三个呢,他控制着学生会的选举。

旁白﹕89六四前后,中国国内的民主气氛使得海外的学生自治联合会风起云涌,领馆曾经短暂的对学生失去控制。可是,六四之后,中共又通过利诱和威逼等手段从新掌控海外中国留学生。而掌控留学生最重要的手段之一,就是严格控制学生会的选举。

杨立新博士(前比利时布鲁塞尔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副主席)﹕我知道啊,这些学生会的主席,副主席啊,或者是Board members, 他们呢都是学生选举出来的,但选举的这个候选人名单,都是中共大使馆,尤其是教育处是认可的。

旁白﹕李建中谈到哥伦比亚大学学生会的选举方式。

李建中﹕它的主席是怎么选的呢?它不是说是几千个学生选的,它是少数几个代表选的,跟我们大陆现在的人大委员会似的,人大委员会本身就不 是老百姓选出来的,然后它选出来之后就认为是代表民选的,其实根本就不是,所以主席不是民选的,
是少数几个人选出来的,选出来之后呢,下届主席开始的时候,重新任命各个委员,委员会由它重新任命,这样有个什么情况呢?他发现委员会里边每年可能有异己分子出现,那么它通过这样一个方式,每年都会把异己分子清除出去,每年都是领馆能够控制的人,那么这些人就可以选出他们所希望的主席,主席又任命了他所希望的代表,它就一直下去。

Filler.

旁白﹕在领馆的指示下,或是因为恐惧,或是因为利益,或是因为被引燃的民族主义情绪,一些海外的中国留学生和华人成为为领馆完成政治任务而冲锋陷阵的马前卒,也成为被中共利用来愚弄西方社会的工具。

旁白﹕2007年3月从加拿大中国大使馆出走的外交官家属张继延从领馆带出的一份文件显示,领馆指示亲共社团及留学生反对独立的新唐人电视台加拿大分台进入加拿大的有线电视网络。

字幕﹕"必要时可请华侨、华人和留学生向加主管机构表达反对意见 — 中共驻加拿大大使馆报批件。"

王绍九(新唐人电视台加拿大分台总裁)﹕我们掌握的一些资料呢,其中包括他不仅自己亲自去向政府部门和有线电视网络系统去做这些事情,他还煽动在加拿大的中国留学生和一些亲共的华人团体,这里面就包括前一阶段被暴光的全加华联会。那我们知道他们是中共在海外的这个政策的延续的这么一个机构﹔包括渥太华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就以联谊会的名义向CRTC (加拿大广播电视和通讯委员会)写信,反对新唐人落地。

旁白﹕而在领馆内请几个亲共侨领或者学生会的头吃饭,饭后让其中几人发言,经新华社一报导就成了"广大海外学子"或者"广大华人华侨"如何如何,也是中共在国内惯用的宣传伎俩。不过有意思的是,这种亲共侨领和学生联谊会头头的职位,基本没有由身在海外的中共高干子弟担任的。

草庵居士﹕中共高干子弟的子女,在美国是以万计算的。数万人在美国,包括李肇星的孩子,也是在美国。那些(高干)子弟的孩子,都夹着尾巴藏起来在美国生活。而另外一些不知真相的人被中共蒙骗,而在为中共招摇呐喊,出面做一些危害美国安全的事情。这些事情呢,其实美国政府看的很清楚,而中共官员的子弟也很清楚,因为他们知道那些拥共侨领和学生会领袖们,其实都是被美国政府监视,而且是不受欢迎的人,对将来的个人前途发展都是有危害的。

旁白﹕曾担任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华人联谊会的主席、中华团体工商联合会的常务理事兼首席学生代表的李建中透露,他曾被FBI约谈。

李建中﹕因为当时我练了法轮功以后呢身体的病都好了,突然觉著不应该像以前那样为了名啊利啊在侨界争斗,觉着要改邪归正了,那时候就什么活动都不参加了,我不参加了以后就以为没人再找我了,没想到FBI找到了我,他找到我之后就问我,为什么这一年见不着你了,我就跟他讲,我练了法轮功以后对这些没兴趣了,因为当时98年共产党还没迫害,所以FBI也不知道什么是法轮功,不过他最感兴趣的就是说我们当时在任的学生会主席,叫冉红宇(音),他当时很活跃,他(FBI)说当时冉红宇(音)的情况是怎样的,然后他又问了我另一个人的情况,叫张素久,她是现在洛
杉矶侨界第一侨领的位置,当时她担任天津海外联谊会的会长,我是副会长,所以我们都很熟,了解她的情况。

旁白﹕2007年七月二日至八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在加州旧金山市多份中文报纸上以中文刊登广告,寻求华人民众协助,提供任何有关危害美国国土的消息﹔尤其欢迎所有知悉有关中国国家安全部情况的人与其联络。

主持人﹕在资讯自由的西方社会,只要保持一个开阔的视野和心态,并不难看破中共的谎言,有智慧的人也不会牺牲自己的大好前程为邪恶的政治集团卖命。可是,为什么总还有一些海外华人,不加思索的重复那些仇恨宣传的语言呢?看来,中共在海外经营多年的洗脑策略,确实毒化了很多华人的心灵。在下集中,我们将揭露更多中共秘密力量渗透海外的内幕,并且探究几十年来红色旋涡之中,中共特务机器内人心的迷茫和挣扎。世事关心,我是萧茗。谢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