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雲:中共為何炒作病毒「污名化」?

疫情肆虐一年多來,中共黨媒多次刊文,聲稱反對在病毒命名上的「污名化」,並以「反華」等罪名抨擊西方政要、民間機構等關於病毒源頭的調查以及向中共追責和索賠的要求。中共並且詆毀少數如實報導病毒溯源、評析中共隱瞞疫情的境外媒體,企圖阻止國內外的華人了解真相。

中共大談「污名化」,並非出自於愛惜國家形象,而是因為它深知,中共當局隱瞞疫情的相關信息、延誤全球防疫,直接或間接地導致上億人感染、三百多萬人死亡的重大惡果,這個責任已是四方皆知,它想甩也甩不掉。

有關疫情的爆發、傳播和防控,太多的事實證據對中共不利,其中許多就來自大陸官方消息。即使是中共時常搬出來擋箭的世衛組織,也沒有一直和黨保持一致。再者,武漢等地民眾(市民、醫護和記者等人)突破重重封鎖,傳出了第一手文字、聲音或視頻。此外,一些西方政府、政要、媒體、民間機構、網民等在評論時,相關事件時,幾乎全部將矛頭指向中共,他們同時表達了對武漢及中國民眾的關切。

因此,中共所稱的「污名化」,並非貶損「中國」、「中國人」,而是針對中共的質疑和批評。以「中共病毒」為例,這個稱謂不僅點明了問題根源,而且符合世衛所建議的,不關乎人名、姓氏或地點,但這恰恰是中共最懼怕、最不能容忍的,所以它只得再打民族主義這張牌,倒打一耙。

一、中共官方及大陸媒體曝出的疑點

中共通過媒體和外交等渠道,極力宣揚在黨的領導下,中國取得了抗疫「勝利」,渲染「人民至上」,並努力塑造大國擔當的形象,要求國內民眾向黨感恩,要求世界向中共治下的中國感恩。然而,中共官方及國內媒體的許多消息卻引發外界的強烈質疑。以下僅舉幾例。

1.李文亮事件

2019年12月30日,武漢市中心醫院的李文亮醫生在社媒發出了類似薩斯的病情預警,因此遭公安訓誡。2020年1月2日,中共央視播報了前一日武漢警方查處8名「傳謠者」的新聞,李文亮就在其中。後來,疫情大爆發,眾人才意識到,李文亮等人所傳的,不是謠言,其實是能救命的信息。於是,中共宣傳再難令人買帳。李文亮去世後,引爆民憤。有網民說:「官方說是因為感染病發,我們有理由懷疑他是怎麼死的?」

為了平息民憤,中共派出調查組作秀,又追認李為烈士,但是卻不處罰稱其「傳謠」的央視等官媒,更拿不出有力的說法以澄清其死因。總之,李文亮事件震驚中外,集中暴露了中共在處理疫情上的重重黑幕,至今迷團無解。

2.武漢市長承認「教訓深刻」

2020年1月21日,武漢市市長周先旺接受央視記者採訪時,談到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的交叉感染病例,稱「教訓深刻」,還稱「這也與我們對這個病毒的危害和傳播的認識,從一開始沒有達到這麼高的等級有關。」

當時,周先旺提到,控制傳染病的薄弱環節「目前還是在流動人口,因為春節到了,我們武漢有五百多萬的流動人口,他們要出去……」

兩天後,1月23日,黨媒新華社報導稱,「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是此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最先發生地,專家稱可能為疫情的源頭地」。該文引述武漢市市長周先旺接受專訪稱,「華南海鮮市場的存在是沉重的教訓,值得深思總結」。

同年1月27日,周先旺對央視記者稱:「傳染病有傳染病防治法,必須依法披露,作為地方政府,我只有在獲得信息之後,授權之後才能披露。這一點在當時很多人不理解。」

周先旺的幾次公開發言透出了驚人內情:第一,武漢市政府無權披露傳染病的情況,「授權」者其實應對疫情蔓延負更直接責任。

第二,最初階段,中共稱華南海鮮市場可能是疫情源頭地,那麼,專家學者聯想到距此海鮮市場不遠的武漢病毒研究所或許是真正源頭,乃是合理猜測。

第三,武漢地方政府對這種傳染病的危害「認識不夠」,說明黨政官員有瀆職之嫌。鑒於2003年薩斯的前車之鑑,中國已經建立了昂貴且理應高效的疾病通報系統,但此系統卻未在2020年初發揮應有的作用,說明責任就在中共中央,因為黨領導一切。

第四,周先旺等人早就意識到武漢500萬流動人口是傳播病毒的隱患,但是卻任由500萬人流向中國和世界各地,造成全球大流行。中共當局難辭其咎。

3. 黨媒重點不在疫情,不在人民

2020年,1月22日晚和1月23日,武漢封城前後,中共央視《新聞聯播》、《人民日報》等喉舌的主要內容都是新春團拜、春晚就緒的「喜訊」,這說明黨根本不把武漢人的死活放在眼裡。

後來,迫於疫情嚴峻及外界的壓力,中共官媒增加了疫情報導,但全都是突出黨的「偉光正」,肉麻地自我歌頌,甚至要求人民感恩。

4. 被封殺的大陸報導

2020年2月1日,大陸《財經》雜誌發表了長篇報導《統計數字之外的人:他們死於『普通肺炎』?》,記者採訪了十幾名武漢染疫者、家屬和醫生,點明中共官方病例和死亡數據不可信。這篇報導很快被勒令刪除,中宣部和政法委隨後下令,嚴查媒體消息,強推「暖新聞」、「正能量」、「黨旗飄揚」。

5. 中共忽然上調死亡數字

2020年4月17日上午,武漢市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通報,「調整」了當地COVID-19確診病例數字,一夜間新增死亡人數1,290,死亡總數上調至3,869,全國相關數據也相應變動。此舉令輿論譁然。外界認為,中共宣布的染疫和死亡人數過低,在國內外強烈的質疑和壓力下被迫改動,但是,新的數據仍然無法令人信服。

二、來自湖北的心聲——中共敢報嗎?

武漢是病毒發源地,也是疫情的重災區。未經中共過濾的武漢人和湖北人的心聲最能說明問題。

2020年2月7日,武漢市民方斌在YouTube「武漢直擊」上說,今天的肺炎,不僅是天災,更是人禍。中共開始掩蓋,壓制李文亮醫生;掩蓋不住後開始封城,造成醫院、機場、賣場人擠人;有肺炎的已經有了,沒有肺炎的也被感染了。逃離的三四十萬人,將病毒帶到全中國、世界。

方斌拍攝了武漢多家醫院的情況,結果被當局抓捕,至今下落不明。

2020年2月29日,武漢居民「二水柚子茶」在博文中寫道:「19日早上,終於用120車把我媽送去了武大人民醫院急診,最後一個急診空位,然後我親眼看到了各種人間慘劇——不論多重,不論怎麼哀求,醫生都不收了,因為沒有床位了。哭聲,哀求聲,下跪磕頭聲,一個個被120送來,又被120拖回去。絡繹不絕。」

「太多我媽這樣的病人被犧牲,都不會計入數字,也不會公布。外面一片歌功頌德,一片形勢大好,彷彿集體失憶。」「普通百姓,在大災大難面前都是螻蟻。全國各地各種捐贈物資,我們連毛都沒見過。」

3月13日,一位湖北男子在網上說:「你無法想像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政府,這個政府到底做什麼?為什麼中國人這麼的悲痛,活得這麼得悲傷。」

4月15日,湖北宜昌市公務員譚軍曾公開起訴湖北省政府隱瞞疫情,他告訴大紀元,中共動用國家機器來對付民眾,他把官司的輸贏看得很淡,「這個必須要有人承擔責任,這個事情非常嚴重。我作為一名湖北人,認為有必要站出來呼籲,讓湖北省政府出來負責。」

5月12日,武漢市民楊敏為染疫去世的女兒維權,卻被社區人員關在小區裡面,不准外出。這位母親的訴求如下:追究所有官員瞞報疫情的法律責任及反人類罪行,公開事實真相,向所有死難者家屬公開道歉;賠償家庭的經濟損失和精神損失。

去年6月11日,據民間權益組織「民生觀察」消息,武漢市民張海將四份起訴狀快遞寄往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張海提出,「若不是政府及其下屬職能部門衛健委故意向公眾隱瞞疫情真實訊息,釋放假訊息」,他今年1月根本不會帶父親回武漢動手術,結果其父在醫院感染了新冠肺炎(中共肺炎)後病逝。隨後,深圳和武漢兩地政府都派人上門勸張海撤訴,他的社媒帳號被中止。據外媒9月中旬報導,法院已駁回了初審,張海又向省級法院提起訴訟。

三、海外研究報告揭示什麼?

1. 英國知名智庫報告 評估中共罪責

2020年4月6日,英國外交智庫「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HJS)」發布了一項調查研究,題為:「新冠病毒賠償:評估中國(中共)潛在罪責及法律應對途徑」,結論是:中國(中共)原本可以減少新冠病毒對全球經濟的影響。

調查報告的作者之一馬修‧亨得森(Matthew Henderson)指出:「中國共產黨沒有接受2002—2003年薩斯疫情的失敗教訓。從COVID-19疫情爆發以來,他們的失誤、謊言和虛假信息已經造成了遠比(薩斯)致命的後果。」

「這份報告絲毫沒有指責中國人民。他們是無辜的受害者,和我們其他人一樣。這是中共的錯。」

亨得森寫道:「我們的調查發現,中國政府:

-在知情的情況下,在長達三週的時間裡,沒有披露本可以顯示人傳人證據的數據,為此違反了《國際衛生條例》第六和第七款。

-在2020年1月2日至11日期間,向WHO(世界衛生組織)提供了關於感染人數的錯誤信息,違反了違反了國際衛生條例第六和第七款。

-儘管已知人傳人,允許5百萬人(粗略相當於美國加州舊金山大都會區或馬薩諸塞州大波士頓地區,以及5倍於英國伯明翰市的人口)在2020年1月23日封城前離開武漢」。

報告寫道:「CCP(中國共產黨)力求在最高層及對外隱瞞壞消息。」「現在中國(中共)部署了一場高深、複雜的信息戰,試圖讓世界相信,它不應對這場危機負責,相反,世界應當感激中國(中共)正在做的。」

報告也提到,英國南安普敦大學的一項研究顯示,如果中共當局提前三週實施嚴格的防疫措施,疫情擴散程度可減少95%。

2. 美國眾議院調查小組報告

2020年6月15日,美國眾議院調查小組發表了《關於COVID-19全球大流行病起源包括中共與世衛組織角色問題的少數黨中期報告》,牽頭撰寫報告的眾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在聲明中說:「幾個月來的調查清晰地顯現,中國共產黨對新冠病毒、特別是在疫情爆發初期時的掩蓋,在讓原本可能是一場地方流行病轉變為一場全球大流行病的過程中起了重大作用。」

該報告提出三點建議:撤換世界衛生組織領導人,針對中共在大流行爆發初期隱匿信息的行為展開國際調查,改革《國際衛生條例》。

四、向中共追責 誰將受益?

武漢、湖北等地大陸民眾是這場瘟疫的最大受害者,受創最早、最重。至今中國的實際感染和死亡人數仍被官方掩蓋。已知的一些敢於狀告政府的市民都遭打壓,索賠更是無望。

幾十年來,數百萬計的中共貪官侵吞了多少民脂民膏,而這些口口聲聲「代表」人民的官員卻在病毒來襲時刻意管控信息、延誤救治病患、打壓「吹哨人」、抓捕公民記者、威脅依法申訴的公民

因此,向中共追責,是為了阻止這個邪惡的系統繼續犯罪,不讓它繼續草菅人命。要求中共政權賠款,並不是分割中國人民的財產,而是和中共施加道義和法律壓力,迫使其承認罪責並接受應有的處罰。這將有助於釐清真相,有助於廣大的中國大陸疫情受害者追討公道。

五、世衛兩動作引關注

中共反覆聲稱,它在「第一時間」向世衛組織通報疫情,為全球防疫做出「貢獻」。不過,世衛在多次配合中共、讚揚中共之後,有兩次不尋常的動作,引起外界高度關注。

2020年6月29日,世衛在WHO官網發表了一份文件,6月30日更新,首項寫道:「2019年12月31日,世衛組織駐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處從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的網站上看到了一則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武漢市『病毒性肺炎』病例的媒體聲明」,「世衛組織駐華代表處隨後向世衛組織西太平洋區域辦事處的國際衛生條例協調中心通報並翻譯了所看到的關於這些病例的媒體聲明。」

與之不同的是,此前,世衛4月27日發布的初版疫情時間表寫道,「2019年12月31日」,「中國武漢市衛健委報告了湖北省武漢市的一組肺炎病例。最終確認了一種新型冠狀病毒。」這條內容被大陸媒體普遍引用,成為中方防疫「公開透明」的證據之一。

如今,世衛低調地改換文件,推翻了中共當局及譚德塞之前聲稱的中方主動向世衛報告疫情的說法,讓中共相當難堪。

第二件事,今年3月30日,世界衛生組織公布了其與中方聯合撰寫的關於新冠病毒起源的報告,其中列出了病毒起源的幾種可能,認為病毒從實驗室泄漏的可能性「極小」。

對此,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英國、捷克、丹麥、愛沙尼亞、以色列、日本等14國政府簽署了一份聯合聲明,表達了「共同關切」。聲明指出:「關於新冠病毒起源的國際專家調查被嚴重拖延,並且缺乏獲取完整的原始數據和樣本的機會。」

當天,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在發布會上稱,世衛專家在獲得原始數據方面遇到了困難,並稱「我不相信這種評估足夠廣泛,我們需要進一步的數據和研究才能得出更有力的結論。」

譚德塞一反常態,竟給中共拆台,表明這份所謂的「調查報告」實在是說不過去,世衛總幹事想配合都難。

六、中共為何藉機攻擊法輪功?

中共利用病毒「污名化」,大肆攻擊法輪功以及法輪功學員參與創辦的媒體,誣衊法輪功「反華」云云。

事實上,中共故意混淆黨、國的概念,以「愛國」、「反華」掩人耳目,不敢面對法輪功學員呈現的真相。

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在大陸發動鎮壓法輪功,同時在海外煽動仇恨,企圖消滅法輪功。面對暴力打壓,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堅守正信,堅持和平理性地講真相、反迫害,扭轉了許多國家政府和民眾因受中共欺騙宣傳而對法輪功產生的誤解,贏得了越來越多的支持和讚佩。在此過程中,法輪功學員還是「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大潮的主力軍,對於全球去共化運動做出了重大貢獻。

從2000年開始,一些海外法輪功學員自發創辦了報紙、電視台等媒體,在更大的平台上向中國和世界民眾傳遞真相,尤其關注中國人權狀況,因此招致中共仇視。

2020年初,病毒在武漢爆發後,大紀元、新唐人緊密跟蹤,挖掘中共官方掩蓋的真實死亡數據,發表了大量一線採訪和評論解析,其中針對武漢、大連等疫情的採訪被稱為「真正的獨家消息」。英文大紀元發行了疫情報導特刊,還推出「中共病毒真相」網站,揭露中共的罪惡與危害。

大紀元《新聞看點》欄目從去年4月開始播出了「病毒有眼睛」特別報導,反響熱烈。一位觀眾反饋說:「感謝新聞看點為牆內國人傳真相,因為你們傳播的真實信息能讓民眾在災難中作出正確判斷從而獲得了求生的可能性,傳播真相就是救度生命。真心感謝你們辛勤的付出!!!」

中共為了維持統治,把數千萬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推向對立面,繼而誣衊反迫害、傳真相的個體和媒體。事實上,「反華」是中共迫害真正愛國者的最可恥的大棒。中共賣國、禍國、殃民,它正是最大的「漢奸」。

結語

黨媒宣傳中大談「人類良知」,然而,中共在疫情中的表現卻偏偏有違良知,盡顯虛偽和冷酷。若要談良知,中共就應當尊重事實、停止炮製謊言,應當立即停止迫害善良民眾,釋放所有被非法抓捕的人士。中共還應當受理染疫患者和家屬的索賠申訴,並且允許外國科學家入境進行獨立、不受干擾的調查和取證工作。中共敢於一一回應嗎?

疫情是一面鏡子,映出了中共用謊言抹殺真相,以利誘和淫威扼殺良知,妄圖顛倒是非的真面目。

今日,全球仍在承受病毒帶來的創傷,明天猶存未知。只有識破中共的本質,揭穿它的謊言,人類社會才能長治久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