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中共吹雲南防疫 通報疫情再穿幫

4月7日,中共黨媒新華社報導《雲南瑞麗:第二輪全員核酸檢測採樣完成35.3萬餘份》。這篇文章當然想宣傳中共有效控制了雲南瑞麗忽然爆發的疫情,但透露的一些數據卻令中共每日通報的疫情穿幫了。

實際感染人數欲蓋彌彰

報導稱,瑞麗市第二輪全員核酸檢測共完成採樣353,960份,但實際檢測了185,979份。也就是說,不管檢測是否準確,檢測的試樣還有約一半沒有出結果。瑞麗迅速開始第二輪檢測,自然因為第一輪檢測後,相繼發現了一定數量的感染者,這些感染者接觸的人群無法一一追蹤,只好把所有人再全部檢測一遍。

雲南衛健委通報稱,4月6日新增確診病例2例,現有確診病例68例,無症狀感染者46例,流調工作仍在緊張進行中。

這表明,與感染者接觸的人群,還沒有排查完。新華社的報導稱,雲南瑞麗市委書記龔雲尊介紹,截至4月7日16時,共追蹤密接和次密接8,162人,其中密接4,594人,次密接3,568人。

68個確診病例+46個無症狀感染者 = 114個感染者,已追查到了接觸者8,162人。這相當於每個感染者平均接觸或間接接觸了至少71人,但還沒有追查完。114個感染者能影響8,162人,這個數字應該相當驚人,要麼這114人都交往甚廣,要麼發現的感染者本來就不只114個。瑞麗市急忙又進行第二輪全員檢測,應該也間接證實了真正的感染人數遠比114個要多。

檢測結果語焉不詳

新華社還報導,截至4月7日12時,瑞麗市累計採樣重點人群血清樣本2,006份,已全部完成檢測。

這至少表明,目前的核酸檢測方式仍不可靠,只能再採用血清檢測才能最終確認。報導沒有解釋,這些需要進行血清檢測的重點人群是如何界定的,如果全部來自追蹤到的8,162人,為什麼只有2,006份血清檢測。如果這2006份血清檢測並非全部來自追蹤到的8,162人,其餘的又來自哪裡?

瑞麗市依據什麼確定了這些重點人群,是因為與感染者長期接觸,還是出現了明顯症狀?或者核酸檢測出現陽性,但為了進一步確認,再進行血清檢測?

報導稱2006份血清檢測全部完成,但隱去了檢測結果的數據,沒有標明發現了多少感染者;同樣,第二輪已完成核酸檢測185,979份,報導也未表明有多少陽性。但報導稱,瑞麗市主城區(含姐告)將繼續實施居家隔離管理;同時,對45個重點接觸區域進行封控管理。若血清檢測、核酸檢測僅發現少量感染者,何須繼續封城?

醫學觀察人數的矛盾

新華社報導,瑞麗市追查到了8,162人,這些人應該已經被隔離,或者說在醫學觀察中,但與中共國家衛健委通報的疫情數字卻出現了矛盾。

中共國家衛健委通報,4月6日,全國新增確診病例12例,上海2例,四川2例,北京1例,江蘇1例,福建1例,山東1例,湖北1例,廣東1例,本土病例2例,均在雲南。同時公布,全國尚在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7,550人,尚在醫學觀察的無症狀感染者295例,總計7,845人。

全國目前處於醫學觀察的7,845人,竟然少於一個雲南瑞麗市目前追查到的8,162人。無論瑞麗市追蹤到的密接4,594人,還是次密接3,568人,至少需要隔離觀察14天,或者14+7天,目前應該無人可以解除隔離。

最大的可能應該是,中共國家衛健委根本就沒有通報瑞麗市的醫學觀察人數,或者說,中共國家衛健委每天通報的疫情,實際完全是一個被精心加工過的數據。

新華社急於宣傳瑞麗抗疫,無意中洩漏了實情。這樣的笑話或許有其它兩種可能性。

第一種可能,中共國家衛健委僅公布目前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人數,隱藏了次密接的人數,或者雲南省/瑞麗市僅上報了密切接觸者人數,沒有上報次密接的人數,但這樣的可能性較小。

中共國家衛健委4月6日公布,全國尚在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7,550人,尚在醫學觀察無症狀感染者295例。4月5日公布,全國尚在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7,773人,尚在醫學觀察無症狀感染者304例。

4月6日與4月5日相比,全國尚在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實際減少了223人,尚在醫學觀察無症狀感染者實際減少了9例。近日的通報,基本都是同樣的路數,即便與瑞麗市公布的密接4,594人,也對不上號。

第二種可能,瑞麗市雖然共追蹤密接和次密接8,162人,進行隔離或醫學觀察,但根本沒有上報,中共國家衛健委也基本不聞不問,應該也不敢問,很可能中共上層直接過問,決定不上報、不公布,僅允許象徵性公布少數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

俗話說,紙包不住火,新華社的文章捅破了中共公布的假疫情數字。一個不大的瑞麗,照出了中共的原形。瑞麗的疫情到底如何?雲南、上海、廣東、北京和各地真實疫情如何?中共從來都沒有真正通報過,如同2019年12月、2020年1月隱瞞武漢疫情一樣,中共製造的抗疫勝利,一年多來把多少人置於了生命危險之中?

這樣的政權仍然每天唱著讚歌,宣傳著民族主義,中共哪有一句話是真的?中國的老百姓真該醒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