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2020美國大選十大疑點 答案知多少

2020美國大選曲折離奇,牽動著全球億萬人的心。大選之夜,眼看川普總統選情遙遙領先、勝選似無懸念的情況下,多個搖擺州的記票工作突然被喊停……11月4日一早,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川普總統的選情被對手詭異地逆轉了,使得此次大選陷入了膠著。

儘管目前川普總統和拜登的交鋒仍未有勝負,但整個選舉過程已經暴露出太多的疑點。下面,讓我們一起來盤點一下此次大選中的一些反常之處。

1. 合法選民人數遠低於公布出的票數?

2020年美國有1.33億合法註冊的選民,假設投票率為100%,那麼應該投出1.33億張選票。而今年公布出的投票總數卻高達1.59億張,那麼多出來的1.59億-1.33億=2600萬張選票從哪裡來的?

然而,在現實中,投票率是不可能達到100%的。

根據美國政治百科全書(Ballotpedia)紀錄,在2002年—2018年之間,在美國任何一個州的投票率都沒有超過80%。今年雖然選民的熱情比較高漲,但實際投票率也沒有超過80%。例如,北卡羅來納州的選舉委員會表示,今年該州投票率高達74%,創下了新的州投票率的紀錄。

我們就滿打滿算按80%投票率來估計,應該投出的票數是1.33億×80%=1.064億張。如果我們減掉川普總統獲得的7422萬張選票,剩下的1.064億-7422萬=3218萬張選票應該是拜登和其他少數黨總統候選人得票數的總和。

而公布出來的數據是,拜登得了8128萬張票。假設除去川普總統得票後的這3218萬張票都投給了拜登,那麼多出的8128萬-3218萬=4910萬張票,是從哪裡來的呢?

2. 「風向標州」與「風向標縣」皆失靈?

在過去一個世紀中,佛羅里達州和俄亥俄州被認為是風向標州(Bellwether state,也稱領頭羊州),是凡贏得這兩個州的候選人,基本上都成功地贏得了大選。在過去40年中,美國有19個風向標縣(Bellwether Counties,也叫領頭羊縣),只要贏得了風向標縣的候選人,最後都成為了當選總統。

奇怪的是,在2020年大選中,川普不但贏得了佛羅里達州和俄亥俄州,還贏得了19個風向標縣中的18個,但媒體卻判拜登「贏」了此次大選。

那麼,在這次大選中,是風向標州與風向標縣同時失靈了,還是另有原因?

3. 同一黨派議員與總統候選人得票率差別懸殊?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先前有調查顯示,「支持川普和拜登的絕大多數選民都說,他們支持同一黨派的參議員候選人。」換言之,支持川普的選民大多支持共和黨籍的參議員候選人,而支持拜登的選民大多也都支持民主黨籍的參議員候選人。因此,同一黨派的總統候選人與議員的得票率不會大相逕庭。

然而,在密歇根州的多個縣,比如在奧克蘭縣(Oakland)、馬科姆縣(Macomb)、肯特縣(Kent),共和黨得票率越高的選區,川普總統的得票率卻越落後於共和黨得票率。

更為離奇的是,在多個搖擺州,拜登得票率遠超民主黨參議員候選人。比如在喬治亞州,拜登與民主黨參議員候選人之間的選票差額高達95,801張票,是川普與共和黨參議員候選人之間選票差額(818票)的117倍。這說明了什麼呢?

4. 拜登的「大獲全勝」為何沒展現出「裙擺效應」?

在美國的政治術語中,裙擺效應(Coattail Effect,也叫衣尾效應)廣為人知,指的是,如果某位總統候選人票房魅力十足,那麼大選時,獲勝的總統候選人往往能帶動同黨派的議員拿下其它席位。這個裙擺效應在以往的大選中是較為常見的。

2020大選中,拜登的「票房魅力」堪稱超過了歷史上所有的總統候選人,然而,拜登的「大獲全勝」卻沒能幫到同黨的同僚。民主黨人不但沒能拿下參院,眾院也被一片「紅潮」占領。此次共和黨並未失去任何一個州的立法機構。

到底是「裙擺效應」實效,還是有其它原因?

5. 大選投票機及軟件到底有多少貓膩?

在本次美國大選中,全美國有30多個州、包括所有的搖擺州的投票系統都用了Dominion,而Dominion的主要技術來自投票機製造商Smartmatic。

早在2006年,據CNN報導,委內瑞拉的Smartmatic投票機公司是由委國查韋斯政府出資、出力成立的。CNN表示:「很多專家說,這些投票機在委內瑞拉受到人為操控,把勝利給了查韋斯。」「查韋斯以41%:59%輸掉了選舉,但是第二天,查韋斯顛倒了數據,反說他以59%贏了。」

麻省理工學院(MIT)博士、美籍印度裔科學家Shiva Ayyadurai不僅是科學家,還是位企業家和政治家。11月10日,Shiva博士在他個人的YouTube頻道開了直播,詳細解釋了他對密歇根州選票結果的數據分析過程,他發現至少6.9萬投川普的票被Dominion軟件修改成投拜登的票。

11月30日,Shiva博士通過視頻出席了亞利桑那州參議院的聽證會,他作證說,他找到了Dominion作弊的算法和係數,發現投給拜登的票被乘以130%,投給川普的票則被減掉30%。

那麼,在此次大選中,投票機到底在所有的州中修改、偷竊了多少張選票?

此外,根據選舉局的規定,「在選票製表過程中,投票機不能連接到互聯網」。然而此次大選過後,Dominion員工梅麗莎‧卡羅內(Melissa carone)在密歇根州提交了一份宣誓證詞,證明當地的投票機都被聯網了。不謀而合的是,美國網絡安全專家、退休陸軍上校沃爾德龍(Phil Waldron)也在聽證會上證實了投票機都被違規聯了網。那麼,聯網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6. 拜登選票數據不符合統計學定律?

美國大選的選票數據量大,而且數據分布很寬泛,這樣的數據跟大公司的財務報表數據、以及產品銷售額度等數據都有相似之處,一般情況下都會符合統計學定律——本福特定律(Benford’s Law)。

史上著名的「安然醜聞案」,正是由於有人用本福特定律來對照美國安然公司的帳本,發現其財務數據不滿足本福特定律,導致這家能源巨頭的財務造假被曝光,最終引發了安然公司的破產。

2020年4月份,中共病毒全球爆發之際,有科研團隊對各國政府提供的疫情數據進行了統計學分析,結果顯示大多數國家的數據都符合本福德定律,唯有中共的疫情數據遠遠地偏離了本福特定律。中共疫情數據造假早已昭然若揭,而「中共撒謊,人民死亡」成為2020年的國際流行語。

美國大選日過後,有推特用戶用本福特定律來檢驗拜登的選票數據,發現在多個地方拜登的選票曲線都遠遠地偏離了本福特定律曲線(圖二),比如威斯康星州的密爾瓦基縣(Milwaukee),伊利諾伊州的芝加哥市(Chicago),以及賓夕法尼亞州的阿利根尼縣(Allegheny)等。這說明了什麼?

7. 此次大選中的非法選票到底有多少種?

非法的郵寄選票。11月27日,賓州參議員馬斯特里亞諾(Doug Mastriano)表示,賓州官方寄出了182多萬張郵寄選票,收回了146多萬張。然而,截止11月24日晚上8點,賓州官方的計票結果是,郵寄選票累計多達將近259萬張。那麼,賓州多出的將近113萬張郵寄選票是從哪裡來的?全國一共有多少張類似的非法郵寄選票?

多個州出現大量死人票、幽靈票投給拜登。賓州選民名單上至少有2萬1千人是死人,其中超過90%的人已去世超過1年。大數據民意調查機構主任阿里斯(Richard Aris)證實,密歇根州有大約9500個死人被確認「已郵寄了選票」。本次大選中到底有多少死人投了票?

重複投票。在喬治亞州的格威納特縣(Gwinnett),登記選民總數50多萬多,實際參加投票的40萬,但最後卻投出票數81萬多,這是不是相當於平均每人投了2票?此外,在密歇根州韋恩縣(Wayne)有一批選票中,據證實高達60%的簽名是相同的,這又是怎麼回事?

更有甚者,加州被發現有寵物母狗也通過郵寄方式投了票。除此之外,究竟還有多少種非法選票?

8. 不透明的監票背後發生了什麼?

美東時間11月4日,喬治亞州共和黨主席賽弗爾(David Shafer)在發推爆料,該州富爾頓縣(Fulton county)的計票人員謊稱要關閉投票站,便把共和黨的監票員趕回家,然後那些計票人員偷偷地繼續點票。他們為何對外宣布停止計票,卻背地裡偷偷地繼續統計?

12月3日,川普法律團隊在喬治亞州的聽證會上提供了一段監視器影片,顯示出在11月3日選舉夜當晚10點多,喬州州立農場體育館(State Farm Arena)的計票中心裡,有官員將共和黨監票員趕走後,有4名工作人員從桌子底下拉出4箱來路不明的選票,而且在「無監督」的狀況下繼續計票,一直工作到凌晨1點多……

在其它很多州也發生了無法有效監票的情形,這總共導致了多少非法選票的產生?

9. 計票過程中的「快速改票」知多少?

11月3日晚,在密歇根州底特律市最大的點票點TCF中心,在場監督點票的義工楊蓋瑞(Gary Yang)粗略估計,從晚10點到早5點一個班次,清點出大約1萬張選票。然而,班次結束時廣播中卻宣布數出來了5萬張選票!楊蓋瑞覺得很奇怪:這5萬張票的數字是從哪裡來的呢?

楊蓋瑞5點多離開點票中心時看到,拜登在韋恩縣(Wayne County)領先6萬多張票。當蓋瑞到家的時候是早晨6點,他卻發現:拜登韋恩縣領先的票數暴漲到20多萬張了!1個小時之內,多出的14萬張票是怎麼數出來的?

網絡安全領域的權威專家納維德博士(Navid Keshavarz-Nia)宣誓作證,他舉例說,在賓夕法尼亞州,川普總統的70萬計票領先優勢,在短短幾個小時內就減少到低於30萬。納維德博士作證說,如果沒有非法更改計票的話,手動計票在短時間內(2~3小時內)是不可能清點出超過40萬張郵寄選票的。那麼,這種「反常」的點票速度是什麼原因?

10. 中共對美國大選的滲透有多深?

早在2018年11月,美國智庫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就發文警告,中共已有能力利用微信WeChat在美國從事活動,干預美國大選。「WeChat的新聞頻道營造的反美情緒導向一種親中(共)的民族主義怨恨。」這種怨恨可通過海外華人群體傳遞給西方政客一個明確信號——對中共強硬是「反華」——會影響到他們的華人選票。此外,《國家脈搏》知名新聞編輯卡山姆(Raheem Kassam)專門撰文揭露,中共利用網絡水軍「五毛」在美國誤導輿論,攻擊川普,並傳播陰謀論。

中共多年來一直在用金錢收買美國的政、商界,以及所有可能成為中共在美國的「代理人」的人。這一點得到了中南海智囊翟東升的佐證。在一個被川普總統轉推的視頻中,翟東升直言「咱們上邊有人,我們在美國的權勢核心圈有我們的老朋友」,以及「這裡面都有買賣」(中共花重金扶持亨特‧拜登的全球基金會)。無獨有偶,大選日過後,美國多家媒體報導,中共通過色情女間諜方芳滲透美國政要,加州多名民主黨議員和市長深陷與方芳的性醜聞……

而美國媒體和大科技公司也遭到中共嚴重滲透。據《國家脈搏》披露,CNN被中共滲透,不但與中共合作,還幫著中共傳播「馬克思主義」。此外,NBC也早就被曝與中共深度勾兌,與中共方面的合作金額高達數十億美元。而谷歌在幾年前就被爆出祕密開發名為「蜻蜓」(Dragonfly)的過濾版搜索引擎,以幫助中共「壓制真相」,打壓人權;而且谷歌與有中共軍方背景的華為一直保持著合作關係。在本次大選中,這些被滲透的媒體和大科技公司,極力封殺拜登家族的「電郵門醜聞」,早早地把有爭議的州劃到拜登的名下,打壓不同觀點,審查並限制揭露舞弊的信息……

11月12日,美國頂尖維權大律師林肯·伍德(Lucian Lincoln Wood)披露了中共滲透美國政府機關、學校,收買政府官員、干預美國大選等行為,他表示現在美國正處於與中共的正邪大戰之中。

大選前不到一個月,10月8日,中共通過其控股的紐約「瑞銀證券」向Dominion的母公司Staple Street Capital投資4億美元。11月25日,著名律師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向喬治亞州法院提交了訴狀,曝光出本次大選受到中共黑手的干涉,指出作弊投票機Dominion系統內有中共的軟件和其它元件。

鮑威爾透露,Dominion有預謀地竊取、竄改了至少數百萬張川普總統的選票。鮑威爾認為,中共試圖操控美國大選、力推拜登當選。

以上只是媒體報導出來的中共對美國大選的滲透,那麼,還沒被發現的、未報導出來的滲透有多少、多深?

結語

本次美國大選的疑點重重,各種「反常」直指規模空前、系統性的選票舞弊,而實質便是精心策劃的一場政變。透過此次大選,人們赫然發現,中共利用網絡滲透、金錢收買、女色誘惑等多種手段,已經將其紅觸角伸到了美國社會的方方面面,深度腐化了美國的政、商界,媒體、大科技公司等。

儘管大選舞弊鐵證如山、普通人只需用常識便可以判斷,但是至今在三權之立法、司法、行政等機構都無法得到合理的解決,而第四權媒體也在罪惡中默認著、甚至掩蓋、造假、造勢、刻意扭曲真相。也足以說明,脫離信仰與道德,無論看似多麼完善的體制都是有本質缺陷的。這一切也都反映出此時美國社會誠信的缺失,道德的墮落。

因此,此次大選不僅僅是在兩黨之間、或兩個總統候選人之間做選擇這麼簡單,而是在回歸傳統與拋棄道德之間做選擇,在善與惡之間做選擇,也是在拒絕紅魔與親近紅魔之間做選擇。在目前大選的膠著狀態中,人心的善惡都在淋漓盡致地展現著,任何人都無法迴避。而大選中沒有中間地帶,不為正義發聲,就是在為邪惡站台。

在人類歷史上,無論東西方社會,都將誠信、道德與信仰看得極其重要。人類在歷史上經歷的多次瘟疫,都是因為道德淪喪、背離神佛引起的。特別在西方社會,瘟疫被視作是上天對「人背離神」的懲罰。如今,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變種已經在世界多個國家出現,而且瘟疫明顯加快了肆虐的步伐,這是不是上天在警示人應該快醒悟?

大選選善惡,人心上天平。如果人們不能找回良知和正義,回歸道德與傳統,那麼大選舞弊就無法得到解決。屆時,「人不治天治」便會出現,那麼結局一定是慘烈的。

真心希望更多民眾能夠找回良知善念,希望更多人的正義僅僅是遲到了,但最終不會缺席。只是,時不我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