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辰:偽火與瘟疫

公元64年,羅馬國王尼祿派人縱火,嫁禍基督徒。大批基督徒因此被殺,或被投入鬥獸場,遭猛獸撕裂。尼祿還下令將基督徒與乾草捆在一起,做成火炬,夜間排綁在花園中點燃照明。

公元79年,古羅馬遭遇瘟疫。四次瘟疫,令古羅馬走向衰亡。

塔西佗在《編年史》中說道:「羅馬城……房屋內堆滿了屍體,街道上到處都是送葬的行列。」

街上經常出現撲地而倒的人。有人正在說話,突然就開始搖晃,然後倒斃。有人正在買東西,突然倒地死亡,錢幣撒了一地。正在幹活的一個人,手裡還拿著工具,突然就歪向一邊,倒地死去。

歷史驚人形似。2001年1月23日,北京天安門廣場燃起一場詭異大火。中共聲稱5名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自焚」。此案被國際社會證實,是中共嫁禍法輪功的偽案。但中共以「自焚」案煽動仇恨,更加肆無忌憚地迫害法輪功。

中共「自焚」案19年後,2020年1月23日,中國武漢封城。中共病毒在武漢爆發,並蔓延至全世界,演變成一場令人恐懼的世紀瘟疫。

天安門 「自焚」偽案20年之際,讓我們回顧反思,以期獲得啟示。

漏洞百出的天安門「自焚」案

中共天安門「自焚」案漏洞百出,以下僅舉幾例:

漏洞之一:語音鑑定央視節目中的 「王進東」 前後不是同一個人
2003年3月12日,「追查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委託台灣大學中國語語音實驗室,對3集中國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訪談》節目中連續出現的人物——王進東做語音檢驗鑑定發現,在天安門廣場喊話的自焚主要成員「王進東」的聲音,與最後在勞教所接受記者採訪的「王進東」的聲音,不是同一個人。也就是說王進東至少是由兩個人扮演的。

漏洞之二:雪碧瓶完好無損 翠綠如新

電視畫面上的王進東,渾身燒得焦黑,可兩腿間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卻完好無損。有人專門做了實驗,用汽油燒塑料雪碧瓶,點燃後,5秒瓶子開始變軟,7秒收縮變形,10秒縮成一小疙瘩並燃燒。可王進東兩腿間的塑料雪碧瓶不但完好無損,連顏色都未變,翠綠如新。這該如何解釋呢?

採訪天安門「自焚」案的央視記者李玉強事後向法輪功學員承認,王進東兩腿間的塑料雪碧瓶是「補拍」的。

漏洞之三:劉春玲涉嫌被人滅口

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自焚」錄像慢鏡頭顯示,劉春玲身上的火已被撲滅時,有人用重物猛擊她的頭部,劉春玲雙手不自覺地護衛被打擊部位,隨即倒地,被打彎的重物從劉春玲腦部快速彈起,一名身穿大衣的人正好站在出手打擊的方位,仍保持用力姿勢。

劉春玲涉嫌在現場被人滅口。

漏洞之四:「自焚」人員在天安門到積水潭醫院的護送途中涉嫌被調換
根據新華社2001年1月30日對「自焚事件」的報導,2001年1月23日14時41分在天安門廣場發生「自焚」,事件發生後不到7分鐘,三輛急救車就趕到現場,自焚者在下午3點之前被槍救脫離現場送往積水潭醫院。按理說天安門到積水潭醫院大約十公里的寬闊通敞的道路,當天又沒有交通堵塞的報導,有警車開道的急救車只需二十分鐘左右就可送到。

可是,追查國際調查該院醫護人員得知,他們是在大約晚上5點多才被送到醫院。那麼,從下午3點到晚上5點多,期間約有2個小時的時間,急救車去向不明,涉嫌「自焚」人員被調包。

漏洞之五:劉思影氣管切開手術後唱歌

自焚者劉春玲的女兒劉思影,12歲,做了氣管切開手術後,還能對著央視記者的話筒聲音洪亮地唱歌。

根據醫學常識,氣管切開手術後,病人至少幾天內不能說話。

漏洞之六:劉思影渾身包裹紗布 違反燒傷病人常識
據醫學常識,嚴重燒傷病人破潰部分有滲出液,必須要裸露,而被燒傷的劉思影,全身包裹著紗布。

漏洞之七:劉思影涉嫌被人滅口

追查國際通過可靠渠道從積水潭醫院參與治療「自焚」人員的醫務人員處得知,參與自焚的成員之一,十二歲的劉思影,在2001年3月17日,身體恢復健康出院的當天上午,北京市醫政處處長和醫院負責人到劉思影病房探視,與劉思影說了很多話,「劉思影當時還活蹦亂跳的」。可是,當他們離開後,大約兩小時,醫生突然發現劉思影已進入病危,並迅速死亡。而死亡前1天劉思影的心肌酶譜和其它各項檢查還均為正常。涉嫌劉思影被謀殺滅口。

追查國際表示,綜合各方面的證據,「天安門自焚」事件,是江澤民中共當局策劃的一場構陷法輪功的犯罪行為。

酷刑 有毒藥物 活摘器官 中共迫害法輪功之慘烈「空絕千古」
2000年11月,原山東省平度市現河公園職工、女法輪功學員張付珍進京,為法輪功請願,被平度市「610」警察強行扒光衣服、剃光頭髮、成大字形綁在床上。警察強行給她打了一種毒針。而後,張付珍痛苦得就像瘋了一樣,在床上掙扎著死去。

2005年7月28日至8月28日,吉林省女子監獄。法輪功學員丁曉霞遭受抻刑:「上抻刑11天後,四肢被勒得皮開肉綻。即使每天晚上被放下來了,我也都無法入睡,那四根繩子依舊勒得很緊、很緊,疼得無法排解。那種痛苦無法形容,太慘烈了!真如五馬分屍。」

以上僅是冰山一角。2018年4月21日,美國國務院公布2017年度國別人權報告,代理國務卿蘇利文(John Sullivan)表示,法輪功學員受到中共系統性的酷刑迫害,比其它群體更嚴重。

2013年12月7日,明慧網發表了《中共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調查統計顯示,在65%的致死案例中,21%被毒打致死,11%被灌食致死,10%被精神病藥物或毒藥致死,2%被上刑具致死,2%被電擊致死……26%則在中共多種酷刑手段的共同摧殘下致死。

「手術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噴濺出來的。」「當心臟的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抽搐……」這是2009年,遼寧省錦州市一位在現場擔任持槍警衛的目擊證人向「追查國際」披露的內容。

這位證人透露,2002年4月9日下午5點,在瀋陽軍區總醫院15樓的一間手術室裡,兩個軍醫(一個瀋陽軍區總醫院軍醫和一個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年輕軍醫)將一名三十多歲的法輪功女學員,在人完全清醒、沒打麻藥的情況下,活生生摘取了她的器官。此前,這位女法輪功學員已經經歷了一週的嚴刑拷打、強暴等等,傷痕累累。

2013年8月27日,《大紀元時報》公布的一份錄音披露,2006年9月13日時任商務部長的薄熙來隨同時任中共總理溫家寶訪問德國漢堡時,親口承認了「江澤民下達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命令」。

2019年6月17日,英國倫敦「獨立人民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l)宣判,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徑已存在多年,並仍然存在,法輪功學員很可能是器官供應的最主要來源。

大陸維權律師余文生說,中共迫害法輪功「其錯誤之明顯、嚴重,為禍之烈,範圍之廣,持續時間之長,牽涉善良無辜之多,恐怕是空絕千古」!

「善惡有報」終有時  中共瘟疫針對共產黨而來

「善惡有報」,是東西方共通的傳統文化價值觀。

古羅馬在迫害基督徒時,不可一勢,卻在大瘟疫中走向衰亡。21世紀的今天,中共對法輪功的慘烈迫害,也註定埋下巨大禍根。

大紀元在特稿文章中說,史實表明,對修煉人的迫害會招致最嚴厲的天譴。

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後周世宗之「三武一宗」的滅佛事件,令百姓受難,滅佛的皇帝都遭到惡報:或被宦官所殺,或遍體糜爛而死,或中毒身亡。

史料記載,明末鼠疫肆虐,明軍「鳩形鵠面,充數而已」,然而轉戰疫區的闖王軍隊以及來自關外的清軍,儘管沒有隔離措施,卻都沒有遭到瘟疫的傷害。

歷史上,多數王朝的末年,都伴隨著天災瘟疫,給那一王朝政權送終。

現今,發源在中國武漢中共病毒疫情,因中共隱瞞,已經演變為全球大流行。

據美國約‧霍普金斯大學的統計數據,截至美東時間2021年1月23日早上7點,全球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COVID-19)病例超過9827萬人,死亡人數超過210萬人。而中國的死亡人數成謎。

大紀元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指出,「縱觀共產黨的歷史,就是一部充滿戰亂、饑荒、瘟疫和死亡的黑暗史。中共70年暴政,害死八千萬中國人,破壞中國傳統文化和道德;尤其是近30年來,從1989年屠殺學生,到1999年鎮壓法輪功修煉者,以及現在對更廣大民眾的欺凌打壓,中共用暴力和謊言給中華民族和世界帶來深重災難。」

「『中共瘟疫』向世界蔓延之勢,清晰地勾勒出它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

如何遠離中共病毒世紀瘟疫?

大紀元特稿說,「武漢瘟疫雖然給世人帶來了病痛甚至死亡,但歷史和現實都指出了消解瘟疫、趨吉避凶的明路:那就是認清災厄的根源,明曉中共的真相;脫離中共、拒絕中共,就能遠離災厄、不受瘟疫侵害。」

「遠離中共,脫離中共,拒絕中共,作為個人、組織和國家,都可以因此而迴避病毒侵害,選擇美好未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