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前美留学生会主席自述上FBI名单

【新唐人2007年7月10日讯】【世事关心】(67)前美留学生会主席自述上FBI名单:美国政府的公开不希望共产党在美国存在。

主播:李建中,前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华人联谊会的主席、中华团体工商联合会的常务理事兼首席学生代表,在职期间,受FBI 约谈。 马有志,前美国亚里桑娜大学(UNIVERSITY OF ARIZONA)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任职期间,也多次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约谈,什么样的原因曾使他们会受到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格外关注呢?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们的故事。

李建中:我叫李建中,我是1996年的侍候担任加州理工学院的华人联谊会的主席 ,我同时在96年的时候还担任另外一个组织的位置,这个组织叫中华团体工商联合会,它把洛杉矶各个侨团统一起来 ,这也是领馆用一种方式控制海外团体的方式,那么我当时担任常务理事,同时也担任首席学生代表,当时的主席是谁呢? 叫熊得龙,很多人可能都知道,他是第一个当时侨界最有名的侨领,当然已经被FBI通辑,那么当时的副主席呢叫罗文正,罗文正大家知道也是被FBI 通辑的对象,现在也是逃到了中国大陆。那么我当时做了那么多事之后,在后面有一次,我就发现我被美国的FBI给盯上了。那么我第一次跟FBI 打交道是97年香港回归,在洛杉矶有一个非常大的庆祝,大概当时有上万人在大型剧场里,每个门口都要有人把,当时就说谁来把,他们当时害怕有人破坏,他们就说你们学生是最可靠的,所以当时我是负责安全的,召集各个学校的学生把守路口,我就在主席台前面,站在我旁边的就是FBI请来负责安全的,那是我第一次跟FBI 打交道。没想到一年之后我又接到了FBI的 电话。那个时候他们发现我有一年半的时间好象什么活动都不参加了。那么我不参加的原因是因为当时我练了法轮功以后呢身体的病都好了,突然觉著不应该象以前 那样为了名啊利啊在侨界争斗,觉着要改邪归正了,那时候就什么活动都不参加了,我不参加了以后就以为没人再找我了,没想到FBI找到了我,他找到我之后就问我,为什么这一年见不着你了,我就跟他讲,我练了法轮功以后对这些没兴趣了,因为当时98年共产党还没迫害,所以FBI也不知道什么是法轮功,不过他最感兴趣的就是说我们当时在任的学生会主席,叫冉红宇(),他当时很活跃,他(FBI)说当时冉红宇()的情况是怎样的,然后他又问了我另一个人的情况,叫张素久,他是现在洛杉矶侨界第一首领的位置,当时他担任天津海外联谊会的会长,我是副会长,所以我们都很熟,了解他的情况。

马有志:1987116号,胡耀邦当时因为支持学生校园的民主活动被撤职,那时学生会里有一部分学生要学联会出面发一个支持胡耀邦的公开信,当时我受到两方面的压力, 学生是要求这样做,那有一部分人就直接跟我讲,不能这样做,他就跟我讲,你要这样做就解散学生会,要另外组织学生会,领馆以后就不再给钱,电影也不给放了。我当时是J1签证,是要回国的,所以他们对我政治前途有些暗示,当时在压力下,我就没有让投票,也没通过这样一个声明。我当了学生会主席以后,特别是没有同意签公开信以后,FBI来找过我好几次,他们当时以另外的理由来找我,我清楚的知道他们是想看看我这个人是不是为中共服务的人。 主播:本来按常理,能当选为华人学生学者联谊会的主席,为大家提供服务应该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为什么他们会受到FBI的关注呢,华联会,学生学者联谊会到底是什么样的机构呢? 马有志:学生会我理解是一个自发的组织,只是为学生办一些生活上的事,比如说开PARTY, 开一些晚会,打球啊,接新生啊,安排住宿这些说生活上的事情,但是一碰到政治上的事情,就完全受中共控制。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和中共的关系分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六四以前,然后六四的时候,然后是到现在,三个时候不太一样,开始的时候,学生来到这里,完全不适应西方的这种自由生活,他们还要找组织,学 生会自然就成了中领馆的延伸,我是1987年当了亚里桑娜大学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那时就能感觉到这样一个功用。六四的时候就不一样了,六四的时候很多学生见证了中共屠杀,袁木这些人公开说瞎话,学生就自动提出来摆脱中共,当时成立了一个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六四以后 中共慢慢重新掌握学生会。

李 建中:中领馆对国外的美国学校的华人生会的控制早以不是什么秘密了,大家都知道,不仅控制中国的学生会,还控制海外的华人侨团,中资公司,大陆来这儿办的 公司都是受中共控制的。早期的留学生到美国都是公派的,将来都要回国,到了美国中领馆自然就成了他们的上级组织,这样的规定是到198964事 情发生后,他们的这种控制全部瘫痪。这些年来,他们又不断的在增强这种控制。领馆当时在南加州的大小活动,都是由我和我的另一个大学同学牵头组织的。所以 我对中领馆如何控制这些个学生我是非常清楚。那么首先第一点他们是怎么控制的?其实它也知道它是控制不了学生,因为学生到了美国之后是自由的,它没有办法 控制,那它用了一种什么办法,它就是一种名义上的控制,什么是名义上的控制?它控制学生会,控制学生会的章程,资金,选举和活动,学生会每年选举之后要到 领馆去拿钱,在拿钱的时候它就要你汇报你要做哪些事,而且要给你很多指示,当然很多学生会主席也不是特别愿意按照他们说的去做,但是每个学生都有一个担 忧,将来要回国,如果不跟中领馆搞好关系,回国的话会没有好的下场,另外自己的亲属都在国内,还有自己可能要回国探亲,学生大多数是不敢得罪领馆的,即使 这样中领馆还是不放心,它在有些个学校,比如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它把章程制订的非常奇妙,它的章程的最底下说通过中领馆的同意,它的章程都是通过中领馆 同意,章程里边很有意思,它的主席是怎么选的呢?它不是说是几千个学生选的,它是少数几个代表选的,跟我们大陆现在的人大委员会似的,人大委员会本身就不 是老百姓选出来的,然后它选出来之后就认为是代表民选的,其实根本就不是,所以主席不是民选的,是少数几个人选出来的,选出来之后呢,下届主席开始的 时 候,重新任命各个委员,委员会由它重新任命,这样有个什么情况呢?他发现委员会里边每年可能有异己分子出现,那么它通过这样一个方式,每年都会把异己分子 清除出去,每年都是领馆能够控制的人,那么这些人就可以选出他们所希望的主席,主席又任命了他所希望的代表,它就一直下去,那么学生呢加入学生会,我知 道,目的很简单,一个是说想知道其他学生都在做什么事情,怎么跟大家联系,还有尤其刚到美国的时候,对美国很不熟悉,他很希望能得到其他中国学生的支持, 其实大家主要是那么个目的,可是学生会呢就利用了这一点,那么就说我是你的代表,其实很多政治活动根本没得到学生的授权,那么学生会主席呢到哪呢就说我代 表几千个学生,其实这些按法律都是不正确的,学生根本不知道,我就知道,我当时在侨界代表整个南加州的学界,你想我是中华团体工商联合会的首席学生代表, 但是我知道,我们哪些学生没有一个知道我 在 干什么,其实我说我代表学生表示什么什么意见,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学生干部为什么要那样做呢?学生干部有很多人想过为学生服务,但是呢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动 机,想要从中获取名啊利啊。我当时很明显,我其实想要发财,因为大家都知道洛杉矶有很多商界的人士,一个学生哪认得他们,我想跟他们做生意,这是一个办法 我能跟他们了解,认识,那么出名的目的也是说人家能知道我是谁,跟人好去谈生意的事情,其实就是很简单,但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呢,我就要去讨好领馆,领馆 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其实想来想去当时做了很多不 应该做的事情,等于冒用了学生的名义。

主播: 中共控制下的学生学者联谊会又做了些什么呢?

叶科:有时中领馆不方便做的或者没能力做的,就利用学生会去做,1999年镇压法轮功之后,因为中共开动整个国家机器,中领馆就把打压法轮功变成很大一个政治任务,这个时候中领馆就要把学生会运作起来,那个时候据我所知它是把学生会头头叫去开会,有时会布置任务,让学生会在校内搞什么签名,反法轮功展览啊做这些事情。

尤云庆:126号 前后,芝加哥中领馆教育组参赞江波找明大联谊会当时的负责人吃饭,芝加哥分管明大的领事叫陈家才,江波手下的一个领事,吃完饭开始谈正事,陈家才就说法轮 功是邪教,是中国政府已经定了性的,所以你们不可以和法轮功产生任何关系,所以你们在办新年活动时要防止法轮功的人进入你们的会场,你们不但不要和他们发 生任何关系还应该和他们主动去做斗争, 比如说有法轮功的人在学校里举办活动,你们要到学校去抗议,表示你们的反对。

配音:根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报告,200768日,纽约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纽约大学中国文化俱乐部,NYUCCC)在自己网站上发起反对新唐人电视台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的征签活动。[14] 617日,CUCSSA在它的网站上刊登了支援NYUCSSA的公开信,同日并刊登了九篇攻击、诽谤法轮功的文章。这些文章都附有中国驻美大使馆网站的网址。

主播:从李建中, 马有志等人的经历和追查国际的有关报告中我们不难发现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实际上已经演变为中共实施海外统战和打击异己政策的代理。这也难怪FBI 会盯上他们。那么上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名单的人,结果会怎样呢?

叶科:它在美国煽动仇恨本身是违法的行为,我想这样的成为中领馆的操纵工具,这样来说 又成了间谍行为,特务组织行为,在美国外交使节也好其他也好,你是要注册的,学生会本身宗旨当初不是为了这个,现在做这个事情完全是违法的。 我想以后很多大公司,其他机构 ,如果他们去申请 工作的话,对他们是非常不利的

唐 柏桥:他们现在做的事情对在美国的中国人伤害极大,对我们,对民主人士,不同政见的一些人士,对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其他一些人士,他们现在做的这些事情 极大的伤害了这些善良的有正义感的人士,他们是拿了钱这样做的,就相当于中共的特务,请问你拿了领事馆的钱,为中国做事,如果登记了,按照程式做,只要不 搞情报,不越地方法律,可以允许,但你没登记本身就是违法的,抓住他们这一点的话,就可以送他们上法庭。后面陈文英被抓起来送上法庭不是很老实嘛,不是写 了认罪书才出来的吗,何必走到这一步呢,现在陈文英是什么,她敢出头吗?敢在任何社区活动里从事活动吗?她写了保证书是怎么写的,难道真要美国政府拿出来 现丑吗?

李建中:其实他们忘了他们进入美国的时候,每个人都签个字,就说你是不是共产党员和纳粹党员,你都要签的,因为美国政府公开的不希望纳粹党和共产党在美国存在,这是他们的一个国策。

草安居士:在美国,大家都知道,美国的移民法首先要进行背景调查,不管你是申请永久居民还是入籍成为美国公民,在这之前都要进行背景调查,背景调查由FBI进行,做什么呢? 就 是调查你有没有犯罪,有没有危害国家安全,有没有替别国政府当代理人,并为别国政府工作,或者损害其他百姓的利益,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最近在加州洛杉矶 的发生的事情,一个大学的学者,在这里做教授,结果他回到国内,回来需要签证,因为他即不是永久居民也不是公民,他去签证时就要接受背景调查,为什么呢? 就是因为发现他,在学术上拿到一些情报返回中国大陆,跟中国大陆军方去交流,而这种情况本身就损害了美国的利益,结果造成什么情况呢,在背景调查的这一年 里,他失去了工作,他的太太和孩子都在美国,买的房子没有办法付钱,结果被迫卖掉,而太太和孩子又没有生活来源,这种情况就造成生活很困难,同时中国大陆 为了它的面子,它不承认他是他们的间谍,为他们工作,把他否认掉了,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就是金无怠的事情,金无怠是中共派到美国最早的一个间谍,非 常成功的一个间谍,金无怠被抓之后,他就抱了一个非常大的希望,中共跟俄国一样,会跟美国交换间谍,让他回到中国去,他也发出了呼吁,他也承认了自己是间 谍,而且他跟中共也讲跟媒体也讲,我希望我这一生到老的时候,能交换回到中国去生活,我为中国做了一 辈子的工作,但是中国政府一口否定,说我们根本不知道,胡说八道,我们根本不会派间谍,我们也不存在这样的人,所以可以看到这一点,中国政府对这些间谍,为了自己的面子,为了自己的利益,根本不顾间谍的死活,这也是违反人道的。最近的一个案子就是麦大志的案子,麦大洪 麦大志的案子也是非常明显,证据确凿,麦大洪 都承认他犯有间谍罪,而且他们已经认罪了,但中共一直是否认的,根本没有挽救他们给他们一个报酬的想法,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到做中共的间谍,结局是非常可怕的。而现在在中国大陆当中,更多的学者和学生参与进来,这是中共的一个手段, 因为这些人中共给些利益上的诱惑,让他们进来收集情报而不太引人注目,以学者交流,技术研究啊,学生求学,而逐步发展成间谍而窃取 美国情报,而这些人往往受到中共的诱惑认为这是爱国行为,实际上他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侵犯他国利益跟小偷没什么区别。很多人 都在美国情报部门的监控名单上,很多留学生很多学者,他们做的事情都会有人举报,所以在这点上你可以看出,一旦你在入籍和成为美国公民时,你为中国政府做的事情,都会成为你今后的障碍,所以这个事情本身对生活影响都是非常大的, 因为本身我们到美国来就是为了追求民主自由的,否则你在中国不可以生活的更好吗?你为什么到这儿来呢?来的时候你为中共做事情,赚点小钱,你可能毁掉了你一生的前途。

主播: 美 国是个包容的国家,但是对于象华人学生学者联谊会的这种在美国拿中领馆的钱做一些违背美国自由民主精神和有关法律去伤害其他群体的事的情况,随着共产主义 的没落和人们对中共专制政权的清醒认识,应该会越来越没有市场,就象美国国会众议员汤姆.兰托斯在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揭幕式上所说美国会带头击败共产主 义,因为我们不想再看到这个星球上出现更多的共产主义受害者。共产主义没有机会得逞。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