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地球上未曾见过的邪恶

【新唐人2006年7月19日讯】【世事关心】(47)“地球上未曾见过的邪恶”: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确是存在的。

旁白:David Kilgour在任加拿大国会议员的26年中,曾任对外关系部部长,交通部部长,亚太司司长,拉丁美洲及非洲司司长等,从政前曾在加拿大四个省任律师及检察官十年。

David Matas,国际人权及移民难民执业律师近40年,任加拿大赴联合国常任理事会代表团成员, 加拿大代表团赴联合国国际法庭会议成员,国际特赦国际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加拿大犹太人协会战犯法律委员会主席,加拿大总督奖获得者。

7月6日,加拿大国会新闻中心,

旁白:由David Kilgour和David Matas组成的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案独立调查团经过两个月的调查取证,今天公布调查结果:

Matas: 我们尽全力考虑完所有的证据后,得出的结论是指控是真实的,我们相信它是真实的。这个器官摘除的确是存在的。这是这个星球上未曾见过的邪恶!!

主持人:Matas提到的的这个指控源于4个月前的一场黑幕曝光。

2006年3月9号,中国国内知情人向大纪元透露中国沈阳苏家屯有秘密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关押人数在6千人左右。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割除,被贩卖,然后他们的活体被焚烧掉。

3月16日,第2位证人出现,她曾经在苏家屯血栓医院工作。她的前夫曾经在2001年到2003年在此医院参与摘除法轮功学员眼角膜手术。

3月28号,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首次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对此事进行否认。并欢迎海外媒体到苏家屯调查。

2天之后,3月30号,大纪元收到国内沈阳一名老军医的投书,说苏家屯地下集中营的确存在, 更有甚者,全国有几十处类似的集中营。

4月4日,法轮大法学会和明慧网发布公告,宣布组成“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

4月19日到5月2日,来自澳大利亚,德国和美国的记者回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对海外媒体的邀请,以真相调查团成员的身份申请去中国的签证,但是全部被拒。

5月8日,加拿大前国会外交和人权委员会会长、外交部亚太司司长戴维.乔高与著名国际人权律师戴维.麦特斯应“赴中国调查真相委员会”之托成立独立调查团,调查“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宣布将于6-8周之内完成调查,宣布调查结果,并向社会各界提出建议。

国会新闻中心:

David Kilgour: 正如大家刚才听露西所说的,法轮功学会要求大卫.马塔斯和我尽可能快的了解这件事情。一些现有的指控说中国政府和一些机构在谋杀法轮功学员,割取和出售他们身上的要害器官。我们两个人接受了这项任务,前提是这项工作必须完全独立完成,另外我们的报告要公诸于众。

David Matas: 非常感谢。 摆在我们面前的是所能想象到的最严重的指控, 如果这些指控是真的话, 可能已经有几千人被割取器官剥夺生命, 仅仅因为自己的宗教信仰。由于性质严重, 我们必须了解这些指控并客观具体和严肃的决定它的份量。

旁白:当天有6名来自加拿大三大政党的国会议员出席新闻发布会,未能出席的魁人党议员也发信表示支持这一调查。执政党内阁主席Rahim Jaffer代表政府发言。

Rahim Jaffer: 加拿大政府的立场是鼓励对这些指控做独立的查证, 我很高兴的说这项调查是将所有事实摆在桌面上的第一步, 所以我们支持进行查证, 我们感谢大家的努力工作, 特别是加拿大的法轮功学员, 我也期待和你们大家共事。

Bill Siksay:我很高兴Mr. Mates 和Mr. Kilgour发起进一步的调查我相信以他们的经验资历和声望, 他们会将事件调查清楚, 揭示到底在中国发生了什么, 这是非常重要的步骤。

旁白:在很多人看来,这个指控太血腥,令人难以置信,但又无法漠视,人们普遍的反应是,我想要知道调查结果,如果是真的,我就要做些什么。

Bill Siksay:这个指控真是太可怕了,所以调查才显得非常重要,我们需要知道这样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在发生.如果那是事实的话,作为一个民族我们对此应该有恰当的反应.因此我们现在等待看到乔高和梅塔斯先生的报告.

Rahim Jaffer:这些指控的性质严重, 我们不能忽视, 这些事实令人毛骨悚然, 需要我们进行严肃的调查。我全心支持这项调查, 希望我们能找出事实, 把事件进一步向前推动。

Wayne Marston:相信即将出来的报告,至少是我相信,将阐明是否为这项指控找到依据,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那么加拿大政府就有沉重的责任来对此做出反应,我们基本上是这个立场.如果指控是真的话,我肯定已经准备好在国会提出动议.

而对于另外一些熟悉中共政权思维及运作的人来讲,这样血腥的指控却又不难理解。

Brian MacAdam:中共是世界历史上最杀人成性的政权,对七千万人的死亡负责.去年12月,中国卫生部副部长第一次承认他们确实从死囚身上摘取器官.所以现在我们知道有这样一个卑鄙的政权,有能力酷刑折磨甚至杀人,任意抓人入狱,任意杀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下一步就是从囚犯身上活体摘取器官,特别是从法轮功学员身上,可能吗?我一点都不奇怪,他们能做的出来。

Borys Wrzesnewskyj:这是一个有前科的政党,曾经以各种方式残杀过千百万生命的政党,所以我完全相信,有这样前科的中共在其体制内有能力施行这样的暴行.回头再来看看这个政党的意识形态基础,这是个以无神论为基础的政党,因此他们把任何精神信仰或宗教团体都视为不仅是挑战,甚至是敌人.重要的是,它不仅是个无神论组织,它还将整个世界绝对的物质化.因此现实就成这样:政府的敌人要抓进监狱,剥夺他们获得信息的权力,不承认人的内在精神和价值.好吧,这有人体,能卖钱,对中共来讲这太说的通了。

旁白:6月2日也就是在调查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两位调查员向中国大使馆递交信函,询问进入中国进行独立调查的条件,他们在信中要求与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大使或是他的代表会谈,希望了解在怎样的条件下才能进入中国进行有实质意义的调查。

Matas: 我们希望能够在不预先通知的情况下去任何地方调查,在不需要中国政府允许,更不在场的条件下与我们想要见的人面谈,当我们到了那里的时候,我们能真正的自由调查,而不是得到一些中共政府自己弄来的证据。

旁白:6月19日,调查员收到渥太华中国大使馆回复,要求于23日下午2点会面。23日上午11点,记者打电话到使馆询问有关会谈要点,使馆新闻官员是这样回答的:

“我刚刚从外面接团回来,不了解情况,我了解一下给你打电话吧,你给我留个电话吧。”

旁白:记者一直未收到来自使馆的任何回复。23日下午2:30,David Kilgour从与使馆官员的简短会面回来说,他与中国驻渥太华使馆高级政治领事孙先生在一个餐馆见面。

Kilgour:“我问他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会为我们签证吗?他说,他不负责签证,要我去找签证处。这个见面的目的就是要谈我们是否可以得到签证,他却说他不负责签证,当然我不相信了。总之我告诉他,这明明是浪费双方的时间。”

旁白:中国使领馆先后在美国,德国澳洲拒绝了媒体的签证申请,今天在加拿大对独立调查团如此的反应人们也应早已预见.那将对报告有什么样的影响呢?也就是说中国之行到底有多重要呢?

Matas:即使进了中国,也不意味着我们有自由在不预先通知的前提下决定去何处,什么时间去.联合国酷刑特别报告人曾经访问过中国几次,他最近的报告发布于3月,祥述了所有的限制和问题.那是他作为联合国官员所遇到的问题,无法想像我们会没有问题,即使我们可以入境.去中国不是明确的回答,虽然可以作为部分回答,如果可以进入的话 我们会高兴的接受.从某种意义上讲,在北美的证人会被仍然在中国的证人更容易作证,因为他们不用惧怕又成为中国政府恐吓的目标.因此我会认真考虑北美证人证词的分量.

Kilgour:我觉得即使不能去中国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你知道联合国诺瓦克先生,欧洲议会副主席的例子,他们的行动被严格限制.曾经与爱德华副主席会谈的法轮功学员后来失踪,我不想给那些有勇气的人造成更多的危险.我认为我们有足够多的证据,我们跟很多人面谈,调查证据,读了很多的东西,可以说我们有足够多的证据写出有分量的报告.

旁白:中共对申请进入中国进行调查的反应却使得人们得出另外的判断,这可能又是他们不愿看到的。

Borys W:如果中国政府确实关心这项指控,希望告诉世人这简直让人太愤怒了,有人竟然散播这样谎言,那么允许别人入境调查,如果你真希望告诉别人这是有人在制造谎言宣传,允许调查人入境,打开所有的门,让他们自由调查,让他们看.如果你不这样做,那意味着什么呢?

旁白:2006年7月6日,独立调查团调查报告新闻发布会将于11点召开.

调查报告公布几天前,加拿大媒体已经对Kilgour和 Matas先生采访。他们透露,调查结果显示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是真实的。

记者:公众希望从报告了解到的是,这项犯罪是地区性个案,还是系统性政府性行为,发生的范围有多大,涉及多少人,以及两位调查员对加拿大政府及国际社会有怎样的建议.

Matas: 我们尽全力考虑完所有的证据后,得出的结论是指控是真实的,

我们发现发生的时间是在从2000年迫害法轮功开始直到今天,发生的地点是遍及全中国,不只是哪一特定地点,我们有一幅地图,在上面标出了我们通过调查电话而得到供认的地点。我们的报告里包括了这幅地图,你们可以看到标出的地点遍布全国。因为中国不公布统计数据,我们这些数字是估测,我们估计从2000年到2005年,共有41,500起 没法用其它来源解释清的器官移植。

指控的内容和我们的发现是骇人听闻的。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我们在这个星球上还没见过的邪恶。这是一种新的邪恶形式。

主持人:独立调查报告不算附录共有46页,分11个部分,其中举证部分共有18类,占整个报告篇幅的74%。在报告的举证部分,有专门一项是“网上罪证”。他们是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机构公开在网上宣称他们能快速得到器官,并且是活体器官。而且他们和公检法部门的紧密合作保证了大量稳定的器官来源。以下是其中的两个例子。

旁白:中国国际器官移植援助中心网站(http://en.zoukiishoku.com/)

该网站介绍的头一句话就宣布,“内脏可立刻找到提供者”!在同一个网站的另一网页上有如下陈述:“肾脏移植手术全国每年至少有5,000例。能做这么多的移植手术,这要归功于中国政府的支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官、警方、司法部门、卫生部与民政局共同制定了一项法律,确保器官捐赠得到政府的支持。这在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

在该网站的问答部分中发现如下文字:

“在活体肾脏移植之前,我们将确保供体的肾脏功能##所以比其它国家提供的非活体供体器官更加安全”。

“问:胰腺器官是否是从脑死亡的病人身上移植来的?”

“答:我们提供的器官不是来自于脑死亡者,因为这种器官的状况可能不好。”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网站

在一页我们于四月中旬就得知被变更了的网页上(但仍可以看到档案),有这样的宣称:从2005年1月至今,我们已经做了647例肝脏移植-其中有12例是本周做的;平均等待时间为2周ڎ。一个几乎在同一时间被撤下的图表(但仍可以取得档案文件)显示,从1998年的起步开始(那时仅做了9例肝脏移植)到2005年,该中心已经完成了2248例肝脏移植手术。

举证部分中的电话采访录音更直接的证实了指控的真实性。

Kilgour: 有人问:你没有进入到中国,你怎么知道的?事实上,我们通过一些非常聪明的会说国语的加拿大人和美国人进入到了中国。他们所做的是给医院打电话,假装要求得到法轮功的器官。大家请看附录14:

(录音1)

问:您是郑州医大附属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吗?

答:哎,对,对,

问:我主要想咨询一下,你们这里可以不可以做移植手术,

答:可以,

问:要多少钱?

答:你最少准备6万块钱吧,

问:6万是吧,最好肾脏是健康的, 很健康的,

答: 肯定是健康的,绝对给健康的,不健康的还不要呢.

问: 他们说那炼功的,炼法轮功的健康,你们这里有没有?

答: 嗯,嗯.我们都是选年轻的健康的肾脏.有本地的和外地的,年龄大的一概不要,这一点你绝对放心.电话里关键我不能跟你说太多 ..

问:你是说有是吧,

答:嗯,

问:你贵姓?

答:我姓王。

(录音2)

问:(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是宋主任吗?

答:啊,您说吧

问:他那个医生跟他讲这个肾源挺好的,就是炼法轮功身体都比较好嘛 [被对方打断]

医:我们也会有, 这个我们可能大概有今年到目前为止可能这样的有十几个这样的肾脏。

(录音3)

问:请问是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吗?

答:是

问:你们这边有没有可能有几个法轮功这样的肾源?

答:法轮功该用就用呗,管他法轮功不法轮功!是不是!

(录音4)

问:你好,是中山医院肝脏移植中心吗?

答:对,什么事?

问:我是要咨询一下,

答:那你等一会啊,我去叫医生来好吗?

问:哦,好,

答:喂,喂,

问:哎,你好,你是医生吗?

答:哎,你是哪里?

问:你贵姓啊,我怎么称呼你啊?

答:我姓沈,

问:你姓沈哪?你们可以做移植手术啊?

答:可以做的,

问:那要等多久啊?

答:你来了以后一个礼拜左右就可以做了,

问:那提供的这个要健康的新鲜的,

答:那当然是好的啦!给你提供的都是青壮年,

问:有没有这种炼法轮功的这种提供的,

医:这个我们都是这种。

(录音5)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医院电话切换台:你好,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医院电脑话务台,请直播分机号, 人工服务请拨零。

问:你好,肝移植中心的号码是多少?

电话切换台:转机中,请稍候,

答:喂,你好,

问:你好,我现在有一个表妹诊断的是丙型肝炎已经十八年了,

答:丙型肝炎,

问:但是现在,

答:我跟你讲你这个肝移植是可以的,

问:我就问啊,等要等多久.

医:供体有哎,天天有哎, 我们天天都在做. 都是活的,都是活的!

问:啊?

答:都是活的!

记者问:你确信这些电话的可靠性吗?

kilgour 答:是的,我有这些电话号码的纪录和日期。相信我,我曾经是一名检察官,我知道会有怀疑, 所以我尽了最大的努力确保每件事都做得准确无误。 我听过这些录音,当然是他们是讲中文,我们请到有执照的翻译,他证实我们手中的资料是电话录音的准确翻译文稿,如实反映了对话的内容。

Matas: 这一结论不是从我们所考虑的这18类证据中的哪一条得出的,而是综合考虑了所有证据后得出的。综合起来,它们使我们能看到一个全貌。我们所看的所有这些证据中,要么证实了指控,有些地方我们也在找可能提供反证的地方,但都没有能反证这一指控是不真实的。因为我们知道在中国有大量的死刑是事实,我们知道死刑犯的器官被未经他们认同就被摘除是事实,我们知道法轮功被不仅是口头上也是被用最卑鄙的手段非人性化处理,商业化处理,压制和迫害是事实。

旁白:报告中提到了三位在北美的证人,其中之一的是现在居住在多伦多的甘娜.甘娜来自北京,曾经是首都机场海关官员.在2001年第三次被关押在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时,被进行化验血,X光照像,心电图及眼部检查,

甘娜:当时我感觉很奇怪,劳教所的警察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给我们做这种全面的体检,我就感觉很奇怪.

旁白:甘娜想起2000年时大批法轮功学员被拘捕,跟她关在一起的很多人不愿连累家人和工作单位而不报姓名,因此被劳教所编号。

甘娜:这些被编了号的没有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突然间被叫走,大批的叫走,叫走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旁白:甘娜认识的一位从新疆来的学员,她的同是法轮功学员的丈夫和儿子上访时被捕,以后再无音讯.两年前甘娜再有机会问起他们的下落:

甘娜:她说一直都没有他们的音讯,不知道生死,不知道人在哪里.

记者:在这份46页的报告中,有10页近四分之一的篇幅谈到了中共自99年以来对法轮功的迫害,其中包括政府的迫害政策,仇恨宣传和大量拘捕等等.对此乔高先生非常感慨:

Kilgour:屠杀那些信仰真善忍的守法诚实公民,盗取人家的器官从中牟利?

卑鄙,恐怖,离奇,残忍,野蛮,未开化,残暴,太多的形容词来形容

旁白:有记者在新闻发布会问到从法律角度看应怎样定罪,Matas律师的回答非常肯定:

Matas:很简单,是反人类罪。如果你看看反人类罪的定义,是一个对平民百姓犯下的罪行,必须是系统的或是大范围的,但不一定同时具有这两种性质。

旁白:报告中谈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从2000年开始在中国大范围发生直到现在,而对于是否存在政府政策性系统性参与不能肯定:

Matas: 有人会说这一定是政策性的,不然怎么会范围如此广泛。你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但我们总是想基于事实,我们没有看到政策公文说这是我们的政策,

对此华盛顿DC联邦法院的成员,人权律师叶宁先生是这样看的:

叶宁:希特勒手下的希姆莱,在纳粹马上要到台的时候,是下达过最后解决的秘密指令,兰色计划,这个秘密指令是盟军最后解放了柏林以后找到了直接证据,所以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的集中营,关押在集中营里面的犹太人的最后的大屠杀这可以说是政策性的,制度性的,而且是自上而下有秘密指令来完成的。他们没有发出这样的指令,北京显然是一个没有被解放的地区,所以在那里集权主义的奴役还在继续,所有这些东西还是被列入国家机密的,所以所有已经被发掘出来的东西,可能都不带有最高的权威直接下达的指示手谕中共中央文件,

旁白:而高智晟律师认为,中共从99年7.20开始对法轮功的迫害毫无疑问是政府性行为,但却从未见过一份法律文件清楚表明这样的政策。那些领导人有足够的聪明去保护自己:

高智晟:也就是说直到今天中国任何基本法律层面上找不出法轮功本身是中国法律禁止的这样的规定,但是它却在中国大面积的实施了这种急风暴雨式的镇压行动,它的另一面反应了中共的无法无天,它完全不把国家法律当成一回事。在没有国家基本法律规定的前提下,也就是说对中共上层那些坚持顽固的要镇压法轮功的那些顽固分子来讲,它没有国家法律资源可供它使用,最后他不得不使用成立了象610这样超越国家权力的黑社会组织。中共的一些领导人他虽然他的道德、人性和人格是非常低下的,但是他还是有些智力的,只要是有法律资源可供他使用的话,他决不会去公开的弄这赤裸裸的违法法律和反人类反道德的风险去做这个事。

记者:我们预计中国政府会和以往一样否认,你们会如何应对呢?

Matas:因为我们知道在中国有大量的死刑是事实,我们知道死刑犯的器官被未经他们认同就被摘除是事实,我们知道法轮功被不仅是口头上也是被用最卑鄙的手段非人性化处理,商业化处理,压制和迫害是事实。

所以我们对中国说,无论你们是否承认这些指控,你们必须停止迫害法轮功,让调查员进入监狱,停止折磨,停止死刑,停止让囚犯的器官用做移植,在做移植手术前取得捐赠者的同意,停止买卖器官 。我们有很多建议,这些建议如果得到实施的话,就不会有这些指控了。

主持人:报告中引用了一段话。当美国最高法院法官菲利斯。福兰克福特在听到一个叫扬。卡茨基的人告诉他大屠杀的消息时,他说他不相信。和卡茨基在一起的一位波兰外交官说那是真的,福兰克福特说,“我没有说这个年轻人在撒谎,我是说我无法相信他所说的。这两者是有区别的”。 谁会相信大屠杀呢?谁又会相信恐怖主义分子袭击世贸大楼呢?所以我说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一种新的邪恶方式。

FILLER

主持人:7月6日下午5点左右,也就是报告公布几个小时后,中国大使馆已经在其网站上发出对报告的回应声明,声明说两位调查人基于谣言和错误的指控写出了这份毫无根据和带有偏见的报告,并且说这些谎言重复一千遍仍然是谎言。这份声明一共277个字,其中没有列举出任何对调查报告的具体的反驳证据。声明用150字的篇幅宣称中国对器官移植领域有完善的管理,并且一直遵守世界卫生组织的相关条例,对不符合条件和规定的移植机构或个人一直采取严格的制裁。声明以对法轮功的一句谩骂结尾。虽然对于中共否认报告的事实早有准备,但是乔高和麦塔斯对这份回应声明的风格和内容还是感到颇为震惊。

Kilgour: 这种东西真让人啼笑皆非,说什么谎言重复一千遍还是谎言.这种回应智力和道德水平太低了吧,不知道用什么标准来衡量他,

Matas:我认为他们还没有认真对待这个报告,还没有就我们的证据做他们的调查.不管报告本身如何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他们好像打定了主意就是要否定.对我来说他们对事实熟视无睹.

旁白:两位律师随后回应了中国大使馆的回应,大使馆没有回复记者预约采访电话。

在调查报告中,两位律师列出四项希望进一步调查的事实

中国医院的器官移植记录,包括志愿捐赠书档案,器官来源记录;

活体捐献部分器官的捐赠人在哪里;

对已死亡捐赠者的直系亲属做随机抽样调查,以确定捐赠者本人或是家属同意了捐赠;

中国扩建器官移植中心的可行性研究报告;

对于这些应该进一步澄清的事实,梅塔斯律师认为国际社会及人权组织应该担负起责任.

Matas:我希望所有对这件事情认真的人能自己做调查,告诉自己这些是不是真的.比如大赦国际,人权观察,国际陪审团,联合国酷刑特别调查员,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美国国务院等等,希望他们能做出自己的判断,并做出适当的行动.

主持人:加拿大政府在独立调查发表的第二天表示将就此展开调查,美加各大媒体也纷纷报道了调查报告的内容和加拿大政府作出的积极的回应,我们将继续关注此事的发展,请留意我们的后续报道。世事关心,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