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MyPillow總裁:堅定對抗侵蝕美國的共產主義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2日訊】【熱點互動MyPillow總裁:堅定對抗侵蝕美國的共產主義

Jenny :您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我們這期節目的嘉賓是「我的枕頭」公司 (MyPillow)執行長邁克·林德爾(Mike Lindell)先生。林德爾先生,很高興能邀請您來到我們節目。

Mike Lindell :謝謝您邀請我。

Jenny :感謝您抽出時間來,我知道您很忙。我們首先談談這個最新消息,您正在開創自己的社媒平台,跟我們講講這事吧。它是推特加油管之類的平台嗎?

Mike Lindell :是的,它是油管和推特的綜合體,世面上還沒有類似的,這是第一個。我們要讓所有被油管和推特取消帳號的人有一個安全可靠的場所,不再必須小心翼翼;新聞記者可以出來採訪相關人士而且實話實說,因此我真的很期待。這平台已經籌備四年了,採用了其他平台沒有的新技術,絕對會讓人驚喜。

Jenny :哇。預計什麼時候正式推出呢?

Mike Lindell :在1014天之間。他們已經準備好了,但我說不行,我想讓它成為有史以來最安全的平台,所以現在我們正在添加更多的安全功能;要有足夠的自用服務器,因此不必依靠亞馬遜或其他公司,還要有安全功能,因為我們公司的電腦經常受到駭客攻擊,所以我希望大家對我創建的平台有信心,我的品牌會是最安全和最好的,我們接下來就是做的這些;下星期要進行beta版本測試,10~14天後將有大型發布會。正式推出後,大家都會知道,因為每個人都會聚攏過來,我們終於有一個地方可以實話實說了。他們胡弄我們憲法第一修正案而奪走我們的言論自由,我對他們實在感到厭煩了。

Jenny :是的,太好了。我很高興您採取這些預防措施,就是為了確保網站順利運行。您知道,在川普前總統的推特帳號被封殺之前,他有超過8千萬追隨者。假如所有這些人都轉移到您這新平台,應付得來嗎?

Mike Lindell :是的,我們能夠應付兩億到三億帳戸。我在25日發布了《絕對證據》影片(Absolute Proof),現在已經有超過1.53億人看過這電影。我們是在一個較小規模的平台上發布的,但是每分鐘仍有5萬人點擊收看;因此我對於規模化運作很熟悉。我們會有能力應對任何事情。如果我預計有2億人,我會做成能承受5億人的平台。我們不會被擊垮,也不會以任何方式妥協。

首次推出一部紀錄片「絕對證據」(Absolute Proof),稱該紀錄片呈現的是202011月大選涉高度舞弊)

Jenny :好極了。據說川普總統正在籌備他自己的社媒平台,但我想您的會先出來。

Mike Lindell :我不確定他在做什麼。我以為,他做網絡就是因為我們有那個需要;我還認為,大家能夠有一個以上的平台發表真實意見,太棒了。對我來說,我的平台是為那些網路影響者而設的。那些影響者做播客、做廣播、做電視。他們不能講真話,被油管取消了視頻、或被Dominion或其他公司起訴威脅。我設置平台提供他們發表意見的場所。我有很多朋友在臉書上的關注者都沒有了,他們推特的帳號也沒有了,他們的油管頻道沒有了。他們這些內容沒有了,就等於弄丟了飯碗。我一個朋友有12名員工,現在全部被解僱了,因為他整個平台沒了,這全是因為他大膽說出了他的意見。

我認為有很多類似事件,因此我們需要一個地方披露整個事情。我希望能談選舉機器舞弊事件,希望談我不相信的疫苗;我希望把這些消息傳播出去。我認為我林德爾打疫苗比不打疫苗更危險,我希望能夠把這事坦然講出來。前幾天,我在一個節目頻道上談以色列,他們在以色列做了什麼,我被摒閉了;卻是我要他摒閉我的,原因是,我講的東西會害他的頻道被關掉,媒體或者油管會關掉他的平台;真可悲,你不能說出事實真相。

Jenny :我很高興我們將有更多平台。現在我們繼續談談您致力的另一個項目,我想恭喜您即將上映的新影片《教會人士》(Church People),您是這部電影的執行製片,跟我們談談這片子吧。這部電影講些什麼呢?您是怎麼參與的呢?

Mike Lindell :在2014年,我第一次見到好友史蒂芬·鮑德溫,我們在紐約市開著車兜風,我說,「史蒂芬,什麼時候我可以去你拍片現場看看嗎?因為將來有一天我想寫一本書。然後我想把這本書拍成電影」。史蒂芬說,「老兄,我會給你更好的,我們去拍部電影吧」。就有些人來接洽我們,帶著很棒的劇本,您剛剛看了其中一些片段。它是什麼樣的?我認為它獨樹一幟,是部有基督精神的喜劇片,拍得很好。前幾天,我又看了一次;片子不但有趣,而且有很棒的信息。對於那些在尋找希望、尋找靈感、尋找趣事、尋找娛樂的人來說,這影片來的時機完美。

我們會在本週末發行這影片。已經籌備完成有四、五年了,擱置了這麼長時間,大約兩個月前我接管了影片,不,我想是在秋天;我說:我們必須推出這片子。我認為現在是理想的時機,是重要時刻,因為我為癮君子提供的「林德爾康復網絡」LindellRecoveryNetwork.org 是不收費的,我在那裏和在這影片裏投下了幾百萬美元,我用出的錢即將回過來幫助那社媒平台,因此這一切都是一個整體。而且這影片也會帶大家回到神的家。我的平台也有這個使命。我的影片場景設置在大型教堂裏面很有趣。順便提一下,我在裏面客串了一個小角色,那是我第一次演戲。

在另一部電影《計劃外》(Unplanned),我也客串過,還有一個好笑的插曲:在我要說我第一句台詞時,我的麥克風盒子從我後背掉下來了,當時有300名臨時演員,我大叫:卡、卡;而導演甚至都不認識我,他說,「先生,你不能喊卡」,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然後另一個人說,「他是這部影片的投資人之一。」然後導演就說,「好吧,你可以喊卡。」

Jenny :至少您體驗了一次喊卡。但是我知道您投資了《計劃外》這部電影。那電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現在您又投資這部電影。什麼是您投資拍電影的動力呢?

Mike Lindell :我的電影要傳達信息。而且是我的信仰,就是好電影能傳達出很好的信息。開始拍電影不是為我自己,也不是為錢,而是讓信息傳達出去;那就是我的立場。這是一部有趣的電影,是一部喜劇,同時在這個特別時刻傳達了很棒的信息,這就是我理解的而且我一直以來都在學習更多知識,有關電影、出版、媒體以及一切行業。在出版《機率有多大?從癮君子到CEO》這本書時,我是自己發行的。

我甚至自己買紙,印了300萬本;就不必要有中間人,省下的花費可以用來幫助有金錢需要的人,或者幫助癮君子們。所以這就是我的動力。藉助我的康復網絡,用這些事情的收益來提供幫助。我非常相信上帝,我想盡我所能提供幫助,這一切都是關於:奉獻的恩賜。

Jenny:您提到了您的書,這正是我要問您的,您的故事相當勵志,書的名字是《機率有多大?從癮君子到CEO》,我們中國觀眾可能不太知道,所以您可以簡單地講講您的故事嗎?發生過什麼?您怎麼在一夜之間戒了毒?

Mike Lindell :是。我曾經是個癮君子。我認為我們都受到毒癮的影響,那不限於街頭遊民,那無關乎你用餐有多大排場,毒癮會影響到我們所有人;我們都可能由於創傷而成為癮君子,來自童年發生的事情,失怙情況。我的問題來自父母離異,他們在1968年離婚,那個時代離婚不常見,所以我被放進了一所學校,那兒我是唯一來自破碎家庭的孩子,我真的很害羞;最後我吸用古柯鹼粉,它讓我興奮,帶給我虛假的膽量,遮蔽了我的痛苦;然後,我服用毒性更強的古柯鹼磚,所以我曾經有過這些毒癮。在2009116日,我竟然祈禱了,我祈求上帝讓我擺脫毒癮,我再也不想有這種慾望了,我的祈禱得到了回應。

從那天起我再也沒有那種慾望了。幾個月後,我去了一個福音信仰教會,並在教會裏接受了基於信仰的治療。我瞭解了為什麼基於信仰的治療中心會發揮作用,因為你要和上帝、耶穌之間先建立好基礎,而不是再繼續掩藏痛苦;那就是為什麼我不相信世俗治療中心能夠發揮作用。但是上帝有更大的工作召喚我。我的情況實際上有毒販介入,那是2008年,我整整有14天沒睡覺,然後,從我在明州明尼阿波利斯市市區的房間走出來,當時三大毒販都在那兒,他們提供我毒品,他們講,「我們不再賣毒品給你了,你14天沒有睡覺」,我說,「什麼?你們在干預我?」,他們說,「是,我們不賣毒品給你了」,我說「好吧」,他們其中兩人就離開了,一人等著……他要等到我嗑完藥。

他最後睡著了,我悄悄下樓到市區馬路上,什麼地方都買不到古柯鹼;他們放話出去了。我回到樓上,在凌晨三點,他對我說,「怎麼樣?」他接著講「邁克,你已經告訴我們很多年了,這些年來你一直在告訴我們:『我的枕頭』就是上帝的平台,你有一天會回來幫助我們擺脫這個毒癮世界。」現在這都實現了,他們其中有兩人是重生的基督徒;他們為我工作,我總是這樣告訴他們,我是他們的希望。我認為現在大家都在尋找希望,我的意思是,我們現在生活在一個什麼樣的世界裏啊。每個人都在尋找希望 ……當我們經歷了所有這些事,我們會渡過所有難關的,我們會贏,而這時機取決於上帝。

祂掌管了所有這一切,當我們渡過這階段,我相信會是各地人民的大團結,這會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復興。

Jenny :哇。因此您為戒毒祈禱,第二天起床,毒癮就沒了。

Mike Lindell :是的,沒慾望了,慾望消失了。

Jenny :慾望消失了。哇。

Mike Lindell :我不再有癮頭了。後來我去過,我也有切身感受。所以我們需要基於信仰的治療中心。而那些基於世俗的治療中心,他們會羞辱你,他們會說:你把錢都花在毒品上,你在傷害你的家人。這我們知道。我們是癮君子,我們內心已經很不好過了。我們從這種治療中心離開後,往往又故態復萌。如果是在以信仰為基礎的治療中心,他們會幫你了解你為什麼會吸毒成癮。幫你了解你的過去發生過什麼?可能是因為「父親造成的創痛」,像我來自一個沒有父親的破裂家庭。你用耶穌去填補那個空缺,像Teen ChallengeUnit GospelSalvation Army這些基於信仰的中心,它們是卓有成效的。而且能創造奇蹟。

Jenny :是的。看來是您的信仰賦予您發聲的勇氣是嗎?因為您一直以來對各種問題都勇於發聲,包括大選舞弊、支持川普總統等。信仰是如何推動您的人生並激勵您採取行動直至今天的?

Mike Lindell :我唯一畏懼的只有主。您知道,在2016年的時候,我當時從未見過總統,我也從未參與過政治。我之前是個吸毒成癮的人。我當時覺得政治與我毫無關係。然後在2016年夏天,唐納德·川普主動聯繫了我,我跟他進行了一場私人會晤。當時就我跟他,我們談了40分鐘。他告訴我,他要把就業機會帶回美國,就像MyPillow在做的那樣。我說:我過去曾經是個吸毒成癮的人。他說:我會制止毒品進入美國。他說的很多事情其實都是常識。會晤結束後,我覺得:哇!如果他能做成這些事情,他將是最偉大的總統。

我和他的僱員也談過話,他們都說川普是個了不起的領導者、很好的老闆、很好的人,幫助過他們。我回到米尼蘇達之後,召開了新聞發佈會,把情況告訴了所有人。我成為了媒體的寵兒。我跟大家說:我跟唐納德·川普會面了,你們想知道我們談話的內容嗎?結果,那些對我不友好的媒體,利用網路程式和噴子說我是種族歧視者。那是他們第一次攻擊我。我原本以為攻擊我的是一些普通人,但是他們其實是被僱用的職業噴子,專門用來攻擊個人和公司的。

現在,我的公司遭到攻擊。我們損失了22個零售商;谷歌在攻擊我,他們不允許我買下我自己的名字;推特封殺了我和我的公司;Youtube封殺了我;Vimeo封殺了我;臉書不允許我做實時節目。在大選前,臉書也不允許我出現在MyPillow的廣告裡。我都不能在自己產品的廣告裡露臉。還有維基百科也很邪惡。他們封殺了我,擅自撰寫我的內容,不允許我經營自己的內容。

但是人民站出來了,他們現在直接向我們購買商品。還有我的僱員們。我有2500名僱員,我們像個大家庭。當這件事有結果後,我要反過來控訴Dominion。他們之前控訴了MyPillow,我會反過來吿他們,因為這關乎第一修正案賦予我的言論自由權利。侵入我們國家的是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它們在壓制言論自由。現在的局面很可怕。連民主黨人都意識到他們投票選的不是這些東西。太可怕了。而且它影響到每個人。

Jenny :這正是我想問您的。我想說幾點。現在有很多零售商終止了與您公司的業務。您的帳戶、社交媒體帳戶被封殺。美國人管這些事情叫「取消文化」。我覺得這種說法太美化它了。很多中國人不這麼叫它,因為這不是什麼新事物。這種事情在中國每天都在發生。在中國,如果你反對政府的口徑,我們這裡叫主流媒體口徑,或者如果你練法輪功(這是政府不喜歡的),你會遭遇各種迫害,經濟上的、政治上的、甚至會進監獄。所以,我覺得美國人民現在是嘗到了一點被共產黨對待的滋味。是嗎?

Mike Lindell :是的。完全正確。一旦我們把正在籌備的大案子呈交給最高法院,我們會把所有證據都公佈,我會給他們看那些機器、每一次攻擊、證明這些攻擊來自海外,為的是協助美國國內的共謀者。然後,就連民主黨人也會覺得:哇!瞧瞧。這甚至不是民主黨人想看到的結果,因為這是共產主義;這是社會主義;這是政府控制人民,正如您剛才講的。

而我本人目前就站在聚光燈下。有些人看到我,他們會想:好,我們要扳倒這最後一個敢講真話的人,我們要壓制他。那天我和一個人在電話上爭論打疫苗的事情。我說:如果我不想打疫苗,如果我覺得疫苗對我不好,我為什麼不能有這個選擇?那個人說:因為每個人都應該打疫苗,這樣你才能安全。死亡的人就會減少。我說:如果你打了疫苗,你就不用擔心我了,你也不用擔心我會不會死。我覺得我打了疫苗我會死。

所以我上電視時也爭論過這個問題,這是我現在唯一上電視的機會。自從我在25日公佈證據之後,這些媒體再不找我上電視了,像是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CNN、福克斯,他們都不找我了,他們在壓制我。一開始,他們想要攻擊我、毀掉我的公司。他們想要毀掉我。他們想要搞臭我的名聲。還好我寫過書,告訴了人們我人生中都做了什麼。他們甚至去挖我童年的事情,想要找我的污點,他們去問我學校的同學。我在澳洲、新西蘭也有朋友。這些媒體也跑到那裡去企圖挖黑料。他們在當地賣MyPillow,媒體就攻擊他們。媒體還跑到英國去攻擊他們。這是對我全球性的攻擊。但是這針對的不僅是我。很多人有自己的播客,有自己的小節目,辦報紙或者寫部落格,如果他們說任何反對當前政府的話,就像您說的,他們就會被壓制。彷彿你不存在一樣。

Jenny :您面對這些壓制、批評和取消文化,是否感到壓力很大?

Mike Lindell :不會。您知道我對上帝的信仰很深。我的信仰,我與耶穌的關係,讓我覺得並不艱難。只有一件事讓我感到難過。我一直不能回米尼蘇達的老家,所以我見不到我的孫子孫女,我的姪子姪女們。我刻意不回去,因為我的身份太高調,一切都在明處。還有其他的威脅。當然我不是在具體指責誰,但是這是嚴肅的事。我只是想讓所有壞人都知道,我不在米尼蘇達。所以不要去傷害我在乎的人,我的公司我的家人。因為不管別人怎麼說,這件事情的背景很深,我聽到一些非常不好的消息。如果他們正面打不贏你,天知道他們還會做什麼。

Jenny :很多人十分擔心美國現在發展的方向。眼下發生的很多事情是這個國家前所未有的。但是大家不敢發聲。您有什麼建議呢?第一,很多人不敢講話;第二,很多人想做些什麼,但是不知道怎麼做。您怎麼看?

Mike Lindell :好的。我目前有個網站,叫做Lindelltv.com。大家可以去看。我把我們國家發生的事情都公佈在網站上。現在有很多好的事情在發生著。比如亞利桑那州的人民在罷免腐敗的杜西(Doug Ducey)和州務親,還有其他一些政客。現在人們是可以有所作為的,可以參與進來,跟上事態發展。我之前說過,10天之後,我會出台Vocl.com網站。到時候,每個人都有發聲的機會。人多力量大。兩個人比一個人強。我們一定能夠發聲。到時候,無論是普通人、網紅、還是領導者們,大家都不需要再因為如履薄冰而害怕。人們不能生活在恐懼中。

現在,人們紛紛站出來了。為什麼?因為現在在我們國家,很多人已經被逼到角落了。沒有人想要看到即將發生的事。而你們正在試圖把我們逼向角落。況且他們不是在慢慢做,他們是全速在做。這彷彿是一場比賽,要扳倒這次舞弊大選。這場舞弊是由數百萬張選票造成的,所有的證據就在那裡,都是有效的。我們會把證據全部公佈出來,給全世界看。現在世界上很多人都在給我打電話告訴我:「Mike,你們千萬不能放棄,因為正如雷根總統所說的,我們是希望的燈塔。如果美國這盞燈熄滅了,全世界的燈就熄滅了。」我們不會放棄,因為更好的前景即將來臨。我其實覺得讓人們嚐一嚐(共產主義的)滋味是件好事情,因為人們變得太自滿了。人們以為:「哦,我們美國絕對不會變得像中國或委內瑞拉那樣。哦,美國永遠不會發生那樣的事。」結果呢,它已經在美國發生了。而現在,我們需要在他們奪走一切之後,達到我們要達到的目的地。

Jenny :現在有些人看到大選的情況,看到這個國家在發生的事情,大家感到很沮喪,特別是很多有信仰的人。他們感到沮喪,這甚至可以說是對他們信仰的考驗。您怎麼看?

Mike Lindell :我覺得有兩點。首先,不要因為這樣就染上毒癮。如果你有毒癮問題,請到Lindellrecoverynetwork.orgLindell康復網)。它是免費的。你可以獲得需要的幫助。即便你不是癮君子,也可以得到幫助。非常好。我會對人們說,把你的沮喪和擔憂轉變成希望和祈禱。正如我在玫瑰園講的,沒有什麼比投入《聖經》更好的。現在是祈禱的時候了。當人們去祈禱的時候,會獲得答案。我們都要主動去做。我感到很興奮,因為我們是被選中的人們,現在是上帝在安排一切。

眼下,我們是被選中要永遠改變歷史的人。永遠。為了正義。大選的時候,出現了那麼多意料之外的選票,使演算法出現了問題,我們知道大選圖表出現了很多怪異,很多事情被調查。如果當時是唐納德·川普贏了大選,我們就不會知道那些機器的問題和對我們國家的攻擊。我們這代人、我們這批人就是被選中的人。我們不僅要制止這種舞弊情形,而且看看它都揭露出了什麼。現在已經是就職之後了,看看所有這些腐敗政客,這些邪惡都浮出了水面。所以很多事情被揭露出來了。一切都會很精彩。我希望大家都堅定信仰,一切都會很好,會凝聚在一起。這是上帝的時代,這個時代即將來臨。也許不是明天,但是我相信它將來臨,會在今年到來。

Jenny :是的。最後還有一點,我想聽聽您的想法。那天在馬克·萊文(Mark Levin)的節目上,他說我們的憲法是給好人設計的。他覺得我們可能不像過去那樣好了。我們可能達不到標準,所以我們也不配擁有共和體制的憲法。您覺得我們是不是需要反省。我們是不是應該變成更好的人?

Mike Lindell :是的。絕對如此。人們一定要懺悔。我們整個國家都背棄了上帝。我在玫瑰園也講過。這個國家背棄了上帝。所以我們必須要懺悔,才能迎來復興。這一切都會來臨的。是的,邪惡露面了,暴露了。會有更多的人聯合起來,因為耶穌寬恕了我們的罪,我們會渡過這個難關,我們會再次成為在上帝之下的同一個國度。

Jenny:好的。最後我想稍微談一談CPAC(保守派政治行動年會)。您出席了,川普總統也出席了。他看上去精力充沛。您跟他有說話嗎?

Mike Lindell :我沒有跟他說上話。我只去了一天,就是他出席的那天。我在媒體的展台那裡來回走,正如我說的,媒體都不採訪我。現場的主流媒體不願跟我說話。但我和現場的民眾有所交流。一切都沒有變,我們的總統依然很棒,他回來了,他哪裏也沒有去。我覺得他的口徑完全沒有變。他還說:為什麼要是2024年?應該是2020年。這就是我們目前的情況。

Jenny :抱歉,您知道接下來川普總統採取什麼步驟嗎?

Mike Lindell: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我們現在做的事情:揭露投票機器舞弊、揭露攻擊、還有19日的新證據,我們把這些都整合在一起。接下來的五六個星期,我們可能把這些都呈交給最高法院。我要讓大家都知道,之前沒有人看到過這些證據。這是外國團體對我們國家發起的一次大規模攻擊。當這一切呈遞給最高法院,他們會拒絕承認這次大選。

Jenny :截至目前為止,最高法院對於所有關於大選公正的案件都不予以受理。您對於他們仍然有信心、仍然信任嗎?

Mike Lindell:他們並沒有看內容,他們就不予以受理了。但是他們並不知道我手裡掌握的內容,我在19日獲得的內容,我掌握了使用的間諜軟體,還有111日至5日的所有數位足跡。這些是駭客的實際IP地址、他們電腦的ID、他們來自哪裏、哪些選票被替換了等。他們攻入時使用的IP地址、在哪裏入侵的防火牆。現在我們掌握了所有這些。我將在我的新平台公佈所有這些證據,一直公佈四個星期。全世界每一個人每天都可以看到這些證據。每天從早到晚,你都可以看到這些證據。無論你是誰,你都會明白:哇!這是一場針對我們國家的攻擊。把這些給最高法院看。有九位最高法官。在全世界都看過證據之後,包括他們,他們也會在家裡看到這些證據。他們也會相信:沒錯,這是針對我們國家的攻擊。那麼我們應該做什麼?所有九名法官都會投票:九比零肯定這些證據。他們可以自行決定。每個人都應該關注這件事,無論共和黨人還是民主黨人。

Jenny:最後一個問題:您有沒有想過要從政?

Mike Lindell:我每次都給相同的答覆。我現在意識到,政治非常重要,關係到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過去我是個癮君子,我根本不會這樣想。但是現在我知道政治影響所有事情。我會參與政治嗎,可能我永遠會的。但是至於我會不會參選公職,當將來不通過機器投票的時候,我會參選。也許這一天2022年就會到來,因為必須是一人一票。也許可以像伊拉克那樣,你把手伸出來放在那個紫色東西上面,或者我們可以撤換民選官員。一人一票,多好的想法啊。簡單明瞭。你選了誰?一票、兩票、三票。

Jenny:是的。用傳統辦法。

Mike Lindell:對,傳統辦法。當那一天到來時,我會參選。

Jenny:我聽說法國已經禁止郵寄選票和電子選票。我認為我們應該效仿。

Mike Lindell:這將成為一種趨勢在各地出現。這只是開始。大家一定要有信念。這是最大規模的一次反人類罪行之一,它沒有時效法規。這是一次針對美國和每個國家的罪行。如果你扳倒美國,你就扳倒了世界。我們現在已經知道,要拿下一個國家可以很快。看看一年前的二月份,態勢多麼好啊,大家都很歡喜,經濟前所未有的好,每個人都在慶祝。一年之後,看看我們國家發生了什麼,共產黨奪權了。

Jenny:確實如此。非常感謝您分享您的經歷和看法。我希望您在做的一切取得成功。我認為這些事確實在幫助我們國家不偏離航道。

Mike Lindell:謝謝。你們是最棒的。在美國所有的媒體中,你們是第一名。或許還有一兩家媒體也做得不錯。但是你們的報導我在讀,你們在講述真相,你們一直很有勇氣,即使當他們在打壓你們,你們一直謹守承諾,報導真相。願上帝保佑你們。

Jenny:非常感謝。是的,我們一直在努力講真相。但是謝謝,很高興今天能採訪您。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再與您談話。

Mike Lindell:謝謝您的邀請。

Jenny:好的。謝謝各位的觀看。這就是這次採訪MyPillow公司總裁Mike Lindell先生的內容。我們下次再見。

 

嘉宾:

「我的枕頭」公司執行長邁克•林德爾先生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熱點互動 點擊訂閱:http://bit.ly/2ONUBfx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